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立夏之门 第十九章

临近中午,滇池大坝上的游客渐渐多了起来,或是合影留念,或是租辆自行车进行环湖游览。乐鹏和使者大人穿过人群呢,在大坝旁边找了个位置站好,微凉的清风从湖面上吹来,带来不一般的清新。

乐霜叶紧紧贴着乐鹏,一双大眼睛从来没有移开过那个中年人

使者面色凝重,缓缓说道:“此前金先生所提到的那位妖怪,据我们调查是一名惯偷。常出没于高档小区,趁着户主熟睡时把财物盗走。大到电脑,自行车,小到手机,只要是她看得上的,都统统收入囊中

乐鹏一时反应不过来,问道:“不可能吧,她不像是小偷啊。”

“你很善良,很容易被这些妖怪利用。我问你,她身上是不是有些和身份并不匹配的物件?”

“我想想……”乐鹏挠挠头:“我倒是见过她用着一台苹果手机。当初觉得和学生身份不太相符……可想了想,家境好的学生不是没有

“如此看来,那手机很可能是偷来的。”

“这……那,那起案子该不会真是她做的吧?”乐鹏回头看了一眼小区入口处,人流还未散去。

“很难说。妖怪们都凭借本能行事,哪管得了人间道德?

乐鹏沉默了数秒,说道:“我们刚才去过现场,发现几根羽毛,我妹说味道和凌雪穹的很像。”

“你妹妹?”使者疑惑地看着乐鹏,又看着乐霜叶,恍然大悟道:“哦,我明白了。金先生说的同步原来是这样。”

乐霜叶哼了一声,把头扭朝一边。

使者没有在意,问道:“能把羽毛给我看看吗?”

“好。”乐鹏伸手刚想把羽毛递给使者,却被乐霜叶抢了过去。少女不满地嚷道:“凭什么给你?跟你又不熟。”

“别闹。”乐鹏从乐霜叶手里扯过羽毛,交给使者。

乐霜叶气的脸色发绿,跑向后面的长凳,不再搭理他们。

使者收好羽毛,对乐鹏交代道:“这样吧,我带你们去凌雪穹住的地方,当面核对,是不是她一目了然。”

“你知道她住哪里

“我们早就调查清楚了,在西山山麓,面朝滇池一侧有个凹陷进去的地方。那里就通往凌雪穹的家。”

“住在西山啊……”乐鹏总算明白为什么她的微信名字叫“龙门孤客”。

“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

乐鹏并没有立即动身,问道:“使者大人,我有个问题搞不明白。天庭怎么突然对凡间的事情感兴趣

“天庭一直很关注凡间的发展,但大多数时候只是观察,只有个别情况下会出手干涉。如今凡间出现了异动,自然需要认真处理。”

“金先生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他们的构想对天庭和人间都能带来好处,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只是技术方面需要进行商讨,你放心,天庭会派专人进行协作。

谈话间,这个自称使者的男人举止正常,从头到脚都和一个正常人类没有区别乐鹏没有多问,心想这就是神仙们的法术起作用。

 

“喂,我们要走了!”乐鹏冲凳子上的乐霜叶喊道。

“走就走,去哪?”乐霜叶极不情愿地走了过来。

“凌雪穹住的地方。”使者答道。

“哦。”乐霜叶拉住乐鹏的手,为难地问道“哥,你真要去啊。”

“不去不行啊。有些事情得弄明白

周围忽然爆发出一串尖叫,顺着声音看去,几只大型犬相互追逐着,从草地奔到大坝上,又朝着人群跑过来。游客大多在专心拍照,被突如其来的狗群吓得四散奔走。狗群冲入一圈正在拍合照的人,他们躲闪不及,有两个人被当场撞倒在地,发出一阵痛苦的呻吟

“嗷呜,嗷呜……”狗群像是被打了兴奋剂一样,嚎叫着就朝乐鹏冲来。后方紧紧跟着一群人,不断喊着宠物的名字。这些狗里有哈士奇,萨摩耶,阿拉斯加,还有不常见的杜宾犬。有两条狗绳拖在地上,被甩来甩去。

眼见狗群越来越近,乐鹏急忙把乐霜叶搂在怀中。

狗群贴着裤腿横冲而过,大腿外侧被结结实实撞了好几下,大型犬的力量可不是盖的。要不是裤子质量好,早就被撕破了。

欢脱的狗群越跑越远,那几位主人气喘吁吁追着,步伐越来越慢。

“搞什么啊?连自己宠物都看不好。”乐鹏抱怨着,扭头问乐霜叶:“你没事吧。”

“我没事

乐鹏这下放心了,转身看向使者,他皱着眉头,一只手按在右腿膝盖上方像是受伤了

“使者大人,你没事吧?”

“刚才被咬了一下,有点疼。”虽然嘴上说“有点”,但豆大般的汗珠顺着额头滚滚而下。

“你怎么还会被撞倒

“我这副身体是为了在凡间活动特别打造的,经不起折腾,哎哟……凡间的狗还真厉害啊。”

“要不去医院看看。”话一出口,乐鹏就觉得自己翻了个错误

“不,你们继续查清凌雪穹的身份。我先回去一趟……”使者冲乐鹏摆了摆手,一瘸一拐地走下楼梯。

“怎么会有这样的神仙?”乐霜叶悄悄问乐鹏掩盖不住幸灾乐祸。

“我哪知道……”乐鹏无奈地双手一摊。

“要不我们跟过去看看?”乐霜叶冲小卖部方向努了努嘴:“他去那边了。”

“好主意。”

 

两人很快跑到小卖部附近,店里只有两三个顾客,衣服和身材都对不上。再看看马路方向,同样找不到瘸腿的身影。

乐鹏拐了下乐霜叶的胳膊,问道:“你不是鼻子灵吗?能闻到什么。”

“什么都没有,人家是神仙,怎么可能随便找到。”乐霜叶吸了吸鼻子:“怎么有股烧焦的味道?”

“在哪?”

“在那边,跟我来。”

两人小跑到房子后面,在墙角根部发现一圈烧焦的草,正冒着青烟。奇怪的是,临近的青草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始终都是绿油油的。

冒着青烟的草地上放着一个白色小本,乐鹏伸手拿了起来,一点都不烫。

“是西南联大的入学证,怎么会在这里

“我看看。”乐霜叶拿过证件,用力朝两侧拉扯,又放进嘴里咬了咬,惊讶地说道:“呀,果然和他们说的一样,刀枪不入呢。”

“好了好了,这是证件,不是吃的。”乐鹏急忙夺了回来,把上面的口水擦干。

乐霜叶一撇嘴,辩解道:“反正又咬不烂。”

“我们现在就去西山,找凌雪穹问个清楚。”

“好!”

 

乐鹏伸出右手,被乐霜叶轻轻握住,就在那一刹那,他感到脚下的重量消失了。低头看去,对面上的一切都在飞速变小。

“哇!”他控制不住叫了出来。

“好玩吗?”乐霜叶冲乐鹏开心地笑着。

“太刺激了。比坐飞机还刺激!”

“怎么样?现在没风了吧?”

“还真没有了。”乐鹏用左手抚摸着脸颊,丝毫感觉不到空气的流动。环顾四周,滇池美景尽收眼底。脚下就是波光粼粼的湖水。明媚的太阳光洒在水面上,随着波浪化为点点碎屑。火柴盒大小的邮轮驶过,留下宛如丝线般的水痕。远处的西山宛如睡美人,一点点在靠近。

没想到滇池这么美。”乐鹏赞叹道。

“我没开高速模式呢,不然你什么都看不清了。”

“还有多久到西山?”

“快了!”

眼前出现一条横线,横线很快变粗,下方出现了一个个移动的方盒子。乐鹏明白,那就是来往于西山的缆车。

“你看到缆车了吗?”乐鹏兴奋地说道。

“看到了。有几个车厢还是空的。”

“真想上去坐一坐,不过还是算了。”

谈话间,两人就把缆车远远甩开,前方就是一堵峭壁,土黄色的岩石和地面几乎垂直,一点绿色都没有。一座大山朝着自己猛扑过来,乐鹏本能地把眼睛闭上。

“哥,你害怕了吗?

废话。

“噗……”少女发出嗤笑。

乐鹏感到自己向上飞了有两三分钟,接着开始下降,大约在空中漂浮了二十秒,才落到地面

“哥,我们到了,就是这里。”

“到了?”

乐鹏睁开眼,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一个平台上,地面明显被修整过,土路被抹平了,大小不一的青石板构成路面。平台总共不到60平米,和庞大的山体比起来微不足道。

和使者描述得一样,前方的峭壁上嵌着巨石,想必这里才是凌雪穹的家。

“唉,她还骗我说北市区有亲戚呢。”乐鹏直摇头。

“这里全是她的味道,绝对不错的,我早说过,她就是个骗子!”这下乐霜叶来了精神,声音也提高了八度。

 

乐鹏走到巨石前,东敲敲,西敲敲,岩石不为所动。他冲乐霜叶喊道:“你能不能把这个砍开?”

“怎么可能?这么厚的岩石。”

“你不是剑吗?原来也有砍不开的东西。”乐鹏故意逗她。

“哼!还不是你把我设计得那么差”乐霜叶白了男人一眼。

乐鹏在石壁上拍打了一会,鼓足力气喊道:“凌小姐,你在家吗?我们来找你了!”然后把耳朵贴在石头上,但什么动静都没有,只有一股冰凉触感

尝试无果,乐鹏只好返回乐霜叶身边。

“看来她不在。”

“要不发个微信问问她?”

“不好吧……”乐鹏犹豫道。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天而降,落在平台边缘。

“凌雪穹?”乐鹏看着熟悉的少女,脸上浮现出疑惑的表情,旋即变得愠怒。

“你们来这干嘛?”凌雪穹扯下耳机,三两步冲了过来。

乐鹏挡在乐霜叶身前,小心翼翼地说道:“我是受金先生委托调查一些事情。”

“金先生?”凌雪穹脸色有所缓和厉声道:“我跟他不熟。”

乐霜叶从背后窜了出来,神气活现地喊道:“凌同学,你怎么不去北市区的亲戚家了?要是昆三中知道有你这么个学生,他们会纳闷的吧。

“你们怎么找到这里的?”

乐鹏把乐霜叶推到一旁,一五一十地说道:“是金先生的委托者告诉我们的,他自称天尊使者。”

“天尊使者?他人呢?”

“被狗咬了一口就走了,说什么身体不适。”

“荒唐……”凌雪穹没好气地说道:“到底是什么委托?”

“其实就是……”乐鹏欲言又止。

“今天凌晨发生在滇池大坝旁的凶杀案。我们在受害人家里找到你的羽毛。”乐霜叶接过话茬,竹筒倒豆子般全抖了出来。

“这案子我也看到了。和我有什么关系?”

“没说和你有关系,我只是想亲眼确认下。”乐鹏插话道。

“我家里可没什么好看的……”凌雪穹没好气地说道:“算了,既然你们想看,就让你们看个够吧。”

凌雪穹出乎意料地配合,让乐鹏大喜过望。

“不过我有个条件,你们看完之后马上走人,不要妨碍我休息。”

“好好好。”乐鹏唯唯诺诺跟在后面。

 

凌雪穹刚靠近石壁,两块巨石收到命令般向两侧开,露出黑洞洞的入口。

“哇,原来妖怪就住在这种地方。”乐鹏啧啧称奇

沿着湿滑的通道走了大约50米,眼前突然开阔起来。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超过200平米的洞穴,阳光从上方照射下来,足够保持大部分区域的亮光。洞里时不时发出一股怪味,混合着霉味,还有淡淡的酒气。

凌雪穹往床上一坐,问道:“这就是我住的地方,你们要看什么?”

乐鹏看了看沿着墙壁排开的酒瓶,还有堆放在另一侧的自行车,冰箱等杂物,无论如何都没法和那个可爱单纯的“凌同学”联系到一起。

“这些东西是你偷来的?”

“是我偷的,怎么了?”

“我就问问……”乐鹏心里一阵发虚:“那家人丢了一些东西,其中有台电脑。”

乐霜叶在洞穴里到处巡视着,很快在床边上发现几个行李箱,大声问道:“这里面有些什么?”

“一些衣服!”

“打开看看!”

凌雪穹瞅了她一眼,把第一个箱子打开,里面胡乱堆放着许多衣物,都是女性用的

“那边那个,也打开!”乐霜叶指着旁边崭新的大箱子说道。

“凭什么?你算老几。这里面可是放着重要物品的,弄坏了你赔得起吗?”凌雪穹忍无可忍,冲乐霜叶吼道。

乐鹏感到事情不妙,只好上前打圆场:“好了好了,你们别吵了。我知道你不会干什么出格的事情……”

“算了算了,看在你请我吃东西的份上,就满足你一次。看完赶紧走!”

凌雪穹咬咬牙,把箱子打开。

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顿时扑面而来,箱子里整齐散落着血迹斑斑的衣物,大块大块的凝固血迹粘在一起。

凌雪穹眼里折射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整个人像被冻住一样……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