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重庆森林到重庆大厦:世界中心的黑色心脏

对重庆大厦的好奇来源于【重庆森林】,这里是路人王菲潜入暗恋的梁朝伟家里,尽情释放自己的地方,也是林青霞踩着高跟鞋奔走在水泥森林的地方。

墨镜王镜头下的【重庆森林】,神秘、浪漫、五光十色,而真实世界里的重庆大厦,却充斥着抢劫、毒品、妓女、死亡、贫穷......

在香港这座高度商品化和媒介化的城市中心,重庆大厦却不属于香港

2003年,一名印度女子遭冷血凶徒乱刀斩杀。

2004年,重庆大厦裸尸生前吞50包毒品。

2013年,一名自助来港旅游的北京名牌大学女生在其入住的宾馆房间突遭南亚裔色魔闯入强奸。

在重庆大厦,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遇见怎样肤色怎样品性的人,它残旧、阴暗而神秘。而身份不同的每一位访者眼中的重庆大厦相去甚远。

如果说新闻上看到的重庆大厦总是伴随着死亡,那么麦高登教授笔下的《香港重庆大厦:世界中心的边缘地带》又是另一种景象。

“它只是位于香港但并不属于香港,它是由外来者在香港黄金地段筑就的一个另类孤岛,是繁华香港中一个底层世界的隔都”。

这栋屹立在香港九龙尖沙咀弥敦道36-44号——香港最繁华地段之一的大厦,是亚洲最能反映全球化的地方。这里聚满了来自非洲、印度、东南亚等一百多个国籍近4000的人口、每天都进行着货物间的跨国交易而得此殊荣。选择这里的理由非常简单,在这个寸金寸土的世界中心,这里的房费低至100港币。

大厦里的大多数人,都是背负着家人的期望,花费几千美金高昂机票来这里淘金,有人做手机生意,也有人进口服装,当地人惧怕重庆大厦的原因,更多是门口聚满在印度参观打工的印度拖,或者是钢筋水泥般迂回的内部设施。

但对于很多居住者来说,这里是整个世界最便宜的避风港。

“低端全球化”是麦高登贯穿始终的一个中心,他定义低端全球化为“人与物在资本投入低和非正式经济(半合法和非法)情形下的跨国流动,起组织形态经常被与‘发展中国家’联系到一起”。

作者认为,重庆大厦是低端全球化十分鲜明的一个展现场所。这里充满着来自发展中国家的各色人等,他们在这里进行交易,货品种类繁多。有的在重庆大厦内贩卖着手机,有的住在重庆大厦而从深水埗往返进货服装。他们将货品从重庆大厦这个低端全球化的中心运向世界各地其余的中心。

这是一群商人,在这个能够以各种通讯方式完成交易的年代,他们依旧固执地相信亲自验货才是王道,或者说,除了交易过很多次建立十分牢固的信任关系的买卖双方才可以省去这一道旅程——而这实际上很困难,正如书中提到过的,有些买家在几次顺利交易后下了一笔大订单,这笔便黄了,所有成本由卖家承担——重庆大厦的商人们但凡要赚上一笔钱的,无不熟知这一点。

此外,来来回回的旅程事实上也可以给这群商人带来利润,譬如往自己的行李中塞上百只手机或是电脑或是衣服等等等等。

或许我们不需要畏惧重庆大厦,它虽不是香港,却也是这个世界最真实的一面,让我们认识这个世界的多样性,认识不同国家、民族。

尽管重庆大厦也许在世界上独一无二,它也逐渐成为我们生活的世界。低端全球化不是世界的过去,它至少在某些方面是世界的未来。重庆大厦在其特定环境下将必然消失,但在更深层意义来看,世界中心的贫民窟也许不久成为整个世界。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