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一些没有名字的野草争论着自己的名字(组诗)

1

不用太开阔,不用太辽远

更不用谈江山和社稷,这小小的几亩薄地

足够圈养你一生的雪。秋风从远处吹来

一次一次,向你的包谷林索命

包谷叶叶坍塌,一粒一粒叶绿体顺着生命甬道

返回大地,像流浪的孤烟回到柴房。

你握紧钝锈的镰刀,镰刀也紧紧的抱住你

汗水滋养着铁锈,铁锈吸纳着汗水

仿佛人间,恰如其分的相依为命。

你在地头收割,一棒一棒金黄的玉米闪着光

从地头各个角落聚拢到一起

人为制造着集体迁移,玉米肯定很悲伤

自然本性的阵痛来源于离开母体

像你,几年前就没有了一个牵挂你的父亲和母亲

 

2

我爱着你黄铜般的脸颊像爱着黄铜般的包谷叶

这略带沉闷的颜色,在苍茫大地上泛着

历史的夕辉。我对包谷的爱

源于它对土地的坚守以及饱食冰凉凉的月光

爱得古朴,爱得热烈,像爱上种包谷的人。

种包谷的人,他们活在命运虚构的真实里

抵抗着一生的幸与不幸,看风一遍一遍

摇晃包谷林,看包谷林

一遍又一遍的回应着风,风浪一再的鼓满

从地头一次次的涌来,再涌来

仿佛一些慈悲正努力推动另一些慈悲

盛宴欢腾。人间应验的祷词不过如此

在西风吹来之前,所有的东风都饱含菩萨心肠

在玉米进入粮仓之前,所有的祈语

都面向太阳,朝露和雨水。当有一天

我看到你黄铜色的脸颊凝满混浊的汗水

把大棒大棒的玉米渐次搬回家

我再一次听到牛皮鼓在大地敲响

在云贵高原浑厚的黄昏里,你的土地上

又升起古老的丰收之歌

 

3

不能再继续走,那就就此打住

在包谷林里迷路不会太危险

在乡村,每一株包谷都是捍卫生命的明神

农人制造危险,并不一定处在危险之中。

哪怕风的衣扣越来越紧,请听从风的指引

它们会带你回家,以炊烟以灯光。

假使天上的马群失去了缰绳

雷声喊出暮色中的秘语,请不要惊慌

一定会有几株包谷,生蘖出鸡笼般的根须

抓稳地面,自己是自己的漩涡

自己也是自己的渡舟。

如果脚下的土地被活生生剥离了肥沃

流水和腐叶选择背道而驰,一定别轻易离开

黄土地上诚实的花生,辣椒和黄姜

定会化生成一个真理———

最贫瘠的土地,才会长出最懂事的庄稼

 

4

我穿过包谷林,你种下的苦难还在吗?

风一遍一遍摇晃你的包谷,你在太阳下摇晃

摇晃的作物彼此相拥。子规不叫,麻雀哀怨

春夏秋冬成了你根深蒂固的生命轨迹

耕地,播种,收割,反复耕地,反复播种,反复收割

无限循环,无限的剖开自己,又缝合自己。

飞翔的,不再坠落,行走的,过眼无痕

一簇一簇阳光拨开云雾,隔着命运与变数

将万物爱了一遍,又爱一遍。你的土地上

开满温凉的野菊花,不开花的蕨类,直面光斑和阴影

你爱过的事物终会长成你所爱的样子

你不是阳光爱过的人,你是阳光淘洗干净的人

西风下来,浓雾下来,你闭上浑浊的瞳孔

关闭所有生命的亮光,躲进生命的断层,包谷叶瑟瑟发抖

一叶一叶安静垂落,坍塌,你的土地一遍一遍的喊疼

包谷咧着嘴,也在一遍一遍的喊疼

一群一群灿若流云的候鸟,从北方飞回来,喊疼

等待喊醒你收割与被收割的仪式

你依然蹲守在季节里替迷失的万物担忧

念念有语,陈述着风调雨顺的祷词。

你喂养它,你呵护它,你圈养它

你又放逐它,你也放逐自己,回到苦难的人群,债台高筑

爱着万物,又与万物为敌。植满硕果,又与土地为敌。

解开矛盾,又与困惑为敌。

剥开年轮,又与一个又一个无声无息的世界为敌。

你的苦难,也是我的苦难,你的牢笼,也是我的牢笼

你的裂变,也是我的裂变。那一年

我只身穿过你的包谷林。抚摸那一棒一棒

金黄饱满的包谷,喜极而泣

 

5

想到你的下落不明,秋风再一次吹过来

想到你摒弃了土地,抛开了庄稼

抖掉了老式钟表里的时针分针秒针

眼泪便落了下来。

亲人,原谅不懂事的花又在你坟头开起来

原谅你割回熬药汁的灯盏花

又在原有的根须上抽出新籉,此刻

它们头顶月光。这拥挤的尘世

已为它们让出了生道,仿佛轮回

快过阴晴圆缺。我从它们身旁经过

花开得轻浮,叶绿得肃穆

一些没有名字的野草争论着自己的名字。

我的安静从它们的喧闹里穿过

像余晖不管不顾从云层射过来

想到我们一生的姓氏,将来也会下落不明

秋风,再一次吹了过来

@期何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