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足山短笺》

                           《鸡足山短笺》散文诗组章

                                            云南/阿鹏

1.在金顶:批阅入心的画境

鸡足山金顶,自来被誉为“一颗东南亚佛教中心的金印”。

有梵接天风,有雾篆世霖,有瑞气回环,生成了“玉龙吹霰、绿天四翳、塔凝空月、地隐晴雷、遥峰雪灿、岩日流丹、云海晴光、洞闷灵奇”的臻至化境。

 

我为心中憧憬而来,也出没在金顶缥缈中。

只是,仿佛一脚在天上,一脚在地上行走,不敢相信自己身临其中。

身边,绕塔三匝的朝拜人,一直在说求得了平安,多年以后又来,了心中之愿。

或许,仰止于金顶楞严塔的崔巍,有五色云涛晓雾洇染,有细如雨丝的祷告声氲氤,我只为将心濯洗干净。

 

在这“泱泱佛国之都,天堂般的圣境,一幅人心化境之都”的画卷中,此时,我不说当年迦叶开山“抱金褴袈裟,携舍利佛牙,入定鸡足山,辟华首门为华化道场”的神话,不说唐玄奘《大唐西域记》中有“乃往鸡足山”的记载。

探隐索微,只说香客星夜兼程抱梦而来,云集朝拜,让我遇见了人心的虔诚,超过了我的想象。

 

亦或许,鸡足山山比天高,这应该是天空之城才有的纯净。

鞭辟入里,在生命的来与去处,金殿和大雄宝殿的时间木鱼叮咚,是一曲“鸡足天下灵”的诵读,也是入心仰望的咏叹。

 

条分缕析,一部古典的金顶,每年夏秋之交,有“天柱佛光” 相间,立起玄秘、神话与佛教的渊薮,使“尚善”深入人心,演变中,接纳着凡尘的朝拜,穿越了古今。

 

见微知著,也注定是一次洗心之旅,为自己的岁月收藏。

 

2.在束身峡:临摹岁月的身影

束身峡,这是鸡足山金顶胸膛裂开的一缝,却是一幅悬峡连天的陡峭画轴。

我看见脚下山崖环列,千仞峭壁,临之目眩。

束身峡,真有“穷地之险,极路之峻”。因为遇见陡峭,我懂得放任罡风翻阅心中起伏的文字,放低身段慢慢行走。

 

一条石径通天,996步的纡行,被我憧憬,被我想象。

我看见了猴攀猴戏,看见了龙脊上花开,看见悬崖上草木风华正茂……

只是,一轴画壁,一轴生命不息的画像,每一种生命长在石缝里,或挂在石壁上,在我每一个惊愕的眼神落款处,吞云吐雾,呈现出仙姿仙态的生活模样。

 

 

这是没有被打上神话和传说的烙印峡谷,只存有当年徐霞客搜山经水脉,需要束身才能从这岩缝中下到八功德水、曹溪水、静禅茅棚的身影。

也是,大家徐霞客方寸湛然,并以玄对山水,笺注“束身峡”,这一岩缝便有了名头。

 

凝望,还是谷中一株百岁杜鹃,守清为芳,次第花开,接纳了我审美的眼神。

这是束身峡最点睛的一笔了,怒放的生命,树花如缀,晴薰雨醉。

我不得不再次喊出:杜鹃花开入梦来!

 

一只烧香雀擦耳际飞过,“洗手烧香、洗洗手烧香”的啭婉,制化出更加空灵的梦境。

而听见头顶的金顶寺佛号经声响起,每一滴禅音入心,我在想:还有多少尘封的心结不能开解?

 

我也束身,以山虫兄弟的“上山定是通天的路,下山即是束身的峡”开悟之语落墨,穿出了鸡足山最美第一峡一一束身峡。

 

 

3.在静禅茅棚:坐看山水低

来到静禅茅棚,山涌峰动,分不清是自己在走,雾在走,还是云在飘?

这是自然的赐予,在移动的画镜中,茅棚宛如仙居,却妥妥贴贴地安坐在巨崖的突兀处。

 

茅棚,其实是一间石屋而也,仅能容一床一椅,在我抽取的意象中,一肩挑“五宗”的中国近代禅宗泰斗虚云大和尚曾在棚中静修。

或许,故事外的故事,被后来传说编排,我有了翻开隐秘的冲动。

据说,鸡足山开山以来,不知有多少佛性萌发者,从这里走出,也成为高僧大德……

 

石崖上,经幡随风飞舞。

我知道:那些经幡上有我看不懂的文字,却被与我擦肩而过的云和雾流利诵读。

 

坐在石屋前的巉岩上,左右森壁迥峰,岩峻崷崪,灌木丛生。

金雀花或挂在壁上,或长在岩顶,形似展翅欲飞的雀鸟,花色鲜黄,美丽开放,迎迓着我雅俗共赏的心境。

 

而此时,我分明已经坐成虚云当年修禅的姿势。

但我,也观山经水脉。

抬头是山,低头是山,山有根,万山环合,松风白雾、天光云影、青黛如螺、玄妙绝伦。

抬头是水,低头是水,水有魂,素水盈溪、风盖错落,龙啼凤鸣、百啭千声。

而观秘境之外的烟火人间、浮光掠影、红尘起落……

 

人间胜景,圣境人间,我托出内心的感动,就像“云烟入梦,雨水入尘,景晴已知胜”。

茅棚,在北纬25°—26°之间的玄秘,静禅之意被我知我识。

 

4.在曹溪水:掬了一捧尘世的清涟

曹溪水,从亘古不变的九曲岩壁上溢出,静静守护着已经倒圮的曹溪寺而得名。

这个小景致,藏幽匿胜,在云雾笼罩下,集山、水、林、泉之大成,是一幅湿漉漉的梦境。

 

也是大自然的造物伟力,从来让人惊叹。

四周有山花、鸟禽、走兽,有儳岩叠远空,有稀奇古怪的“无名花草”,有连山接岭怪树悬萝,将山水的惊、险、幽、静、神、奇融合成无言之美,画像之美。

 

一眼曹溪,是心上的尤物。

从每一个角度接近,都会让人产生爱恋。

泉眼喷涌,如龙吐水,雾气萦萦,每一滴却是入心的清涟。

 

我听溪,多像听心上的开花词,一次次复读。

而我尝水,醍醐灌顶,冷暖自知。

 

曹溪水,“叮咚、叮咚”,与不远处的八功德水汇流,百啭千回,醉入深谷。

都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

一水曹溪,下山入世,走进人间……

 

5.在华首门:等一部时光的经典

一根灵山旅游金线的牵引,将金顶、茅棚、天一阁、曹溪水、八功德水、曹溪寺、华首门、铜佛殿胜景穿辍在一起。

 

来到华首门,雾起云浮,太子阁里传来的“弥陀”声纡徐。

还真难以辨析,是在天上还是人间。

还是一棵松树挂在半壁岩上,吐着新绿,弹亮了我的眼神,这分明是人间草木的原色。

 

华首门,这是大自然千千万万年的鬼斧神工之作。

秀峰当面,气以石聚,以石脊为骨,岩峤峥嵘。

壁上有奇门,锁在云雾中。相传它是释迦牟尼十大弟子之一的迦叶守衣入定(即打坐参禅)的地方,所以它在整全个鸡足山享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被佛教称为'中华第一门'。

门高40米,宽20米,中间有一道垂直下裂的石缝,把石壁分为两扇,'门'的中缝悬挂着距离大致相等的石,这就是'石锁'。

 

我在石门外的画中,迦叶尊者受记为僧处,掬一捧受记泉,如饮甘露,望门息心。

也想叩开那道分隔浮华的尘世与清净佛国的众妙之门,佐证一次,门内“拈花一笑”的盛况!

 

     【作者简介】杨继光,笔名:阿鹏,生于1967年3月20日,男,白族,云南宾川县人,中国散文诗作家。作品散见于各类文学期刊和网络论坛和多种年度选本,著有散文诗集《彩色的风筝》《醉笑红尘》《有凤来仪》《半夏花开》《笺注哀牢》。曾任《文化版图·岚》副主编,《文化大理一一宾川卷》执行副主编,《国家诗歌地理一一中国大诗选》2015卷执行编辑,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会员,中外散文诗学会主席团委员,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大理州作家协会理事,宾川作协理事、秘书长。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10月14日 08:28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