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衍
仲春竹青
发布于 未知 2021-09-30 · 4909浏览 1回复 3赞

       在我家老屋左边,有枣树,一棵、两棵、三棵.。父亲说:“是你爷爷在我结婚那天栽的。”

        春天,春姑娘抚摸过它粗糙的皮肤,它便忍禁不住笑出了绿绒绒小卵形叶渐渐长大成椭圆形,像一只只伸向天空欢呼的小手。于是满树绿色的小碎花像万千只媚眼睁开了,诱惑着蜂群来传递着它们之间的爱情,香气四溢。不知不觉花儿们不约而同地带着甜蜜落下了,快乐的注视着自己爱情的结晶,一颗、两颗、三颗……满枝,满树的小果子,卵形的绿色小果子,甜甜地憨睡着成长,长成叶一样的椭圆形,在风的细绳里树是它们的摇篮。夏天的阳光越来越强烈了,它们紧紧地抓住叶姐姐的手尽情地吮吸着渐渐染上了红色,在暴雨的洗礼下一天一天成熟。

      秋天还未来到它们便饮饱了阳光,一脸暗红色,像醉酒似的,一颠一颠地向叶姐姐夸耀,有的竟情绪激动不能自己跌落下来,惹得众姐弟哈哈大笑。馋嘴的我便在此时,捡了起来,学着大人们的样子在手心里搓一搓,塞进嘴里,品尝它甜甜的味儿。那时我大约三岁,奶奶笑着说:“这小谗猫﹗小守嘴狗﹗”而我也只顾自己吃着,不去理会。

      冬天树叶落了,潇潇洒洒地,仿佛看破了红尘,决绝的落下,仿佛它们也深深地懂得:“如果,落叶乔木上所有的落叶执意不离开枝头,依然要顽强地活着﹑生长,那么,到了寒冷的冬季,整棵树都有可能冻死。”为了枣树,为了更深层次上的爱,它们含着微笑落下了。此时,每根枝条上,都显露出匕首似的刺尖,它们武装着自己,捍卫着枣树,要将寒风杀得哼,要将雪片戳个洞;整整一个冬天都严阵以待,毫不松懈,径直等待翌年的温暖和爱来融化。也就是这个冬天,爷爷离开了人世。

时隔四十年了,爷爷戴着淌水的虎头帽,穿着淌水的青布衣衫和灌满泥水的绿胶鞋。那满脸胡须滚动水珠的眉毛,还有那沾满水珠却灼热的手,以及痛苦而微笑的喃喃话语:“小蔓菁,小蔓菁﹗你不要玩水,就乖乖当个汉鸭子……”已深深地印入我的心里,而当时我只是瞪大眼睛看着爷爷,多想从爷爷手里挣脱我的手,就这样看着爷爷静静地睡去。却好奇于满屋的哭声,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也许是情绪感染吧,直觉得自己也想哭……此后,每次揪着奶奶要找爷爷。奶奶总是指着枣树说:“你爷爷在那里!”而我也总认为爷爷藏在栆树后面和我藏猫猫,也总是细细地找,这棵绕一圈,那棵绕一圈,没有;又到另一棵绕一圈,还是没有。找着找着便哭了,“爷爷你在哪里……” 

       在爷爷提着榔头赶狼,提着尖刀杀狼的故事里,我长大了。我长大了才知道原来爷爷是个屠户。没有人统计过他杀了多少牛、杀了多少羊、杀了多少猪,只说过大年前,一天得帮亲邻杀几十或上百。也有人说爷爷很迷信、很仁慈,每杀一次都得烧三张钱纸,并念叨着任何人也听不懂的话语。乡邻们都很感激他,总是在背地里推测他准说些“明年八百斤”或是什么封赠的好话。乡邻几个村,只有他一个屠户,在他去世那年,因为杀牛染上严重的破伤风,发烧得厉害,担一付木水桶去挑水,却又下水救我,以致丢了性命。   

       今天是清明,回到老屋,枣树又开始发芽,我绕树几圈后,静静地坐下,静静地聆听爷爷那痛苦而微笑的喃喃细语:“小蔓菁 ,小蔓菁!你不要玩水,就乖乖当个旱鸭子……”还能感觉到那滚烫的手……我依旧在推测奶奶的话,“你爷爷在那里!”至少,他为了我们,为了我们藏在枣树里,等待我们来找寻。于是我仔细地打量着枣树,一棵,两棵,三棵;什么也没发现。只有树干上的一个节疤,像只眼睛,干涩,没有光泽,留有许多鞋子踏过地淡淡泥印,莫非爷爷就深藏在这里,偷偷地悄悄地看着我们……此时一阵细碎地脚步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是近百岁的奶奶来了,她依旧缠着小脚,拄着拐棍,轻移着瘦小的身子。“死鬼,你的小蔓菁来看你了,这里有你爱吃的羊肉,还有酒……”我依稀看到奶奶眼里噙着泪花,心里也是一沉。

      当父亲、弟弟、妹妹们都走后,夜色已经来临。我忽然想起二十年前问奶奶的话:“爷爷为什么要栽三棵枣树?”奶奶说:“我也问过,你爷爷说,有了一棵,才有两棵,有了两棵,才有三棵,有了三棵,就有了一切。”我猛然间想到论语,难道爷爷也读过《道德经》?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或是为了传播花粉……爷爷当过矿工,出过苦力,后来受伤回家当屠户,根本不识字……一阵风吹过,“来,爷爷和你喝一盅!”我举起酒杯,才只知道是幻觉,我仍坚持一饮而尽。

       爷爷不是这株枣树,或许他深深地藏在枣树里,是这株枣树的根须,努力向大地渗进,汲取更多营养,催着枣树长得健壮、旺盛。在奶奶眼里,长孙是他的拐杖,而爷爷是她永恒的诅咒,也是她心灵深处永恒的思念。  

       爷爷不是这株枣树,我为自己的寻找和猜测羞愧,其实他深深地长在我心田里:痛苦而微笑的面容,虎头帽、青布衣衫、绿胶鞋……

      几十年了,我一直难以释怀。俗话说:父母就是故乡,父母在那叫故乡,父母不在便分割为故土,气候和环境。“有你在,灯亮着。”诠释的就是归属,无论走天涯还是海角,终有站点。静坐窗口,默默看着巴金的那句“有你在,灯亮着”。这超越诗歌的语言,拨动着心弦,三月的风正带着满脸笑容,给人一种心安,一种希冀。此刻,思绪也随丝丝凉爽的风慢慢飘出窗外,一直飘到天边那朵最绚烂的云彩。记得朱自清的《春》中有这样一句,“桃树、杏树、梨树,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开满了花赶趟儿。红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春天的拖布卡镇也正如此般光景。

 

      “二月杏花独洒娇”,杏花只是安安静静的开着,它不似桃花般艳丽,不似梨花般花团锦簇,房前屋后零星点缀着,地间山头迎风开着,它的时光太短,只是那春的先导,让我们一眼便知春。三月莺月,天蓝得透彻,云白得轻柔,太阳很温暖,鸟儿在翠绿的枝头鸣啭,唤醒人们的希望。“风吹梨院落花朝”拖布卡的梨花开的紧簇,一朵朵花簇拥在一起,满眼都是雪白,淡淡的清香沁人心脾。满山的梨花开得像满天星,披着柔媚的春光装扮着蓝天。“道是梨花不是。道是杏花不是。白白与红红,别是东风情味”三月初,拖布卡镇的桃花花开正盛。置身桃林,让人痴迷。桃花点点,妩媚多情,俊俏的樱花便如娇羞的少女,粉嫩的惹人怜爱。樱花俊俏柔嫩,花色艳丽,一朵朵,一簇簇,着实惹人怜。彼时,风起,花落,花瓣轻旋起舞,宛若翩翩少女。樱花,被誉为日本的国花,但其原产地并不在日本。据《樱大鉴》记载,日本樱花最早从喜马拉雅山脉传过去的。两千多年前的秦汉时期, 樱花已在中国宫廷皇室里栽种。唐朝时樱花已普遍出现在私家庭院。当时万国来朝拜,日本朝拜者将樱花带回了东瀛。因为云南与喜马拉雅地域相近,滇樱花也很有名气。这使日本有另一种传说,称日本樱花的祖本,是由僧人从云南带回去的,这与有的日本人坚称他们的祖先是云南白族人一样具有探索性。樱花源于中国,盛世正本归源,中国人赏中国樱花。樱花承载看五千年来中华民族的优秀的品质,承载看中华文化的丰富内涵。绚烂绽放的樱花,烘托出一一个盛世华夏的伟岸身影。拖布卡种植了一万多株樱花,走进樱花林,令人浮想联翩。“倘若花瓣正在世界的另一侧飘落,那白雪就是这一侧花瓣飘落的幻影。”“樱花飘落的速度是以每秒五厘米,那么我还要用怎样的速度,才能够与你相遇......”告别了冬季的萧瑟与凄清,万物开始逐渐复苏,避冬的燕子又飞回来了,拖布卡的樱花静悄悄挂满了枝头。那一簇簇挂满枝头的樱花,是这个春天最美的人儿,在微风中迎风起舞的样子,是多么的动人;微风轻轻的拂过她的面颊,扬起她的红色头发,阳光印着她的裙摆,多么妩媚啊。在这柔美的时节,拖布卡镇万株樱花与你相遇......樱花红上陌,昨日雪如花,今日花如雪,片片为我情,相思又一年。樱花烂漫几多时,我想与你邂逅在拖布卡的樱花道,在每秒5厘米的速度飘落的樱花雨中,走完我与你之间的距离,包括这天的蓝,云的白,风的轻.....  那一年,洁白如雪的花瓣在空中飞舞着,飘零的樱花在舞尽歌绝后悄然落下,像是粉色的轻纱随风浮动,那花瓣落得很美,空气中浮动着她淡淡的清香,一阵微风轻拂而起,花香醉人,她不似桃花的含蓄,也不似梨花的纯洁,紧簇的樱花柔情,粉的娇,柔的媚,宛如伊人的笑,靥如春花,怎不心动,而今,我在等风,也在等你。这使我想起了一个传说:樱花在樱花城中,静静的绽放了数月,每天都看到很多情侣在樱花树下,聊天,谈心,樱花的花瓣渐渐的飘落下来,美极了。所以,樱花就成为了爱情的象征。但是每个人都希望自己得到爱情,得到幸福,樱花树上的妖精(樱花)也一样,她看到别人是那么的幸福,自己也想得到,就独自离开了樱花树。樱花的花瓣仍然在飘落,樱花在人群中,寻找着自己的另一半,她找了好久好久,当她想放弃而回到樱花树上时,他出现了,他开始为她带来快乐,他开始照顾她,他们一起聊天到深夜。这才得知他是从遥远的国家,因船迷失了方向而来到了这里,樱花听了,知道,他一定会走的,一定会回到自己的国家。樱花为了珍惜这段时光,她每天都和他相遇在樱花树下,天天聊天……但是,好时光总是短暂的,他要离开了,他来和樱花道别了。樱花虽然早有准备,可还是禁不起这个打击,她背对着他,只说了一个字“哦”。他走了,在茫茫的海上,走了。一个人在樱花树下,哭泣着,樱花的花瓣为了安慰她,而飘落下来,微风吹过,满地的花瓣飘了起来,樱花的心碎了,她哭了几天几夜,最终决定了,她是该回去的时候了。她看着樱花树,想到:我是樱花的妖精,我最终是樱花树上的一片花瓣,最终只能看着别的有情人终成眷属,自己是不会得到幸福的……就这样,她消失了,有人说她回到了树上,有人说她因为过度的失落,而化为花瓣,随着风一起去寻找他了……
       花不仅可供观赏,还可以创造出经济收入。目前,拖布卡松坪村中草药(丹参、芍药)于2015年由东川区金源专业合作社来组织实施,采取党支部+合作社+农户的方式。2015种植芍药730亩,2017种植丹参600亩、万寿菊500亩,现有单参180亩,芍药120亩。其中芍药的学名:Paeonia lactiflora Pall.它有很多的别称:将离、离草、婪尾春、余容、犁食、没骨花、黑牵夷、红药等等。芍药名字的由来,据《本草》记载:“芍药犹绰约也,美好貌。此草花容绰约,故以为名。”古人将芍药推为花相(花中宰相),又因芍药为草本,故又称为草芍药。现在,芍药已经成为七夕节的代表花卉,是中国的爱情之花。一个发展周期为3年,已有约200余亩长成开花,预计每亩年可收益约3000元,参与建档立卡贫困户120户,户均年收益约6000元。赤芍种植可实现持续、滚动发展,即:待药材出售后,其所剩芽头更换地块种植,生产时间缩短一半,农户一次引种种植,可持续多年发展,是松坪村调整产业结构、实现农业增效、农户增收的理想产业发展项目。松坪村又种植花椒3000亩,2019年又种植1600亩,现已经挂果的有1000亩,每亩平均收入在1.6万元左右。我们要因地制宜,多方考虑,借鉴成熟产业发展模式,为群众带来实际经济效益。还有象鼻村,苦桃村菊花、火龙果、枇杷、芒果,苹果、桐梓花;牛棚子村的人参果……群众心中有花,身上就长出花来,精神面貌也为之振兴,在小镇的街市上你很难分清那些是本地人,那些是城里人。说到拖布卡,就不得不提起拖布卡的“五朵金花”,在艰辛的脱贫攻坚道路上,“五朵金花”凭借自强不息、坚韧不拔的精神,书写了动人的创业故事。“五朵金花”中,“小龙女”徐庆,开垦荒滩种植火龙果,为大荒地村30余户村民创造了就业增收的机会;“茶花仙子”马关琴发挥自身兽医知识同时不断钻研学习,饲养茶花土鸡,带动1000余户建档立卡贫困户脱贫增收;“玫瑰茄公主”陈应兰带领群众种植玫瑰茄,为群众脱贫增收闯出一条路子,“竹鼠皇后”刘荣津从自己家乡引进5000只竹鼠进大山,为拖布卡产业致富扩宽了道路;“大数据女管家”贺传玉一人挑起了扶贫数据管理的半边天。五朵金花的事迹无疑就是拖布卡脱贫攻坚的缩影,我们相信在拖布卡人的不断努力下,未来我们将还会有七仙女、九朵莲,更多的模范带头人物将层出不穷。绽开的是花,还没有开放的正在潜泳。

 

       拖布卡坐落于东川最北部的云层深处,这里青山延绵、松林环绕、民风淳朴就像是隐藏在东川的世外桃源。而在这个大山深处的小镇里,我们又会有什么别样的发现呢?汽车驶过蜿蜒曲折的小卡盘山公路,来到了拖布卡镇。拖布卡镇位于昆明市东川区最北部,距区政府所在地六十四千米(小卡公路),为两省(云南省、四川省)、四地(昆明市、曲靖市、昭通市与四川会东县)、四县(东川区、会泽县、巧家县与四川会东县)交界处,是昆明市的北大门。格巧高速公路沿小江穿境而过,是出滇入川的便捷通道。最低海拔695米在格勒村小河口小组,是昆明市海拔最低点,最高海拔2600米在松坪村双水井小组,高差悬殊1905米,属二半山区,年均气温25℃,年降雨700毫米。形成立体气候类型,适宜多种农作物栽培。辖区内矿产资源丰富,有黄金、铁、铜等多种矿藏。辖播卡、苦桃树、坡头、大树脚、象鼻、格勒、新街、布卡、安乐箐、新店房、大荒地、桃园、西瓜地、松坪、上水坪、树桔、奚家坪、小陷塘18个村委会,有148个村民小组。过去那泥泞不堪的羊肠小路已经变成了宽敞的水泥路,人们出行三步一滑两步一倒的现象一去不复返了,家乡的父老们再也不用担心自己辛辛苦苦喂养了两年的肥猪会因为长途人工搬运猝死在运送的路上了。原来低矮破旧杂乱无章的茅草房也换成了一幢幢整齐的小洋房,随着小镇日新月异的变化,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小镇的山更绿了。近十多年里小镇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现在的拖布卡镇,房屋掩映在绿树丛中,一幢幢白墙平屋,形成一道道美丽的风景线。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特别是农村的面貌焕然一新。路通了、水电通了,家家住上了新楼房。随着各村发展产业种植,农民的收入大大地增加了。浓浓乡情、鸡鸣犬吠,乡镇富足,迈向了小康生活。每到了晚上,各处灯塔点亮,五彩斑斓,提醒着我不要迷失方向,让我逐步走向辉煌。拖布卡的面貌也一次又次的更新着,一山一水,一草一木,看了一遍又一遍,它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曾经的满目疮痍,昔日道路泥泞不堪,坑坑洼洼,道路的两旁杂草丛生,显得十分冷清,人们很少外出,生活在封闭的世界里。一间间小土房,刮风下雨,日晒雨淋让其看着更加破旧、冷清。“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沐浴着脱贫攻坚的春风,拖布卡迎来了发展,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要致富先修路”,过去的泥泞小道已经变成了宽阔的水泥公路!不仅如此,就连通往各处耕地的机耕道路也出现在大家的视野里。道路的建成,使大家出行更加方便,与外界联系也更加密切。村里的主路与公路沿线接轨以及各个村落连通的道路给大家带来了福利,渐渐地,家家户户都有了出行的交通工具:或摩托、或小汽车。都给自家带来方便,也为村里人带来方便,大家的衣食住行也发生着巨大的改变,曾经的小土房也变成了一幢幢的小楼房。这成了大家眼中一道道亮丽的风景线!路通了,也带动了经济的发展,拖布卡镇已发展了1000万元以上的农业产业项目两个,即:茶花土鸡养殖、五黑鸡养殖;已有十个村有100万元以上的农业产业项目;为提高了人居环境质量,村里还建立起了清洁队伍,充分调动各方力量,清扫村内垃圾,同事对镇周围进行绿化,种植樱花树、格桑花,万寿菊,五色花等多个花种,增加了镇区绿化面积,进一步改善了村容村貌,提升群众生活幸福指数。这些年,镇上的山是那么的绿,水是那么的清,天空也是那么的蓝!大家的生活越来越好,愿拖布卡继续保持这样“年轻快活”的状态发展下去,建设成为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好地方。修路的艰辛再次使我想到了一首旧作:

 

在沿江公路游泳

 

沿江公路,在群山封闭、禁锢

的神贴边上,划了一道痕

让体内的自由流溢出来

流溢成一条与金沙江相匹配

的河流。让车辆,行人

和鹰自由游泳并顺着

这条河流,游向日夜思念的远方

 

沿江公路,收集了杖测,挖机

铲车的轰鸣和山体的孤独,留给

自己。把小商人,自由职业者,乡镇公务员

教师像牧羊一样流放,把亮的白昼给予别人

却把最深的黑暗留给自己。把一切压力苦累

都集中在小腿肚,让脚自由进退

 

无论是顺流,还是逆流

都是晨光的引照,都有石碑为你讲话

都有一条穿过身体勇往直前的河流

像一面旗帜闪耀金光

铺好生命的底蕴,并

时时为你歌唱

唤你走向世间的正途

 

       听老一辈人说“两边两条江,中间一条干梁梁。望着江水流,两眼泪汪汪。”“两江夹一梁,望江渴水又无粮”。拖布卡镇,属于东川区北部最干旱的乡镇,人口3万多,但每日可供水量仅有1800立方米。要是到了旱季,供水量还会持续减少。贫困面大,山高坡陡、土地贫瘠、人多地少。不要说脱贫攻坚农村安全饮水不能保障,人畜饮水都保障不了,更别谈乡村振兴产业发展。2019年记录显示全年有8个月没有下过雨,早年间在半山腰建矿洞开采金矿、铜矿,导致自涌泉水和井水全部干枯,极度缺水干旱,村民靠天吃饭,常广种薄收。干旱少雨、蒸发量大、土层瘠薄、保水能力差,新造林木存活率较低,许多荒坡年年“造林不见林”。我令我回想起那些挖建小水窖的岁月。从田边地头,或者院子里,顺着下方开挖一个两三米高的洞口,再往前深挖数米,或向四周继续开挖。圆形、方形、柜型不等,容量可以达到30立方米。雨天的时候,把房檐、屋脚、墙沟、地面、路沿的雨水引到小水窖里面进行保存,沉淀杂质。水窖水被用来抗旱保苗,有的则用来供人和牲口饮用。2010年,政府补助每户一个水窖2000元维修改善资金。2015年,对全镇的小水窖进行了调查,发现小水窖远不止5500个。全镇9000多户居民,每家院里和地埂的小水窖全部加起来,大概有12000个以上。这个数字足以说明群众是多么智慧,抗旱是多么壮观,多么艰辛。1953年解放初期,拖布卡组织人民群众从水井山的凤头山符家沟取水,经新山、石灰窑、李家梁子、二台坡、大地桥木刻分水至松坪、新街、布卡、树桔坡等修建土沟,全长28公里。1958年“大跃进”时期,再次组织人民群众对原建无法引水的土沟进行改动修缮,于当年农历三月15日正式开工,农历八月18日竣工通水。由于当时资金及物力有限,修缮后的沟渠还是土沟,漏水情况极为严重,人民群众的人畜饮水还是极为困难。生长在本土的老人回忆起当初缺水的日子说:“以前没有水管接水到家里,吃水得靠近处的水井或者水源点背。近处的水井背水,但是出水量太小,一夜到天亮才出水二十担左右,全村百多户,400多人啊,还有牲口也得喝水。我们只有夜里三、四点钟起床去排队背水,好多人家等到天大亮都排不到。有个水源点离村子有三小时的路程,太远了,家里的劳动力还得在家种地,妇女孩子很难走那么远的。”1979年为了民生,在东川市水电局和拖、播两卡人民公社及两卡人民的共同努力下,立项从水井山坝口建水坝取水,沿新山、石灰窑、李家梁子、二台坡、牛角山、施家大地木刻分水至松坪、拖布卡、播卡。定名为长征渠大沟,全长12.8公里,把水引至双包窑。1984年,拖布卡、播卡两乡东拼西凑用管材从双包窑架设管道至播卡乡集中点,管道全长12.4公里。由于长征渠大沟沟路较长且很多地段土质苏松,塌方、漏水严重又缺资金维修及沟路附近民众争用水严重等管理问题,自沟渠、管道建成10余年,供水一直不正常,拖、播两卡群众仍饱受生产生活用水困难之苦。为了及时复通人饮管线阻塞,保障人民群众生活给水正常,为了修复因冰冻灾害受损的水利设施。水厂员工炎夏在海拔600多米的两江峡谷,寒冬奋战在海拔2500多米的高山峻岭。水厂厂长吴金荣说:“在水厂干过的人,身上都有伤。肩上、手上、腿上、腰上,天气一变,人人都在疼。”“以前背水抢水很正常,有的人家有个毛驴、骡子什么的,能背好多水回家用,有的提着水桶、背着水壶去打水。记得小时候忙着能多背点水回去,提着两只桶在田间飞一般的跑,想着多跑一趟回家家里老人也高兴,不想一跤摔地里,两桶水变半桶,再回去打水又得排队了,边哭边提着半桶回了家,都顾不得摔痛了哪,想想也是有趣。”新旗村的老支书回忆起童年打水的趣事,笑容里带着点淡淡的辛酸。又使我想到了一首《追忆》:

 

在水井山水库,我想

以一口井

 

来命名一座山,就是要记住

生命的源头和永恒

 

以一口井来命名一个水库

就是要记住饮水思源和过去的历史

 

一个被旱魔折磨了几千年的故乡

有对水渴慕的深刻理解

 

缺水的残酷:为水争斗为水哭

把单薄的人性放在火上烤

 

阳光炙热。土地龟裂

树木枯萎。人心扭曲

 

买水如买血

 

靠天吃饭,也欲与天相争

挖水窖,修水池

 

今天建水库就是为了

把问题从根子上解决

 

一点点挣回庄稼的喜悦

和我们,生的权利

 

水把我们的二两骨头养大

教会我们流动和奔跑

 

每一滴水里都收藏着我们的命

 

       长征渠让拖布卡人民看到了希望,拖布卡并不是孤军奋斗,在上级党委政府和市、区水务局领导的高度重视下,水井山水库项目于2009年5月提出项目建议,由东川区水勘队、市设计院进行前期勘测、选址和规划。2010年4月水井山水库被列入国家《西南五省骨干水源工程规划》,为云南省百件骨干水源工程和昆明市十大骨干水源工程之一,经过多次讨论、专家考察论证,于2012年8月27日由昆明市发改局和昆明市水务局以“昆发改农经﹝2012﹞713号”文件对可行性研究报告进行批复。之后因地质条件复杂、探矿采矿等原因推进工作进展缓慢,为了阻止水井山水源保护区内私挖乱采、破坏水源地的行为,原水厂厂长金永宽组织水厂职工冒着严寒,连夜到保护区蹲守。堵截大型采矿设备多台,运矿车辆数辆。在面对采矿老板及其打手的威胁恐吓下,思源水厂干部职工为保护好拖布卡3万多人的生命之源临危不惧,依然堵住路口。在堵截路口的过程中,思源水厂干部职工两天两夜没有吃饭,只能用烧土豆充饥。最终的坚持制止了保护区内的违规采矿行为,保护了拖布卡镇的生命之源。2014年8月又列入《全国抗旱规划实施方案》(2014-2016年)。水井山水库工程正式列上议事日程,全力推进初步设计等前期工作。2015年10月29日由云南省水利水电工程技术评审中心以云水技核﹝2015﹞35号文件对初步设计报告出具审核意见,2015年11月6日云南省水利厅以云水规计﹝2015﹞155号文出具审核意见通知,2015年11月16日经昆明市水务局以昆水复﹝2015﹞142号文进行批复。2015年12月30日,水井山深山中,一串回荡山谷的鞭炮声响起,水井山水库建设工程正式开工。桎梏拖布卡发展的枷锁在鞭炮声中发出了清脆的破裂声,拖布卡饮水问题在鞭炮声中开始崩塌。挖掘机、推土机、运输车、压路机轮番上场。2018年9月,水井山水库下闸试蓄水。2019年1月水井山水库连通工程完工,正式向拖布卡镇思源水厂供水。水库设计年供水量393.2万m³,其中生活供水198.7万m³,生产灌溉供水194.5万m³。设计集镇供水人口0.75万人,农村供水人口2.84万人,大型牲畜3.55万头,农田灌溉1.34万亩......拖布卡有水了。水厂的职工黑里透红,笑容灿烂,眼光是闪亮的。原水厂厂长金永宽说过:“以前抢水像打仗,谁能想到现在家家户户装有太阳能,可以在家里洗澡了。奋斗总是对的。”“落其实者思其树,饮其流者怀其源”。拖布卡镇思源水厂成立于2001年5月,七十年的找水路风风雨雨,历尽沧桑,为拖布卡的饮水工作前赴后继,付出了青春,付出了心血。2019年全村实现脱贫摘帽。几代人的梦想真的成了现实,搬进新房的贫困户,住上了安全稳固的住房,自来水架通每家每户再也不用饮水发愁,离城区的道路已近了。2021年,依托水井山水库,“拖布卡镇中型灌区项目”即将动工。随着乡村振兴号角再次吹响,拖布卡关于水的故事将进入一个全新的时期。如今的拖布卡光秃秃的山峰早已不在,放眼望去满目苍翠,道路两旁的树木密密匝匝、干净挺拔。山绿了、天蓝了、水碧了、绿水青山也给百姓带来了实实在在的金山银山。曾经缺水的拖布卡,如今随着饮水保障工程的完工,全镇户均实现自来水入户,自来水普及率达100%。水的问题解决后,家家户户都发展起了农业,地里种上了红梨、花椒、芒果、核桃、橙子、脐橙、软籽石榴、花椒等经济作物。这是目前东川发展林下经济模式的生动探索和实践。将退耕还林、林下经济种植与大户合作社三者相结合,实现生态效益、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最大结合。

 

       从拖布卡镇人民政府出发,沿山而下将至金沙江边时,蜿蜒的道路两旁被火红的凤凰花点缀的极为热烈,这是从1935年5月就深受红色文化滋养的树桔村,红军长征过金沙江的主要渡口之一树桔渡就在这里。红色是前进的颜色,红色是胜利的颜色,红色是中国的颜色。红色成为青春底色,青年方能找准人生方向,树立一生之志。远处山势起伏,白云丝丝缕缕的挂在天上,近处的金沙江缓缓拍岸而去,凤凰花绵延的尽头,拖布卡树桔红军渡纪念馆悠然而立,纪念馆的建成,不仅保留了红色革命火种遗址,也满足了新时期开展长征精神学习和爱国主义教育的现实需要,更彰显了拖布卡发展红色旅游助力脱贫攻坚的信心决心,也将推动拖布卡产业转型迈向新高度。在拖布卡镇,一阵红色的浪潮正在翻涌着,传播着,扩散着:云南籍的罗炳辉将军率领的红九军团担任着掩护中央红军的任务,也于5月4日至6日,从东川树桔渡口渡过了金沙江。在凤凰花的映衬下,红色布卡熠熠生辉。树桔红军渡纪念馆里赫然记录着这样一段历史:1935年5月4日,红九军团先头侦察连到了树桔渡,在当地船工饶顺清的帮助下,在江边找到了一条被沉入江水里的破木船。红军战士将衣服撕成布条修堵漏水的船体,当晚连夜划船往返一十三次金沙江,渡过了200多名红军。过了金沙江的红军在侦察科长曹达兴带领下顺上游经汪家坪到盐井坪盐场,俘虏敌税警队、民团近50人,缴获枪28支,税款4万多银元,打开盐仓将10万多斤食盐分给群众和船工。第二天早晨,船工们将藏在崩子岩下面的40多条运盐船打捞出来。船工们昼夜奋力为红军划船抢渡金沙江,红军战士送来生姜和红糖烧的开水为船工们御寒,夜晚还给船工们加餐。当地船工家属糯有珍等群众还为抢渡金沙江的红军烧火做饭,使红军吃上了热饭,顺利渡过了金沙江。 红九军团政委何长工在树桔渡过金沙江后曾经题字:“巧渡天险 威震敌胆”,这个“巧”体现在哪里呢?东川区史志办原主任刘荣解读说:当年红九军团在过金沙江树桔渡口这里,我们称之为巧渡, 为什么叫巧渡呢?我认为可以从三个方面来讲体现他的巧:第一是 树桔渡口位于上游巧家县和禄劝县,沿江渡口的中间,那么我们知道当时国民党在巧家县、禄劝县,还是布置了一些力量来防止红军过江。 但恰恰是树桔渡口处于上游和下游的渡口中间,隔会泽县也比较远,所以他防守的力量也会相对薄弱一些,红军选择这里过江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伤亡。第二个巧就是树桔渡口江对面,过了江以后沿江往 上走,就有汪家坪盐务所,那里历来都是产盐的重地,江盐产出来以后,要运过云南这边来,必然要有大量的船只,所以当时红军就判断 如果能把这个厂务所拿下来,渡江就准备了必要的条件。第三巧就体现在红军利用这一只破船,当天晚上度过了十三船,200多号人,由侦察科长曹达兴带着一排人化妆成国民党的正规军,包围那个盐场, 利用敌人不知情,晚上睡觉的时间,把敌人喊起来从盐务场当时的头头口里面得到了敌人江防的情况,然后这几十号人俘虏,俘虏了以后又从俘虏口中得到了,还有近50只船沉在江底下,所以这个更是红军的一个巧选择。这三个巧促成红军巧渡金沙江。在中国共产党即将迎来百年华诞之际,拖布卡红色文化成为了这些青年青春的鲜红底色,始终流淌在青年血脉里,帮助青年在广阔天地中找到了建功立业的舞台。在学习党史中,去真切把脉历史发展的潮流方向,客观理解国家发展现实,保持清醒,真正理解做到毛主席说过的“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渡口现存有红军渡江纪念碑及红九军团渡江指挥所旧址,1988年被公布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7年被公布为省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2007年7月树桔红军渡纪念馆建成开馆。随着白鹤滩水电站2021年上半年建成蓄水,树桔渡江指挥所将被永久淹没。为保留红色革命火种遗址,拖布卡镇新建树桔红军渡长征纪念馆,由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参照树桔渡江指挥所原样在纪念馆前面重建指挥所。“长征精神是宝贵财富,它使我们读懂了中国共产党的初心使命,读懂了党和红军克服困难、赢得胜利的力量源泉,也一直激励着我们不断夺取新的胜利。”党史学习教育和长征精神结合起来,加强红色旅游建设、发展红色文化产业,将其建设为东川区标志性红色理想信念教育基地。没有那么巍峨,没有那么秀丽,也没有尘世的喧嚣。或幽谷,溪边,林间,森林部落——拖布卡让人回味无穷!此时我想到了雪山雄鹰的一首诗:

 

红军来到拖布卡

 

红军来到拖布卡,

千年的铁树开了花,

万年的枯藤发了芽。

 

红军离开拖布卡,

革命的种子绽奇葩,

红色的精神世代夸。

 

       拖布卡有各种特色小吃,土山羊、土鸡、土鸡蛋、凉粉、野生菌子、土蜂蜜,充满浓浓乡情。此刻,家乡就是小时候无数次想逃离,长大以后却又无比想念的地方。这里的花草树木种进了我的身体里,这里的努力和挖掘都长在了我的骨子里,这里的水变成了我的血液,变成了我走向成熟的生命。然而这一切都化为了追忆,化成几首小诗:

 

落叶

泪水不是眼睛流出来的
它是从心底流出来的
是大地从心底流出来的霜露

初冬的故乡
奶奶曾在枣树下晒太阳
那些落叶的枯枝就是她的影子

枯枝从未死去
它只是在静静地等待
一群记忆的小鸟
替它找回整个春天​

 

 

红枣

 

中元大会结束。众神纷纷蹲立枣树上

都是太阳之子。它们也懂得了:

赐予。牺牲。救助

我摘取了一颗最红的

也最甜

叫醒了缺水干旱,靠天吃饭的童年

 

 

枣树

 

为什么你身上长满了刺

那绝不是因为土地的贫穷

时间延长至一生

从幼年开始,就持戈,披铠甲

不断更换绿衣,高举一枚红枣

用一年的收成济一时饥饿

凝结成一滴血,伴一生

你始终凝眉思索怎样破局荒凉

怎样在死神固执的领地上

种下风欲望的种子和鸟的声音

在播卡这个小村

它又保护了唐氏九代

窜出的树根也长成了族群

 

 

枣叶

 

叶。花。果实

是三姊妹

叶的一生死于中年

她没有花也没有果实

她是姐姐又是妈

我的童年有她呵护的风雨

也有她缝隙间指引的繁星

是她,把一棵枣树

种在我的心里

年年为我长叶。开花

结果

也为我种下了无尽地思念和伤悲

老屋的左边,两棵失色的枣树静静地

在冬日的瘦影里,我的爷爷奶奶

还在那里活着

 

 

 

 

 

 

 

仲春竹青
喜欢一些无用的东西,比如诗歌,清新的空气,朋友......
浏览 4909
3 收藏 2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1
赞过的人 3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