通往立夏之门 第十七章

(注:从本章节开始每章都为独立发布,直至完结,谢谢大家支持。)


夜色静静笼罩着西山,森林和岩石勾勒出让人不安的轮廓。

凌雪穹悄然飘落在平台上,打开微信,选择备注“乐鹏”的联系人。

“我到家了。”

“好的。能不能拍一张你家门口的照片?”

你要干嘛?

“不干嘛。就想知道你住的地方好不好。”

“等下。”

凌雪穹在地图上随便搜了个北市区的住宅小区,把图片发给乐鹏。

“就在这里。”

“这是白天的,没有现在拍的吗?”

“晚上什么都看不清,我得上去了。改天聊

“哈哈,苹果X还看不清。那你早点休息。”

“真好糊弄。”凌雪穹得意洋洋地把手机关机,收进衣兜里

少女哼着欢快的旋律,一步三跳地走向巢穴。可高兴劲没持续多久,她渐渐放慢了脚步,脸上洋溢着的笑意开始凝固

凌雪穹将脚步压低,寸步向前移动

在通往巢穴的入口旁,矗立着一个高大的轮廓,身形融入黑夜中,几乎看不出是个人。

凌雪穹在距离入口十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想了想,作了个揖。

“没想到是神尊使者驾到,实在是太失礼了。”

“免礼免礼。”使者向前踏了两步,上半身显露出来。他回礼道:“我也是刚到。”

“那……”凌雪穹顿了顿,换上无比恭敬的语气:“是不是有新的任务?”

没什么重要的任务,只是有件事想麻烦你”使者侧跨一步,手掌微微一摆,黑暗中飘出一个硕大无比的行李箱,高度都超过1米2。

 凌雪穹盯着箱子看了许久,实在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没有任何可疑气息。

使者不慌不忙地解释道:“这里面是一些家常用品。过几天会有特使来凡间考察,是为了方便他们活动而准备的。你熟悉凡间生活,能否愿意做向导?”

“愿意!”凌雪穹果断回答道。

“很好。”使者赞许地点了点头:“特使会在午夜左右抵达,他们带着和我一样的气息,你绝对不会认错

“明白特使有几位?

两位。

我知道了。

那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了。”凌雪穹心里盘旋而出一堆疑问,但犹豫片刻,没有说出口。

使者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最近凡间有一些不法之徒行踪诡秘特使的事情一定要保密,切记,切记。

“我谁都不会说的!”凌雪穹挺了挺胸部说道。

“这批人经常假装成学者,以小恩小惠引人上钩。再伺机吸取目标的精气,不超过一个月,那人就会生重病,最后不明不白地死去。

“有这么可怕吗?”

“没错。他们既不是妖怪,也不是人类,无论是凡间还是天庭都没有他们的记录。”

凌雪穹想起那几个神神秘秘的男人,心中陡然升起一丝不安,问道:“那我能做什么呢?”

“凭借你的能力还不足以对抗他们,不过不用担心,天庭特使会保护你的。”

嗯!

使者察觉到凌雪穹脸上的不安,微微笑道“只要通过这次考验,天庭会给你一个合适的官职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处理,后会有期。

一道光圈在使者身后出现,他做了个告别的手势,转身一跃,随着光圈消失。闪光过后,平台上又恢复了刚才的黑暗地上空放着一个行李箱

  凌雪穹长出一口气,额头因为紧张而冷汗直冒。她快步走上前,左看右看,确认那股气场消失后,把行李箱拖进巢穴里。

巢穴里没有电,伸手不见五指。凌雪穹开启手机背光,从四周找来五六个手电筒,一字排开,顺着点亮。遗憾的是,只有三个能正常发光。

“为什么不白天送来啊!”凌雪穹对着空气抱怨了一阵,还是把行李箱放平。箱子上虽然有密码锁,但是并没有设置密码,按下按钮,锁扣发出咔哒一声。

三只手电筒虽然不及白炽灯,但足以看清里面的东西。行李箱一侧整齐叠放着T恤,牛仔裤,西服,各种场合的服饰都有拉开另一侧的拉链,里面的东西让她合不拢嘴。

这一侧的箱子都是日常随身电器,高档手机有三部,包装盒上的塑封还在。一台小巧的商务笔记本放在最底下,用塑料泡沫包裹着。除了这些大件,还有手表,相机等不怎么用的小件物品

“哇塞,这特使的派头也太大了吧?”凌雪穹感到口水都快流了出来。手机未开封,她便把目光转向那台笔记本,小心翼翼从箱子底部掏了出来,放在床上。

这是一台厚不过两厘米的商务本,屏幕大概14寸左右,三下五除二拆掉塑料外包装,体积甚至和枕头差不多大。

凌雪穹舔了舔嘴唇,打开电脑,摸索着按下电源键,屏幕顿时发出荧光,将身后一片区域照亮。

“开机好快。”

不到十秒钟,屏幕上出现了无比熟悉的Windows桌面,右下角电池图标不断闪烁着。

桌面上什么都没有只有我的电脑,回收站几个初始图标。凌雪穹飞速点开设备管理器,把显卡,cpu什么的参数都看了一遍。

“i7处理器,1080显卡……还有250GB的固态硬盘……配置居然这么高,他们要干嘛?

担心电脑电量不足,凌雪穹看了一会后就关掉电源,依依不舍地把笔记本放回行李箱中。

“天庭好奢侈,啧啧啧,希望能给我也配一台。”少女内心又泛起些许嫉妒明天找个地方先用用看。

玩归玩,凌雪穹在床上躺了一会后,藏在内心深处的疑虑像肥皂泡一样往上冒。

“刚才说的那些东西,该不会是他们吧……要是那样的话,乐鹏就有危险了……可是那个剑柄又是怎么回事……我到底该信谁呢?”

凌雪穹越想越乱,索性两眼一闭:“管他呢,等特使来了再说也不

 

“铛!铛!铛!”

犹如防空警报的铃声在耳边炸响,乐鹏的脑壳被炸得嗡嗡作响。他挪腾着身体,半梦半醒中伸向床头柜。在那里抓了两把空气后,他才想起手机应该另一边的枕头

乐鹏摸索着找到手机把闹铃按掉,耳边终于清静了

“哎哟喂,浑身难受!昨天不应该吃那么多的”他揉着发酸的肩膀和腰,双脚伸向地上的拖鞋。脚底踩在地上,正要发力,一阵阵酸痛沿着小腿肚网上钻。

“不会是痛风了吧?”乐鹏心中一惊,急忙揉着膝盖和脚踝,再次试着站起来。

这一次酸痛感减轻了不少,他站直身体,微微分开双腿,大大地伸了个懒腰。脑海中残留着些许兴奋感,昨晚上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面的凌雪穹穿上了一套装甲,化身成战机J20,在天上和一群怪物战斗。然后是乐霜叶,不知从哪搞来一把造型前卫的步枪,把机器人模样的敌人悉数击倒,最后还和一个拿着长刀的女人厮杀。

乐鹏想着想着,不禁自顾自傻笑起来,可惜梦境只剩下模糊的片段百般努力也想不起任何细节

吃完早饭,乐鹏双手捧着焕然一新的剑柄,经过晚上的休息,红色锈迹全部褪去,剑柄变回了最初青铜色的模样。

“故事也跟你说了,以后别对她有那么大意见,还有,记得保密。”男人对着剑柄不停念叨着:“我刚才做了个梦,给了我很多灵感,得找时间写下来。

 

手机收到一通来电,又是陌生号码,乐鹏随手接了起来

“喂?”

“早上好,乐先生。起床了吗?”金先生独特的嗓音从话筒中传来

“刚吃完。剑柄一切都好。”乐鹏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那方便开下门吗?我有点事情找你。”

“你在门外?”

“嗯。就在房门外面。”

乐鹏不敢怠慢,冲到门口把门打开,只见金修林笑吟吟地站在门口,一身白色西装光彩夺目脖子上打好了深蓝色的领结

“你,你这是要去哪?”乐鹏吃惊地问道。

“我进来说吧。”

金先生径直走到沙发旁,看着躺在上面的剑柄问道:“它还好吗?”

“一切都好。”乐鹏倒了杯水给金先生。

“谢谢。”金先生一口气把水全部喝光。

“我再去倒点。”

“不用麻烦了。我这次来是有重要事情要通知你

“请说。”

乐鹏毕恭毕敬站在旁边,目不转睛看着金修林。

“天庭同意了我们的主张,决定开一个专门的研讨会,下午出发

“啊?”乐鹏长大了嘴巴,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

“这是请帖,小心别被闪到”金先生从西服口袋里取出一个请柬模样的东西,蓝色合页紧紧并拢着,他双手呈给乐鹏。乐鹏也恭敬地接过来,慢慢翻开。

请帖刚打开一条细缝,金光就从缝中泄了出来,打开的幅度越来越大时,金光溢出得越来越多,直至天花板和地板都在闪闪发光。

乐鹏被这金光刺得睁不开眼,隐隐约约瞥见几行蛇形般的字,十分潦草。他不敢多看,急忙合上。

“好刺眼。哎哟,我的眼睛。

“没想到吧,天庭的字体也是如此富有仙气。

乐鹏使劲揉了揉眼,四周仿佛有一万只蚊子在飞,难受极了。

“受不了受不了。你们去哪开会?不会是蓬莱吧?

“下午三点我们统一在上海集合,会有专人带我们去

“三点是天上的时间还是地上的?”

“当然是地上的。”

乐鹏从书房拿来眼药水每边眼球上都滴了几滴,酸胀感才逐渐减轻。他尝试睁开眼睛,回到客厅。

“你们几个人去?”

“23个。”

也不是很多

“嗯。”金修林神秘地笑了一下:“其中有8个西南联大毕业的。”

“包括陆先生和夏先生吗?”

“不,只包括陆先生。夏先生还是人类,不在这次受邀之列。”

“原来如此。”乐鹏耸了耸肩膀:“等下,天上一天,地下一年。你们回来时都过去几年了。

不会,现在时间同步了”金修林解释道

……

金修林爽朗地笑道:我听说你找到新工作了,好好干

“多谢,我一定会努力的。”乐鹏有些不好意思。

 金修林再次看了剑柄一,意味深长地说道:这几天我们不在,好好照顾她。

“我会的!”

“知道你会。多买点好吃的给她,跟她讲讲人世间的故事,你毕竟是她唯一能依靠的人

“你真会开玩笑。”乐鹏尴尬地笑了笑。

金先生微笑着摇了摇头:“当初我们想破解出日月交辉背后的秘密,却阴差阳错造出了她。她可以和某些特定人类发生共鸣,巧合之下选择了你。接着吸收了你小说中的情节,幻化成你最喜欢的样子。

“你都知道了?”乐鹏惊讶地看着金修林,手心直冒汗

“昨晚上你睡着后,她循着我们留下的气息找了过来。要不是亲眼所见,还不知道她能进化到那种程度。你知道吗?按照我们的计算,她化作人形起码要一个月,完全自主行动还需要半年

乐鹏呆呆地站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别自责。我们的工作注定被误解,妖怪防着我们,人类自然无法理解我们。但是追寻真理的道路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金修林看着乐鹏的窘态,宽慰道:“看来艺术家更适合这个项目,我们能遇上你真是幸运。”

“我……你突然告诉我这么多,有点经受不住。”乐鹏搓着手说道。

“等晚上她醒了再慢慢交流,你们心灵相通,很快会明白的。

“金先生,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承担起来,我怕……”

“当初我在五角大楼时压力不比你小,周围全是美国人,就我一个中国人。很多时候,是自己给自己设了限。乐先生,你有过梦想,也为之奋斗过。就把这次当做你的一次创作,有何不可?

“你说得对。为了我这个妹妹我会加油的!

祝你好运!”金修林在乐鹏肩膀上狠狠拍了一下,推门离开了。

 

乐鹏关上门,回到沙发上,坐了片刻,起身从冰箱里取出两罐零度可乐。在二氧化碳的刺激下,沸腾的思绪逐渐平静下来。

“你说你,没事干嘛乱跑?”乐鹏冲着剑柄问道:“好了,等晚上给我说清楚。”

乐鹏灌了一口可乐,打开手机新闻,一排粗体字跃入眼中:

今日凌晨滇池某小区发生盗窃杀人案,一户居民家中大量财物被偷,户主李某及其亲属被残忍杀害,其中包括两名儿童。据警方透露,死者一共无人,均被利器所伤,暂未确定凶手身份……

“卧槽,这也太恐怖了吧?死了五个!”乐鹏急忙关掉新闻。

“等等,什么死了五个?”一只手从侧边伸过来,冷不丁按在乐鹏的手机上。

乐鹏被这熟悉的声音惊了一下,猛地头,顿时大叫到:

“乐霜叶!怎么是你?”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