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昆明信息港 下载客户端 关于彩龙 论坛须知

《Inu Para》第四——六章

    木其山看到吴宇林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着急地问道:“我们得等到左轮回来,你发现什么了?”

     “啪。”吴宇林把一架纸折成的仙鹤扔在桌子上,虽然只是个模型,可是尾巴和躯干有被烧焦的痕迹。他抓起桌子上的弹药塞到弹药包中,再把几颗红色的霰弹塞进枪里:“城堡下面的河道落潮了,刚好有一条密道可以进去。”

     “怎么可能?今晚不是落潮的时候。”木其山惊讶道。

     “管不了这么多了。我刚才侦查过,那边还没有派驻巡逻的卫兵。”木其山装好弹药后,手伸到木其山面前:“上次左轮开发的塑胶炸弹给我几个。”

     “哦,好吧。”木其山从桌子下面拖出一个半米高的箱子,打开,里面整整齐齐码着各种造型的黄色固体。有蝴蝶,小熊,还有花朵状的,不知道的以为是饼干。吴宇林抓了七八个,放到贴身的袋子里。木其山不忘叮嘱道:“这次的炸药采用了新配方,威力比以前大了一半,引爆时千万别靠近。”

     “你放心吧。”

     李雩南拿起纸鹤,左看右看,实在没办法把这个小东西和侦查工具联系在一起。他研究了一会,才问吴宇林:“你是用这个侦查吗?”

    “没错。这也是你以前的发明。”

    “真的吗?”

    “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我们得出发了。小山,我们一走你就开启最高警戒,等左轮回来我亲自跟他解释。”

    “好!”木其山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博士,跟紧我,千万别走丢了。”

    “好吧。”

     李雩南话还没说完,便被吴宇林拽着走入另一边的楼梯。往下走了十几米后,两人来到堆放杂物的地下室。一盏灯挂在天花板上,怎么看四周都没有出路。吴宇林走到一堵墙边,伸手在墙壁上敲了下,一座八卦图便从墙壁里面浮现出来。

    “坎,乾,乾,震。”吴宇林在八卦图上转动几次,墙壁中间突然滑开一个出口,足够两人的宽度。

    “居然有这么厉害的设计?”李雩南眼睛都看直了。

    “博士,这也是你的发明。”

    走进通道,往上爬了一截短坡,李雩南面前出现了大片的草丛,草的高度将近1米,足够掩盖人的行踪。被吴宇林拉着在草丛里左拐右拐,李雩南脸上和手上沾满了不少草屑。就这样被杂草拍了两三分钟后,两人在一圈岩石旁边停了下来。一条河流从下方穿过,河对岸就是一座堡垒,目测长度超过100米。李雩南望向城堡上方,天空里居然繁星密布。

    “这里星星真多。”李雩南若有所思地说道。

    “嗯?博士现在在的地方没有星星吗?”吴宇林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个半米长的纸筒,瞄准着堡垒方向。

    “早没了。”李雩南看到吴宇林手中的纸筒,哭笑不得地问道:“你在做什么?”

    “观察敌人……嗯?有人被卫兵抓到了。”吴宇林又从腰间掏出一个纸筒递给李雩南。

    “这东西也是我发明的?”手里面的纸筒轻得几乎感觉不到,厚度和卫生纸纸芯类似,这东西怎么可能用来当望远镜呢?

    “废话。快看,他们到城堡旁边的祭坛了,火把最多的地方!”

    李雩南尝试着把纸筒放到左眼前,闭上有眼,视野里的景象果然放大了。他摸到纸筒中间的一个环,尝试转动,远处的细节也跟着放大,道路两侧的火把居然也无比清晰。

    “右上方,大约两点钟方向!”吴宇林指示道。

    把纸筒往右上略微移动,李雩南很快发现了一片被火把环绕的区域,放大后,视野里出现了很多卫兵。平地中间树立着好几根木桩,已经有人被绑在上面了,男男女女都有,因为视角缘故看不清面部。他们像一条条蛆虫在上面扭动着,看起来十分痛苦。

   “注意看入口那边。”

   李雩南挪动视角,只见两个卫兵押送着一个身材肥硕的人走了上来。等那人的正面出现在视野中时,李雩南一瞬间就认了出来,正是饭店老板。老板头发和衣服上都沾着很多灰土,脸色没有想象中的差。

  “我认识他,是那个老板!”李雩南放下纸筒就要往外冲,却被吴宇林一把按住。

  “博士,别去了。城主的猎物是逃不掉的。”

  “为什么?你不是有炸药吗?”

  “唉,你一会就知道了。”

  李雩南只好躲在石头后,继续用纸筒观察着。来到处刑区,两边的卫兵把他放了下来,一个身穿红色长袍,头戴面具的人走到饭店老板面前,似乎在大声宣读着什么。原本跪在地上的饭店老板,趁着卫兵暂时放松警惕时,突然一跃而起,拔出卫兵身上的佩剑。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饭店老板疯狂而又精准地挥起剑,噗噗两下,两个身高至少1.8米的卫兵居然倒下了。他嘴里疯狂地喊着什么,对着穿大红袍的人狠狠刺了过去。那人应声到底,饭店老板拔出胸口上的剑,挥舞着跑向出口。

  “没想到老板这么厉害……”李雩南默默赞叹了一番,可奇怪的是,其他卫兵仿佛无动于衷,没有一个上去阻拦。饭店老板刚刚跑到长坡的一半,一束光线从头顶照了下来,是从堡垒顶部发射出来。饭店老板突然僵直在原地,全身开始不住地颤抖起来,手中的剑也掉在地上。正当李雩南以为他是不是突发疾病,无数根管子从老板身体四周钻了出来,把他紧紧包裹在其中。

  “这,这是怎么回事?”

  把视野放到最大,老板的眼睛也变成猩红色,全身皮肤龟裂开,发出黑色的雾气。在地上抽搐了一会,饭店老板满满站了起来,把剑拿在手中,一摇一摆地走向祭坛。李雩南不敢再看下去,呆呆地靠在石头上。

  吴宇林一把把李雩南搂了过来:“振作点,博士,现在还不是难过的时候。我刚才发现了城主就在堡垒附近,要想阻止更多人受害,我们必须坚持下去!”

  “我,我知道。”

  一种许久没有出现的冲动在李雩南心底浮现,稍作休整后,两人从石头后面跳到地上,借着草地的掩护潜行。一阵阵夜风吹拂过脸颊,李雩南以前无数次憧憬过这样的美景,可现在根本没有时间去欣赏了。两人很快抵达小河边,河面宽不过三四米,深度最多半米。李雩南想抢先踏进河流里,又一次被吴宇林拉住了。

  “小心有陷阱。”吴宇林拿出一个稍大的纸鹤,拉动尾巴,一松手,那纸鹤居然和真的一样飞了出去。白色纸鹤飞过河面,很快消失在夜色中,没几秒钟,河对面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小路上闪过蓝红相间的火花。

  “真的是有陷阱……你怎么知道的?”

  “当然是靠嗅觉。”吴宇林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小径已经被肃清,李雩南踩在石头铺出来的道路上,紧紧跟随在吴宇林身后。小路上布满了青苔,李雩南几次差点滑倒。路边的泥土是不是会出现坑,一定是刚才的陷阱被引爆了。就这样跌跌撞撞跑了一分多钟,两人总算抵达一道铁门前,往里面再走几十米是一道向上的楼梯。

  “就是这里了。门锁都锈了,连撬锁都用不上。”吴宇林身体后撤,飞起一脚踹在铁门上,大门连同边框应声倒地。

  “嗷。”

  李雩南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毛骨悚然的嚎叫声,一个巨大的身影从围墙上方跳了下来,紧接着是四个手持长矛的卫兵。他一眼就认出那怪物手中的长剑,和刚才老板手中的完全一致,再看看眼前的怪物,脑袋上多了一顶头盔,眼睛位置发出红光。

  “老板?是我啊,我是李雩南。”

  “啊……”怪物捂着脑袋嚎叫起来:“救……我……”

  “博士,别愣在那里了,我们快走!”

  “不,你先走,我会解决的!”李雩南心里不知怎么的突然充满了勇气,恰好乌云散开,一束月光不偏不倚把他笼罩在其中。月光之下,李雩南的手腕和手臂上开始隐隐闪烁着环状物,前所未有的电流感涌遍全身。

  “莫非……”

  面对强压而来的怪物们,李雩南勇敢地抬起手,手腕处咔咔作响,四门小口径炮变戏法似的包裹在手臂上。“嗡!”电光涌动,四门炮同时向四个卫兵射出光束。激光瞬间洞穿了他们的身体,四个卫兵一声不吭倒在地上,很快化作黑灰。

  “嗷!”

  巨怪挥舞着长剑蹒跚而来,没时间犹豫了,李雩南对吴宇林大喊“快走”,把炮口齐刷刷对准目标。

  “对不起,请原谅我!”

  四道激光集中射在巨怪的胸口,惊天动地的吼叫几乎撕破了李雩南耳膜。“砰!”怪物后背撕开一个大洞,激光束贯穿了身后的泥土。

  “嗷……”

  怪物发出最后一次嚎叫,身体化作一个光球四散崩开,地上只留下一把冒烟的剑。威胁消除了,李雩南急忙转身跑去,可地面也跟着发出晃动。

  “咣当!”

  脚下的砖块分崩离析,李雩南感到自己向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划去……

  “博士!”头顶上回荡着吴宇林的喊声……

  

    

   “李大海,你什么意思?为什么把我的手机给陈震绍?”

    李雩南被一声怒骂惊醒了,睁开眼睛,不远处站着一男一女。两人脸上都盖着一层雾,根本看不清长相。

   “许家涵?为什么这里会有她的影像。”李雩南感到脑袋一阵阵发疼,许家涵的确以前和自己交往过。

   “帮你介绍新对象,有什么问题么?”男人发出的声音和语调和自己完全一样。

   “你有病啊?姓陈的就是个不学无术的货……”

   “他有钱,可以照顾你一辈子。”

   “在你眼里难道我就是拜金女?”女人的声音明显颤抖起来。

   “哼,我宁可你是。少他妈在老子面前装得自己很懂别人,没有人能干涉老子的自由。还有,你那个当官的老爹,我手上有他和几个地产商人吃饭的照片,要不要给纪检委汇报一下?”男人的声音平稳得像台机器:“要不是你把我编剧的事情抖出去,我还真有点想和你继续相处下去。不过以后不可能了。”

   “姓李的,你就是个神经病……”女人哭着跑开了。

   “哈哈哈哈,活该!我就是被你们逼出来的,哈哈哈哈……”

   “呼!”

   眼前的光芒消失了,李雩南重新陷入黑暗中。没过多久,一只小手在脸上揉来揉去,然后是几滴冰冷的水滴在脸上。

  “这是什么地方?”李雩南摸着发疼的脑袋,刚刚明明还在地表上的。

  “你终于醒了!”视线中出现一个模糊的小个子,声音宛如蜜糖源源不断往耳朵里面灌。

  李雩南猛地坐起,脑门像是被谁敲了一下,差点没再次晕过去。这时他才看清身边不知为何多了一个男孩,个子最多有1.2米,头顶的耳朵偏向于三角形,眉心中间有三把火的标志,看年龄是小学五六年级。

  “你是谁?”

  “我叫司启璐。还剩点水,给你喝吧。”尖耳朵男孩把一个水袋给了李雩南,他咕咚几口全喝了下去。

  “谢谢。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晕了多久?”

  “你是从那上边来的。”司启璐指了指天花板上的洞,已经堆满了石块和木头,不断往下掉着灰。他把脖子上的钥匙给李雩南:“我是和父母一起被绑来的。他们被关到了另外一个监牢里。刚才监狱外面似乎发生了爆炸,我趁乱溜了出来。”

  “你父母?”

  “嗯,他们都是人类,城主不顾一切要消灭这个地方的人类。”

  “为什么?”

  “因为这是Inu Para,是一个只有狗才能快乐生活的乐园。”

  “轰!”

  上面传来爆炸声,许多黄灰从天花板上掉了下来。李雩南知道自己该出发了,一步三晃来到最近的铁门前,轻轻一推,门便开了。楼梯上有火光,吴宇林应该就在上面。司启璐叫住了李雩南,把一个坏掉的手机,钥匙和身份证交给他。这些东西表面沾满了泥水,身份证上的照片的确是自己。

  “你从哪弄来的?”李雩南很清楚得记得这些东西是装在包里的,在掉入泥石流后一起不见了。

  “城主命令我清理俘虏的随身物品,我发现你的东西是最新的,所以悄悄留了下来。没想到真的找到你了。”

  “谢谢你。你不和我一起走吗?”李雩南激动得把小物件收好。

  “我要去看看有没有其他人,你先走吧。”司启璐指了指李雩南颈部:“那串钥匙是我趁守卫不注意拿到的,应该有用。还有,千万别和别人说你见过我。”

  “为什么?”

  “我以后会跟你解释的,快走吧,你有朋友在等你!请去第四层看看!”

  “我知道了,那你自己小心点!”

  李雩南跑上楼梯,推开第二扇铁门,打架声,爆炸声从楼上源源不断传来。网上看,整个建筑呈井字形构筑,月光就从中间照下来。

  “吴宇林到底去哪了?这里这么乱怎么找?”正当李雩南犯难的时候,一个卫兵哀嚎着全身着火,从二楼掉进天井里,砰,最下面的泥地上炸开朵礼花。李雩南抬头一看,吴宇林正在三楼和卫兵们作战。

  吴宇林也看到了李雩南,两梭子射倒卫兵后,拼尽全力喊道:“博士,我在三楼这里,你从旁边的楼梯上来!”

  “好!”

  李雩南拔腿奔向右手边的楼梯,没费多少功夫就跑到二楼。推开铁门,热浪扑面而来,许多牢房都着火了。在对面的走廊,一群卫兵正在向墙边移动,那里团簇着六七个幸存人类,手里连块砖头都没有。

  “我得马上上去……但是这些人……算了,豁出去帮他们一次!”

  伸出双手,李雩南再次感觉到了电流在两手间涌动,滋滋嗡嗡,首先出现在指尖的是一根枪管,然后是圆柱形的枪身。电流不断汇集,逐渐描绘出一支闪着蓝光的枪托,表面纹着龙形装饰。没时间仔细观察枪身的细节了,李雩南把巨型兵器抵在肩膀上,却几乎感受不到重量。

  “去死吧!垃圾!”

  他瞄准最前排的卫兵,刺啦,空中划过一道霹雳,三个卫兵同时变成了灰烬。接着又是第二枪,又有两个卫兵当场蒸发。剩下的卫兵转头就跑,天井中陆续滑过四道闪电,走廊上只剩下冒着蓝光的灰烬。

  “想不到这些东西根本不经打。”

  李雩南手腕一抖,巨型步枪嗖地一下变成光消失了。他飞速地跑到对面,绕过地上的灰烬堆。墙角的人类们看到他,反而挤在一起哆嗦着。

  “别,别杀我们!”眼前的人们更加嚎啕大哭起来。

  “都冷静点,我是来救你们的。你们马上离开,千万小心城主的光线!保持冷静,不然死得更快!”

  “好,谢谢你啊。”

  俘虏们相互缠护着,把年纪大的围在中间,慢慢朝着楼梯方向移动。人群后面,李雩南发现一个老年男子,在几个年轻人的护送下吃力地行走,他的小腿弯成90°,根本无法用力。

  “金炎开!”李雩南认出了老年人,冲上去就是给他一耳光,老人猝不及防差点摔倒。他指着老人花白的额头骂道:“你还记得我吧?老子就是李大海。当年在海林一小,老子被你们这帮王八蛋害惨了!”

  “你是李大海?”其他人纷纷露出惊讶的表情。

  “早知道,老子就该一枪爆了你的头。”李雩南这才发现周围的几个年轻人十分眼熟。

  “我是刘鹤!”“我是韩鸢。”“张雨。”“曾红。”“我,我是郭明。”随着这些人一个个自报家门,李雩南想起来了,这些都是他的小学同学。看到这些或多或少和自己有过矛盾的人,李雩南恨不得全都烧成灰,但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你们都给我滚!今天算你们运气好!”

  “谢谢,谢谢!”

  他们再三道谢后,扶着老人一步步往前挪。李雩南一把推开旁边的铁门,朝着三楼冲去。

  “啊……”

  一个卫兵全身着火从楼上滚了下来,李雩南灵敏地跳开,两三步冲上楼梯。吴宇林放倒最后一个卫兵后,换上了一杆冲锋枪。当他看到李雩南出现在面前,总算松了口气:“博士,你怎么这么慢?”

  “我在下面救了几个老熟人,早知道应该把他们都送上天。”

  “什么熟人?”

  “小学的垃圾们,是他们毁了我整个童年。”

  “看来城主的力量也增长了。”吴宇林四处查看了一下:“这地方的守卫好像就不打算认真防守,管他呢,我找到了关押陈枂生的地方,跟我来。”

  “好!”

  两人跳过不下十堆灰烬,从监狱通道一侧跑到另一侧,最后在一扇特制的铁门前停了下来。吴宇林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塑胶炸弹,从最上面开始把炸弹粘在门上。李雩南也过来帮忙,拿起一颗炸弹,就像捏着一坨橡皮泥。撕掉炸弹表面的保护膜,轻轻往门上一拍,就牢牢吸住了。

  “博士,记得安装在对称位置。”

  “没问题。”李雩南尽力把炸弹粘在和吴宇林平行的地方。

  没多久,两人就装好了全部八个炸弹,刚好每边四个。吴宇林把引线拉到中间,再撞上一颗星星点火装置,对李雩南说道:“我们分开靠墙站,这东西力量可不小。”

   “好!”

  准备妥当后,两人分别站到两侧,吴宇林比了个“ok”的手势,按下手中开关。“轰!”,地面为之一颤,厚实的铁门瞬间被冲击波撕碎成块状,大多数都飞到天井里面去了。

  “成功了!”吴宇林第一个冲进牢房里。

  李雩南用手驱赶着灰尘,小心绕过地上的砖石和碎块,烟尘消散了部分,他看到牢房墙壁上拴着一个人影。

  “武术天才,看看谁来了?”吴宇林得意地对那个人影说道。

  李雩南靠近墙壁,总算看清了囚犯的面容,那也是一个红色头发的兽耳少年,耳朵又尖又细,身上的披毛更短一些。他上身只有一件坎肩,布满了条状的血迹。

  “你是………博士?真的是你?”红发少年睁开疲惫的眼睛,看到李雩南的那一刻,眼睛里总算了有了光。

  

  

    

    “你就是陈枂生?”李雩南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少年胸口上挂着一枚金属徽章,用中文写着“陈枂生”三个字。

    “是啊,没想到会是以这个样子见到你。”陈枂生惨笑道。

     吴宇林重新在霰弹枪里填充了几发特制子弹后,让李雩南先走开,然后偏过头对着四根链条轮流开枪,砰砰砰砰,四声清脆的枪声后,陈枂生身上的束缚全都解开了。他扶着墙壁慢慢站起来,腿在不停地颤抖。

     “你还能走吧?”吴宇林心疼地搀起陈枂生。

     “废话,我可是,可是一代宗师……”尽管如此,陈枂生还是靠在吴宇林肩膀上。

     “我们是原路返回还是找别的路?”李雩南急忙问道。

     “上四楼,我之前侦查过那边有个平台。”吴宇林把枪递给李雩南:“博士,防御工作就交给你了。”

     “不用,我自己可以召唤武器。”

     “哈哈,是嘛。”吴宇林耸了耸肩膀,搀扶着陈枂生走出牢房。

      往下两层几乎笼罩在火海中,回去风险太高,目前四楼还没有太大的火势,往上走是最佳路线。李雩南打头阵,其他两人紧随其后,他还是第一次当别人的领队。没有什么敌人,几个人上到四楼。

      “救命!”一间上锁的牢房里,几个中年人在不住地寻求帮助。

      “你们退后!”

      等到牢房里的人退到最里面,吴宇林对着门锁就是一枪,牢房门嘎吱怪叫往里打开。中年人们纷纷道谢,拥挤着走向门口。李雩南想起司启璐的嘱托,便对众人喊道:“你们认不认识一对姓司的夫妇?”

     “我看到卫兵把他们单独带到那边去了,就是走廊最里面的房间。”一个打扮入时的中年女人指着一间红门说道。

     “好。你们快点走吧。注意避开塔楼的灯。”

     “那个灯并不是随时开启,供应能量的地方应该就在这附近。”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答道。

     就在他们离开牢房时,李雩南察觉到了什么,又问道:“你们谁养过狗?”

     “我!”“还有我!”“我养过。”人群里有三个人举手答道。

     “你们的狗还在吗?”

     “得病死了。”“走丢了。”“唉,家里要生孩子就送人了……”三人如实答道。

     “好 ,没别的事了,你们快回去吧。”

     “谢谢你们!”

     俘虏被释放了,吴宇林不解地问李雩南:“博士,你问什么这么多干什么?”

     “我想起有些事情要处理。你带陈枂生先去撤离点,我一会去找你们。”

     “好吧,别太久。”吴宇林把两颗特制手雷交给李雩南:“博士,这是特制闪光弹,你应该用得上。”

     “谢谢,我们一会见。”

     李雩南拔腿跑向刚才女人指着的红色房门,就在走廊转完后的一个拐角处。距离红门还有几步路时,李雩南放慢脚步,把手雷紧紧握住,指尖扣在拉环上,随时可以扔出去。

     “砰!”红门被人撞开,一个卫兵胸口插着半把刀,仰面摔倒在地上,挣扎了一会就化成黑灰。李雩南预感不妙,扭头冲进红门里,却看到一男一女正倒在控制台面前。控制台上布满了各色按钮和键盘,和这座古老的城堡好不般配。

     “你们没事吧?”李雩南飞奔过去,那男人手中握着刀柄,一定是刚才用力过猛撇断了。

     “你是谁?不,你不是那些怪物。”

     男人看到李雩南时松了口气,把刀把扔掉,女人则靠在墙壁上,胸口不断往外渗着鲜血,红色染红了大半个白色外套。李雩南才发现,这两人都是一副医生打扮,年龄20出头,气质上有着超乎常人的稳重。

     “我是替司启璐来的。”李雩南解释了一番刚才的经过。

     “什么?那孩子是疯了吧?为什么还要回来?”男人心痛地锤着面板。

     “你们两位能走吗?我的朋友就在附近,一起逃出去。”

     “不行,我们得摧毁这个城堡。”男人按下一个大红色的按钮,屏幕上开始闪烁着“WARNING”字样。

     “就凭你们是不可能的。”

     “不,这个城堡就是我们夫妻两人的造物,我们原本只想和心爱的宠物构造一个完美乐园……”男人死死抱着脑袋,陷入到巨大痛苦中:“但没想到被城主占为己有,反过来利用这里的设施把无辜人当做祭品。”

     “祭品?”

     “对。我们开发的装置可以把人的思念具象化,一旦同一时间爆发的心灵能量太多,会在时空上撕开一个裂缝。时间紧迫,我没法解释太清楚,总之一旦成功打开裂隙,那么城主将会获取十分可怕的力量,那就是世界末日!”

     “怎么会这样?”李雩南感到脑海一片空白。

     男人把两个工作证交到李雩南手里,再三叮嘱道:“请你想办法交给小司,我们做父母的太失职了。这是唯一能赎罪的机会,快走吧!城堡很快要爆炸了。”

     “谢谢你们,我会转交给他的。”工作证款式很老了,塑封外壳里有一张说明卡,上面粘着个人肖像。从名字上看,男的叫司南,女的叫高莲。

      李雩南小心把证件藏到内衣里面,飞奔出房间,沿着走廊一直跑,突然间发现右手边的墙壁被炸开了一个洞。他钻进洞里,眼前出现了一个巨型房间,架子上摆满了各种古董,一个巨型地球仪就放在角落上。屋里的装潢也穷奢极欲,沙发是真皮的,许多家具都镶着金边。

     “这是什么鬼地方?”李雩南感到一种深深的不和谐感,可是没时间深究了。他往里面走了没多远,只见吴宇林和陈枂生二人站在一座展柜前。钢制外壳已经被炸掉了,露出里面一个发着紫光的球体。

     “博士?你总算来了。这玩意免疫所有爆炸物。”吴宇林指着紫球抱怨道。

     “我使不上力,不然一拳就能打碎。”

     “这东西……难道是这里的核心?”李雩南试探着伸出手,紫球甩出一道电流,麻酥的感觉让人很不舒服。

     “十有八九,搞定他那些俘虏就能逃出去了……”

     “我来试试!”

     李雩南集中精神,一股股人流在手中汇集,只是这次出现的不是枪炮,而是一个细长小巧的圆筒。渐渐的,光芒消失,一只小小的针筒出现在李雩南手中。

     “这是?”吴宇林和陈枂生都愣住了。

     “针筒?我明白了,应该是可以用于治疗的。”李雩南举起针筒,但上面并没有针。他略微推动下面活塞,注射口便溢出一股股绿色雾气,朝着陈枂生飘散而去。随着活塞一步步上升,雾气也越来越多,绿雾环绕在胸口和手臂的血痕上,伤口也同时缩小。

      “真的,身体又有活力了!”陈枂生惊喜地说道。

      “那太好了!”“注射”完毕,针筒化作一缕光消失了。李雩南出神地看着自己的杰作,没想到还有这种治疗方式。

      “你们站开点,我看能不能把这个玩意敲碎。”

      吴宇林和李雩南站到五米开外的地方,陈枂生甩了甩胳膊,大吼一声,一股气浪从拳头涌出,带着片状的火焰撞向紫球。“咣!”一团紫光炸裂,球体当场解体成无数碎片,两边的电线还在闪着火花。

      “成功啦!”吴宇林狠狠拍了一下陈枂生:“干得好,今晚加鸡腿。”

      “我要战斧牛排。” 

      “好了好了,我们怎么回去?”

      “跟我来!”

      吴宇林推开外面的门,一座占地30平米的大型露台出现在众人面前。他掏出两个纸做的飞机,随手扔在地上,两架飞机很快变成了两米长,一米宽的巨物。

      “博士,你单独一架,我和他一起。”

      “你怎么就准备了两架?”陈枂生不满道。

      “没办法,只剩下两架了!”

      “好吧。下次换你被抓!”

      李雩南先一步站到纸飞机上,慢慢坐下来,两手抓着边缘。而另一边,吴宇林和陈枂生一前一后紧紧贴着,显得很挤。

      “抓牢!我要起飞了!”

      吴宇林按下手中的开关,纸飞机下面突然发出一阵气浪,把所有人推向了半空中。李雩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身下的“飞机”腾空大约十米后,开始缓缓往下降落,在下降了十多秒后,飞机保持高度,开起了正常“飞行”模式。

       待纸飞机平稳后,吴宇林往后看向那座城堡,才一包烟的时间,那栋可憎的建筑物已经逐渐淹没在了黑夜里。

       “轰!”

       城堡从上往下开始撕裂,火焰从所有窗口喷涌而出,眨眼间就把那个地方撕成了碎片。李雩南突然有种极其奇怪的感觉,可是一时半会又说不出来。

       “博士,你放了炸药吗?”吴宇林大声问道。

       “没有。肯定是城主干的!”

       “那群王八蛋下手真狠,迟早有一天跟他们算账。”吴宇林看了下手表,惊喜道:“好消息,左轮回来了,我们得快点回家!”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