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昆明信息港 下载客户端 关于彩龙 论坛须知

野穗(外二章)

 

     

 

       一丛长在野地的稻子,秋天里结出几茎野穗。

       这里,二十年前所有水田就不栽稻子了;现在,十里之内已找不到一块稻田了。

       这一丛稻,种子是风吹来?饱满的谷粒风吹不起;是鸟儿衔来?怎么这么巧就落在这片野地。还是雨水冲来的么?好事的人从远处携来?

       这丛秧苗,避过了此前每月好几次的杂草清理,躲过了今年的好几场大水,也安然度过了六月的干旱,竟然活了下来,在秋天里结出好几茎稻穗,实属不易。

        这里,曾经是连片的稻田,有十里稻花、十里蛙唱。过去的时间虽然不是很久,但是说起来已然是十分遥远的事了。那时,路边水沟、村外水洼,也会长出不少这样的稻丛,结出些野穗,却几乎没人在意,只偶尔有老妇捋几穗回去,也不过是喂鸡喂鸭。那时,这小小的一丛,这细细的几穗,只能野生野长,没人会多看一眼。

       然而,这野地里几茎半黄的穗子,却着实让我有些惊喜,好几回看了还觉不够,前天吃过晚饭,还拉着妻子特意又看了一次。现在,已是寒露,一丛绿中带黄的谷叶、几茎黄中泛绿的稻穗,想来还没黄熟的只是昂头直立的空穗,就是黄了的穗子也有大半儿的空秕,那鼓实的几粒实在不够三五只小雀一顿啄食。

       鸟儿啊,不要太贪嘴,留一粒两粒,落进泥地。希望明年,这野地里还长一丛稻子,秋天还结出几茎野穗。

 

秋     蟹

 

       小虾,褪去透明的软甲。一只小蟹看见了,举起鳌足,味道不错。

       小蟹,脱下青铜似的甲胄。一只稍大的蟹看见了,舞动大钳,味道很是鲜美。

 

       秋风吹冷了秋水。渐黄的水草,缠不住蟹脚,它们换上了铁甲,最柔软的地方也亮出了烂银的裹肚。

       水有些凉,这池塘也忒小、忒浅,一生不能都困在水的一方,定要到外面闯上一闯。何况,这铁甲银铠,大钳一双,从来横行无物可挡,说不准可以闯出一番名堂,或许还真能出将入相。

       第一个爬出了水面,第二个争先上了岸,第三个、第四个簇拥着,混乱着,呜呜嚷嚷,阵势还真有些浩荡。

       ——只是,这横行惯了的模样怎么也列不成行,那从不服输的性子咋能摆得开阵仗。                                                      

 

       一个老翁走来,抓着蟹盖,一个小孩过去,扯住一条蟹腿,不一会儿就满满装了一篓。不一会儿,蒸了,端上了桌,蟹们换了身金红的战袍,一对大钳举着,还是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只是不能够再动弹。

       剩下的蟹们,退回水里,潜进塘底,等待着下一波的出袭。

 

一 片 叶

 

       一片叶,落了。惊了谁的心。

       一片叶,垂在风雨夜的墙上,不管多大的风雨,一直没有飘落,还等着第一缕照见生命的晨光。

       一片叶,飘在秋风里,无论大地、江河怎样呼唤,一直没有飘落。从《诗经》开始,黄了陨了,飘过了屈原的洞庭,飘过了王嫱的高山峨峨、河水泱泱,飘过了曹丕的雁叫云端、庾信的霜风乱乱,一直飘进了大唐。落了,落了。李白扫去在高崖之上,长江滚滚、木叶萧萧,杜甫一声悲叹,待落叶落满长安,诗人更瘦了,渭水扬起了一阵悲凉。

       一片叶,还飘在梦里。梦里,冷冷的月,空空的庭院,等一声轻轻的响。秋虫弦歌清扬,秋草长白轻软,轻轻地落了,枝头的鸟惊开朦胧的眼,松了松毛羽蜷得更紧,疏朗的夜星退得更加高远,屏息的夜的空气凝结了露滴,更寒更加清亮。

       一片叶,落了,落在瞌睡的地上。大地睡了,心却醒着,感到了一片落叶份量,就像透过树梢跌落的月光,像挂在草尖滚落的露珠,像高高扬起又远远飞落的一声虫唱。

       一片叶,落了。惊了谁的心。

 

 

网友评论

5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5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11月25日 22:33

11月13日 12:05

10月19日 09:23

10月18日 08:26

10月17日 23:54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