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娘——第二十八章 往事

数百年前的昆明遍地农田,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依附着赖以生存的滇池,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
那时的老昆明人常说,滇池里是有龙的。不少人曾在骤雨将临未临时,见到过一条小白龙从滇池中翻卷跃至云层内,顷刻间大雨便浇透了农民们的庄稼田。
无论人类间的传闻发展得如何迅速,白依然在滇池底过着忙时按律布雨、闲时偷懒摸鱼的快活日子。
直到干海子里的那条黑龙打上门来。
其实数百年前,干海子里也是有大片海水的,甚至还孕育出了一条凶恶的黑龙。
为了提升修为,黑龙寻到了滇池边抢夺白的元神。
整日疏于修炼的白根本不是黑龙的对手。眼见黑龙即将得手,天边忽然飞过一只凤凰,白于是大声呼喊起来。
在凤凰的帮助下,黑龙终于被打倒,元神也被打散,巨大的身体落到地上变为一座山,人们称之为“龙宝山”。
但是遗憾的是,白的元神也大受影响,再也打不开回到滇池的入口。
既如此,她索性去到了凤凰栖身的部落,在一座小山上落户生根。久而久之,人们便给这座小山取名为“白姑娘箐”,白龙也成了白姑娘。
“什么?你居然没有名字吗?”某天,白姑娘惊讶地说。
她鼓囊着腮帮思索了一阵,然后高声道:“那你以后就叫‘煌’吧!我给你取了名字,就当报你的恩情啦!”
凤凰坐在树枝上,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他不明白眼前的小龙为什么对名字这么执着,就像不明白为什么她要跟着自己回到子君一样。
但看到白姑娘高兴得连连拍手的模样,他突然又不想打断她了。从此以后,子君部落的凤凰神便有了自己的名字——煌。
如此过了百年,白姑娘早已不再是当初那个不通世事的顽皮幼龙,虽然元神受损无法继续修炼,但她依然很满足于在白姑娘箐的日子。看着子君人在丰收时节前来赛马、对歌,是她除了和煌打赌、游乐之外的另一件趣事。
又一个赛马节即将来临,白在外出布雨时偶然捡到了一条奄奄一息的小青蛇。龙、蛇本就算同宗,更何况小青蛇已经开了灵智,白实在不忍心看他就此消亡,便将他带回了白姑娘箐,取名为“渊”,好生将养了起来。
或许是出于蛇类本能,又或许是对白的崇敬,总之渊恢复灵力之后便开始埋头修炼。尽管白姑娘箐的灵气并不充沛,但他依然在百年内成功渡过雷劫,蜕去蛇身,长出了寸余龙角。
他成功修成了蛟。
这一天的白姑娘箐异常热闹。白忙前忙后为渊寻来了许多珍宝灵石,甚至偷偷选了一处灵气充沛的湖泊,又拜托煌一同在湖泊底下修建了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作为给渊的贺礼。
“唔……宫殿确是修好了,可是应该取什么名字呢?”白苦恼地皱起了眉。
煌感觉她的眉头仿佛夹住了自己的心口,一种奇妙的苦闷之感慢慢向他袭来。凤凰从来都是孤高的,遇到白以前,他从未与其他神灵有过接触,最多是站在远处照看一下部族中的人类罢了。
但是此刻,他却会被白牵起各种陌生的情绪,看到她笑便开心,看到她哭便难过。而此时她一皱眉,他便只想将天底下所有奇珍异宝都捧来,只为排解她的烦忧。
谁让龙都喜欢这些亮闪闪的东西呢?
“他是青蛇修炼而来,哪怕化龙后也是青龙,不如就叫‘青龙殿’罢,预祝他早日修成真龙。”煌拿捏着话中的情绪,淡淡开口道。
“青龙殿?青龙殿……真是个好名字!快,你的字好看,你帮渊题的匾一定会是全昆明最好看的匾!”
白将手中的毛笔硬塞给煌,催促着他在匾额上题了“青龙殿”三个字。谁知接收礼物时,却没有想象中那般顺利。
渊压抑着胸口狂跳的心脏,犹豫着说道:“我有今天全赖白姑娘襄助,若没有白姑娘,我定是修不成真龙的。所以……我想把这座宫殿取名‘白龙殿’,可以时刻提醒我不忘修炼。”
说完,他还柔柔弱弱地朝着白递了个眼神,水波似的桃花眼里净是在场的凤凰看不懂的情绪。
煌微不可察地皱了一下眉头,每次渊和白在一起时,他总会感到一丝烦闷。
也许这是龙族之间特有的相处模式,只是因为自己是凤凰所以才会感到不适吧,他在心中安慰自己道。
白似乎觉得“青龙殿”更加符合渊的身份,但无论她如何劝说,平时对她百依百顺的渊这次却意料之外的固执。
后来,煌只好按捺住心中的酸涩,重新题了一次字。白龙潭的称呼也由此扩散开来。
但是,或许世间真的存在言灵,渊最终还是没能修成真龙。
因为白姑娘突然陨落了……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合集

喜娘

合集

共30篇

总阅读

148229

总评论

86

总获赞

256

总分享

4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