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鸡足山:点读金顶妙境

              在鸡足山:点读金顶妙境

                               云南/阿鹏

                                   1

      鸡足山金顶,巃嵸崔巍,顺着迭起的峭岩攀援而上,触石兴云,气象环生。

      这一次登临,我不得不发出观山海的喟叹!

      云海中,“日、海、云、雪”四观,这是大自然的天工之作,这是灵山佛都的秀甲天下之境,奇风异彩,登临的就是天上人间。

                                   2

       我知道:山,是鸡足山,一峰天柱,有“芙蓉万仞削中天”的奇伟。

       天柱佛光、华首晴雷、苍山积雪、洱海回岚、飞瀑穿云、万壑松涛、重崖返照、塔院秋月,这八景迎面铺排,气象延展,大美弥漫,名标天下。

      我也知道:海,是云海,云波诡谲,有“紫气东来卷霞云”的壮美。

 

      鸡足山有三十六寺、七十二庵,始建于蜀汉,继于唐、宋、元,兴盛于明清,梵刹林列,集“雄、险、奇、秀、幽”于一身,千百年来,青灯不熄、香火不断。

       这寺、庵、塔出没在云海,仙踪缥缈,神迹处处。

       于是,鸡足山便有了“天开佛国”、“华夏第一佛山”的名头,冠绝于世。

                                   3

       此时,我借徐霞客的“器观尽收今古胜,实首海内矣”、徐悲鸿的“灵鹫一片荒凉土,岂比苍苍鸡足山”的赞誉,说出了“极顶观妙境”的无言的奇幻,顿生“会当临绝顶、相伴日月星辰”的叹为观止。

      也是有了空灵的幻美,身心与这方妙境融为了一体。

 

       在海拔3240米的位置上,我站成山的姿势。

       一根25°纬线、一根100°经线穿过眉心,牵出了我心上的虔敬。

 

       是的,鸡足山何其伟,前列三支,后拖一岭,有“13座险峰”雄峙,峰峰称奇,仿佛是诵经的罗汉环伺;有“34道岩壁”描眉,岩岩迭嶂,仿佛是一半天堂一半人间的分界线;有“45个幽洞”点睛,洞洞藏幽,仿佛是灵隐的仙家府邸;有“100余条溪水”盘缠,溪溪澹碧,仿佛是降伏的神龙,浅唱低吟……

 

       其实,泉语叮咚,梵音淙淙,漫漶佛山,真的令人叹为观止!

 

      近处,苍崖曲岩,如刀削斧砍,猿踞猱攀,美如画廊。

      远处,群山叠嶂,如叠玉连珠,壑沟错落,翠微千里。

                                  4

      披拂炫若霞帔的云雾,我不得不说了,这一座山的威严,寺古松深,香火鼎盛,佛音邈邈,深邃玄远。

      在来风四面中,一任香烟洇染。

      只是,迥得真趣,我仿佛也沾了仙气。

 

       在睹光台上,背靠楞严塔,静谧、安详、旷远之美抵达我的意会间。

        挥笔笺注鸡足,兴象圆融,诗亦圆通,更让我感受到了“云、风、雾、光”造境之美!

                                  5

        金顶寺,为灵山佛都最高寺庙,始建于明代弘治年间。

        先后建起了普光殿、天长阁、观风阁、善雨亭、弥勒殿、护法殿、金殿、楞严塔。

         险峰圣境,禅机景中,空灵妙境,晨钟暮鼓,震悟大千。

 

        突然想到,我已捕捉了金顶的意远,它像一颗金印,妥帖地盖在了东南亚佛教中心。

        千百年来,这一山钟灵,造了毓秀之境,被佛家认为“草木皆菩提、流水有禅音”,引来了四面八方香客朝圣。

        每年春节,更是车流熙攘,人流如蚁聚。

 

        而我,一漾开云海幻境,金顶收去了我心上的虚浮。

         明心开悟,此时不说释迦牟尼佛的首座大弟子迦叶尊者拈花微笑,抱金褴袈裟,携舍利佛牙,在鸡足山华首门守衣入定;不说鸡足山曾经的“金殿空中香雾迷,十里松风吹不断”的鼎盛;不说“禅门泰斗”的虚云和尚在鸡足山修行,接纳四方僧众,募捐兴修寺院,抵京获赐龙藏,让这一山声誉大振;也不说唐朝的小澄,宋代的慈济,元朝的源空、普通、本源,明代的苍雪、担当、大错等等历代高僧大德功德弥彰,都曾驻锡鸡足山,讲经说法。

        在震撼和启示间,我只说李公麟的《十八罗汉过江图》,屈尔泰的《墨龙》,徐悲鸿的《鸡、竹(足)、山》为这座文物宝库增添了绚丽色彩,杨升庵、李贽、李元阳、董其昌、袁嘉谷、赵藩、李根源、费孝通、冯牧、梁衡等等韵士名流纷沓而至,走进了鸡足山的历史卷宗,涵养了这一山深厚的文化底蕴,博大成海。

 

        烟霞漫卷,我找到了神奇之钥,开启了心灵之眼,洞悉了金顶是人心化境之城。

 

        在睹光台上,祥云朵朵,有香烟铺陈,我半身入了霄汉。

         只是,在悬崖边,我也不敢高声语,恐惊了天上人!

 

                                  6

       山林中,烧香雀啁啾,声声柔婉,句句虔诚。

       我知道:因为它们听惯了晨钟暮鼓,木鱼叮咚,经声佛号,这一声声“洗洗手烧香”、“洗洗手烧香”的唱词,粒粒纯净,多像来自云天外,漫入遐思,拂去了我心上的尘。

       这一刻,也被朝圣者应声相和诵读,被我的文字收藏。

 

        有脚下的风徐来,划开一线云缝,我下山,回到人间低处……

        不经意间回眸,楞严塔不愧为灵山佛都漂浮在云海中的地标,不负盛名,卓立在金顶!

 

  【作者简介】杨继光,笔名:阿鹏,生于1967年3月20日,男,白族,云南宾川县人,中国散文诗作家。作品散见于各类文学期刊和网络论坛和多种年度选本,著有散文诗集《彩色的风筝》《醉笑红尘》《有凤来仪》《半夏花开》《笺注哀牢》。曾任《文化版图·岚》副主编,《文化大理一一宾川卷》执行副主编,《国家诗歌地理一一中国大诗选》2015卷执行编辑,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会员,中外散文诗学会主席团委员,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大理州作家协会理事,宾川作协理事、秘书长。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彩龙用户2ogkco8v 1 1

很好!棒!

10月15日 22:14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