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立夏之门 第二十一章

  下午5:20出租车终于停在了村子门口。

司机拉下手刹,计费器停止计时:“里面的路实在太难绕了,我就不去进去了。”

“好。我自己进去。”乐鹏掏出一张50元的新钞,从座椅的金属栅栏间递了过去:“路费45元,剩下不用找了。”

“哦,谢谢!”司机收下钱,侧过身说道:“这地方那么偏僻,你们公司怎么把总部设在这里?”

“大概是因为这里适合创作吧。”乐鹏哈欠连天地说道。

“真搞不懂你们这些文艺人士。”司机把计价器立起,准备回城。

“哈,毕竟山清水秀的地方才能有灵感。”

乐鹏和司机做了个简短道别,关门而去。出租车一脚油门,很快消失在公路上。

“放松,只是个沙龙而已,保持微笑,保持微笑……”

他悄悄给自己鼓着劲,快步朝着公司总部走去。

凭借着对路线的记忆,乐鹏很快抵达公司大门,陈主任居然就站在门口见到他便立刻迎了上来。

“乐先生来得真早,快里边请。”

你太客气了”乐鹏走进院子里,参加沙龙的人还真不少。院落里布置着几张桌子,用红布盖好,上面依次摆放着甜点,鸡尾酒,水果。中间的假山笼罩在红绿相间的灯光中,特意设置的水流从顶部源源不断落下,真有种“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感觉。

和想象中高贵的沙龙不同,与会者都身着便服,举止言谈休闲,这让乐鹏的紧张感减轻不少。

“乐先生,请这边走。”

在陈主任的带领下,乐鹏来到院子西侧,几个年纪相仿的年轻人正围着桌子谈笑,一看到有人来了,纷纷站起身迎接。

“这几位是公司的主创人员,以后各位就是同事了,大家认识一下吧

“你们好,我叫乐鹏,音乐的乐,大鹏展翅的鹏。”说着说着,乐鹏还掏出一盒名片,每人发了一张。

周围的人发出一阵窃笑,一个年轻女子说道:“别那么拘束,这又不是面试。我叫徐江江,是公司的美工。”

“在下何云轩,负责文案。”一个男子行了个拱手礼。

“我叫张帆,英文名Jack,在美国学过雕塑。”

在徐江江的带动下,每个人都热情洋溢地介绍着自己,乐鹏还和他们一一握手致意。介绍完毕,众人在椅子上坐好,继续刚才的话题。

乐鹏看着他们讨论的话题,从名牌服饰到高档香水,从民俗文物到先锋艺术,自己根本插不上话。他只好静静地听着,手心一阵阵发冷

“怎么会这样?”乐鹏把双手伸进桌子底下,互相摩擦,刚才明明和一圈人都握了手,可是半点度都没有。

徐江江看到乐鹏呆呆的样子,便主动搭话道:“阿鹏,你之前做什么的?”

“我啊,我什么都干过。”

“你是学什么专业的?”

“材料科学与工程,你保证没听过

“喂,各位,这里有个工程师,是我们之中唯一一个学理的!”随着徐江江一声招呼,众人忽然停止交谈,齐刷刷你看向乐鹏。

“你们别这样看着我啊……”乐鹏突然感到不知所措:“我的学校和专业都很垃圾,比不上各位。”

 

“那可不一定,我们都没听说过这个专业,你解释解释呗!”

“简单来说,我这个专业是研究材料内部结构极其作用机理的,下面还分为高分子,金属,无机非金属三个方向。”乐鹏努力组织着语言,让自己的回答看上去充满科学气息:“而我是金属方向的。你们都知道不锈钢吧,其实本质上铁和钢的构成元素一样,但区别在于晶体结构。”

“哦!”众人连连点头,那位自称Jack的男人打趣道:“为什么电视上经常把金属泡在水里

那叫淬火,实际上用于冷却的液体不仅有水,还有盐,不是吃的盐,而是一种化学物质。你们听过非晶态金属没有?融化后的金属以一定速度冷却,会变成像玻璃一样的东西。

“玻璃不是太脆了吗?”Jack问道。

“不,恰恰相反,非晶态金属有很高的韧性,耐腐蚀性,和优良磁性,在很多领域都有应用!”

听完乐鹏的解释,众人纷纷称赞:“不愧是专业人士。”

乐鹏苦笑着说道:“不瞒你们说,我都后悔选错专业了。之前找工作,研究所人家嫌我不专业,别的地方又嫌我太专业。”

“现在不会了,我们以后一起加油!”徐江江给每人都倒了一杯茶水。望着淡黄色茶水,乐鹏内心忽然有种怪异的感觉,虽然大家都很热情,相谈盛欢,但眉宇间总有点不自然

他不动声色掏出手机,假装发信息

“你要发朋友圈?”徐江江问道。

“对啊。拍个照留念下。”

“这里没网,运营商的基站下午坏了,没来得及修。”徐江江冲他晃了晃手机:“没网更好,大家聊聊天。”

“说的也是哦。”乐鹏收起手机,举起茶杯,吹了两口,问道:“对了,今晚的节目什么时候开始?”

“应该是七点后,你有安排

“我一个同学从外地赶来,我得去招待一下。”

那没关系,一会给主任他们打个招呼就行。

“好的。”乐鹏吹了两口茶水,把杯子放下,问徐江江:“请问洗手间在哪里?我来的路上喝多了。”

“就在那边。”徐江江指着一楼最顶端说道。

“谢谢。”乐鹏起身离开座位,走向洗手间,身后再次响起热烈的交谈声。

 

进到洗手间,乐鹏绕到最里面。卫生间所有隔间都是打开的,没有人。他稍微松了一口气,找了个最里面的隔间钻进去,关上门,掏出手机。

“我感到这些人不对劲,你在哪?”乐鹏很快找到凌雪穹,输入一条信息。按下发送键,文本前不断转着圈,数秒后出现一个红色感叹号,右上方却是两格4G。乐鹏想了想,把刚才的对话框删掉,走出隔间。

一股寒意从四面八方袭来,整个人就想站在空调下面,手腕,脖子这些露在外面的部位不感觉更明显。虽然晚上会降温,但不会降到这个程度。

乐鹏马上想起了那次去面试的过程,房间里和现在一样冰冷。

“乐先生,你在里面吗?”门口传来一个男人的呼喊,乐鹏听出那是文案何云轩。

“在的!马上就好。”乐鹏转身拉了一下冲水按钮,哗啦啦的水流声响起。

“互动环节开始了,陈主任说希望你去一趟。”

“我马上来。”

乐鹏深吸一口气,走出卫生间。东侧主席台上站着陈主任,手持话筒,热情四溢地说道:“现在是新人介绍环节。有请新员工乐鹏。”

随即周围鼓起热烈的掌声,刚才那几个同伴纷纷围上来,簇拥着乐鹏往前。

“别紧张,例行节目。”徐江江笑着说道。

“唱个歌也行。”Jack也在旁边鼓动道。

“你们太热情了!”

乐鹏很快抵达主席台,陈主任递过来一只话筒,对台下说道:“这位就是乐鹏,大家欢迎!”

“哗……”台下又是一阵雷鸣般的掌声。徐江江那几个好事者正饶有兴致地看着乐鹏。

“大家晚上好!”乐鹏对着话筒大声说道。

“让乐先生给我们表演一个节目好不好?”

“好!”人群不约而同地说道。

陈主任满怀期待地看向乐鹏,毫不羞涩地喊道:“那我献丑了,下面这首《乡间小路》希望大家喜欢。走在乡间的小路上,牧童的歌声在荡漾……”

透过音响,乐鹏那略带走调的歌声响彻云霄,把现场气氛推向最高。一曲终了,台下第三次响起热烈的鼓掌声。

徐江江,Jack那几个喜欢凑热闹的更是大喊道:“来一个,来一个!”

“看来大家都很喜欢我啊。”乐鹏意犹未尽地说道:“那我接下来给大家看个宝贝怎么样?”

“是什么样的宝贝?”陈主任问道。

“这宝贝可值钱了,是一位前辈送给我的文物。”乐鹏慢慢地拉开挎包拉链,观众们一个个伸长脖子,鸦雀无声。很快,一把闪着银光的东西被乐鹏掏了出来,那是一把匕首,根部雕刻着花纹。

陈主任往后退了两步,脸上写满了惊讶与愤怒,质问道:“你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只是请大家观赏一下。”乐鹏微微一笑,上下摆弄着匕首:“在座的有认识文物的吗?请帮我鉴赏一下,前辈说这是明朝的,我感觉不像。”

徐江江一个箭步窜了过来,对乐鹏说道:“我来,我研究过一些文物知识。”

“好啊。拜托你了。”乐鹏笑眯眯地把匕首递给徐江江,女子接过匕首,二话不说,双手发力,匕首顿时粉身碎骨,散落在地上。

“你,你?怎么是假的?”徐江江发觉被骗了,恼怒地问道。

“当然是假的了。我故意逗你们玩呢,那东西是我一朋友送的道具。”乐鹏笑得更开心了:“你怎么会连塑料和金属都分不清

“姓乐的,你简直无理取闹”陈主任恼羞成怒,几步跨到乐鹏跟前,吼道。

乐鹏斜着眼打量了那女人一番,冷笑道:陈主任,还有必要演下去吗?你说你们,又是沙龙,又是派对的,不就是想给我设个套么?我不过用了个玩具就让你们原形毕露。

台下的观众们全部没了笑容,一齐怒视着乐鹏。

“你……”陈主任眼睛布满血丝,脸色发青。

乐鹏看了看愤怒地观众群,又看了看杀气腾腾的徐江江,笑道:还真当我会被你们洗脑?我前前后后面试了十几家公司,从来没有一个对我这么好,你们请我喝茶,找我谈理想时就怀疑了,说什么‘不看学历只看能力’而且我每次见到你们,都感觉浑身发冷加上最近发生的其他事情,我不由得怀疑所谓的招聘就是个幌子!

“你知道已经晚了。”陈主任咆哮道,使了个眼色,徐江江身后亮出一对明晃晃的尖刀。人群里接二连三响起金属摩擦声,先前那几个“同事”从身后掏出各种兵器,两眼充血,直奔乐鹏来。

“抓活的!”陈主任命令道。

乐鹏周围很快围满了人,每个人嘴里吐着粗气,做虎狼之势。太阳渐渐沉入地平线下,四分之一的天空被染成红色。

两个男人钻出人群手里拎着绳子气势汹汹朝着乐鹏走来

脚步越来越近,乐鹏本能向后靠去,后背贴在墙上,已经无路可退了。

就在男人离自己只有五米远时,一声清脆的枪声响彻天空,其中一个男人脑袋飞出一块碎片,应声倒地。碎掉的脑袋并没有流出鲜血,男人身上冒出一团团青烟,接着化作碎屑不见了。

乐鹏抬头向天空望去,又一声枪响,另一个男人肩部中弹,一声不吭瘫倒下去,再次消散在青烟中

“到底是谁?快给我找出来。”陈主任气急败坏地吼道,众人纷纷抬起头,嘴里发出野兽般的低吼声。

天空划过两串冒烟的东西,砸向人群,顷刻间,地上升起两团大火,周围顿时想炸了锅一样

徐江江挡在陈主任跟前,掩护她向后撤退

乐鹏被腾起的浓烟遮住了视线,恍惚中,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天而降,伸出一只手,把他用力拽向空中。

脱离了浓烟,乐鹏才认出眼前的少女:“凌雪穹?”

“算你命大!”少女得意地说道,右手上拎着一把只有在游戏中才能看到的步枪,步枪上端装着瞄准镜肩上多了一个行军用的挎包

“这是加兰德吗?你从哪弄来的?”乐鹏看了看步枪问道

“从美军那里捡来的

“什么?美军?”乐鹏愣住了。

凌雪穹飞到小楼顶部,把乐鹏放下,然后举枪瞄准楼下院子,“砰砰砰”,三个人顿时消失在青烟中。

“你干嘛不用法术,反而用枪打

“那是因为这些东西对我们的法术完全免疫。”凌雪穹稍作瞄准,又是两枪。

“他们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砰”,凌雪穹打空了最后一发子弹,一拉枪栓,弹夹发出清脆的撞击声接着从挎包里取出一盒新弹匣装上。

趁着换弹机会,数名手持利刃的家伙从一楼直接飞跃而上,在顶层砸出一个个浅坑。

凌雪穹举枪瞄准,袭击者们并没有就此放缓脚步,不知死活紧逼过来。

“哇,他们越来越多了。”乐鹏趴在地上,不敢看周围。

忽然,晚霞之中窜出一道银光,朝着楼顶直冲而来,弹指间穿过所有袭击者的身体。他们嘴中还来不及做呼喊,便同一时间倒在地上,身体从不同角度被切开。

乐鹏惊讶地看着成堆的碎屑,银光最后停在他面前,一个亲切的声音从上方响起:

“哥,你没事吧?”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