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娘——第二十七章 献祭

子君,护国寺。

包括非文荣在内的一众水头正聚集在议事厅,大家神色各异,半晌无言,坐在上首的毕摩睦更是拉下了脸,厅内的气压低到了极点。

须臾之后,毕摩睦抬起手中的权杖重重一击,凛然问道:“柯昙心,你刚才说的可有半句不实?”

毕摩睦的目光尽头是浑身伤痕、气息奄奄的柯昙心,她身上压着极重的刑具被迫跪在大厅中心,接受着众人或鄙夷、或震惊的眼神,心中只觉畅快无比。

“呵。”她轻笑一声,悠悠道:“我刚才说的话可有很多呢,不知尊贵无边的水老人问的是哪一句?”

“是我将你们暗中谋算凤凰神力的事透露给云溪,还是我背着你们和周漾沅做交易复活凤凰神?哦~差点儿忘了,我还用祭血咒连通了姬柯和柯昙涟,好让姬柯能够用神力修补幻境,避免被你们提前破解。”

“没错,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我做的。自从我偶然得知多年前村中那次生煞的真相,我就立刻联系了云溪,你们猜我发现了什么?多巧啊,周漾沅竟也是数十年前那件事的亲历者,从白姑娘神魂俱灭的那天起,他就恨你们入骨!”

“我们很顺利地结成了盟友,我助他复活凤凰神,他替我铲除灭门仇人,然后……我就可以把欺骗我、利用我的‘好姐姐’亲自救出来,再让她亲眼看着她所求的一切灰飞烟灭。哈哈哈……这难道不是一出很有趣的戏吗?”

她笑得癫狂,非文荣不自觉上前半步,满眼痛惜:“阿心,你为什么执意要做到这一步?连阿豹也要算计,你这样还能算母亲吗!”

柯昙心止了笑偏头看他,目光似寒冰一般,她嗔怒道:

“你问我为什么?……那我的父母宗族满门被灭又是为什么?!他们不过是忠于本源,忠于凤凰神,就要被你们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哪怕死了也要生生世世背负叛族骂名,他们又做错了什么!”

非文荣被问得哑口无言,垂着头默默退了回去。

毕摩睦叹息一声,他抬手向外挥了挥,左右的人便立刻上前将柯昙心带了下去,厅中瞬间又归于沉寂。

片刻之后,李清开口道:“我们当年答应开发商夷平了跑马山和白姑娘箐,这才惹出这么多事,难道那时候真的做错了吗?”

李清所管辖的李家大巷是村中面积最大、住民最多的区域,因此在一众水头之中他的话语权也是最重的。听完他的话,众人面上多少都显现出一些悔意,甚至有人已经开始低声交谈起来。

毕摩睦再次以权杖触地打断了他们,他从座位上起身,威严的目光扫过每一位水头的脸。

他道:“当年的事并非我们本意,夷平跑马山和白姑娘箐修建新螺蛳湾的决定你们也都有份。”

“昆明已经不再是从前的昆明,子君绝不能被时代发展弃于末流。两座山换来如今繁荣昌盛的子君社区,这是一笔极为划算的交易。”

“至于白姑娘和凤凰神……”他做了个深呼吸,似乎在为接下来要说的话做好心理准备。随后他语气坚定地说道:

“这些神明在权利顶峰盘踞了太久,但时代的洪流不断向前奔涌,科技发展日新月异,求神问道决不是子君今后的前进方向。……早就到了神明该退场的时候了。”

——

白龙潭底。

苏棠将虚弱不堪的姬柯带到了宫殿深处一个祭坛上,旁边是不断翻滚的岩浆池。扑面而来的热气灼得姬柯不得不偏过头去,结果却正好看到了坐在地上、双目无神的非宇翔。

多日不见,对方的状态看起来差到了极点,哪怕姬柯出声搭话他也没有任何反应,唯有看见苏棠的时候会露出极为惊惧的神色。

“乖~再等一等,过一会儿才到你。”

苏棠轻轻捏了捏非宇翔的下巴,嗓音娇甜得仿佛在向情人撒娇,但非宇翔已经本能地伸出手在空中胡乱挥舞,颤抖的双腿四处乱蹬,挪动身体艰难地向后退去。

苏棠毫不在意地拍了拍他的头顶,对他的异样视若无睹,转身向着姬柯走来。

目睹了这一切的姬柯有些心惊肉跳。虽然前不久才刚大打出手,但他和非宇翔毕竟相处了数年,对彼此的性格习惯非常熟悉。

此时的非宇翔状态如此古怪,只能说明问题出在苏棠身上。这个同样拥有凤凰神本源神力的少女,在暗中推动着某个计划。

而她的计划,很明显和自己有关。

苏棠晃晃悠悠走到了姬柯面前,对他道:“我知道你最近已经开始觉醒了,你脑海中的那些记忆,我也有。毕竟二十年前,我们可是一体同心呢。”

“一体同心?所以凤凰神陨落前确实分出了两个灵体。”难怪苏棠也有同样的本源神力,难怪他每次看见她都有一种强烈的想要接近她的感觉。

原来,他和她真的是同一个人。

苏棠点头道:“还不算太笨。二十年前,毕摩睦、柯昙涟联合众水头将因为失去了白姑娘箐而元气大伤的白姑娘捉为诱饵,借此击溃了凤凰神。”

“但他们却不知道,凤凰神力竭前曾分离出一丝灵体以待涅槃。只是白姑娘神魂俱灭的事导致他心念不稳,灵体也因此分裂开来,这才有了你我。”

姬柯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所以你现在是要复活凤凰神,完成自己的使命吗?”

“使命?哈哈哈哈……”苏棠忽然大笑起来,“那是你的使命!我不过是凤凰神心生煞魔时被他遗弃的煞气纠集而成的妄念。若不是周漾沅为我凝聚灵体,只怕我早已化作天地间一缕虚无的气,哪里还能等到今日复仇的机会?!”

说话间,苏棠运转灵力催动祭坛石板上刻的法阵,顿时光芒四起。姬柯感到某种热烈的力量自灵魂深处不断喷涌而出,快要将他撕裂。

苏棠踩碎一地白光,转身朝角落里的非宇翔招了招手:“去吧,为你信奉的神献上你的忠心。”

仿佛按下了某个开关,原本异常呆滞的非宇翔此刻忽然找回了一丝自己的意志,只见他摇摇晃晃站起身,朝着一旁的岩浆池走去。

看着面前翻涌不息的岩浆,非宇翔启唇喃喃道:“愿以吾身,重塑吾神。烈焰昭昭,引渡其苦厄,降魂至人间……”

池中的岩浆翻滚得越发汹涌,不断拍打着石壁。在非宇翔口中的咒文重复了三次后,岩浆凝成柱状从池中一跃而出,裹挟着立于池边的非宇翔重归池底。

至此,姬柯终于受不住体内能量的灼烧,倒了下去。

尽管依然保持着微笑,但苏棠的状态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由内而外剧烈的灼烧感同样折磨着她。

岩浆吞噬完非宇翔后再次躁动起来。它们仿佛拥有了自己的意识,快速攀上石壁后立时填满了祭坛上的阵法纹路,整个祭坛都因此颤动起来。

而姬柯和苏棠双双倒在祭坛中央,岩浆顺着石纹喷涌而来,渐渐没过了他们的身体……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Corpse么 1 0

求轻点刀!能不能有一个HE!

09月27日 15:55

推荐文章

合集

喜娘

合集

共30篇

总阅读

134798

总评论

86

总获赞

256

总分享

4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