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u Para》第二 三章

   “李雩南?这个名字好,我听罗经理说你写剧本有一手,上个月让团队多赚了四成。”

   模糊的屏幕上,一个没有头像的人发来一串语音,声音低沉,不像是人类。

   “谢谢大老板抬举,只要给钱,我什么都能写。”

   “好,现在公司要拓展业务,低端的市场已经饱和了。据说面向白领的杀猪盘回报很丰厚,但这些人的心理门槛很高。”

   “我知道了,我会尽快拿出一个测试剧本。”

   “哈哈哈哈,好,到时候直接交给罗经理。”

    屏幕突然黑了,李雩南猛然意识到,这不就是加入那个团队不久之后的对话吗?“啪”,突然有人在肩膀上狠狠拍了一下,李雩南差点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原来先前的聊天还只是个梦,看看脚下,背包还卡在两腿间。

   “不好意思啊,客人,雨已经漏进来了。我们换个地方吧。”老板指了指地面,不停有水从卷帘门的缝隙里淌进来。

   “这简直太离谱了。”李雩南虽然十分不乐意挪窝,但也没办法:“那我们去哪?”

   “你可以临时在我的住处,等雨停了再走。”

   “好吧。”

   李雩南本来不想和别人打交道,但听到外面轰轰隆隆的雷声,也只好同意了老板的请求。在老板指引下,两人穿过厨房,从一扇后门离开饭店。李雩南离开前,还特地看了一眼灶台和橱柜,干干净净,什么东西都没有。

  “这老板动作真够快的?”李雩南内心有点怪怪的。

  餐馆后门处在一座斜坡上,水流汇集成河顺着地势往下奔腾而去,李雩南不注意一脚踩在水里,瞬间被淹到脚踝部。他也顾不上脚部的冰冷感,干脆把另一只脚伸进水流里,跟在老板身后。

  老板看到李雩南吃力的样子便关切道:“你的包挺重的,我帮你背吧。”

  “啊不用不用。”

  “好吧。”

  李雩南努力睁开被雨水打湿的双眼,雨幕之下远处尽是灰蒙蒙的,能勉强看出一个城市的轮廓。转头看看上方餐馆,这才不到100米的距离,在雨中就剩下一个外壳。

  “老板,你在这里开了多久了?”李雩南把声音开到最大。

  “快二十年了,这里以前有很多小商品作坊,生意很火,可惜因为环境污染都关停了。我们这些搞服务的也跟着赚不到钱,很多商店因此都关闭了。”

  “哦!”

  坡道下面是一条比较平缓的道路,两侧矗立着高矮不一的楼房,像是走进了城中村。看到那些楼层里亮起的灯,李雩南稍微踏实了些。

  “停,你听到了吗?”老板突然停止了前进,冲李雩南摆手。

  “什么?”李雩南竖起耳朵,身后真的响起呜呜声,而且越来越大。

  “不好,是泥石流!快跑!”

  老板二话不说拔腿就跑,李雩南不敢迟疑也迈开步子跟上。他尽力转头看向身后,黑暗中浮现出一条灰黑色的巨龙,从山上滚滚而下,把沿途的一切都卷了进去。

  “什么鬼?”李雩南见过比这更大的暴雨,可从来没有见过泥石流。

  “轰隆隆!”

  泥石流越来越近了,李雩南感到地面都在震动。老板突然转了一个弯,拽着李雩南冲进一条小巷里,这附近全是类似仓库的平房。

  “时间来不及了,你进去躲好!”老板猛地撞开一间仓库的门,不由分说把李雩南推了进去。

  “喂?你……”李雩南感到水流在急速上涨,有泥沙不断冲刷着脚踝。

  “永远不要忘记夜来香!”老板用力关上门,并且用身体牢牢抵在门上。

  “喂喂喂,你干什么?快进来!”李雩南想推开门,可是力气终究抵不过老板的体重。

  “轰!”

  铺天盖地的泥石流奔袭而来,老板的身影瞬间消失在滚滚灰浪中。门缝中也开始渗出泥水,要不了多久,这个地方也会被冲垮。李雩南来不及伤感了,四处观察了一番,在右手边的墙壁上刚好有个窗户,距离地面有三四米,有架梯子躺在地上。李雩南使出吃奶的力气把梯子扶起,顶端恰好能抵达窗户边框。

  “啪嗒!”

  门被冲走了一半,泥水立刻就漫了进来,李雩南手脚并用爬上梯子。两米,一米,半米,耳边充斥着水流声,眼看着手指快要碰到窗户了,“砰”,梯子被水流冲断。

  “啊啊啊!”李雩南觉得自己像个铅球般掉了下去,背部在泥水上结结实实砸了一下……

  “呼……”

  水流淹没头顶,短短几秒的黑暗中,脸颊上突然刮过一阵微风。李雩南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划过。

  “我怎么了?”他坐起身,感到地板是冰凉的,再伸手一摸,屁股下面贴了瓷砖。泥石流,仓库,仿佛在一瞬间都消失了。李雩南呆了半晌,才发觉身上的背包已经不知去向。他从地上跳了起来,不小心撞倒一个柜子,上面的玻璃容器掉了一地。

  “这是什么地方?”

  等眼睛适应了黑暗,李雩南才发觉房间里停放着两张病床,上面盖着厚厚的灰尘。刚才撞倒的是一个摆放医疗器械的不锈钢架,捡起一块碎掉的玻璃,上面印着“氯化钠注射液”字样。

  “我一定是疯了!”

  李雩南跌跌撞撞地走出病房,走廊里亮着应急灯,红色的灯光下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感。左侧是一条长长的走廊,右侧尽头好像站着一个人,身高将近1.8米,不知为什么一动不动。

  “总算有人了。”李雩南朝着人影位置走了几步,同时喊道:“你好?请问这是什么地方?你好?”

  那个人影动了一下,头顶处突然亮起一颗红灯,在黑暗中显得无比刺眼。与此同时,那个人影拎起什么东西,只听到“呜呜呜”的闷响,刺耳的马达声很快传遍整个走廊。

  “喂!”

  李雩南预感事情不太妙,转身就跑,那个人影举起手中的长物紧随而至。红灯照在人影身上,总算让李雩南得意看清了部分长相。那个“人”身上布满了超乎常人的肌肉,许多管子从后背伸出,连接在各个关节上。“他”头戴一副面具,唯一的“眼睛”是长在面具中间的红色球体。

  “别过来!”

  李雩南清楚地感到一股股杀气冲着自己而来,那个东西举起将近两米长的电锯,喷出的浓烟隔着几米都能闻到。前方两座担架床挡住了去路,李雩南身体前倾,竟然奇迹般地从上面滚了过去。他顺便推到旁边的架子,应该起到一点阻挡作用。

  “咔嚓!”

   火花四溅,怪物毫不留情就把卡在床边的铁架锯开,发出一声低吼,加快速度朝着李雩南奔袭而来。

  “出口,出口在哪里?”

  李雩南首先发现了右手边的铁门,但时间来不及打开了。接着他看到走廊尽头的玻璃窗,距离地面最多半米的距离。

  “妈的,只能这样了!”

  电锯的马达声越来越近,李雩南拼组最后一点力气,瞄准玻璃窗冲刺。距离窗户还有一两米的距离时,他侧过身,用肩膀对准窗户上的木质结构。“咣当”!一阵剧痛从肩膀传遍全身,无数锋利的碎片划过手臂和脸颊。又是“咣”的一下,李雩南重重砸在草地上。

  “我成功了!”李雩南不得不佩服自己的涌起,脸上感到火辣辣的。

  但高兴没多久,身后的侧门发出难听的摩擦声,耀眼的火星不断喷涌而出,没过几秒,那怪物昂首挺胸走了出来。

  “这都能锯开?”

  李雩南这下彻底没招了,小步小步往后移动着。那怪物发现了目标,头部的球体更红了,举起电锯大步流星走来。

  “咔嚓!”

  身后的铁丝网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撞倒,一辆摩托车呼啸着奔涌而来,车前灯发出的强光照在怪物身上。

  “嗷!”那怪物发出怒吼。

  “趴下!”

  车上有人冲着李雩南命令道,他本能之下往地下一趴。

  “轰轰轰轰!”

  头顶上响起四发什么东西炸开的声音,热浪贴着后背吹过。

  “嗷!”“砰砰砰!”眼前的怪物顿时被火焰吞噬,高举电锯的手臂很快被烧断,远远抛到一边。它在火中发出惊天动地的哀嚎声,又是几团爆炸,怪物身体不由自主分崩离析。咣当,一枚冒烟的头盔落在李雩南面前,球体上的红光一点点消失。

  “哈,总算赶到了。你趴着干什么?快起来。”

  李雩南这才看清来人是一个少年,准确的说,是长着一对厚实的黑耳朵的少年,呈对称分布贴在脑袋上。在火光照耀下,他露出来的胳膊布满黑色毛发,既不像人也不像兽。

  “你是谁?”

  “你不记得我了?”兽耳少年摘下墨镜,露出一张英气逼人的面庞:“我是吴宇林啊。”

  “吴宇林?”李雩南感到名字有点耳熟,可实在想不起来在哪听过。

  “我一直记得你,你叫李大海。”

  “你怎么知道?”李雩南惊愕地说不出话来。

  

  

  

      

  “我们等你很久了,博士。”吴宇林的表情并不像是开玩笑。

  “博士?”

  李雩南更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可怕的嘶吼声从医院废墟深处传来,一定是刚才的爆炸引来的。他可没工夫继续琢磨吴宇林的话,待在原地不知所措。

  “哼,这帮怪物还真是够顽强的。”吴宇林从后背上取出一把冲锋枪,竖直举到李雩南跟前:“博士,我们一起杀出去。”

  “这是……真枪?”李雩南一碰到枪身,吓得缩回手,那股冰凉感是模型不可能具备的。

  “算了,我自己来好了。”吴宇林从摩托车后座上取出一个皮箱,按开锁扣,里面整整齐齐躺着八个圆盘子。他轮流把盘子按亮,然后一股脑全部倒在地上,那些厚度三厘米的盘子像是提前收到命令,按照弧线集体散开。

  “咔咔咔……”八个圆盘把自己吸附在地上,构成一个半圆形包围圈,李雩南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奇怪的东西。嘶吼声越来越近了,吴宇林打了个响指说道:“博士,我们得走了。”

  “这是地雷吗?”李雩南啧啧称奇坐到后座上。

  “是啊,我们根据你提供的原型做了改造。”

  “我设计的?”李雩南知道自己从小到大都是个学渣,连作图都能把45°和35°混淆,更不可能设计复杂构件。

  “抓紧了!”

  吴宇林松开把手,摩托车尾部喷出一股浓烟,宛如发狂的公牛向前冲去。就在他们离开医院不到100米,身后铺天盖地传来野兽般的嘶吼声。接着天空被火光照得如同白昼,是那些地雷起了作用,数根冲天火柱点燃了操场。嘶吼声,爆炸声,李雩南忍不住回头观望,接二连三有些残骸被跑向空中。

  “是什么炸药这么厉害……”李雩南惊叹道,扭头才发现,自己的一对胳膊上不知什么时候布满黄毛,两只爪子也变成狗的造型,掌心中间多了肉垫。他愣了片刻,发出足以匹敌那些怪物的嚎叫声:“我的手!怎么会这样啊?啊啊啊啊啊……”

  “博士?喂?博士?”身后突然没了声响,吴宇林回头一看,李雩南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昏死过去了……断断续续的闪光下,映衬出一张年轻的黄毛面孔,耳朵宛如狐狸般矗立在头顶。爆炸还在持续,摩托车幽灵般消失在丛林中……

  ……

  身体越来越轻,前方出现一个熟悉的中年男人,而对面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中年男人看不清长相,但一开口便发出难以忍受的声音:“你老实告诉我,那些钱怎么来的?”

  “自己”脸上带着不屑一顾的笑容,语气轻浮地说道:“你管这么多干什么?足够我大伯的医药费就行。再说,你们现在在外人眼里都是成功人士,别忘了是靠我赢来的!”

  “你是不是在外面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我听小涵说了,每个月都有神秘人物给你打钱,最多有上万。”中年男人语气明显变得无比焦急。

  “我做什么关你屁事?别的父母开心还来不及,你们最好闭上嘴。别忘了,这一切都拜你们所赐。”“自己”恶狠狠地丢下一句话:“原来是许家涵告诉你们的?老子不会放过那个贱人。”

  “你要干什么?她可是为你好。”

  “没有人有资格对我的自由指手画脚,哪怕是她也不行……”

  李雩南感到身体往下坠,眼看脸快贴到地面时,一股压迫感从胸口传来。

  “啊!”

  黑暗消失了,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架双人床,左手边的墙壁上贴着许多报纸,日期没有一个超过95年。他伸出“手”,样子一点变化都没有。再伸手摸摸脑袋,一对尖耳朵就立在头顶,现在自己真的成为狗了。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小小的房间里弥漫着一股香味,旁边的桌子是那种老式木桌,至少十年没有见过了。一个圆形古董闹钟就放在桌子上,发出机械的指针摩擦声。记忆里只有乡镇才用这种玩意。

  布帘子被推开,一个个头不高的兽耳少年端着碗东西慢慢走进屋内,和吴宇林不同,他有着一头浓密的黑色毛发,一对尖耳朵警惕地指向两侧。单从耳朵轮廓上看,李雩南想起了德国黑背,一种常用于警队的工作犬。

  “博士?你终于醒了。”少年看到李雩南时,激动地把碗放在桌子上,一下扑了过来。李雩南毫无准备,只觉得一个超大型毛球在胸口上蹭来蹭去,痒中带着不少温度。他努力了好几次才把少年推开,不解地问道:“为什么你们都叫我博士?你又是谁?”

  “木其山,你肯定不记得我了,没关系,你会想起来的。”木其山擦干眼角的泪痕,小心翼翼端起桌子上的碗,递到李雩南面前:“博士,趁热喝了吧。”

  “好吧……”李雩南只好接过来,一口气喝光,这碗液体甜中带酸,不知道里面放了什么,喝下去后精神顿时好了很多。

  吴宇林掀开帘子走进卧室里,看到木其山的样子,便揉了揉他的脑袋:“你的伤刚好,别那么激动。”

  “终于见到博士了,我实在是……”

  “好了好了,你去把装备整理一下,我们有话要谈。对了,记得通知左轮,博士已经醒了。”

  “好!”

  木其山开心地捧着碗走出房间,吴宇林则搬过椅子,坐在李雩南对面。

  “博士,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不过我想先告诉你一件事:这个地方除非消灭城主,没有人可以离开。”

  “城主是谁?”

  “管辖inu para 的统治者。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能离开这里。”

  “我一定是在做梦,可是为什么就是醒不过来。”李雩南看着自己的两只爪子:“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

  “虽然有点伤感情,但是这是你自己要求的。”

  “我?”李雩南如坠云里雾里:“我为什么要这么干?”

  “包括博士头衔,也是你自己的杰作。”

  “我以前来过这里吗?”

  “那当然了。”

  李雩南看得出来,吴宇林根本没有在演戏或是背台词,眼神始终坚定地在和自己对视。他放弃了询问自己的身份,换了个话题:“那么怎样才能干掉城主?”

  “目前很难。我们有个同伴被困在了附近的地下迷宫里,你应该不记得他的名字,叫陈枂生。”

  “他为什么困在那里?”

  “原本这个地方还有些理智的人,我们总算凑够了人准备废掉城主的军火库。没想到行动途中出了乱子,很多人变成了怪物,陈枂生为了保护我们被守卫带走了。”吴宇林掏出一根抽了一半的雪茄叼在嘴上,再掏出一张美元,用打火机点着美元后,再点燃雪茄。烟雾腾起,李雩南急忙挥动手臂。

  “怪物?就是和医院那些一样?”

  “答对了。所以下次如果你见到人类面孔的要小心,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变异。”

  “我来这里之前,见过一个开饭店的老板,他被泥石流冲走了……”

  吴宇林突然呛了一下,开始不住地咳嗽,过了好几秒才止住。他狠狠吸了口雪茄,哑着嗓子说道:“我猜你是见到海市蜃楼了。这个鬼地方和外面的世界有时候会交叉,但不一定交叉正确。”

  “好吧……”

  “休息够了的话来客厅找我们。”吴宇林吐出雪茄,在地上狠狠踩了几脚,随手扔进垃圾桶里:“这东西还真难抽,以后还是烟算了。”

  李雩南静静在床上坐了五分钟,穿好衣服和鞋子,原地伸了个懒腰。虽然身上变得人不人鬼不鬼,可肢体感觉却没有任何异常。他走到帘子旁,深吸一口气,大步塌了出去。穿过一条狭窄的楼梯,李雩南来到一楼,地上铺满了各种枪支部件,桌子上是分类码好的各类弹药,颜色五花八门。

  “这么多军火,你们从哪里弄来的?”李雩南连连咋舌。

  “是通过很多人的努力协作,不过还是得省着点用。”木其山把枪支部件放在一起,手掌往地上一按,那些部件很快就朝着彼此靠拢。几乎就是一口茶的时间,地上多了一把半新的冲锋枪。

  “你这是魔术吗?”

  “不是。是博士你教给我们的能力。”

  “是嘛……”李雩南环顾四周,柜子里按照尺寸放着不同用途的枪,大到反器材狙击枪,小到手枪,简直能武装一个小型团伙了。他巡视了一边后,又问木其山:“我以前用的什么武器?”

  “你从来不用武器。”木其山把冲锋枪收进盒子里,看着李雩南的眼睛:“你都是自己召唤。”

  “啊?”

  没等李雩南回答,吴宇林心急火燎推开门冲了进来:“计划有变,我和博士现在出发救人。”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鱼网情深 5 0

岁岁年年人不同 年年岁岁饼一样 中秋节快乐

09月21日 11:35

毛哥 7 0

中秋节快乐

09月21日 11:03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