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届滇池文学奖”颁出

第十七届滇池文学奖于8月28日上午9:30,在连云宾馆举行评奖结果通报会。由于疫情防控,这次文学奖仅小范围邀请文学同道,共同见证获奖作家们的荣光。

本届滇池文学奖仍然颁出五个奖项:

北京作家彭至纯的小说《故事从攀岩说起》获得年度最佳小说奖;

昆明诗人温酒的诗歌《沉默,比一切声音更明亮》(组诗)获得年度最佳诗歌奖;

四川作家加拉巫沙的散文作品《燕麦在上》获得年度最佳散文奖;

马来西亚作家黄玮霜的短篇小说《恶堵》获得年度最佳东南亚华文文学奖;

湖南作家彭剑斌的短篇小说集《彭剑斌作品》获得滇池文学类年度大奖。

五个奖项中,女性作家占了三个席位。

图为获得滇池文学诗歌奖的昆明诗人,温酒女士。

网络诗人出身的温酒(温酒的丫头)是小鱼文山籍老乡,她坚持诗歌创作已有二十余年,诗歌风格独特,辨识度高。出版个人诗集《后院》。

授奖词如是说:众人都朝大处去,一位独行者却偏往小处行。就近地上开着的一朵莫名小花,把身子俯到最低,围着它找角度,用手机拍下它。这是诗人温酒在野外拍照的一个场景,也是她写诗的如常姿态。她的诗多是不断与微小事物相遇的产物,又始终保有一种对世界、对内心的近距离细微。她不想把情感、意念引向那种不断泛滥的空洞辽阔,而是放大那些常常被人所忽略掉的日常细碎,显出微小事物所蕴含的大于公共经验的深意和高于固化常识的逻辑,也让真实自我的慽慽之思与切切之爱,得以寄放。

而她如是答:

诗性纯正的底色和一个生命体在经历体悟上的能量一定是相辅相成的。现实生活中的鸡零狗碎,矛盾,挣扎,怀疑,变数。恐惧和害怕往往来自不自知。由惯性带着对自己的欺骗性往前面奔走,一个踉跄,也许就是尽头。这些我们不能避免的,也将与之共生。很多时候,得花点力气才能不为自己的矫情感到羞愧。这心理的往返差距,既充盈又消耗。这些我都不怕,从悲痛里获取滋养虚荣的养分而对悲痛本身麻木空洞。这才是我害怕的。

我需要更确定,更诚恳,更深入。因为,这种勇气延续着,人的一生才是一种希望。

文学从来都不是高高在上的,写作者也不是,他们倾听、感受来自生活与大自然的声音,他们书写疼痛、苦难、坚韧与锋芒;他们书写快乐、奋进、憧憬与希望。

《滇池》杂志创刊至今,已有42个年头。她的办刊原则是“发掘文学新人,为中国文坛输送新生力量”。多年以来,他们“不厚名家,不薄新人”,编辑老师们竭尽全力,打捞、扶持本地优秀的写作者。

有幸又一次见证优秀作家们获奖的荣光,说来惭愧,小鱼至今没有写出能让自己满意的作品,投稿给熟悉并热爱的《滇池》杂志,这不能说是我的遗憾。

写作的路是孤单的,道阻且长,但写作本身,能让我充满活着的勇气。希望通过两年来沉寂式学习,能够有所提高,有所收获。

再次恭贺各位获奖作家,再次致敬滇池!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8月28日 20:35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