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文

【一】

“十年前,我在云南的一家琴行上班。每个月工资四百元,除去吃饭,零用钱都没有了,衣服、鞋子靠别人送。但是我决心要学吉他和架子鼓,四百元的工资,我坚持了三年。

 

第三年,我跟朋友借了一些钱,买了一辆三轮车,晚上去街头卖水果。三轮车上挂着一把破吉他,没生意就练吉他。后来,顾客们都叫我吉他小伙。

 

每天晚上10点左右回到家,练吉他到凌晨2点睡觉。第二天早上去水果市场批发水果,砍大半天的价,进完货赶回琴行上班!

 

十多走过来,有太多感动的音乐故事和经历……”

 

【二】

第一次见到阿文,是很多年前的一个晚上。

 

在小西门龟背立交桥下,他站在那,边弹吉他边唱歌。听众不少,我也被吸引了过去。他的琴盒里放着一张纸牌,上面写着:边走边唱,支持原创。下面还有他的艺名,阿文。

 

听他唱了三首歌,我掏出几张零钱,轻轻放到琴盒里。

 

我顺手拿了一张名片,上面写着他的联系方式和签名:唱歌也许不是一个很好的职业,但是我相信,无论什么职业,只要用心去做,总会有发展!

 

夜里12点多,我加了他的QQ,和他聊起来。他说刚回到住处不久,做了一点饭吃。

 

在他的QQ空间,我看到了他四处漂泊的经历,以及对音乐的执着和热爱。

 

“我觉得您可以去大理或者丽江,去丽江的酒吧唱歌,或许会更有前途。”

 

“在街上唱歌有什么不好吗,我觉得挺好的啊。”

 

他这样问,我感觉似乎说错了什么,或者玷污了什么。

 

“你的歌很真实、自然,很感人。”

 

“谢谢你这样说。”

 

“明晚会在哪里唱歌呢?”

 

“看嗓子的情况吧,很疲惫。”

 

夜渐渐深了,在他的QQ空间,我一首一首地听他的歌。他说他是一个喜欢用音乐来表达自己的人,但由于经济原因,很多歌曲没能与大家见面。

 

【三】

之后便再也没和他聊过。他的朋友很多,粉丝也很多,我只是其中之一。

 

偶尔会在小西门和南屏街看到他在唱歌,有时听众很多,有时寥寥无几。不忙的时候,我也会停下来听他唱歌。

 

有时会有热心的观众给他送水、送花、送肯德基;还有人会过来抱他一下,甚至亲一下;还有人把他唱的歌拍成视频,传到网上。

 

一辆又一辆的双层大巴闪烁着尾灯离去,一拨又一拨的人来了又走。川流的人群中,只有他在独自坚守,歌声或高亢或低沉,或婉转或呐喊。

 

尽管如此,他说,这样的生活充满了太多的辛酸,经常被城管撵来撵去,言语充满了侮辱和轻蔑。会被喝醉的酒鬼打,还会有凶恶的小混混来收保护费,说不交的话就把他的吉他砸烂。

 

“但更多的还是感动。唱歌的时候我会很投入,会把自己的感情和经历都融入进去,经常把自己唱哭了。很多时候,听歌的的人也会在旁边掉眼泪。她们会告诉我,她很感动,说我唱得很有感情。

 

有时候,我唱歌的时候,会有威武的警察过来给钱,每天捡垃圾捡了一大袋也卖不到2块钱的流浪汉过来给钱,有连路都走不好的小孩过来给钱……看着这些画面,眼泪就会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我很感动!”

 

【四】

后来我才知道,阿文是湖北人。在广东学过一段时间的音乐,之后来了云南文山的一家琴行学吉他和架子鼓。后来还组建过乐队,演出遍布文山各大州县。

 

随后到了昆明,做钢琴维修师、调音师、主持人兼歌手。

 

2011年的5月24日,是他做流浪歌手的第一天。从此,他的歌声遍布在许多大大小小的城市。

 

做流浪歌手期间,阿文还做过影楼业务员、油漆工、工地钢筋工、室内装修工等近20种不同的工作,辛酸不言而喻。

 

他在做酒店服务员的时候,客人的一件贵重物品不见了,只有他和另外一个服务员去过房间,他们都说没拿。结果,高大魁梧的保安队长武力逼供,把他俩差点打残废……

 

【五】

有人说他歌唱得一般,还有人说他只配在街头唱歌,还影响市容。

 

他说:“自从2004年走上音乐这条不归路开始,已经十多年。这期间,除了学习吉他和架子鼓,参加各种和演出之外,还写了将近100首原创歌曲。而存款呢,基本是零。”

 

曾经有很多人劝他放弃音乐,他用这句歌来回应他们:“多少次,迎着冷眼与嘲笑,从没有放弃过心中的理想!”

 

2013年雅安地震,阿文创作了一首歌《雅安平安》,还有幸参加了当年的“中国梦想秀”节目,在舞台上深情演唱。

 

阿文边唱歌,边收学生,接着还成了昆明一家琴行的吉他老师。另外,阿文还打算筹划一场中国流浪歌手专场演唱会。他说,打算用一年的时间来准备这场演唱会。

 

有时候,还是会经济紧张。这时,他也会迫不得已地低价处理一些东西,音响、吉他、话筒等。

 

【六】

之前,阿文有一个女朋友,对他很好。她叫小微,是云师大的学生。这个貌美如花的姑娘,成为了他这个“流浪歌手的情人”。

 

于是,阿文每天晚上都会骄傲地站在街头,对着话筒说:“下面一首我的原创歌曲《小薇,你可曾知道》,送给我心里永远的爱人。”

 

后来,或许是漂泊的生活居无定所,或许是现实压力,小薇还是离开了他。

 

阿文背着吉他,来到小薇的宿舍楼下,边弹吉他边表白。

 

他说:“来这里唱歌,只想真心挽回她的心。不能因为她不要我了,我也不爱她了。然而不管能不能挽回,只要我来了,我做了,以后便没有遗憾。

 

我准备离开昆明,以为这样就可以无牵无挂了,可是这是在骗自己呀。我不能说谎说自己不喜欢世上各种娇艳的美女,然而情到深处,心里却只有她!在这样一个物欲横流,感情都是随便玩玩的时代,任由世人嘲笑我愚昧的痴心!”

 

阿文最终还是没能挽回心爱的小薇。

 

他的歌声变为了:“我们已走得太远,只好对你说,你看,你看,月亮的脸偷偷在改变……”

 

或是,“我们的爱情啊,就像这空荡的吉他盒,没有卖唱过的人啊,怎么能够懂得……”

 

【七】

之后,阿文踏上了梦想的征程。

 

他去了北京,然后还不忘向他全国各地的歌迷交代:“北京的天气比昆明冷多了,还好我比较耐寒,两件衣服一脚裤子同样大街上唱歌。去了天安门,瞻仰了毛爷爷尊容,去了西单女孩唱歌的地下通道。

 

有两次在广场唱歌都被保安干涉,最后都是北京当地的居民给我出面,说公共广场凭什么不给唱歌之类,最后保安也只得无奈的走开了。

 

出租屋很小,一间一间的隔着。门薄弱得很,一脚就能踹开,但是大家的笔记本什么的都是一样的放——没事。”

 

【八】

阿文很喜欢昆明这座城市。

 

我和他说,汪峰有首歌叫《北京北京》,希望他能写一首《昆明昆明》,他说有机会的话会写。

 

或许他一直很忙,我至今仍未欣赏到这首歌。

 

他离开了,很多昆明的歌迷都想念他。但阿文说,昆明是他的革命根据地,他还会再回来的。

 

作为湖北人,为什么不在家乡唱歌呢?

 

阿文说,以前认为湖北人比较现实,担心在湖北唱歌,嗓子唱破了也不会有人给钱。而且湖北没有街头卖唱这种文化,音乐氛围不浓,城管把他们和摆地摊的当成一回事儿,而在昆明和北京就不会这样。

 

在北京唱了一段时间,阿文回了湖北。

 

他说,其实武汉的市民还是挺热情的嘛,这两天在武汉一直被赶,无奈之下,晚上去了一个小区旁边的小广场唱歌,附近的居民不但不嫌弃,还有不少人给钱,这很出乎他的意料。

 

他说,当他唱到一首歌自己也觉得挺感动的时候,刚好这个时候有人过来给钱,他就特别想哭,有时候忍不住眼泪就出来了。

 

【九】

一位大叔给他留言:“十年前,我也拥有像你一样的梦,但我没你那么潇洒,选择了现实。可到了今天,我依然过着最平凡的生活。很后悔当初没坚持,没努力,现在还是一无所有。我是被现实打倒的人……”

 

阿文回复他说:“人生得意须有梦,莫让热血结成冰。你可以的,把生活过好一点也是成功,把家人照顾好也是成功,加油!”

 

随后,阿文回到了老家咸宁,创办了“阿文吉他工作室”。

 

他说,以前老是教你们昆明人弹吉他,现在来教我们咸宁本地人啦,让悠扬的琴声和温柔的歌声飘荡在咸宁的街头巷尾,娱乐引领潮流,带动咸宁的消费和经济发展,哈哈哈!

 

工作室刚起步的时候,除去员工工资和各种开销,已是所剩无几。他只能尽量减少开销,多喝水、少吃饭……宣传费贵了怎么办?自己亲自去街头弹唱招生。

 

阿文说,这些天来,他是真累了,弹爆了摇滚,唱尽了深情,感觉喉咙有一团火在烧……只是,他心中也一直有一团火在烧,那是从未放弃过的梦!

 

【十】

阿文弹唱经验丰富,教学有方且学费便宜,工作室的学员越来越多。阿文为他们提供了专业的吉他,免费的矿泉水和水果。

 

每个星期天的晚上,他还会和学员们一起做饭,然后关了灯点上蜡烛,一起享受温馨的烛光晚餐,他说想要给学生们家的感觉。

 

晚餐结束后,还会有免费的《歌手是怎样练成的》主题系列音乐讲座。学生们对他也好,会给他送清凉的含片。

 

有人和他说:“以你的实力,可以去参加选秀节目,说不定哪天就红了!”

 

阿文说:“谢谢这位朋友的认可,选秀节目可能不太适合我,不过我会去参与的。然而功成名就不是目的,让自己快乐才是意义!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吧,成名也不一定就会开心和自由!”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