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70后的校园恋情(196) 作者:张月桢

       余江平心里一阵刺疼,脸颊不自然地扭了两下,敷衍道:“我在一家包装公司,混日子呗。”

        和红星狡黠地笑着说:“怕我来打劫吗,还吹什么混日子,我还不了解你余江平是什么人,读书时的尖子生,村里稀罕的大学生,想当年,你在我们眼里可是望尘莫及呀!”

       余江平的脸腾地变成了猪肝色,他极其窘迫地笑笑说:“主要是这家公司经营不太好,我现正准备找家好点的公司呢。”

        和红星一脸艳羡地感慨:“还是大城市好啊!有那么多的选择,这里不行了,拍拍屁股就走人,哪像我们,那是小马拴在大树上,这辈子就吊死在一棵树上了。”

        余江平无语,不自然地扯扯嘴角,这个话题于他实在是太过沉重,既然找不出什么更合适的话往下接,那就假装是默认了吧,脑筋却很快又转上了,“你上来几天了?什么时候走?”

         “上来一周多了,今天下午就走,单位还有事等着呢。”

         余江平心里一阵轻松,嘴就客套上了:“我说老同学,就别那么急着走了,跟我去玩两天怎样?难得一见嘛。”

        和红星不假思索地真诚回应:“下次,下次,这次时间太仓促,下次一定。”

         ……

         这场景让罗雪玲觉得像在看一部情节跌宕、扣人心弦的反谍大片,心一下子提到嗓门儿,一下又复位,她真担心余江平扛不住,闹出什么状况。

         送走了和红星,余江平就彻底变形了,他像严重超压了的弹簧,在极限外“咔嚓”一声被折断。

        在他看来,老乡坦率的家常寒暄就如同一枝带毒的箭头深深刺进了他的胸膛,小地方人对大城市人的由衷羡慕,堂堂国家职工向往不甘现状、渴望挑战的生活……这真是天大的嘲笑,天大的讽刺!

        余江平把脸绷成了锦康山上黑黢黢的岩石,紧闭的嘴唇像挂在岩边的冰凌,秃鹫般的眼神谁也不看,死死盯住他的内心……

         罗雪玲被他的样子吓得变成了他的影子,脚跟脚跟着他过马路,上公交车,进家门,噤若寒蝉地等待着一场方式奇特的战争爆发。

        突然,听见余江平用一种闻所未闻的悲戚口吻呼唤她:“雪玲啊!雪玲!”她倏地望过去,却发现,阴郁已经代替了狂乱,忧伤已经取代了恼怒,只听他挣扎着说:“我真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真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必须做出选择,必须!

        我深深爱着你,可又忍受不了没有一个正式工作带来的痛苦和失落,我受不了,都快疯了!

       你看看和红星,一个小小的中专生,就因为有一个国家单位,人家都神气成啥样了,而我,一个没有国家单位的大学生,却活得连狗都不如,这算什么?

        我现在必须做出选择,你也好好想想,好好帮我想想,趁我们还没领结婚证,你就设身处地站在我的立场帮我好好想想,我该如何选择和取舍,求你了……”(未完待续)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