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80年代的昆明青年路

  上世纪80年代,南北向、不足两千米长的青年路,是以路为市的个体服装一条街。这里每天都车水马龙、肩摩毂接,是昆明主城区最热闹最拥挤最亮丽最时髦的地方。

  “……青年路上,银桦树下,那些个体户摆的摊一天比一天多,花花绿绿的衣物鲜艳、招展得像花园。在记述这番景象的时候,刘梦轩抄摘过一段报道文字:‘全市个体工商从业者已经发展到9737户,从业者计13035人,占全市商业网点总数的57%,达到解放初期的水平。’”(引自《阳光灿烂:60年代生人的青春祭》第八章“现在的那些诗歌太旧了”)

  上述文中说的“一段报道文字”,摘的好像是《春城晚报》,时间应该是1983年。

  80年代后期,我上班和住宿的地方,曾经一度就在青年路上。其间,还和同事吴丹合写过一篇《岂能“整死外地人!”--青年路血性斗殴目击记》。现在翻读,也还觉得不差,名符其实是现场“目击记”。瑕疵是文中那感叹号可以少用点。

  这篇“血性斗殴目击记”写完交稿时,用的主标题是“整死外地人!”,刘全健总编辑在大样上读完稿件,给予了一点表扬,同时拎笔一挥,在主标题前加了“岂能”二字。这篇稿件刊发在刚诞生不久的对开大报《昆明日报》1989年1月14日第一版。

  当年,报社业务气氛浓厚,提出创造性地办好党报。以宽容、开放的姿态鼓励大家接触各种题材,以及进行各种写作的尝试,包括鼓励写现场短新闻。

  1989年秋,市政府发布公告,将青年路的个体工商经营户,整体搬迁到环城南路的螺蛳湾日用商品批发市场。

 

附:

  岂能“整死外地人!”

  --青年路血性斗殴目击记

 

  本报记者 张稼文 吴丹

 

 

  两位士兵在挥舞着的皮鞋、剪刀和尺子面前退却,接着脸上挨了一阵乱拳,被逼到了一排货架后的墙根角……

  昨日中午,记者在青年路目睹一起血性斗殴事件--

  驻昆某部战士谢飞等人1点50分左右来到青年路市场,在西面的一排布摊前徘徊。来自四川筠连县的42号摊主--个体户江银贵夫妇看见当兵的想买别人的布,便吼了起来:“走开!这地盘是我花钱买来的。”……于是,双方发生口角,争执不休。紧接着,江从滇云旅社唤出自已的一帮男女亲戚,气势汹汹,严阵以待!

  突然,江妇一挥手中的量布尺,正中谢飞的左眼角。谢飞紧抓江的衣袖,原是缺臂,犹豫间,雷点似的拳头朝谢飞和他的战友砸来……

  外地生意人的这种举动触怒了附近的昆明摊主,有几十人立刻“见义勇为”,蜂拥而上。几个昆明伙子将四川人从墙根揪打出来,抗议道:

  “川耗子也敢在我们的地盘上逞威,打!”“整死外地人!”……

  此间,青年路已是人山人海,水泄不通!记者猛然感到臀部被剧烈地撞击了一下,挨了一脚!围观的近百人中,有些乘机向与自己“抢”生意的外地人出气。

  在省工商干校韩文孝等同志和本报记者的劝阻下,江银贵等3人被带到国防印刷厂的花台边坐下,等待公安人员前来处理。

  按说此事到此已该结束。

  不然!几位与此事无关的昆明“个体”还在继续表现自己的“正义感”,他们冲上花合,向已满脸血污、毫无反抗力的3个四川布贩拳脚交加。惨叫声在寒风中飘荡……

  殴斗双方很快被带进了华山派出所。

  据了解,外来生意人与本地人的这类斗殴事件时常发生,而且一般都是以外地人的“惨败”告终。

  在昨天发生的这起斗殴中,江银贵等人先出手,固然是应受到指责,但是,记者不禁想间,难道我们的昆明人竟然一点也容不得别人吗?

 

  (载《昆明日报》1989年1月14日一版)

 

 

网友评论

3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3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王元宁 9 0

那时我最喜欢现场短新闻!

10月19日 19:28

张稼文 6 0

想间,应为想问。

10月19日 17:06

张稼文 6 0

花合,应为花台。

10月19日 17:06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