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u Para》第十九——二十一章(大结局)

   “乒铃乓啷!”

   空气中某种无形的东西突然爆开,碎片划过李雩南的手臂和脸颊,火辣的撕裂感顿时传遍全身。

   “我明白了,原来是这样!”李雩南顾不得手臂上的疼痛,把所有力量集中在掌心,对准城主扔出发卡。那看似毫无杀伤力的小玩意畅通无阻,空地上接二连三爆发出大小不一的火花。

   “怎么可能?”城主脸上露出极其真切的惊讶。

   “你想靠我的记忆来封住我?我终于明白了,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啊,你给我消失!”

    城主腾出一只手,对准李雩南方向甩出一道光球。刺啦,左轮挺身挡在李雩南面前,手中的电线杆变换成一把长矛,他迎着光球飞来的地方冲去。砰,砰,左轮前胸挨了两发光球,衣服被瞬间撕碎,然而他面无惧色,长矛发出青色的光芒,宛如黑夜里的闪电。

  “怎么,可能……”

  长矛贯穿了城主的胸口,那个不可一世的家伙吃惊地看着长矛捅船的位置,又惊讶地看向左轮。

  “怎么不可能?出招瞬间也是你最脆弱的时候。”左轮冷笑道:“你完蛋了!”

  “还没完呢!”城主大手一挥,全身不断发出红黑相间的光:“我要让你们给我陪葬!”

  吴宇林举起手枪瞄准城主,可是犹豫再三又放下了:“城主把自己变成了个炸弹,在这个距离开枪的话左轮也会死的。”

  “哈哈哈哈,没有人能够打败我!”

  左轮冲着吴宇林大喊起来:“别废话了,快开枪!”

  城主的身体已经变成了黑色,再过不久,这个地方就会夷为平地。李雩南感到裤兜里有个东西在戳着皮肤,他伸手取了出来,是一枚树叶的书签。但这次不同,里面的叶子是杨树。

  “这不是我送给奶奶的礼物吗?”李雩南眼前浮现出一段场景,小时候的自己正把一枚书签交给奶奶,那似乎是小学四年级的事情了。

  “奶奶,这是我做的书签。”

  “嗯,谢谢你!”

  “是我朋友教我做的。”

  场景很快消失了,李雩南恍然大悟:“对啊,既然书签可以解开特定人物的记忆,那么这次一定也可以!”他随即把书签抛了出去,小小的书签似乎长了翅膀,旋转着飞向左轮身边。城主意识到了书签的存在,眼神中透着不解:“什么鬼东西?”

  书签钻进左轮的身体里,原本虚弱的他突然迸发出了活力。长矛柄上发出一串串电流,把城主捆在里面。

  “不可能!我才是这里的主人!”城主扭动着身躯,可电流越来越紧了。

  “博士说得对,逃避并不是办法!带着你的妄想去死吧!”

  城主被光幕笼罩在中间,化作一束耀眼的光线射向天空。

  “不可能!”随着最后一次挣扎,巨大的黑色光球在天空中炸开,掀起的冲击波让几个人站立不稳。

  爆炸维持了不过四五秒,天上只剩下倒映着的城市。左轮身子一歪,无力地倒在了地上。

  “左轮,你怎么样了?”李雩南立刻跑过去,把左轮的上半身抬起,垫在膝盖上。

  “其实我早就该死了……”左轮表情有种从未有过的轻松:“只是没想到,还能见到ta的后代。”

  “ta是谁?是司启璐吗?”

  “不是。”左轮微微摇了摇头,眼神中充满了温情:“那个人你一直都认识。没想到ta还记得我们,还设置了这么多精妙的机关保护这里……可惜,我不配拥有银之钥……谢谢你,博士,差不多也该说再见了!”

  左轮的身体也开始变得透明,李雩南强忍着悲痛说道:“应该感谢的人是我……”

  “现不要忘记,夜来香……”在吐出夜来香几个字后,左轮彻底消失了,连一片星屑都没有。

  “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了。”吴宇林翻找了一通口袋,连片烟叶都没有,只好作罢。

  “是啊,这个噩梦也终于结束了。”

  李雩南走到发光的球体边,无论怎么敲打都无济于事。球体被紧紧固定在架子上,虽然是悬空的,可是根本搬不动。

  “什么鬼?这玩意到底怎么才能摧毁?”李雩南狠狠拍了一下球体。

  “银之钥是什么东西?我是第一次听左轮提起过。”吴宇林抬头看了眼上方的倒悬城市:“你们那个世界真漂亮。”

  “我好想在哪里听说过……”

  从空中徐徐降下一片书签,是用红色的石楠叶做的。李雩南轻轻握住书签,同样抬起头,联想起刚才的城主,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啊,原来如此,银之键不是钥匙,而是类似钥匙的某种东西。这个书签就是答案。”

  “不愧是博士。”

  李雩南把红色书签按在球体上,一股股电流在掌心间流动着。眼前划过不计其数的场面,有些能辨认出来,有些早已记不清了。第一次上幼儿园,第一次上小学,还有各种升学考试……

  “嗡!”球体自然而然裂成了碎片,底座也随之收进地面之中。

  “终于结束了……”李雩南感到头有点晕,也许是刚才书签读取了记忆的缘故。

  “要是有根雪茄就好了!”

  “你还是抽香烟吧,不然……”

  地面突然发出剧烈的震动,打断了两人的闲聊,头顶上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道裂缝,无数肥皂泡似的球体从里面涌出。这些大小不一的泡沫叠加在一起,居然产生了类似触手的构造,中间是一颗稍大的球体,数条悬臂围绕中心旋转。城市的倒影穿过肥皂泡,居然构成了瑰丽怪异的图案。

  “这算什么?城主的秘密造物吗?”吴宇林举枪正准备射击,枪口却开始融化,然后是枪身,握把,最后变成一滩半流体被吸到天上。他惊讶地看着肥皂泡们,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怎么会这样?”李雩南大惊失色。

  “啊,无尽虚空之王,万物的终结,门之主,尤格·索托斯,NAFL'FTHAGN,吾听候调遣……”

  熟悉的呐喊传到两人耳朵中,李雩南警觉之下回过头,不知什么时候司启璐出现在了楼梯上,正缓缓地走了过来。他口中念念有词,十分坚定地看着肥皂泡。

  “司启璐,你怎么会在这里?”李雩南惊讶道。

  “小心博士,他不正常!”吴宇林提醒道。

  “感谢你们所做的一切,尤其是你,博士!”司启璐的眼神里全是阴险和狡诈:“你比我想象得出色多了。”

  “难道你没有被城主控制?”

  “其实应该反过来,是我创造了城主和这一切。包括你见到的那些熟人,他们只是为了让你成为博士的戏码中,必不可少的一环。”司启璐抬头看向天空,发出一声感叹:“多么美妙的城市,真有点舍不得呢。”

  “从一开始,你所说的父母都是假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司启璐发出毛骨悚然的笑声,脸上浮现出和年龄完全不匹配的恶毒:“你还真好骗。”说罢,他随手扔出李雩南找到的身份卡,卡片在半空中化作火焰,眨眼就燃烧殆尽了。

  “博士,小心!”

  吴宇林纵深挡在李雩南面前,同时掷出去一把弹簧刀。“啪!”吴宇林左肩膀中弹,而弹簧刀插在司启璐的右侧肩膀上。

  “吴宇林!”李雩南这时才看清司启璐手中握着一把枪,枪身发出明亮的红光。

  “不愧是博士的最后一个守护者!”司启璐冷笑一声,拔出肩膀上的蝴蝶刀,伤口瞬间愈合了。

  “博士,不要管我,你快点阻止他!”吴宇林捂着肩膀,一股股黑烟直往外冒。

  司启璐换了只手拿枪,红色的能量球开始在枪口处汇集。

  “你尽管开枪吧,输给你这种小人,算是我罪有应得!”李雩南没有任何逃跑的意思。

  “真可惜,本来我们能成为朋友的!”

  “轰!”

  光球朝着李雩南飞过来,不料半途中突然划了个弧线,笔直地朝着司启璐飞了过去。司启璐没想到会有这一出,刚要躲开光球就爆炸了,整个人被抛起三米高,重重砸在地上。

  “咳咳,怎么可能……”司启璐手中的枪很快变成黑灰飘散了。

  “很遗憾走到现在这一步。”李雩南把吴宇林搀扶起来,向着台阶下方移动:“我在枪上加了个保险装置,确保主人不会干出伤害他人的行为。最多一枪,枪体就会锁死,然后进入自毁模式。”

  司启璐挣扎着站了起来,脸颊和身体上破了好几个口子,不断往外冒着黑气。

  “你,你怎么可能知道?我的戏码都是设计好的!”

  “你大概忘了,我也是是一个编剧,只是编的东西上不了台面。老实说,你设计的桥段很吸引人,但在我看来还差点意思。”李雩南苦笑道:“从一开始我就感觉到不协调,一切都像是某人安排出来的。”

  “不可能!我明明读取了你的记忆……”司启璐的脸因为愤怒而扭曲。

  “正因为如此,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我起初以为左轮谋划了这一切,甚至还想过其他人。可我万万没想到居然是你……”

  

  

  

    李雩南表情悲戚,深深吸了口气说道:“最后一次我们见面时,你说你不会用老年机,我当时就很奇怪,现在智能手机连小学生都会用。”

    “那又怎样?为什么不能是城主夺走了我的记忆?”

    “如果说不知道怎么操作老年机是因为失忆,那么你说的每家每户都鼓励生育就很矛盾。因为这个政策是近几年才有的,之前几十年都是计划生育。”李雩南再次深吸一口气:“但我突然想到,很久以前的确有鼓励生育的政策。既然你不属于这个时代,那就是几十年前的人,这是唯一的解释!”

    “哈哈哈哈,不愧是博士!”

    “然后都是细节问题了,我一坐上左轮的装置就被抓。王坤杰说窃取核心的只有我一个,以及左轮说的你们是兄弟。这些让我不得不反向思考,如果一开始你就是幕后主使呢?一边主导一切,一边又以特殊能力者接近我,让我不至于中途出意外。”

    “全都被你猜对了。”

    “我只想知道你究竟是为了什么?”李雩南痛心地看着昔日好友:“不惜用我的记忆来对付我。”

    “你只是个顶着博士头衔的路人而已,而我需要的是博士的心!”司启璐突然闪到光球下面,痴迷地看着那些缓慢旋转的悬臂:“经过我编排的剧本,你终于成为了真正的博士。尤格·索托斯的化身就在这里,很快我将会用你的身体回到那个世界,神的旨意将会再次降临!”

     李雩南看着司启璐那张无比狂热的脸,惋惜地问道:“那么你自己呢?你会一辈子躲在阴影下,没办法告诉任何人真相!”

     “那些都不重要,这么多年的等待不会白费!睁大眼睛好好看着,门扉会再次打开,让时间归于虚无吧!”

     司启璐张开双臂,身体逐渐离开地面,开始朝着肥皂泡中心飘了过去。那堆东西似乎感应到了司启璐的存在,细长的悬臂从泡沫中伸出,盘旋在他的周围。

     “博士,我感到灵魂快被拉出身体了……”吴宇林艰难地说道:“那个东西好像会直接攻击人的心智!”

     “我会阻止它的,你就再休息一下吧!”

     “博士?别过去博士!”

     李雩南放下吴宇林,朝着肥皂泡的位置移动,五颜六色泡沫映衬在眼中,思绪逐渐变得恍惚起来。他把发卡指向泡沫核心,心中默念道:“夜来香,夜来香……夜来香。”
然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司启璐的后背开始长出章鱼般的触手,身体逐渐变成彩虹色。

     “不是夜来香的话到底是什么?快点想起来啊……”

     无数肥皂泡飞向李雩南,面对着五光十色的球体,一幅幅往事在眼前走马灯似的闪过……

     “奶奶,我写完了!”恍惚中,李雩南眼前再次出现了小时候的自己。

     “累不累?”

     “不累,我很开心。”

     “好。那最后为了保护你设计的这个世界,我们定一个密码怎么样?”奶奶慈祥地摸着小男孩的脑袋。

     “为什么呢?”

     “作为最后一道保险,虽然博士是个善良的人,但不免会被坏人利用。只要念出这段密码,奶奶的化身就会出现了!”

     “好啊。我也把奶奶写进去!”

     “不用,记好这个密码就行,夜来香!”

     “夜来香,我记住了!”

     回忆到此戛然而止了,李雩南睁开眼睛,身前全是肥皂泡,几条悬臂在其中若隐若现。

     “帮我找到夜来香!一次就够了!”

     李雩南直接把手伸向悬臂,接触到的一刹那,眼前出现了一座小书桌,上面写着26个英文单词和中文的一二三四。李雩南想起来那是小学时家里面买的,用了好几年,升入初中后就送人了。

    “密码肯定在这里!”李雩南跑到桌子前面,从空档里取出一本笔记本,开始翻找起来。

     鼻血止不住地流出,但已经没有功夫理会了。

    “到底在哪?夜来香是什么?”

    耳边又一次回想起熟悉的对话。

    “这个密码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即使是你的父母也不行。”奶奶似乎在对自己说。

    “为什么呢?”

    “知道的人太多的话,密码就不灵了。”

    “嗯?这个单词怎么读呢……”

    “奶奶会慢慢藏在你的心里,当你需要的时候就会出现了……”

     李雩南回过神来,笔记本上出现了一行幼稚的字体:奶奶的密码。翻倒第二页,空白页面上渐渐浮现出一堆英文字母,慢慢地朝着中间靠拢。啪嗒,一滴鼻血落在本子上,李雩南感觉到脑袋都要炸开了。

    “Te……lo……sma,cor……da……ta。”当字母拼合完成时,李雩南眼前一阵阵发黑。

    “原来不是英语……”

     李雩南仰起头,用尽最后的力气把发卡举到半空中,吼道:“Telosma Cordata!”

     眼前的肥皂泡同一时间炸开,悬臂跟着解体,头部的疼痛奇迹般消失了。李雩南揉了揉眼睛,只见发卡一点点化作星光,在上空汇聚着。一个小小的人形轮廓漂浮于空中,耳朵是类似于狼的三角形。

     “什么?”李雩南难以置信地看着那个轮廓。

      人形周边的光芒消散了,一个年龄六七岁的小女孩出现在李雩南视野中,她有着和司启璐相似的尖耳,但眉心没有三把火,毛色偏棕。小女孩眉宇有种说不清的熟悉感,长着两个浅浅的酒窝。她手持一把琵琶,身上被不明气息笼罩着,真像敦煌壁画上的仙女。

      女孩轻轻拨动着琵琶弦,音符化作彩色的光柱,毫不留情地打在肥皂泡聚合体上。李雩南慢慢地落到地上,惊讶地看着肥皂泡们在乐曲下灰飞烟灭。司启璐也察觉到了女孩的存在,脸上瞬间充满了惊恐:“怎么是你……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在连绵不断的攻击下,肥皂泡很快只剩下一个核心,它果断缩进了裂缝中。司启璐身上的触手也随之收回裂缝中,整个人缓缓飘落到了地上,他不甘心地冲着裂缝吼道:“无名之雾啊,不要抛弃吾等信徒……Iak-Sathath……Iak-Sathath……”

     女孩缓缓落到司启璐身后,甜甜地笑了一下:“大哥,别执迷不悟了。外神已经回归了星座,再也不会有人受伤了。”

     “明明都计划好了……为什么会这样……”司启璐面色苍白,跪坐在台阶上。

     “大哥?难道你们是兄妹?”李雩南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两个人,想起左轮的那一番话,年龄差别真是太可怕了。

     “对。”女孩温柔地看着李雩南:“小海,你还是一点都没变。”

      听到这熟悉的语气,李雩南内心为之一动,虽然女孩看上去年幼,可是眼神却那么慈祥。

     “你是?你是奶奶吗?”

     “嗯。”女孩点了点头。

     “难道说左轮和司启璐……”李雩南不敢再想下去了。

     “按照辈分算的话,他们是你的舅爷爷。”女孩惋惜地看着司启璐:“小海,奶奶当初不告诉你他们的去向,是因为他们都困在了外神所构造的异世界里。也就是你看到的这个里世界。”

      李雩南回想起找到的老照片和日记,怪不得司启璐要借口施法材料而毁掉,原来上面记载的是奶奶的故事。

      “那本日记是真的,你的两个哥哥都在那场火灾里失踪了。但其实他们没死……”

      “我一开始的确以为他们都死了。但是在inu para工作的时候,我发现大哥居然靠着仅存的力量转移到了这里。”

      “真的有inu para吗?”李雩南难以置信地看着奶奶。

      “是的。最初为了收留从军队和警队退役的犬只,爱心人士呼吁修建一个专门的收容所,因为长期服役,那些犬只并不适合普通人领养。”女孩惆怅地看着天空说道:“我在你出生后不久感受到了异动,来源就是那所inu para。可是我没法说明自己的目的,只能以保洁员的身份应聘进去。”

      “这些我都不知道!”

      “我让家里人不告诉你,借口是对你影响不好。我去了基地工作后没几个月,就差点被大哥当做祭品锁在了异世界里。虽然侥幸逃了出来,但基地也被大火摧毁。从那以后我决定设置一个反制措施,防止外神再次污染这个世界。”

       “所以你借助我的小说来实现?”

       “是的。艺术家更容易和外神取得共鸣,我原先想直接把自己的力量分享给你,但却发现无论如何也无法去到这个世界。”

       司启璐此时插话道:“那是当然了。因为我把你制造的陷阱改造成自己的,你当然进不来了!”

       “可是为什么奶奶会以这种样子出现?”

       “那是因为……”女孩深情地看着司启璐:“我力量最强的时候就是在这个年纪。你还记得吗,大哥。那一年为了让我们成为银之钥的保管者,村子冒着很大风险举行了仪式,却引发了一场大火。”

        “原来火灾是因为这个?”李雩南想起奶奶住院后不久被诊断出了阿尔兹海默症,心智变成了儿童。他恍然大悟道:“我知道了,原来奶奶你那时候不断重复着夜来香,是已经回到了这个世界吗?”

        “应该是的,可惜细节我也忘了。”

        “一切都对上了……”李雩南怎么也想不到,这场恩怨居然来自于祖辈们。

        一阵风吹过,司启璐的头发瞬间变成花白色,脸部肌肉也在同一时间长满了皱纹,年龄一下子老了好几十岁。

       “奶奶,这是什么情况?”李雩南急忙问道。

       “这才是你的舅爷爷真正该有的样子。”女孩转头走向吴宇林:“我去治疗一下那位的伤口。你们应该有很多话要说吧。”

       李雩南靠近眼前的老人,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他站在风中良久,才缓缓说到:“我还是叫你司启璐吧。你们的外神既然拥有穿越是空的能力,为什么不拿去做好事呢?奶奶应该一直都在挂念你们。”

      “哈哈哈……你们对于真理一无所知。”司启璐发出老年人才有的笑声:“可没想到最后还是输给了亲妹妹。”

      “其实,我一直把你当朋友的。”李雩南说出了压抑许久的话:“在你的身上我找到了很多失去的东西。你设计出王坤杰应该就是用了我内心的愧疚吧?”

       “算了,命运至此,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但王坤杰是我预料之外的产物,因此我不得不把你从那里救出来……”

       “怪不得王坤杰说没有见到你。”李雩南笑了笑:“不过不重要了,如果可以重来,我宁愿被消灭的是我。”

       “你们那个世界应该很漂亮,可惜我在也去不了了……到头来不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李雩南伸出手,两道闪电划过,一片书签出现在掌心上,里面包裹着白杨树叶。他把书签放到司启璐手中,再把拳头握上,原本细嫩的手此刻全是皱纹。

       “这个书签就当做是我的礼物。”

       “是吗……谢谢你……”

       司启璐满意地合上眼睛,又是一阵风吹了过来,他那小小的身体便化成了几许星光,随着风扶摇直上,散落在蓝天里。李雩南目送着星光消失,才依依不舍地走向吴宇林那边。

       “奶奶,舅爷爷走了。”李雩南小声说道。

       “我知道了。他为了一个虚妄的梦守护了这么多年……”女孩摇了摇头:“但至少他有了你做朋友。”

       “日记里说他很不合群,是真的吗?”

       “对。只有我看起来很正常,可是被外神眷顾过后,我没有哪一天不在为自己的天赋担心。”女孩站起来,拍了拍躺在地上的吴宇林:“好了,你起来活动下。”

       “哇,我痊愈了啊!”吴宇林用力挥动着肩膀。

       “那左轮呢?他为什么会帮我?”李雩南追问道。

       “也许他觉得这个梦迟早有一天会破灭,所以想借你的手做个了断吧。”女孩伸手摸了摸李雩南的脸:“可惜奶奶只能陪你到这里了。往后的路你要一个人走下去。”

       “我知道怎么做了。你能告诉我村子的状况吗?”

       “那个村子有很多名字,我出生时叫做咏雾村。村民从数千年前起就是尤格·索托斯的信徒,但外神赐予的力量并不容易掌握。少数幸运儿拥有了超乎常人的智慧和体能,还有的直接变成了怪物……”

       “村子是怎么存在那么久的?”吴宇林惊讶道。

       “那些获得神赐的人,以商人和谋士的面目外出活动,积累了很多财富。为了防止村子被发现,所以每隔一段时间便利用时空转移的能力搬迁到别处。”

       “一整个村子的转移?实在太强了。”李雩南由衷地佩服。

       “可是星象后来出了异常,外神的化身渐渐无法得到响应。于是村子冒险做了个决定,按照典籍上的方法制造出银之钥,以作为尤格·索托斯的代行者……”

       “要是仪式成功了,你们现在岂不是成了怪物?”李雩南分析道。

       “那也没有你了。”女孩笑了笑:“其实你现在成了真正意义上的银之键,一旦星象回归的话,外神还是可以被呼唤出来。”

       “太可怕了!怎么办才能去掉?”

       “外神的钥匙是不可能消除,但你已经知道怎么才能守护这个世界。对不对?”

       “也对啊。”

       吴宇林重重拍了一下李雩南的肩膀:“博士,我们都挺你!”

       “好了,差不多你也该回去了。大哥的意识消失了,这个世界的寿命也到头了。”女孩重新弹起了琵琶,音乐流淌在广场上,两道光束从天而降,里面走出了陈枂生和木其山。他们身体完好无缺,看到吴宇林时都兴奋地跑了上去。

       “博士要回去了,这个故事即将画上句号。你们都做个道别吧!”

        看到两人居然完好无损,李雩南喜极而泣,和他们分别都拥抱了一次。一扇光门出现在大家身后,周围的空气都有点扭曲。

        “博士,我们以后还会再见的!”木其山使劲蹭着李雩南胸口。

        “我们会等着博士回来!”陈枂生狠狠抱了一下李雩南。

        “记得带几盒正宗雪茄给我 !”吴宇林戴上墨镜,给了李雩南一个大大的拥抱。

        “那么我就回去了,大家保重啊!”

        李雩南擦了擦湿润的眼角,朝着光门走去。身后传来木其山的声音:“你怎么大晚上还戴着个墨镜?”

        “我觉得我要保护下视力。”吴宇林解释道。

       “保护什么啊?分明是为了挡住你的泪水。”

        陈枂生一把抢下墨镜,吴宇林便和他追逐起来,木其山只好跟着去劝阻。李雩南回头看着大家欢快的样子,对奶奶挥了挥手,心满意足的踏入门里:“是啊,虽然很舍不得这里……大舅爷是哈士奇,二舅爷是萨摩耶,奶奶是阿拉斯加犬,哈哈哈哈,怪不得有种熟悉的感觉……”

         前所未有的温暖包裹着李雩南,终于可以回家了……
 
       

   医院病房里,李雩南把被子叠好放在床位,伸手拉开窗帘,一缕阳光照进窗户。他面对阳光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病房在28楼,城市大部分景观都收进眼底。

   “终于回来了,好真实的梦境……”李雩南感到后背有些酸疼。

   病房的门被推开,一个穿着警装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个面熟的中年人。李雩南一看到他顿时有些紧张,语气颤抖着问道:“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你好。李先生,我是来转交给你遗留物品的。”中年人首先说道。

   “啊,我想起来了,你是之前搭载我的陈师傅吧?”李雩南想起来了,这个男人的确是司机。

   “是啊。地震发生后,我在现场捡到了一个书包,里面有一些你的随身物品。”

   “书包?”李雩南看了看自己的包,还放在旁边衣柜里。

   陈师傅拎出一个塑料袋,取出里面的书包,那是一个很有年头的小书包了,以李雩南现在的体型来说绝对背不了。书包上印着动物卡通图案,整体呈现蓝色。

  “这不是我小学时候用过的吗?”李雩南拉开拉链,首先找到一个摔坏的手机。这时他才想起,自己苏醒后都没有用过手机。

  “这个手机是放在包里的,肯定是被地震弄坏的。”

  “谢谢你们,地震是怎么回事?”

  陈师傅和年轻警察对视了一眼,解释道:“就是那天我送你到郊外后不久,突然下起了大雨,地面紧接着就开始震动。当时我怕你一个人有危险,打电话也无法接通,最后在一个坡道下面找到了你。后来通知医院和警察把你送到这里。”

  “那附近的人呢?”

  “很奇怪,附近根本没有人受灾,而且地震就持续了短短几秒,那地方也不在地震带上……”

  “我还真是幸运啊。”

  “那李先生你就先休息吧,我们先回去了。”警察和陈师傅先后对李雩南打了个招呼,转身离开病房。

  “居然这么快就结束了?”

  李雩南回到床上坐好,目光落在隔壁床的报纸上。那位病人今早离开医院,报纸的日期也是今天。

  “……特大跨省电信诈骗团伙被警方抓获,非法牟利数千万元……”报纸头版用粗体字写道。李雩南继续往下读:“主谋在马来西亚落网,将在不久后引渡回国。警方在此提醒各位读者,防范电信诈骗需要牢记……”

  “他们被抓了?”李雩南百感交集,读了一遍又一遍,虽然新闻上都用了化名,可是时间,地点和手机里都对上了。

  病房的门再次被推开,两名文质彬彬的中年男女走了进来,在他们身后是一个年轻的医生。这对男女没有穿制服,但看气质也像是医生。

  “李先生早上好。能不能耽误一点时间?”女医生有些难为情地问道。

  “额,什么事?”

  “我的老师们想要见见你。”

  李雩南这才发现眼前的两人有种熟悉感,可一时半会却想不起来了。他点了点头:“没事,我可以待到中午。”女医生对两人打了声招呼后便离开病房。

  中年男人主动掏出一张名片,上面写道:西南医科大学教授,司南。

  “你就是司南?”李雩南惊讶得嘴巴都合不拢了,这不就是司启璐口中的“父亲”吗?

  “是的。这是我爱人高莲。我们都是医生,五年前转为研究兽医了。”

  “原来我见到的他们是假的……”李雩南感觉松了口气:“那你们认识司启璐吗?”

  “你怎么知道我儿子的名字?”司教授有些惊讶。

  “你儿子?”

  “对啊。是我和爱人在那个乐园工作时,无意中想到的名字。后来儿子出生后,为了纪念那段经历,就把儿子取名司启璐了。”司南打开手机上的照片,是一家三口的幸福合影,夫妻两人中间站着一个阳光男孩,比李雩南小几岁。

  “你们为什么改行呢?”

  “虽然当人类的医生很有前途,但是那些动物们理应得到关注,尤其是现在养宠物的人与日俱增,匹配的医疗人员却很少。”

  “你说的乐园是inu para?”

  “嗯?我以为你知道。”司教授让爱人坐在椅子上:“老婆,你来解释一下吧。”

  高莲从随身的挎包里取出一份工作日志,表面已经泛黄了。她翻开其中一页:“我和爱人当年从医学院毕业后,经过熟人介绍去了一家退役警犬收容基地当志愿者。因为投资者以前在日本留过学,就把那个地方取名为Inu Para,意思就是狗狗乐园。条件有些艰苦,而且动物和人还不一样,但那里的毛孩子都是功勋犬,我们决定还是坚持下来了。”

  “原来是这样……可是你们怎么会认识我?”

  “汪老师是你的奶奶吧?”

  “没错。老师?她不是做保洁工吗?”

  “起初我们的确以为她只是做日常清洁工作。没想到有一天汪老师突然来找我们借兽医方面的书籍,我们开始以为她只是好奇,可过了没几天,她居然把上面的知识背得十分熟练。那个年代国内的资料匮乏,很多书籍都是外文,甚至还有德文的。”高莲回忆起来时依然流露着崇拜的神情:“汪老师连小学都没读完,却能把德文专有名词倒背如流,以至于有时候我们反而要向她请教。”

  “奶奶从来都没跟我说过!”

  “那真是太奇怪了,汪老师似乎有意不想让外人知道这些事。”

  “后来乐园为什么没开了?”

  “过了半年多,乐园突发大火,事后调查确认是煤气管道爆炸,可我们总觉得很奇怪,那地方的管道都是新的。”高莲叹了口气:“爆炸当晚,汪老师冲进火场救了很多收留的犬只出来,一点也不像60多岁的老人。”

  “说出来你们肯定不信,奶奶是有超能力的,那晚上她和自己的哥哥发生了冲突……”

  “汪老师还有哥哥?”司教授也跟着惊讶起来。

  “是啊,如果我告诉你们实情的话,你们肯定觉得我疯了。”

  高莲掏出一个笔记本,从里面抽出一张塑封的老照片。照片中央是奶奶早些年的样子,那时的她已经两鬓发白,身前站着三只巨狗,背景是收容所的红砖房。

  “这张照片应该物归原主了,我们昨晚上在影集里找到的,之前以为搞丢了。”高莲双手把照片递给李雩南:“这是汪老师工作时唯一一张照片,她面前的三条狗是乐园最初的居民。很可惜爆炸发生后,他们都没能逃出来……”

  “罗威纳,德牧,杜宾?等下,这不就是吴宇林他们吗?”联想起三人的耳朵和毛发特征,李雩南和照片上的三条警犬全部对应上。

  司南这时候接过话茬说道:“如果不介意的话,能不能留个你的联系方式。我听说你是个作家,我们刚好有朋友想拍摄关于退役警犬的微电影,缺个编剧。”

  “你们怎么知道我是作家的?”李雩南确信自己从来没告诉任何人写作方面的事情。

  “是那个送你来的陈师傅说的。真是够巧,那天我们来看望一个住院的朋友,刚好就遇上了。”

  “没问题。我重新买个手机后会联系你的。”

  “好的。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得赶回学校,那改天再联系!”司教授和爱人做了简短的道别后,也很快离开了病房。房间里只剩下李雩南一个人了,他拎起老旧的书包,在底部摸到一张卡片,如果不是仔细看很容易和硬质书包底混淆。

  这是一张明信片,约二十厘米长,十多厘米宽,封面上用艺术体写着:Inu Para,下方是一行手写的中文:献给我的孙子李大海。

  “不会吧?”翻看第第一页,白色底板上有段很短的文字:

  城主的黑暗统治结束了,乐园的天空再次恢复了晴朗。博士牺牲了最后一丝理智,以自己的记忆为代价,复活了所有牺牲的同伴们。人们可以选择继续留在乐园,或者去往其他世界。只要相信着梦想的力量,总有一天博士还是会回到我们身边……

  最后一页是一张跨页的彩图,右侧一只柯基模样的少年被众人簇拥在中间,李雩南一眼就认出了他们:“吴宇林,木其山,陈枂生,还有……王坤杰?”所有人脸上都写满了开心和喜悦,吴宇林叼着一只香烟,墨镜搭在头顶。木其山和陈枂生每人拉住一只胳膊,斗气似地看着对方。王坤杰正笑着劝阻两人,中间的少年头发都被拉乱了,腰间的枪也被抢走。画面左侧是一片原野,远处有三个人影。

  “是奶奶和舅爷爷们!”

  李雩南惊得下巴差点没脱臼,奶奶坐在树下弹起了琵琶,司启璐就在旁边聚精会神听着,两手杵着下巴。十几米外,一架无人机从空中降下,左轮伸手去抓,也许是角度没掌控好,无人机的一条腿戳到了他的脸。

  画面上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和谐美满,没有杀戮,没有背叛。晴空万里无云,搭配上碧绿色的草地,的确符合了“乐园”二字。李雩南静静地把明信片贴在胸口,任凭眼泪夺眶而出……

  ……

  出院手续很快都办完了,李雩南走出医院大楼已经是中午。没有任何人的陪伴,独自沐浴在午时的阳光下。他回过头看向28楼,感觉自己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差不多可以去自首了……趁着那些人还没发现我。”李雩南深呼吸了几次,朝着医院的侧门走去。

  路两边等候的人群看到李雩南出现,突然都围了上来,有几个人甚至还扛起了摄像机。

  “你好,李雩南先生,请问下是你把线索提供给警方的吗?”一个记者打扮的女子把话筒塞了过来。

  “什么线索?”

  “李雩南先生,请问下你是从哪里得知诈骗集团的内情的?”另一个记者直接把话筒伸到李雩南的脸上,几乎都要戳到鼻尖了。

  “你们在说什么啊?那个集团不是被警方破获的吗?”

  “李雩南先生别谦虚了,我们是有可靠消息才来的,请你谈一下目前的感受吧!”

  “等下,李雩南这个称呼只有集团的人才知道,他们为什么……”一股不安的感觉降临在李雩南心上,面对记者们轰炸般的提问,他是一点都听不进去。

  人群后面突然被什么东西撞开了,几个杀气腾腾的男人硬生生挤了进来,摄影师和记者被粗暴地推倒一边,险些撞倒。

  “李雩南,你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要不是你编写的剧本,我老婆也不会搭进去所有家产。”为首的男人亮出一把长约10厘米的刀具:“冤有头债有主,无关人马上离开!”

  “救命啊,杀人啦!”记者团中炸开了锅。

  李雩南本能地向后面逃开,不料一把冰冷的金属从腰部捅了进去,他转过头,眼前出现一张年轻的女性面孔。

  “你为什么昧着良心替骗子写那些东西?我的丈夫就是因为你,把看病的钱全部投了进去……全家都被你害惨了!”女子飞快抽出刀,又狠狠捅了进去。

  “刺啦!”

  就在这一瞬间。李雩南后背和胸口被好几个尖锐的利器刺穿。尖叫声,辱骂声,像开闸的洪水般涌入脑海中。远处的保安们发现了状况,掏出对讲机就冲了过来。

  “原来他们早就计划好了……”

  李雩南出神地望着蓝天,彻底放弃了抵抗,宛如棉花般瘫软下去。保安们奋力拉开行凶的人们,为首的那人丢掉刀,嚎啕大哭起来:“我终于报仇了!老天有眼啊……”

  “夜来香,夜来香……”

  眼前只剩下一片黑暗,李雩南的声音逐渐减弱,这一次他再也醒不过来了……周围的人乱作一团,没有人留意到李雩南说出的话,医院的马路上很快被挤得水泄不通。天空中几只鸽子飞过,仿佛在呼唤着某个人的名字。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