缉毒一一特殊任务 第八十二章

第八十二章  所有线索全部中断                 回到宾馆房间,已经是凌晨三点多钟。因为紧张、疲惫、和牵挂着至今没有露面的吉果,王绍军和李亚平都没睡。俩人坐在沙发上,扯着今晚发生的事情。  “林雨莲死了,我们所有的线索都断了。”王绍军靠在沙发背上,紧蹙着眉头,不无担忧地说。  “哎!林雨莲曾经到总服务台打听过一个叫马德利的人。这个人会不会就是吉果?”李亚平想了想问。    不知怎么的,李亚平感觉到一阵阵的发冷。她把一条毛毯披在身上,冰凉的双手捏着一只盛满烫水的茶杯,暖和着双手。   王绍军警觉地:“哦!林雨莲查没查到这个人?”   李亚平感觉有点不适,她喝了口烫水,有气无力地说:“没查到!没查到这个人她很失望,骂骂咧咧地走了。”李亚平接着说:“我也查过,宾馆里确实没住过马德利这个人。”    王绍军站起来,大脑里梳理着凌乱的思绪,在屋里踱来踱去。   “亚平,你说吉果是不是到过这儿来?我们会不会出了什么错?”王绍军满腹疑虑地问。  “不会吧!”李亚平说:“我们没出错,吉果一定来过,要不然,林雨莲不会冒死到这里来的。”   王绍军站住了,他怅然若失地长叹一声:“唉!是呵!吉果这家伙,到底藏在哪里呢?”   第二天早晨,太阳刚刚出来,王绍军就起来了。他洗漱完毕,准备叫醒李亚平,一起下去用早餐。王绍军敲了敲卧室的门,就听见了李亚平的呻吟声。他急忙推开卧室的门,进去一看,李亚平还在床上躺着。李亚平脸色赤红,双目紧闭,不停地呻吟。  “李亚平,你不舒服?”王绍军问  李亚平睁开眼睛,在床上翻动了一下,有气无力地回答:“我是有点不舒服,想多躺一会儿。”   王绍军摸摸李亚平的额头,惊诧地:“你在发烧,为什么不叫我!”   “我叫你了,你睡得太死,没听见。”“对不起,亚平,我真该死。”“没事,昨天一天,你太累了。”王绍军:“我去给你叫医生来。”王绍军准备出去叫医生。李亚平摇了摇手:“不用叫医生!”   李亚平把王绍军叫住了,她用手撑着床爬起来,坐在床上对王绍军说:“我包里有药,你给我倒点开水来。”   王绍军在李亚平包里翻了一阵,找到退烧药,倒了杯开水,递给李亚平。李亚平把药吃了,准备起来。王绍军把王亚平按住:“你快别起来,这会也没事可做,你多睡一会。”王绍军扶着李亚平,让她躺下。王绍军从卧室里出来,轻轻地把卧室门关上。王绍军正准备打电话向曹厅长把最近几天的情况汇报一下,客厅里的电话就响了。王绍军拿起电话:“喂!你找谁?”“我找王先生!”“你是那位?”“我是冯先生!”让王绍军意想不到的是,电活竟然是冯先生打来的。“哦!是我!我就是王先生。” 王绍军有种莫名的预感,案情有转机了,“冯先生你好!你不是已经走了?”  “王先生,我有事又回来了!”   “冯先生真是个大忙人!”“我很快就要离开此地,我们难得相识一场,能一起出去散散步吗?我有重要的事想要跟你谈谈。”   “那好吧!什么时候?”    “就现在!”  “冯先生!你现在在哪里呢?”  “我就在楼下。”   “好!我马上下来!”王绍军放下话筒,走进卧室。 李亚平吃了药,还迷迷糊糊地躺着。 王绍军握了握李亚平的手,轻轻地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亚平,你好好休息,我去去就来。”李亚平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头。王绍军帮李亚平拉拉被子,从卧室出来,就匆匆地出了门。早晨的阳光,照在山间,使人感觉暖洋洋的。稀稀落落的树林间,一条不算宽敞的小道弯弯曲曲,绕山而行,一条清洌的小河哗哗地在山涧流淌。   王绍军与冯先生一老一少并肩在山道上走着,冯先生心情显得格外开朗。   冯先生歉疚地说:“王先生,你夫人病着还把你叫出来,真是不好意思。”  “没关系,就一点感冒,她刚吃了药,休息一会就好了。”   “如果她不生病,我是应该见见她的。”王绍军忽然想起冯先生那几个随员,不解地问:“冯先生,你的那几个人呢?你们总是形影不离的!”   冯先生淡然一笑说:“王先生有所不知,他们是为了钱才跟着我,没有钱,他们早就像鸟儿一样飞了。”    王绍军笑笑说:“不会吧!冯先生,你把人情看得太淡薄了!”    冯先生认真地说:“不!我说的是实话,为了钱财,就连我最亲近的人也算计我,谋害我。”  “哦!”王绍军感到非常意外。   冯先生动情地说:“王先生你真幸福,有那么一个漂亮贤惠的妻子,她使我想起了我的亲人。我也有过一个漂亮的妻子,一个漂亮的女儿,女儿刚出生不久,因为贫穷,我妻子与人私奔了。为了生计,我把女儿寄养在别人家。二十多年了,当我找到她的时候,我却无颜对她说,我就是你的生身父亲。”    王绍军劝慰冯先生:“这也难怪,你要多花点时间,用你的爱去感化她。”    冯先生内心充满痛苦地摇了摇头:“不!她的情况很糟,她染上了毒瘾,而且陷得很深,成了毒品的奴隶。”    王绍军深表同情地说:“冯先生,你真不幸! 毒品是个恶魔,不但残害了你的女儿,它至今还在残害着全世界许许多多无知的人,毁害着许许多多和睦、安宁的家庭。”他深有感触地说完,意犹未尽地看着冯先生。    冯先生深感痛苦地闭上双目,叹惜道:“是呵!我女儿吸毒,使我伤心到极点,也引起我内心强烈的震撼。我感到自己是一个罪孽深重的人。这不仅仅因为我没给过女儿一点点父爱,没尽到一个父亲应该尽到的责任,还因为我……罪孽呵!……是我把女儿推向了深渊。”   王绍军平静地问:“哦!冯先生!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唉!王先生,实不相瞒,我不是什么实业家,我是一个罪孽深重的大毒枭。”冯先生眼睛湿润,他迷茫地看着远方  王绍军异常平静地站在冯先生的面前,等待他的下文。  “唉!到了这个地步,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冯先生,你应该结束这种罪恶的行径,将功赎罪,这才是唯一的出路!”王绍军用不容置疑的口吻鼓励冯先生   冯先生感叹道:“是呀!金钱!都是金钱的诱惑,我有了用不完的金钱,却永远失去了所有的亲人。我时时在自责、反省,我下决心金盆洗手,并且愿为反毒品斗争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将功赎罪,洗涮自己的罪孽。我一直在暗中准备,并与中国公安取得了联系,为此,金三角国际贩毒集团一直在追杀我,你明白吗?王先生!”   “我明白,吉果先生!” 王绍军欣慰地笑了笑。   “你说对了,我才是真正的吉果,能给你们提供有价值的情报的吉果。”王绍军微微一笑,点点头。“王先生,这些日子,我不敢露面,让你们吃了不少辛苦。”冯先生也感到欣慰地笑了起来。    王绍军:“我们是缉毒警察,为了扫除毒害,辛苦一点算不了什么?”    冯先生点点头:“我已经派人打听过,王先生是一位很了不起的缉毒警官。王先生,我安排了那场假戏真做的会面,真对不起,那也是不得以而为之。”   王绍军表示:“我们完全能够理解。"”   冯先生气愤地说:“何银彪想要暗杀我,林雨莲和巴桑也想谋害我。何银彪要暗杀我,是受雇于金三角国际贩毒集团。他们极力想保住这个贩毒网,而林雨莲想把我干掉,是想单独接管这个贩毒网。”   王绍军说:“她之所以雇佣巴桑暗杀你,正是出于这个目的。”   冯先生说:“你说得很对。可我也不是好对付的,我早已经对她心存戒备。巴桑尾随你们到这里杀害高宝奇之后,蓝莉给我打过电话,叫我提防他,所以那天夜里,我临时改变主意,没上西山。”   王绍军:“那么说,蓝莉是吉果先生安排在巴桑身边的人喽?”   冯先生点点头:“是的!蓝莉看上去很蠢,其实很精明。”   王绍军惋惜地:“她还是被林雨莲杀害了!”   冯先生叹口气说:“我已经知道了。这些日子,我一直暗中注视这里发生的一切。高宝奇死了、巴桑死了、蓝莉又死了,这都在情理之中。可林雨莲堕崖身亡的消息,使我感到震惊,她绝不会像传闻说的去自杀。或许是她忽然发现巴桑已死,知道我识破了她的阴谋,惊慌失措中失事吧!可至今没人看到她的尸体。”   王绍军解释说:“林雨莲堕崖我是亲眼看到的,她被卡在车里,烧得面目全非。”   冯先生将信将疑地说:“林雨莲驾车的技术非常好,她可以在金三角的丛林中,把吉普车开到一百多码,她不应该出这种事。我总感觉这件事有点蹊跷,而且我也亲自去看过,卡在车架里烧死的那个人不像是林雨莲,倒很像蓝莉。”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