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他们都还好好活着

南国草原
喜欢草,就到南国草原
喜欢牛羊,就到南国草原
南国草原,除了牛羊,就只剩下草了。
一株草紧挨着另一株草,更多的草
遥相呼应。这里没有野火
春来草也照样生长。我们身处其中
看到大片大片的草在视觉尽头将自己缩小
再缩小。以至于我们
看到草的时候,便看到了自己。
只有牛羊秉持人间的利剑,把草
一株接着一株的吞下肚
它们,吃饱了就躺下,晒太阳,看云朵
一朵推着一朵,向着山谷​走去
它们看到的,仿佛就是一个人间
它们吞下的,也仿佛是另一个人间​

六掌村
是河谷,就该有河谷的样子
除了山和水,还应有稻田。
​稻田也不宜太多,有大坝子样
​都会觉得,河谷有了野心。
​有稻田,就该有稻草,才能让稻田
有一息尚存的迹象。再有一个
或者两个稻草人,潦草的站在稻田中
也是合理的。再有几只白鹭
抑或麻雀,就好了,会显得
稻草人,有心有肺。
如果稻田旁,再有几间木屋
每天傍晚,炊烟都能从烟囱里爬出来
那就更好了。这能警醒我们
有些人,还活着。

去凹掌村的路上
山路弯弯曲曲,仿佛时间
在这里拐了个弯。
不知名的野花开在路旁
隐隐绰绰,黄的和白的居多​。
进入秋天,红的花便很少见了
太多颜色的花,不能体现为秋天留够面子。
偶尔能看到一些蜜蜂,在做着
临时抱佛脚的工作,倘若冬天来得早
它们的伪劳动会​付出代价。
倒是包谷长的诚实,叶片枯萎
秸秆痿焉,它懂得该在这个季节安身立命。
倒是秋风不余余力
把刚吹过来的云,又奋力推向远方。

苹果树

黑巴草场旁的苹果红了。相较于

黑巴草场的叫法,我更愿意
称其为南国草原​,有南方的辽阔和温暖。
在人间,有别称,是好事。
仿佛有了另一个名字
痛苦便会被划分,落在身上的落叶和刀子
会少一些。​我们穿过苹果林
苹果树叶片将死未死
以卷曲的形态替枝干活着。
大大小小的红苹果透着亮光
展示着最美一面,它们习惯报喜不报忧。
这是南国草原的善意
每一棵苹果树,皆诚恳且高贵

补佐村

临近中秋,明月高悬,一副孤苦伶仃的样子

​我把每颗星星,比喻成夜空的补丁
那么多的补丁,但窟窿依旧很大。​
​补佐村灯火越来越暗,鸟鸣落了,它们
也该休息了。​倘若我们再继续坐下去
农家的酒会继续斟满。
倘若瓷碗中的酒,透着新包谷的味道
轻喳一口,我们便轻而易举
拥有包谷整个的秋天。
朋友啊,别在意月亮已打马路过中天
我们醉了,也会有一些亲人
扶着我们穿过这摇摇晃晃的人间。

地者恩村

在那里讨生活,转眼已是七年前的事

​今年我已经三十二岁。故事
其实就是先让它成为记忆中的沉沙
​再成为脑门上的一些抬头纹
​让过去,不再是惶恐的寻找流向和出路。
惶恐也并不可怕
背阴的叶片也能饱食阳光。
​那些年,我在头顶找到了天空之上翅膀的摩擦
​和与过去坎坷且饱满的时间印记
顺着翅膀,便找到风的​方向
当然,我也更愿意被划拨为被爱者的那一半
在雪崩时,我还飘摇在空中

路边的栗子树

夏天没有在我的预料中结束

阳光依旧照耀着车窗外的小叶栗树
在印象中,栗树应该结满栗子
饱满的果实收集夏天的阳光
以及夏天所有的雨水和露水。它们
拥有自己的秘密工厂,栗子从开花到灌浆
又在秋天把所有多余的水分升腾
一颗颗响当当的果实,高冷挂在枝头。
假使还有用剩的阳光,一定有一些
像金贵的油料赠予蛐蛐和蚂蚱
用来弹奏生命的序曲。
民间都有秋后问斩的说法
我却不以为然,在去往南国草原的路上
我所看到的,皆是给予和慈悲

软籽石榴

它不同于其他果实,要结很多籽

它不同于其他结很多籽的果实,它的籽
是软的。我们接过软籽石榴,剥去它的外皮​
像考古队员掸去青铜器上多余的尘土​
一颗颗晶莹透亮的籽粒拥挤着呈现眼前​
每个品尝的人,为之震撼
​并在内心,筹备自己的粮仓。每一颗
血钻般的石榴籽,​尚有昨夜的风雨。
​我们围坐着,品喳着入口爆裂的甜爽
倾听着软籽石榴如何拆解人民的穷根
把贫苦雕刻成幸福的构架。
这和谐的一幕,仿佛神仙端坐穷人堂屋
安然接受着粗茶淡饭。​如此的朴素
又如此的,心怀感激

参观铝厂
我宁愿相信铝厂上头的高压线
是在缝补石头的伤疤
​我宁愿相信一条条银色的铝棒
​是石头的骨架
​在我们风尘仆仆赶来前
一些金属,早已经忘记了
自己,曾经是一块石头

参观王有德故居
我们爱着红色,因为我们流淌着红色的血液
我们爱着红色,因为红色固执的像太阳
我们爱着红色,因为人间的喻体缺少代替的部分
​深处灰暗,我们的视网膜,退化了。
一路走来,灰色让我们饱尝饥饿,贫瘠​和无助
​在人间遗失的钥匙,他在苦寻———
王有德,​1897年生,云南砚山人,
文山州第一位共产党员
北大求学期间,与李大钊等进步人士
研学马克思主义思想
黄埔七期学员,曾任国民革命军团长
淞沪抗战爆发,他身先士卒,率部英勇作战
因在战斗中积劳成疾,不幸病逝,时年35岁。
​2021年9月17日下午,我看到平远街
这个欣欣向荣的坝子上头
一把钥匙,高悬在云端,仿佛轻轻往右一拧
那扇锈迹斑斑的生门,便为人民而打开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