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水


◎黄生永
看水是我们那个年代老家农村的口语,现在早就没有这个提法了,或者是在后来出生的人中提到它都是满头雾水.我们是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转变时出生的一代人,对于看水却是亲身经历过来的人.看水其实就是守护堰沟里的水到自家责任田地里灌溉过程。
我们从小就生产队每家每户门前不远处就是有一条常年流淌水的水沟,人称为堰沟.可以说是这水沟是环绕或穿插村庄而过.大家饮用清洗都是用这水,而在农忙时就是每年的用水高峰时,那就要排轮次按时间用水了,那我们家中的这些小孩子就成了帮家长出力守护水的时候了.我们那个地方是春夏收一季,秋冬再收一季的地方,当然主要栽种的就是小麦及稻谷了.在农忙时节,也就是俗称的大春作物插秧时期,家家户户都在急急忙忙收割成熟的小麦及抢时节放水犁地准备栽秧了.那用水就是最紧张时期了.我们小孩常常在半夜三更熟睡中被叫醒去看水.记得我第一次看水,我们家就排在半夜,我在睡梦中被家长叫去看水,一般是几家人前后轮序的相约一起去看水,我在两眼惺惺中极不情愿地起床,别人家中的人早已顺着水沟出发了,当时也是下着雨,大人是在忙着找人等候犁田忙得手忙脚乱,甚至是在发火中催促赶快出发去看水,我是顺手拿着大人用的雨衣,左一脚深右一脚浅地追找着他们去看水去了,顾不上平时白天经过的坟地就害怕的场景,大着胆子穿越而过奔向已快到分水的码口处总算追上小伙伴们, 码口是用石头槽按各个大队生产队分水量的测量具,也是别的生产队别有用心的人做手脚的地方,他们会把别的生产队的出水处拦截而增大自己的用水量,为防止这些做法我们这方就安排我守护一个码口,其余的人再向前去其它码口安排任务.可能是太困了,我也人小无经验,不一会儿就在那里睡着了,尽管有雨还是披着雨衣坐着睡得太香了,甚至后面又一轮来看水的人都来了,传话给我说我家的田地都快犁完了,自己才跌跌撞撞地跑回家来睡觉.
其实我们小孩子更喜欢的是白天看水了,因为农忙季节已过了,一般就是守护加秧田水或者水稻扬花时的大量吃水期用水,不过那时已经是真正的夏天了,看水是守护防备别有用心的人在堰沟边掘洞偷水,但白天视野开阔良好,大多时数时候是安排我们小孩子去看水,我们便三五成群地相约去守护水了,那时的童年时光是非常简单欢乐的,大家是无忧无虑地寻乐子来玩度过时间,比如把还未成熟的桐子树果实摘下来,或者是把其树叶摘下来扔在水里跟着它们在水里流动到自家的水田里,这还算是负责任的守好了水.更多的时候却是借着看水的名义去找其它玩法了.岁数稍大一点的孩子就会带着我们超范围跑去别的地方打下还未成熟的核桃来在水沟边磨去外壳来玩,有时候是自己的手都浸黑了核桃汁,回家来又免不了大人们的斥责了,但家中的大人们见我们是在水沟边或田边就认为我们是在尽职尽责守水了。我记忆深刻的是我们自己用土方法去水田里捉蚂蚱,钓青蛙来烧来吃了.那就是用大人缝衣服用的针去在火上烧软后使其弯曲成一个钩,再穿上线,找一根树枝吊着去钓青蛙了.首先是在田里捕捉蚂蚱作为诱饵,逮住青蛙后就顺手狠狠地摔在地上使其死亡,胆子大的就把它的皮剥掉,掏去内脏,用芭蕉叶包了捡来树枝生起火烧来吃,整个过程我是除了不敢摔它及剥皮,认为这是太残忍了,可烧出来的香味又忍不住去吃一些,那个鲜香简直是美味,甚至把另外一边码口处正在看水的也是与我们一样的一群同龄人也吸引过来了,大家都忘记我们曾经是相互敌视的人了,甚至他们也会帮我们去寻柴火来用或打下手等等,大家分工细致默契,最后都津津有味地尝着这难得的美味,大家一来二往地逐渐地熟悉起来,甚至相约去更远的上游码口处去洗澡,因为那儿沟大水深.大家就东一句西一句地谈论看水的事情来了,议论大人们为什么要为这水而械斗或者去偷别人家的水,为了自己家的田地边界一小点利益去争斗打得头破血流等等.大人们也看到我们小孩子们看水还看出了友谊,似乎也得到了一些启示...
难忘我们那个年代的童年时光,其实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年少时的好奇认知,时代记忆.随着历史的进程,如今看水早已成为了历史,而且随着城市化的变化,我们那些地方已经早已是水沟废弃不通水了,曾经的稻香麦黄一去不复回了,但看水的往事一幕幕却永远镌刻在我们那代人的脑海里.
4

网友评论

6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6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赵育锐 1 0

共鸣!

11月07日 23:57

10月07日 22:51

09月20日 17:10

09月20日 16:48

09月20日 13:39

09月20日 10:49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