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迦陵论词丛稿》 译李后主词三首

 

 

读《迦陵论词丛稿》 译李后主《玉楼春》

       

晚妆初了明肌雪,春殿嫔娥鱼贯列。笙箫吹断水云开,重按霓裳歌遍彻。      临风谁更飘香屑,醉拍阑干情味切。归时休放烛花红,待踏马蹄清夜月。

 

       一盏、一盏宫灯亮了。灯影里,浅笑低语,宫女浓妆新上,薄纱轻笼,肌肤半掩莹莹如春雪。

       殿门悄开,乐声细细,婷婷袅袅,一个、一个新妆的宫女走了上来。

       凤箫轻轻吹了,宫女轻轻舞了。箫声飘在水面,水波轻漾,舞袖卷作云样,箫声穿过卷云,久久,久久回响。

       一曲《羽衣》,一部《霓裳》,从头到尾演了一回又一回。末了,鼓声才歇,琴音未了,还想重新再歌一遍、一遍。

       香风轻轻,灯影摇摇。歌声缈缈,舞身袅袅。是谁在殿门临风焚了香,还是香粉飘落弥散?

       醉了,在酒,在歌,在舞?醉了,在情,在意,在趣?走出殿门,风凉不醒,拍着栏杆,数来数去,还是理不出头绪。

       罢了,罢了。还是回去,回去。把灯熄了,把烛灭了,牵一匹马来——

       看啊,多好的月,多静的夜!让我得得的马蹄,踏碎这如水的月色,踏破这如水的静夜。

 

 

 

读《迦陵论词丛稿》 译李后主《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年年春风里,花开花落何时了?今年秋夜时,月圆月缺又有几人知晓?

       那段花开花落的日子,这般月圆月缺的心情,过了,还能想起多少?见了,又能记取多少?

       飘飘的小楼,遥遥的幽梦。昨夜梦回,一夜东风吹送,能否吹来一点春暖,或是送走一缕寒冬?

       茫茫的过去,渺渺的故土,为何不随一片飘落的花瓣、一窗清冷的月光潜入梦境,随风悄悄归来?归来迅迅如风?

       (归去来兮如风,身也空空,心也空空。)

       多少日子过去,花影拂过的雕栏,月光滑过的玉阶,可还花影重重,月光溶溶?

       多少风雨过去,还有几分旧的月貌、几分新的花容?纵使相逢难相认,月也朦胧,花也朦胧。

      (往事惚兮如风,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问你——我不离不弃、难分难舍孤独的影,请你告诉我——你的心底,到底藏有多少忧和愁?

       你既无言,我也不语。唯一行泪,且向东南收。待到冬尽头,涌一江春水,悠悠,还向东流。

 

 

 

读《迦陵论词丛稿》 译李后主《玉楼春》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为什么不知不觉中,满树、满眼的花都落尽,没了春日的影踪?

       这韶光逝去,太也匆匆。不曾饯春,为何一下子就不见了那片片花红?

       是了。那花才开放,早早就下起一场、一场的冷雨。是了,如今花落,还不住地吹着一阵、一阵的晚风。

 

       花落染泥,是点点沾了胭脂的泪?

       一点一点拾取,才入手心,我心已醉,我心已碎。捧着,捧着,就当看着你的样子。

       如此心事,你可知?年年花还开,何日你会再来?

       难道。这样的哀苦、这样的愁怨,会是与人生一样漫长?难道,这样的日子,会是一江春水,永远没有尽头,一刻也不停留?

 

 

 

网友评论

4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4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永灵 7 0

只知道“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10月04日 20:16

10月04日 20:12

10月01日 16:08

09月30日 15:34

推荐文章

合集

读《迦陵论词丛稿》 试译所引古词

合集

共4篇

总阅读

18654

总评论

12

总获赞

74

总分享

1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