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格里拉:真实的幻觉(组章)

香格里拉:真实的幻觉(组章)
 
 
色系斑斓

佛,安顿了万物。
在依拉草原,枯草最先从轮回中苏醒。枯黄的草干涩的草,和庙宇高贵的黄遥相映衬。
草谦卑返青,无边草色点染大地,草挤出绿色血浆喂养春天。
牦牛像是青绿棋盘上的黑色棋子。它们悠闲漫步,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
雪山穆立,白色袈裟反射炫目银光。白云无声漂泊,它们是天上的羊群;羊群漂移,风赶着地上的白云。
而天空,深邃辽远的水洗蓝,装下了空,洗净杂念。
阳光炽烈,雕凿高原汉子皮肤的古铜。
花儿含着露珠晨光里醒来,紫红的龙胆花、格桑花,五颜六色的无名野花,装饰了高原女人的斑斓梦境。
母亲如蜂蝶穿行在油菜花的金色海洋。
她翘首以盼的秋色,原野金黄,青稞在秋风中坐化。
身披暗红袈裟的僧侣,目睹这一切,心平如镜,默念经文。
万物始于寂静而又归于寂静。
五彩经幡风中飘舞,彩虹横亘天边,佛悬挂最恢宏的唐卡,给人间送来祝福。
 
风的耳朵

沿着横断山脉的峭拔曲线,鹰在滑翔。天空之子,羽翼鼓荡气流。
排箫舒缓而悠扬,漫过草原,河滩。溪流淙淙,吟唱民谣小调。
低低虫吟,百鸟欢歌,鹰划过天空的长啸,是一部和声中最高的音阶。
牛羊驻足,大地竖起耳朵。

马蹄哒哒,扬尘漫卷,青草的气味侵入鼻息。远方山色空蒙,落日红霞。
马鞭清脆,琴声如诉如泣。星光璀璨,月晖泼洒。
穹庐下,回荡天籁之音。

佛塔高耸。一个玛尼堆就是一座皈依的庙堂。
经幡猎猎,风铃摇曳。
梵音袅袅中寺院的晚钟敲响,如佛手轻抚,慰籍,治愈。

耳廓发烫。月光广场欢歌热舞。
风助力篝火与烈酒,火光映照笑容,烈酒喷涌豪情。
月光霓虹交相辉映,转经轮一遍遍转动。
今夜,神奇之地演奏华章交响。
 
雪线:分割的美学

距离产生美。
止步于雪线,仰望不可企及的高度。雪山庄严,神圣,它以沉默昭示永恒。
雪莲盛开,素洁高贵,素面朝天。冰舌延绵,亲吻树林,民居,草原。
日照金山,光芒万丈,万物沐浴恩泽。
止步于圣湖深邃的宁静。海的遗腹子,等待蔚蓝的召唤。
止步于峡谷,微光里寻找大海的水线。止步于江河两岸,几度夕阳,青山依旧。
黑陶墨古,流光里追溯文明的起源;雪峰峭拔,凝望远古的乡愁。
止步于横断山脉,奇峰分割天空的几何。云杉挺拔,遮不住望乡人的秋波。
山背后升起炊烟,向阳的山坡住着牛羊。
竹篱分割村庄与原野,桃花掩映木屋青瓦,原野上小麦青青。
止步于一场约定的雪,止步于水磨碾碎的光阴。屋外雪花飘飘,屋内火光灯盏,牛肉飘香。
止步于松赞林寺,壁画恢宏,佛像端然。
垂首亦或仰望,博大与精微,真实与幻觉。
 
 
 白马雪山垭口
 
一生都要路过的白马雪山,一生都绕不过去的垭口。山风凌厉,雪花落满肩头。
站在垭口眺望,峰峦叠嶂,远方苍茫。蜿蜒长路像高原的血管延伸到隐秘的腹地。四千多米海拔之上,雪山披着银色马鬃,威凛高峻。这匹白马在高原俯卧许久,跃跃欲试腾空而起。
仰望雪山,蹲踞送别的垭口,看雄鹰掠过,投下飘逸剪影;看马帮走过,马铃声响,赶马人以一声长吼驱赶漫长旅途的孤寂;看红衣僧侣走过,神情肃穆,默念经文,对着神山朝拜。
 
垭口——送别的关隘,一生的乡愁聚集。翻过垭口,就翻越了陡峭的人生。下坡,下到谷底,下到神山脚下,下到炊烟升起的地方,下到阿妈望眼欲穿的地方。
走吧,天上一弯冷月送你,天边一抹橘红的烟霞送你。
 
纯净:幻觉的倒影

雨,高原之雨,天空的水瀑。清洗蓝天的底板,清洗湖的滢澈,清洗青山灵秀,清洗凡心。
凡心如灯烛,凡心里住着桃花源。
在迪庆高原,普达措就是桃花源。
烟蔼迷离,江南水墨。湖泊沉静,溪水淙淙,峰回路转中草色离离,草原延展连绵的苍绿。
湖水清澈,鱼儿悠游。
花开独自娇媚,叶落独自沉吟,桃花源在流水的光阴里宠辱不惊。
蓝天纯净,一如湛蓝海洋。辽阔胸襟,容纳流浪的鸟鸣、云影。
湖泊纯净,大地的绿宝石,折射群山树林的倒影,折射一只白鹤梳妆的倒影。
阳光纯净,光照万物,暗影无处藏身。
高原的女人纯净,朝向阳光的脸孔有迷人的高原红。
笑容纯净,高原红像绽放的花蕾。
空气纯净,天地间弥散草香,青稞香,麦香,野花的幽香。
梦里回到了桃花源,梦也纯净。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