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昆明信息港 下载客户端 关于彩龙 论坛须知

呈贡:潜龙总有飞天时!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云南楼市观察

一座昆明城, 半部云南史。

言及昆明,近为翠湖远乃滇池,悠悠众口,也基本走不出地图上的这圈围挡。无论经济、文化、政治还是建筑,昆明2000年里历史长河滚起来的浪也就这么大的浓缩。

然而,如果按照上世纪90年代风靡全球的戴蒙德所撰写《枪炮、病菌和钢铁》中的科学论断:人类的发展从来就离不开地缘因素的重大改变。

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一直就不是童话。

比如,呈贡。

将呈贡放进整个昆明地域的一市七区六县,它的存在感,一度就像你早上吃的小锅米线,吃完了都不知道碗里有过几块肉。

甚至在它打基础建设的第一个十年,还遭遇过无数的冷嘲热讽,就连千里之外英国的《金融时报》和美国的《外交政策》,都来蹚过浑水,凑过热闹,更别提有多少双眼一直爱理不理。

然而,又一个7年过去,呈贡所迸发的后劲令人侧目。

2020年,昆明公布的两个数据将呈贡抬上了铁王座。

一是位于呈贡的高铁南站,客流总量在短短几年间悄然跨过一亿人次;

二是2019年呈贡区的经济增速,稳稳坐上了昆明14个县市区第一名。

不是东风压倒西风,而是呈贡崛起实为必然。

这两个数据刷新了人们对呈贡的认识。

对此,左叔好有一比:“千年一梦是呈贡,似曾相识龙归来。”

01

呈贡,其实也很老

 

相比昆明古城,呈贡看起来真的很新,可如果真要打捞历史的深河,丈量时间的长度,谁比谁老,还真不一定。

众所周知,昆明筑城最早是公元277年。庄蹻王滇后,在滇池沿岸盖起了一座苴兰城,只是这城到底是建在今天的五华山还是晋宁、呈贡或者其他地方,变成了一个谜。

 

在古滇王国消失之后,公元765年,南诏国国王阁罗凤的长子凤伽异奉旨建拓东城,这便是今日昆明城最早的雏形。

而几乎是同一时期,三十七部的强宗部在呈贡建城。

如此推算,其实昆明老城与呈贡老城建造的时间差不多半斤对八两,只是城池的大小不可同日而语。

自唐以来,昆明城越来越大,而呈贡仍停留在县建制的大小上。

当然,更早时期的西汉,呈贡对昆明只有仰望的份,彼时的呈贡不过是谷昌县域内的领地,而谷昌县的治所,却在昆明的北市区。在隋唐时期,呈贡又划归益宁县管,而益宁县的治所,却在昆明今天的马街。

但这并不是呈贡的全部过去。

1977年,考古队员在呈贡县龙潭山发现了3万年前旧石器时代古人类临水而居的文化遗址,故而,呈贡也被认为是“昆明人”祖先的居住地。

但按照戴蒙德在《枪炮、病菌和钢铁》中的观点,人类起源于700万年前的非洲,当他们进化并迁徙到欧亚大陆的时间,是不迟于2万年前,这正好在时间上契合了龙潭山“昆明人”祖先在呈贡的定居时间。

没想到,远古时期的呈贡,竟然是个大V。

 

02

呈贡,在渊即是龙

 

在诺大的中国,敢于叫龙城的地方,却只有三个。

一个是山西太原,一个是广西的柳州,最后一个就是昆明的呈贡。

太原是九朝古都,出过大量的帝王将相,且都爱在这里置办家业。故而有“龙兴之地”“龙潜之地”的称号,不足为奇。

而柳州得名龙城,则是因为穿城而过的柳江,传闻曾有“八龙见于江中”,这多少带有些神话色彩,不过宋元时期柳州因其商业繁华也引来很多诗人,留下无数关于柳州龙城郡的诗句。

但呈贡凭什么得名龙城?

迄今没有固定的说法,不过,呈贡带“龙”的地名确实不少。呈贡的龙王庙很多,龙潭也很多,只要有个小水池便可以叫龙潭,诸如黄龙潭、黑龙潭、白龙潭。境内唯一的两条小河流,其中一条还叫洛龙河。

另外,像乌龙浦、彩龙村、石龙湖这样的地名也不少,后来建成的交通主动脉,取名也叫“石龙公路”。就连呈贡的民俗文化舞龙灯、赛龙舟,以及目前健在的龙街老街,都跟龙字有着密切的联系。

左叔的考证是,呈贡得名龙城更多可能是因为彝族的龙图腾文化。

比方说,呈贡两个字,在彝语中就是“扯过”或“柴谷”的谐音,意为盛产稻谷的海湾坝子。而“扯过”“柴谷”这种谐音,恰恰是凉山彝族语系里的说法。很显然,呈贡彝族与凉山彝族有着非常相近的渊源。生活在四川和云南大小凉山一带的彝族支系,又叫“诺苏坡”。

这一支系的神话史诗叫《支格阿龙》,史诗中说彝族先祖支格阿龙是其母有感于被掉落的三滴龙鹰血所生,阿龙是被龙养大的。

《支格阿龙》中有这样的诗句:

饿时吃龙饭,渴时喝龙乳,冷时穿龙衣。支格阿龙啊,生也龙日生,年岁也属龙,行运也是到龙方,名也叫阿龙。

这则神话在楚雄元谋小凉山的彝族中被翻译为《阿鲁举热》,在贵州彝族中被翻译为《支嘎阿鲁》。

无论哪一种翻译,都表明龙图腾是西南地区彝族的共同信仰。而我们所知道的是,呈贡最早的城就是彝族的先民在南诏时期建的。

这么一串联,故而左叔认为,呈贡得名龙城,实则源于彝族的龙图腾和龙信仰。

 

 

03

呈贡,学术的星光

 

在抗日战争的历史上,呈贡也是不可忽略之地,它用灵秀的身躯孕育着学术的星光。

1938年,费孝通学成归国,进入云南大学社会学系主持社会学研究室工作,研究室的地址就设在呈贡古城的“魁阁”,也就是当时云大社会学系代主任陶云逵的临时住所里。

此后,从1940年到1945年的六年里,这里聚集了一大批学术精英,包括费孝通、陶云逵、许烺光、瞿国祖、林耀华、李有义、张之毅、史国衡、田汝康、胡庆钧、谷苞、张宗颖、王康等,他们用社区调查的方式在战争年代研究出一批有重要影响的学术成果,史称中国社会学人类学历程中的“魁阁”时代。而“魁阁”的学术成就也从此奠定了云大的学术精神:求真、求知、求实。

而后,陈达、李景汉、戴世光等一批西南联大的知名学者也从青云街搬进了呈贡文庙。

他们以呈贡为实验区,展开人口研究,并取得了一大批学术成果。比如:1944年,陈达在《现代中国人口》中所列举的呈贡人口案例,一度引起国际人口学的高度关注,成为畅销欧美的教材。

在那个特殊年代,“呈贡”这个小县成为中国学术研究最后的庇佑地。

而今天的呈贡,几乎聚集了云南所有的大学,这是不是冥冥中的天意呢?

当然,呈贡不只是学术的福地,也是温暖的港湾。

抗战时期,冰心一家子住在呈贡三台山上的墓庐,这里本是呈贡八景之首——凤岭松峦,但冰心将它改名为“默庐”,此后,这里成为梅贻琦、戴世光、陈达、费孝通等文化名流聚会的主要场所。

人在他乡,一杯酒一杯茶,都是治愈这些大学者们思乡的良药。

而呈贡县立中学的校歌和校训,也是冰心在这里创作的。

除了温暖,呈贡还是充满了爱情佳话的甜蜜。

民国诗人卞之琳有一首著名的诗,叫《断章》: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诗中的“你”就是被誉为“民国最后的才女”——张充和,沈从文的小姨妹。

1939年,张充和跟随沈从文一家先后落脚昆明,后又搬到了呈贡龙街的杨家大院。张充和把院子的佛堂命名为“云龙庵”,经常邀约一帮文人搞沙龙。

这位才女在这里写过一首著名的诗——《云龙佛堂即事》:

酒阑琴罢漫思家,小坐蒲团听落花。一曲潇湘云水过,见龙新水宝红茶。

因为张充和老家是合肥的,很喜欢喝茶。留日归来的郑颖孙也是安徽人,并且是一位弹琴大家。由于经常在云龙庵喝茶,一来二去,两人渐渐就生出了感情。

尽管郑颖孙比张充和大二十岁,但他清雅不俗,最后将卞之琳、陶光这些情敌全部打败,独得张充和的芳心。 

 

 

04

呈贡,农耕终远去

传统意义上,呈贡在昆明人的印象中,多停留在全球最大的花卉交易市场——斗南。

18年前,左叔去一趟斗南,在菊花村坐公交得花1个半小时,而且沿路尘土飞扬,那就是个典型的农村。

但是,不知不觉中,农耕色彩已渐渐褪去,只是,它从不那么直观。

以2007年呈贡的统计年报为例,全县人口为16.6万人,国民生产总值为 46.3亿,三产比例16:48.2:35.8。

而2019年呈贡区的数据变为: 全区常住人口37.11万人, 国民生产总值为 476.7亿, 三产比例1.22:40.40:58.38。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在这12年里,呈贡的人口直接翻了2.23倍,GDP增长100倍,农业生产总值占比几乎可以忽略了。

众所周知,呈贡的开发始于2003年。

这一年,昆明“一湖四片”的战略构想出炉,推土机于是呼啦啦开进了呈贡。

2006年,呈贡大学城正式破土动工。

2010年,云南大学、云南师范大学、昆明理工大学、云南民族大学、云南艺术学院等高校的25万师生正式入驻呈贡。

2011年,昆明市政府行政中心整体正式搬迁呈贡。

2013年,地铁一号线运行,昆明到呈贡缩短了时间上的城市距离。

但呈贡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质变是2017年。

这一年,昆明高铁南站开通,呈贡的地位上升为云南第二大交通枢纽;云师大附中、云大附中、昆三中、川师大附属昆明实验学校、云南衡水实验中学等都多所配套中学落地;昆明附属医院呈贡分院、延安医院呈贡分院、昆明中医院呈贡分院等优质医院实现配套落地;北京启迪控股、中交建、中铁等实力央企跨进呈贡;微软、谷歌、华为、大疆等国内著名高科技企业进驻信息产业园。

 

时至今日,虽然鲜切花、宝珠梨依然是呈贡的名片,但呈贡已彻底重塑金身,一个集大数据、大健康、科技、物流、交通枢纽和人才高地的呈贡正缓缓走来。

 

 

05

呈贡,最好的时代

 

受新冠疫情和中美贸易局势的影响,2020年,中国经济发展的决策发生了历史性的改变:双循环走上前台,“国内大循环”成为大国经济最为显著的战略转向之一。

而内循环的重要支撑,便是新基建。

2020年3月,国家宣布全国投入30万亿基建设施,云南分配基建资金为5万亿元,位列全国所有省份之首。

2020年4月,《昆明市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投资计划实施方案》正式发布,重点投向5G基础设施、人工智能基础设施、工业互联网及物联网基础设施、“智慧+”基础设施、轨道和航空基础设施,总投资达10011.8亿元,2020年计划完成投资589.84亿元。

请注意,30.3平方公里的信息技术产业园就在呈贡的雨花片区,而信息技术产业园将是昆明新基建实施重要的技术支撑。

对于呈贡,一个最好的时代已经到来。

左叔想说的是,在雨花片区,目前最大的地产项目就是招商翰林大观,目前该项目领秀公寓正在热销,如果你不想错过呈贡潜龙飞天的机遇,那么,请抓住它。

来源:云南楼市观察 

如有爆料、投稿、商务合作、侵权,请联系公众号云南楼市观察沟通处理。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10月25日 20:46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