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螺狮湾

       我家那台老旧的相机里没有一张关于它的相片,陈年的柜子里早已没了关于它的任何一件老物件。如果不是刻意的提起他,在我潜意识里它还一直都是一个繁忙的市场罢了。可当我用力的回忆它时,往日的一幕幕不断的翻涌起来,我才意识到它一点也不简单。

      现在大悦城那一片片的欢声笑语里,会有几个知道,他们脚下的这片土地,曾经创造了昆明乃至中国的商业奇迹,或许也不会有很多人想去了解。

       而我,一个不合格的讲述者,用着零碎的记忆和尘封的往事,去拼凑出一张网,试着去联络起过去,试着去回忆这段温暖人心的岁月。

       推车的金属轮子被粗糙的地面磨得光滑,可它们之间还是发出了刺耳的声音混着嘈杂的人声。人们忙碌的装卸着货物,瘦小的人飞速的穿梭在人群之中,大体格的人们也仍是匆忙的赶着路。只有那些消费者们,悠闲的左顾右盼着,挑选着合适自己的满意。妈妈牵着我的小手,我抬头看向这群人,像在密林中穿梭的蚂蚁。那些穿着靓丽的人们口中是本地的声音,那些穿着朴素的人们是外地人的声音,他们的声音此起彼伏的穿梭在一幅幅陌生的面孔中。而此时内向的我却没有感到一丝恐惧,我反而感觉有一点亲切与热烈。那时年幼的我形容不出这种感觉,也到不出这种感觉的缘由。现在我终于明白了。那一个个忙碌的人们啊,都在为生活努力的奔波着人们啊,是想改变命运的人啊,是一群眼里面充满着希望的人啊。多年后在这里的一次次成果也不负他们所望。而我家庭的命运也多多少跟它牵 扯了起来。

      我儿时总是有生不完的病,那时候我都快成了儿童医院的“名人”了,父亲也经常出差,时而半年回一次家,时而一年回一次家。但那时我的童年却比好些孩子都快乐。那时候考试考了双百分,爸爸就会带我去宝善街建新园吃过桥米线,我最记得有一次我点了份一百块钱的,那是我吃过最豪华的米线了。那时候我爸爸还会带着去双龙商场,螺狮湾买玩具,多少小伙伴都曾羡慕的把玩着我的玩具。

       后来我二十多岁的的时候才从妈妈口中得知,那时体弱多病的我,爸爸一个月的工资刚够我看病,妈妈要在家里照顾我,那段时间,他们三年没买一件新衣服给自己穿,妈妈却一次又一次的在螺狮湾买了一团团的毛线,打了一件又一件的毛衣给我度过了一次又一次的寒冬。而现如今健康的我是难以想象这一切是怎么捱过来的。

       家庭里这一切开始转机的时候,也是螺狮湾开始最繁华的时候,像是冥冥之中约定好了一样。

       那时的螺狮湾人有着可敬的拼搏精神,创新精神。他们眼里散发出来的是无尽的朝霞,昆明第一批万元户从这里走出来,一个个摊贩,商户不断的改写着自己的人生,不断的改写着昆明。我的家人们虽然不在螺狮湾,但是他们也一直持有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也有着老螺蛳湾人的精神。家里面开始购置了摩托车,后面又添置了小汽车。家里面在村里办起了厂。虽然那段岁月艰苦卓绝可家里面人讲起来都满满的自豪。我的生活也有了极大的改善。

       2009年,或许对于许多老螺狮湾人来说是永远难忘的一年吧,这一年,螺狮湾宣布搬迁新址,那些摊贩们或许在最后一天还在卖力的吆喝着吧,那些商户或许最后一天还在期盼着看向店门吧。

      老螺蛳湾就此告一段落,它像一位远方来的客人,来的时候没有那么大张旗鼓,走的时候也没有多么轰轰烈烈。它只是带了很多礼物来。

      后面我上高中了,学校就在豆腐营,离云坊很近,离当年那个老螺蛳湾很近。可却没有年轻人提起他了。到了后面他们说这里有大悦城,这里有许多夜店,这里有许多载歌载舞的年轻人。回忆往事我并不悲伤,这不是我们正所期望的吗,所有人都快乐的生活着,没有那么多艰苦卓绝了,只是多了更多满意的笑容。

      但我必须得说点什么,虽然老螺蛳湾不复存在了,隆盛门孤零零的伫立在那。但有些东西不能忘,而这些不能忘的东西,就是老螺蛳湾人敢闯敢拼的精神。如若岁月再不如意,只要我们像老螺蛳湾人一样,再不堪我们都能挺过去。先螺狮壳里做道场,而后去迎接新的光明。

网友评论

3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3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彩龙用户ifyrkkpn 1 1

猪头韬韬,继续写下去

10月01日 23:46

彩龙社区 8 1

您的作品已推荐到昆明信息港首页,感谢支持。

  • 韬韬员外  : 呼呼,终于有评论了。

    2021-09-26 15:32 0

09月26日 14:27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