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70后的校园恋情(198) 作者:张月桢

        罗雪玲强忍着无处诉说的伤心买了几只空纸箱,开始默默地帮余江平收拾东西,老沉八沉的书,乱七八糟的衣服杂物……一一清理、分别装箱。

        看着这些熟悉的物件一样一样被放进了另一个天地,想到这一别,不管是人还是物都不知能不能再相见,她的泪水就大珠小珠地洒满地。

         余江平不来帮忙,也不说什么,起先只静静地坐在床边看着罗雪玲埋头边收东西边抽噎,后来,他干脆轻轻带上门走了。

        等他在夜色中摸索回来时,看见属于自己的物件已被装成五六个纸箱码在墙角,他的心一缩,似乎那些粗糙的包装绳也密密麻麻地缠到了他身上。

        罗雪玲没看他,口气平静地说:“你的东西我都收好了,你想好了什么时候走,自己悄悄走就是,最好别告诉我,也请你原谅我不能到车站送你,因为我怕我会崩溃掉。”

       余江平眼神复杂地久久看着她,轻轻地应了声“嗯”。

       那一夜,离别的伤感毁灭了她们的理智,他们疯狂地撕咬着、拉扯着,就像是要留下对方身上的什么东西做纪念一样,在一波还未停息一波又卷起的疯狂中,罗雪玲的眼里更是流也流不尽的潮湿。

        当枕边的闹铃刺耳地响起,这赛过催命的声音把罗雪玲的心击撞得千疮百孔,她感到眼眶好热辣,喉结硬邦得疼,鼻子酸得要命……

        挣扎着起床穿衣,洗漱擦脸,端详着小镜子里美丽凄婉的大眼睛,细瓷般滑润光洁的脸颊,油墨泼染过般的披肩黑发,还有那余江平最爱的秀气娇挺的美鼻,眼泪哗啦流过鼻沟,渗进嘴里。

        从此,从此再也不须对镜贴花环、照镜巧梳妆了,它们,它们将再也得不到疼爱……

        拭去泪痕,缓缓放下雾气笼罩的镜子,不得不出门了,否则就要迟到的。和着滴答脆响的钟声慢慢走到门口。

        突然,她变成了一阵龙卷风,转身的当儿已经刮到了床头,她紧紧抱着余江平的头,亲了又亲、贴了又贴,最终泣不成声,“回去后要多保重,有事一定要给我打电话。”

        龙卷风“呯”地一声关上了门。

        再回首,直觉天旋地转,灾难陡降。

         走在凉气逼人、呼气成雾的大路上,眼泪像冰水浸泡着她的脸颊,冻得她又冷又疼牙齿打战,擦干眼泪才注意到,万里晴空没有一丝云彩,远处天边已经泛起了玫瑰色的霞光,把天空染得喜气洋洋的,注定是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她拉拉羽绒衣领,双手插进暖暖的衣兜里,大踏步朝学校赶去。

         除了扯着嗓门又蹦又跳装天真的上课时间外,罗雪玲满脑子的孤苦酸涩,想象着余江平搬走了东西离开了家跳上了锦康的班车……

        眼泪就像冰川融化,势必非流成大江大河不可。

        中午放学,她实在鼓不起勇气回家,怕极了踏进空荡荡的家,孑然一身、孤单煞人。

        一摇一晃,像个神思不正常的人走到远处的农贸市场,奇怪在这个时候,她竟然想得起那里有一家众口皆碑的牛肉米线,但愿长途步行和可口美食可以冲淡自己的苦闷和阴郁吧!

         慢慢腾腾踱到学校大门口,离上班时间还有半小时,那就信步到旁边的小公园,找个石凳歇歇也好。

        来来回回的路上,老是碰到小咪渣学生裂着花瓣般的小嘴甜甜地叫唤她“老师、老师”,逼着她僵硬地笑着应对,本来就乱成一锅粥的思绪被熬成一锅烂糊糊。(未完待续)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9月11日 17:15

09月10日 20:12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