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昆明信息港 下载客户端 关于彩龙 论坛须知

恋爱赌局

   刘璐璐与楚子然是大学同学。
   早在上大学的时候,楚子然就疯狂的追求她。
   点蜡烛,唱情歌,送玫瑰,送礼物,打饭,戒指求婚什么的戏码,楚子然都做得很溜。
   那时候,很美好。楚子然包容着刘璐璐的小情绪,除了上课之外,全部时间都花在刘璐璐的身上。陪她聊天看网剧打游戏,晚上还经常出去看星星和月亮。
    楚子然的嘴巴很厉害,会说情话,会哄人。那些海誓山盟的承诺,从他嘴里说出来,特别动听迷人。刘璐璐觉得很幸福,遇上这么一个爱自己的人,今生无憾了。
    他们大学毕业之后,就同居了,又同时到了南方打拼。两个人就职的公司不算太远,他们每天还是那么腻,把刘璐璐的同事们羡慕的不要不要的。
    “宝贝,下班了吗?”每逢快上班的时候,楚子然都是这样在微信里温柔的问。
    “快啦,还有五分钟就下楼。”刘璐璐笑着回答。
     每次在公司的门口,楚子然都是在那儿等着。
     “子然,你早来了?”刘璐璐欢快的奔过去,仿佛一只归巢的燕子。
     楚子然刚要回答她,突然低头看见刘璐璐的鞋带开了,二话不说就蹲下给她系鞋带。
     刘璐璐的心里美美的,甜甜的。
     “宝贝,今天吃什么?”楚子然为她系好鞋带,直起身来,过来拥着她,边走边问。
      “我要吃小龙虾。”刘璐璐嫣然一笑。
      “好好,坐上我这十一号大奔,去吃小龙虾。”楚子然说着就弓下身子。
      刘璐璐轻松跃上楚子然的后背,一看就是经常很做,业务很熟练。
      “宝贝,做好啦,十一号大奔开走喽。”楚子然背着刘璐璐就往前跑。
       刘璐璐有些心疼,用手摩挲着楚子然的头:“你还是放我下来吧,你也上了一天班了,同样辛苦。”
    楚子然把刘璐璐的手,放在自己脖颈上:“我不累——请宝贝系好安全带!”
    他们在一起同居的第二年,楚子然就对刘璐璐说:“宝贝,我觉得你上班很辛苦的,你是一个公主,不应该受苦,还是辞职在家吧,我完全可以养你哦。”
    刘璐璐想了想了,点头道:“嗯,好吧,我就在家专职给你做饭,以后你也不用吃食堂的饭了。我呢,平常打扫卫生,琢磨琢磨我的厨艺,保证让你吃得好。等有了小宝宝,我就在家带着他。”
    “这才是我的好宝贝呢。”楚子然一把抱住刘璐璐,吻痕落在对方的脸上、颈上。之后,两个人就滚倒在沙发上。
    到了第七年,不知怎么的,他们居然有了裂痕。
    刘璐璐这几年辞职在家,精心照顾着楚子然的饮食起居,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楚子然开始嫌弃她,总说她在家里待久了,怎么没见识了?
    张口闭口就这样说刘璐璐:“你怎么回事?一点都不像个女人,那么窝囊糟蹋?”
    刘璐璐就回他:“我在家里,忙这儿忙那儿的,哪有时间收拾?”
    “难道就没有一点时间打扮打扮自己?”楚子然锁着眉头,叫道。
    刘璐璐闻言无语了。她觉得自己还真是忽略自己了。
    第二天,刘璐璐一看日历,三月二十九,她笑了。赶紧布置房间,茶几上那个漂亮的花瓶,新换了十五分钟之前快递来的的一束玫瑰。
    地板擦拭的铮亮,仿佛都能照出人影来。
    做好的四菜一汤,还有一瓶红酒,都放在了餐桌上。
    瞧瞧手机时间,还有点时间,刘璐璐赶紧坐下来,开始给自己化妆。
    咔哒!
    门锁一响,楚子然拎着公文包走了进来。
    恰好,刘璐璐化好妆走出卧室。
    “打扮那么个样子,要去干嘛?和谁约会?”楚子然看见刘璐璐的模样,冷冷问道。
     刘璐璐刚想说什么,楚子然转身又看见四菜一汤,眉头紧锁,满脸乌云,又道:“这是干什么?太浪费了。不知道我赚钱不容易吗?还这么大手大脚乱花钱。”
    “看看,还喝红酒。你什么品味啊?居然喝红酒?”楚子然又指着那瓶红酒叫道。
     刘璐璐问道:“只是偶尔喝一次,还不行吗?”
     楚子然看了看刘璐璐,哼了一声,再没说话,而是一屁股坐在桌子旁边。
     刘璐璐踌躇了一会儿又说:“子然,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今天是什么日子?我的生日早就过完了。难不成是、是你的生日?”楚子然拿起筷子问道。
    “不,也不是我的生日。”刘璐璐点点头。
     楚子然夹了一口菜在嘴里咀嚼着,乌拉不清又道:“你的生日是三月二十七,你说说你,这不年不节的,搞这么多菜,多浪费,太败家了。”
    刘璐璐刚想再说什么,楚子然的手机突然响起来,他连忙拿起手机看了看,目光居然亮了一下,之后对刘璐璐说:“我出去一下,公司才发来消息,说是有客户,我要回公司接待。可能晚上还要作陪,晚饭也不用等我了,你自己吃吧。”说完,也不等刘璐璐搭话,起身就走出家门。
    刘璐璐很失望,她望着那些菜,还有没开瓶红酒,突然感觉心里空荡荡的,一上午兴致勃勃的情绪一下子就没了。
    味同嚼蜡一个人吃了少许的饭,收拾妥当,刘璐璐就坐在落地窗前发呆。西斜的日光打在她的身上,显得如此落寞、形单影只。
    刘璐璐的目光有些朦胧,她的心底突然有一种感觉,以前那个爱着自己的楚子然,好像越走越远,越来越模糊。呀,不会吧?自己一定是胡思乱想。刘璐璐也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赶紧在心里否决。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刘璐璐一直在窗前呆呆坐了一下午,直到手机微信滴滴声响起。她这才发现天黑了,赶紧打开灯,看信息。
    “璐璐,我好像看见你家子然在饭店喝酒呢,还有个女的。”原来是闺蜜。
     刘璐璐哦了一声,语音回道:“子然今天陪客户,有女人正常啊。”
     “我怎么看着不正常呢——璐璐,不是我说你,你也太惯着子然了,小心他背叛你。”闺蜜压低声音又说。
    “不可能。我那么爱他,他也爱我,不会背叛我的。”刘璐璐赶紧回道。
     闺蜜道:“啊呀,不跟你说了,你总是替他说话。”
     刘璐璐没觉得饿,就靠在沙发上发呆,不知不觉竟然睡着了。
     等她突然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是夜里十二点半了,楚子然还没回来。
     刘璐璐怕他又喝多了,就打电话询问。
     楚子然不耐烦道:“公司突然派我去出差,我现在在火车上,好晚了,我要睡了。”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三天后,楚子然回来了。
     刘璐璐闻到了他身上异样的香水味。
     因为,刘璐璐对香水敏感,所以从不喷香水。
     即使是这样,刘璐璐也没说什么。
     接下来的那两个月,楚子然时而与刘璐璐发发牢骚,时而又沉默无语。多数时候,总是出差在外面,经常不回家。
    昨天,刘璐璐翻箱倒柜收拾,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四五年没买新衣服了。她向楚子然要钱的时候,楚子然就呵斥她:“你说说你,成天在家呆着,打扮给谁看啊?其实,你怎么打扮都是黄脸婆一个,所以说,买也是浪费。”
    刘璐璐非常委屈,她向闺蜜吐槽:“他明明一年前就涨了工资,为什么连几百元都舍不得给我花?钱都花去哪了?”
    闺蜜说:“我没说错吧,你家那位肯定在外面有人了。”
    刘璐璐也有些怀疑了。
    今天晚上,楚子然又喝的醉醺醺回来了。
    刘璐璐给他脱衣服的时候,对方的手机响了。
    她怕子然是公司有什么事儿,赶紧想点开查看,只是弄了半天都没解开密码。咦?他什么时候换密码了?刘璐璐只好用楚子然的手指来解锁,终于点进去了。
    微信聊天画框,是这样的句子。那女孩被楚子然标记为明明宝贝。
    明明宝贝:“子然哥哥,到家了吗?”
    楚子然:“宝贝,我到家了。”
    明明宝贝:“子然哥哥,我好想你呀。”
    楚子然:“宝贝,我爱死你了——你昨天不是看上一个包了吗,给你转一万。”
    明明宝贝:“子然哥哥,你真好——快七夕啦。”
    楚子然:“放心吧,七夕礼物早就给你买好了——宝贝,明天有空吗?”
    明明宝贝:“随时有空啊,这几年,我们不是一直在一起嘛,还想啊?”
    楚子然:“当然想啦,我看见家里那个糟蹋的老女人就烦。”
    明明宝贝:“那你为何不甩了她?”
    楚子然:“甩了她,你给我做饭啊。”
    明明宝贝:“我可不会做饭。”
    楚子然:“这不挺好吗,她在家做我的免费保姆,你在外面做我的公主。”
    明明宝贝:“嘻嘻,子然哥哥,你就是好——明天还是那个宾馆见哦,不见不散。”
    看到这里,刘璐璐感觉自己的头一下子大了,她跌坐在沙发上,半晌无言。 
    三天后,七夕。
    楚子然吃过早饭就要走,被刘璐璐一把拦住:“等会儿,我有事要说。”
    “什么事?快说,我还有事呢?” 楚子然皱了皱眉。
    刘璐璐不慌不忙拿起他的手机,翻到他与明明聊天那个界面,问他:“楚子然,关于这个,你如何解释?”
    楚子然愣了一下,随后理直气壮回道:“你知道了?知道也好。我要说的是,我想给谁钱就给谁。况且这几年,我也没有亏欠你,难道不是我赚钱养你?刘璐璐,我问你,想不想过?不想过了就分手。”
    刘璐璐大声说道:“当初明明是你叫我不要工作,说你可以养我,如今倒好,反过头来拿这些来攻击我——明明白白告诉你,要说分手的是我,而不是你!”
    楚子然没说话。
    刘璐璐又道:“其实,恋爱就是赌局。有人说,依附于男人的婚姻就像一场赌博,赌赢了一生幸福,赌输了满盘皆输。七年了,我一直照顾着你的饮食起居,一直尽心尽力为你做着一切,我以为你会感动。原来感动的是我自己,其实我一开始,就输了。虽然我还爱着你,但是不会睡你了。”
    瞧着刘璐璐严肃的样子,楚子然有些胆怯了,他噗通一声跪下来祈求道:“璐璐,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请你原谅我,好么?”
    刘璐璐不为所动,拿出已经收拾好的皮箱,走到门口淡淡道:“你知道那天我为什么做四菜一汤,还买了红酒么?因为那天是我们在一起七年的纪念日。”
    楚子然跪在那儿不语。
    刘璐璐打开房门,楚子然一下子冲过去,拉着刘璐璐哀求道:“璐璐,对不起,我真的错了。求求你,不要走,好不好?”
    刘璐璐甩脱他的手,背对着楚子然又道:“另外我还要跟你说一句,我的生日是三月十七,不是二十七。”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9月09日 06:51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