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降——古代中国的军人节

清代清军游行

霜降——古代中国的军人节

  霜降,是秋天的最后一个节令。这个节令,预示着秋天即将结束,冬天马上就要开始。农事不必说了,可能很多人不知道,霜降在古代,是中国的军人节。每当霜降这一天,各地的军队都要阅兵,这就是辛弃疾词里说到的“沙场秋点兵”。昆明话叫“操兵”。始于何时已失传。但观地方文献,清代昆明还在延续霜降“操兵”的习惯,即过军人节的习惯。

  我们知道,昆明的北教场,从来就是驻军之地。北教场除了“操兵”的大操场之外,在大操场旁边,有一座“演武厅”,类似今天的检阅台。霜降这一天,军队列队集合在大操场上,服装整齐,军旗猎猎,接受上级官员的检阅。在演武厅上就坐的,除总督、督抚之外,军队里的要职:游击、都司、守备等,都在演武厅上就坐。下边,是千总、把总、百总带队,肃立,接受检阅。

  检阅开始,礼仪兵朝天鸣枪,三排枪响过后,立于演武厅前的一黄底、黑字火焰边的蜈蚣旗缓缓升起。这是三军司令旗。受阅部队待蜈蚣旗升起后,齐齐向立于演武厅上的霜降娘娘像行礼,演武厅上的武官,则献上牲醴酒帛。奇怪得很,这位霜降娘娘竟是一位站于云端上的美女。演武厅上的高级官员率先参拜,其后是演武厅下的军队参拜。参拜完毕,霜降娘娘的画像卷起收好。再鸣枪三排。操兵开始。军队顺序通过演武厅,接受总督、督抚等官员的检阅。

  北校场的检阅完毕之后,受阅部队离开北教场,向昆明市区前进。每年的路线是不变的:北门街、升平坡、西华街、直下南正街,即今天的正义路,再西行至南校场,即今天的“天恒大酒店”。过去,南校场也有演武厅。在南校场,还有仪式。全部队伍进入南校场后,鞭炮齐鸣,蜈蚣旗由掌旗官升旗。蜈蚣旗升旗后,另一面“帅”字红旗也在演武厅旁升起。随行而来的总督、督抚等官员登上演武厅。号兵鸣号,响彻天空。再鸣枪三排。整个“操兵”仪式才算结束。

  在军队游行的沿途,观者如堵。人们平常难得一见的马队、炮队、军队在今天都可见到。况且,还可一睹总督、督抚风采。总督、督抚是在马队、炮队、军队过后,由一掌旗官高举蜈蚣旗引导而来,仪仗队各吹各打,旗手簇拥着两座高亭,前面高亭坐着总督,后面高亭坐着督抚,都是身披铠甲,威风凛凛,接受着民众的欢呼。在他们身后,是卫队亲兵,着装比一般将士华丽。这也是游行的高潮和尾声。总督、督抚进入南校场之后,这个“操兵”仪式就结束了。下午,是营房里聚餐、打牙祭的时间。总督府也要举行宴会,庆祝霜降。

  这就是昆明古代的霜降节,古语有云:“文边重在迎春,武边重在霜降”。不惟昆明,全国如此。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10月25日 22:51

10月23日 22:06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