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u Para 第一章

   “……在金城战役中,我志愿军歼敌5.3万余人,大大挫败了李承晚集团的野心,有力配合了停战谈判……在美军看来,韩军已经没有利用价值,对于整场战役保持作壁上观的态度……”

   车载广播里主持人正在讲述历史,司机老陈来回打着方向盘,小轿车驶向了一条小路。他看了看后面坐着的年轻男子,正眉头紧锁,双手紧握手机打字。

   “李先生,你确定要走这条路吗?”

  “对对对。”年轻男子按下车窗,伸头往外看,一块生锈的广告牌掉在地上,中间的“Inu Para”几个英文还能识别。

  “看你一路上一直在聊天,是在谈生意还是感情?”

  “我是个作家,最近有很多约稿的人。”

  “真羡慕你们,不用风吹日晒就能赚很多钱。”

  “唉,都是这山望着那山高。作家真正实现财富自由的没有几个。”李姓男子把手机收进衣服里,指了指前方右手边:“陈师傅,就在那边停车吧。”

  “那边?距离镇子还有点距离,你确定要在那里下车吗?”男子指的位置是一座废弃铁门,里面长满了杂草。

  “我要去采风,没关系的。”

  “好吧。”作为高级专享司机,老陈只好照做。

  小轿车很快在废弃铁门口停下,这座上世纪建成的铁门已经布满锈迹,一前一后向两侧撇开。大院里的杂草跟小孩差不多高,可以见到几座老旧的红砖房,残垣断壁下显得有些苍凉。

  在这里过夜可不是个好主意,老陈把车横过来,降下车窗问道:“小李,你确定在这里等?”

  “我朋友会来的。陈师傅,这单就在这里结束好了。”

  “好。有什么问题打我电话。”老陈想了想又问道:“小李,你有没有笔名?我听说作家都有笔名。”

  “雩南,我喜欢别人叫我李雩南。”

  “yu?那个yu?”

  李姓男子在手机上打出一个“雩”字,呈到老陈眼前,他盯着看了半天,不解地说道:“好像云南的云,我刚才似乎听到过这个名字。我儿子也喜欢写作,回头想请教你关于这方面的东西。”

  “没问题。笔名正因为不常见才会容易记住。我先走了,谢谢你送我。”

  “好。注意安全!”

  李姓男子目送着轿车消失在视野里,才转身走向铁门里,同时掏出手机地图核对方位:“比起李大海这个名字,李雩南明显霸气多了,哼哼哼哼。接下来应该是往这边走,那帮人只知道我会在这里下车,却不知道我到底要去哪,哈哈哈哈哈……”

  李雩南得意地笑了起来,院子并不大,在草丛里走了没多远,他看到砖墙上空出一段缺口,便跨了过去。围墙外是一条陡峭的小路,下面可见沿着道路布置的平房,一定有可以吃饭和住宿的地方。

  “轰!”

  天公不作美,短短几分钟,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降下倾盆大雨,李雩南跌跌撞撞地跑向下面。然而扫兴的是,街两边的店铺都关着门,雨水无情地击打着脸部,李雩南好不容易从包里抽出折叠伞,一按开关,砰,伞身像炮弹飞了出去,成功完成发射。

  “妈的卧槽!”李雩南破口骂道,在雨幕中看到一抹灯光,正是来自拐角的店铺。管不了那么多了,他拔腿就跑向街道对面。

  一家小商铺坐落在拐角处,卷帘门半开着,灯光就是从那里射出来的。李雩南等不及和老板打个招呼,直接掀开卷帘门钻了进去。店铺的面积中规中矩,目测店面就60平方米,总共摆放着十张左右的桌子,所有桌子上都摆放着凳子,看样子是要关门了。不远处就是柜台,后面的储物柜空无一物,堆满了灰尘。

  李雩南找了个空桌子,随手搬了个凳子坐下,对着柜台喊道:“老板,有人吗?喂?”

  “谁在叫我?”一个身材肥硕的中年人从柜子后面跳了起来,揉着眼睛喊道:“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有人来?”

  “你还做不做生意了?”

  “唉,好吧,本来小店今天就关门大吉了,食材什么都没了,只有些边角料。”老板伸了个懒腰说道。

  “你在睡觉?”

  “那当然了,为了收拾这地方累了半死,才在地上躺一会。”

  怪不得刚才进来时老板一点反应都没有,看来是睡死过去了。李雩南发现这店里只有两个人,便问道:“老板,其他人呢?”

  “都回家了。生意不好做啊。”

  “好吧。你还有什么吃的?随便什么都行。”

  “我去厨房看看,应该还有点面条。马上就好。”

  老板一扭一扭地走向后厨,李雩南开始打量起这家小餐馆。也许是位置过于偏僻,墙壁上很多地方都掉漆了,周围的桌椅磨损程度很严重,伸手随便一摸就能摸到木茬子。柜台旁边放着一台老式彩电,李雩南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种大屁股电视了。柜台上没有遥控器,李雩南在电源键上按了一下,屏幕咚的一声亮起。“呼呼呼”,电视上充斥着雪花片,李雩南不停地按着下方选择键,一连换了十几个频道后,总算在20号台听到清晰的声音。

  “……沙漠风暴行动中,美军以死亡286人的代价换来了战争胜利。近日H·W·布什总统签署了停火协议,并开始着手撤军计划……”电视声音总是断断续续的,偶尔有几张不那么模糊的画面出现,能看到右上角TV字样的图标。

  “不好意思,材料就剩这么点了。”老板端着面条和咸菜从厨房走了出来,当他看到李雩南在捣鼓电视时,便打趣道:“这破地方收不到什么信号的。”

  “是嘛。没想到你们还用这种电视机。”

  李雩南关掉电视坐下,面条的香气瞬间让味蕾跳动起来。他拿起筷子,挑起一把放进嘴里,刺溜一下,那味道香得眉毛都掉了。很久没有人再给李雩南做过面条,细品之下,这股味道还特别熟悉。

  “味道如何?”老板放了点花椒在碗里。

  “我想起了我的奶奶,可惜她离开我很久了。”

  “这么说你们感情很好。”

  “那当然,奶奶是唯一一个欣赏我才华的人。”李雩南风卷残云般消灭了面条,又端起碗喝了个精光,没有牛肉等高档配料,这碗面居然有滋有味。吃碗面,他看到碟子里放着两块杨梅,便拿起一颗吃着,味道酸酸甜甜。

  吃着吃着,李雩南感觉到了有点奇怪,便问老板:“老板,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在餐后吃杨梅?”

  “我随手拿的。”

  “哦。”

  “看你的装束,你是作家吧?”

  “算是。你为什么这么问?”

  “我的店生意不多,但来的人各种各样都有。听说当作家很赚钱,看你的鞋子也不是一般款式。”老板的一双小眼睛看着李雩南。

  “就得看老板的脸色了,写的东西要是老板不喜欢,一分钱也得不到。有时候同行还会买水军打压你,日子不见得好过。”李雩南耸了耸肩膀。

  “我听过有作协这种东西,你没加入过吗?”

  “别提了,之前我们省作协主席因为收黑钱被抓了。”李雩南毫不客气地说道:“那些有了编制的很容易就膨胀,所以有点能力的都自己找同好,没能力的,像我这样的干脆单干,谁也不欠谁。”

  “这倒也是。”老板深感佩服。

  “老板,坡上面有个废弃的大院,也不像是工厂,你知道是干什么的吗?”

  “以前是专门收留退役军犬的基地,后来因为一场大火全军覆没,实在太惨了。”老板使劲摇着头。

  “退役军犬?”

  “对啊。那些从警察和军队里退下来的功勋犬,只有少数会被当年的训导员领养,剩下的无处可去。”

  “不能给个人领养吗?”

  “以前没有这种条例,而且这些犬只性格不适合一般人养。”

  “唉,真是可惜。”

  “我先去洗碗了,你在这里休息下吧。”

  老板端起空碗走向厨房,李雩南突然感到一阵阵困意袭来,这附近没有什么能躺的地方,外面的大雨依然在下,一时半会是走不了了。他来到厨房门口,掀开布帘子喊道:“老板,你有靠垫什么的吗?我想趴一会。”

  “我收在电视机旁边的柜子里了。”

  “好的。”

  李雩南在电视机下面找了找,拉开一个柜子,随便抽了一个垫子出来。这东西看上去也很老了,表面有三个被烫过的洞。翻过垫子,正面刺绣着一只小狗的图案。李雩南忽然想起来,很久以前家里面也买过几个这种垫子,因为他喜欢狗,所以专挑有狗图案的。

  “也不至于这么穷吧?垫子都换不起?”

  李雩南回到座位上,把垫子放好,背包夹在两腿间,这样别人一动包就能首先发现。他把脑袋往垫子上一靠,很快就进入了梦想……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