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城有座魁首名山——西山·碧鸡揽胜(太华篇)

大卫:摄影

雄峻庄严的太华寺,坐落在昆明西山森林公园的太华山腹。太华山东临滇池,北接华亭山、碧鸡山、南连太平山、罗汉山,是西山的最高峰。这一带峰峦起伏,溪水潺潺,木林苍翠,秀竹牵衣。太华寺依山傍水,掩映在绿树翠竹之中,巍然耸立,颇为壮观。古朴典雅的建筑风格,烟波浩渺的五百里滇池,蜿蜒陡峭的太华峰,交相辉映,构成一幅扑朔迷离,宁静和谐的迷人景色。它始建于元大德十年(公元1306年),为梁王甘麻刺创建。云南禅宗的"开山第一祖"玄鉴(又名无照)常在此讲经说法。后改称为太华寺,被明黔国公沐英奉为家庙。明末被毁,清康熙二十六年(公元1687年),总督范承勋重建。大悲阁在咸丰年间遭战火烧毁, 光绪九年(公元1883年)又重建。

拾阶而上,首先映入眼帘的石坊中门横额镌刻"峻极云霄",两侧为"凝岚"、"叠翠"。石坊柱上,正联为"一幅湖山来眼底;万家忧乐注心头"。侧联为"滇海平波,鬟镜清漪真可鉴;西山雨霁,太华缥缈作者凭登。"联额情景交融,表现了佛门对社会世态的殷切关注。

一幅湖山来眼底    万家忧乐注心头

殿正中一座木雕观音,双手合十,神态慈祥,站立在莲花神龛上,高约两米,宽冠华服,璎珞蔽体,系清康熙年间遗物。仰望观音信容,不禁令人生起一股普渡众生之感。

大殿两旁为粉彩四大天王塑像,各高三米,神情安然,不怒自威。背面韦陀披金甲,按剑踞地,展现了护法神的尊严,相传为光绪年间黎广修的作品,创作手法著重于精神状态和内心世界的刻划,形象逼真朴实,更接近现实生活中的人物。

进入大雄宝殿,面阔五间,进深四间,殿高近三十米,占地484平方米。殿堂由二十二根明柱支撑,屋顶方檩子骨架,穿逗结构,外廊四个石鼓支撑四根巨柱,雕梁画栋,富丽堂皇,始建于元大德十年(1306年)。大殿檐下悬挂"如如不动"横匾,是对释加牟尼的赞颂。

大殿正中供三世佛,高三米,正中释伽牟尼;左右为药师师佛、阿弥陀佛;释伽两侧立迦叶、阿难两弟子。他们神情庄重,慈眉善目,金粉着身,造像出神入化,技术精湛,相传为元代作品。

且看大雄宝殿、一碧万清阁,皆围以石栏。虽因天阴多雨,以至石栏漫生苔藓,但苔藓掩盖不了生动形象精巧细致的浮雕。这不是别的,正是吴三桂王府旧物。明末边关云南昆明太华寺 重将吴三桂,冲天一怒为红颜,决然背明,引清军入关,封平西王镇守云贵。吴逼死南明永历帝,兴建王府,权势日重。康熙深感"三藩"之势,已尾大不掉,"撤亦反,不撤亦反",而断然削藩。吴三桂铤而走险,以"复明"起兵,反清称"帝",终兵败洞庭。兴也一时,败也一时,历史少不得这类人陪衬,不然就要暗淡许多。连带一个显赫一时的家族,也就此破败。苦心经营20载的王府,人非物是,拆而重修太华寺。区区寺庙,无意间竟做了一段历史的物证。

引人注目的是大理石台墀栏杆栏板上攀附着龙、狮、虎、象、孔雀、仙鹿等,都是精美绝伦的镂空石雕。它们体态逼真,神情各异,栩栩如生。这是在康熙年间从昆明城内太华寺风景 吴三桂的王府里拆运来的。大理石浮雕栏杆透露出吴三桂曾几何时的豪富、奢华、贪酷和衰败。

太华寺的最高处是著名的“大悲阁”,始建于清代咸丰年间,后遭兵燹毁坏,光绪九年(1883年)大修,五开间,单檐歇山顶,占地582平方米。二楼檐前悬有"大悲宝阁"巨匾,是佛家供奉观音的宝殿。现大殿内有铜铸佛三尊,法身毗卢遮那佛,报身卢舍那佛,立身释迦牟尼佛,为康熙间遗物。佛像面容慈善,金粉鎏身,各高2.8米。

雄踞高台丛林之上的大悲阁,气象非凡,雕檐绘彩,台墀高大宽敞,能容光焕发纳上百人。

大悲阁,殿宇宽敞,"石栏缭绕,万象华呈,最为胜览"(张佳澈《游太华山记》)。所以后世又称缥缈楼。历代文人韵士多喜登临赋诗。"空中楼阁开天书,寺顶云霞接水光"。登临至此,仰观美景,云在蠕动,雾在离合,云雾漫过殿阁,越聚越浓,渐渐只剩下漂浮的云块、隐约的曲线,勾勒出一幅幅美丽图案。

太华寺,繁花似锦,品种众多。那红艳似火的茶花,亭亭玉立的白玉兰、紫玉兰、朱砂玉兰;那如腊塑的梅花,在新春之际,开满枝头,布满庭院,争艳斗奇。轻风吹来,阵阵花香伴着善男信女点燃的香味扑鼻而来,沁人心脾,仿佛置身仙境,令人流连忘返。

推荐胞兄张佐文稿:《西山太华寺 》


太华寺又叫佛严寺,在昆明西山中峰太华山腹,海拔2167米。寺位于华亭寺的西南方,从华亭寺至太华寺有一条大路和一条小路相通。大路有1.8公里,;小路比大路近,沿途古松蔽日,山鸟鸣唱,游人在“风传隔树钟,叶响登山屐”的娱悦中,不知不觉就能到达。太华寺风光旖旎,,环境清幽,建寺以后便吸引着众多的达官显宦、文人墨客,并留下了许多诗文楹联。如西平侯沐英在《题太华山佛严禅寺》中盛赞太华寺:“滇池之上,突然而高,蔚然而秀者,碧鸡山也。山之肘腋有寺曰太华,乃云南奇特之境,居者有其乐,游者有其胜……”沐英之子沐昂游太华寺,写下了五言律诗《游太华寺》:“佛岩古禅寺,地僻远人烟。飒爽风檐竹,清冷石窦泉。碧鸡初过雨,落日欲归船。此景俱相宜,令人思豁然。”明代云南巡抚郑颙写有七言律诗《游太华寺》:“并辔同登湖上山,劳生又得片时闲。花枝不改年年色,鬓发惟添种种斑。竹树烟云诗兴里,风帆沙鸟洒杯间。跻攀未厌穷幽胜,日暮何妨秉烛还。”明代云南巡抚邹应龙写有七言律诗《太华寺次韵》:“山僧遥往白云隈,为问何年卓锡来?尘世几人超梵界,仙郎漫自话天台。渔舟隐见鸥千点,昆海微茫水一杯。六诏风烟时在目,太平文物共徘徊。”明代四川状元、被贬谪云南的杨慎写有五言律诗《太华寺即事》,该诗描写了太华寺周边如画的美景:“旧雨高嶢上,新晴太华中。松门帧山霭,兰渚镜文虹。钟动烟华紫,灯燃暝色葱。山僧多养鸟,疑是古支公。”

太华寺坐西向东,沿中轴线有石牌坊、天王殿、大雄宝殿、大悲阁(缥缈楼)等主体建筑。附属建筑左有“鬟镜轩”,右有“思召堂”;东南临滇池处建有一座“一碧万顷阁”(俗称望海楼)。此外,尚有一些亭台、小榭、花架、望月池、堆砌假山、疏泉注池、育花培竹等点缀于其间,建筑面积达3562平方米。太华寺建筑群在布局上有一个显著特点,即以大雄宝殿为中心,两头分出游廊,与两廂亭台楼阁相串连,使该佛寺具有浓厚的园林特色。

中国寺观建筑向园林化发展的倾向,是佛道两教利用中国传统园林艺术文化作宗教传道特殊手段的结果。园林式的点缀作为寺观的一部分,使寺观过分突出的宗教气氛得到了局部的中和,也使得各地的寺庙更能吸引一般信仰者和游人。另外,寺观建筑采用华丽的宫殿式建筑并配上清幽的园林景色,使其与人间的苦难生活形成强烈的对比,吸引苦难的人们对宗教世界的向往。太华寺的佛殿,结构繁复、外表华丽,主色调是红、黄二色(红墙、黄瓦),多精致的雕刻和各种复杂的装饰,建筑风格与中原地区寺庙的建筑风格相似。江南、四川等地的寺庙,崇尚简洁、素雅;主色调为青、白二色(白墙、青瓦),少精美的雕刻、繁复的装饰。因此,太华寺的佛殿与江南、四川等地的寺庙相比,外观更富丽堂皇。

天王殿前的石碑坊系砂石雕凿而成,三开间,外形古朴,如古代鸟头门式样,立于光绪九年(1883年)。牌坊上刻有对联二副,侧联为“滇海波平,鬟镜清漪真可鉴;西山雨霁,太华缥缈任凭登。”正联是:“一幅湖山来眼底;万家忧乐注心头。”

天王殿为单檐歇山顶,三开间。殿正中供奉康熙年间的木雕观音一尊,两旁为高三米,雕塑精细,不怒自威,生动传神的四大天王。四大天王中的东方持国天王,名提多罗咤,能护持国土,是帝释天的主乐神,身白色、拿琵琶;南方增长天王,名毗琉璃,,能令人增长善根,身青色,持宝剑;西方广目天王,名毗留博叉,能以净眼观察护持众生,身红色,手中缠绕一小龙;北方多闻天王,名毗沙门,含大福德之意,能护持民众财富,身绿色,右手持伞,左手持银鼠。四大天王俗称四大金刚,那是受了《封神演义》的影响,在佛典中并没有这种称谓,金刚与天王是不同的概念,天王是神。天王殿之所以作为佛寺的第一重殿,有着显正却邪的意义。四大天王视察众生的善恶和保护佛、法、僧三宝。据传说该彩塑乃光绪年间著名泥塑艺人黎广修的作品。

大雄宝殿是太华寺的正殿。大雄,即筏驮摩耶,是对佛祖释迦牟尼的尊称。意谓像大勇士般有大智力,一切无畏,能镇伏“四魔”(五阴魔、烦恼魔、死魔、天子魔),故称为大雄。大雄宝殿也是单檐歇山顶,面阔五间,进深四间,高约三十米,无斗拱,殿堂由二十二根明柱支撑,外廊为四根巨柱,外观庄严雄伟,占地484平方米。正中安装有六抹隔扇门,腰华板及裙板上浮雕有吉禽瑞兽及暗八仙,雕工细腻精美。大殿正中供有横三世佛,亦称“三世祖佛”,代表中、东、西三方空间世界,因为其同时存在于不同的空间,故称“横三世佛”。居中的是娑婆世界之教主释迦牟尼佛,左侧是东方净土琉璃世界之药师琉璃光佛;右侧是西方净土极乐世界教主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自诩:“众生念我佛号一声,可以灭八十亿劫生”。三尊佛像均高三米。“横三世佛”以释迦牟尼佛为主,并将东、西方教主供于一殿,是为了表示佛教徒一种信念,即东方为日出之处,象征万物生长,以东方为生之乐园;西方为日落之地,象征万物归宿,以西方为死之妙境。释迦牟尼与药师光佛、阿弥陀佛供于一殿,则包容一切之吉祥。释迦牟尼佛左右两侧的前方还站立着迦叶,阿难两位弟子。这五尊光绪年间的彩塑,由于雕塑精细,保护较好,虽历经一百多年,仍很引人注目。大殿两壁的神案上供奉着十四尊康熙年间铸造的铜观音,铜观音均高约一米,但装束、神态各异,据说原来有32尊铜观音,都供奉在寺内的大悲阁,大约是咸丰年间的兵燹,使观音散失了18尊。到了光绪年间,这14尊观音才移驻到大雄宝殿的。

过大雄宝殿,拾级而上便是始建于明代、重建于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的“大悲阁”。大悲阁原供奉观音,《法华经·普门品》称观音为大慈大悲的菩萨,众生遇难只要诵念其名号,“菩萨即时观其音声”,前往拯救解脱。由于观音是大慈大悲的菩萨,故将供奉观音的楼阁称为“大悲阁”。后观音塑像损坏,现只剩下3尊康熙年间铸造的,高2.8米的大铜佛。这3尊大铜佛分别是法身毗卢遮那佛、报身卢舍那佛、应身释迦牟尼佛,即“三身佛”。大悲阁高踞于所有佛殿之上,庄严雄伟,树拥云封,宛如天上宫阙,所以后世又称大悲阁为“缥缈楼”。大悲阁由于地势较高,视野开阔,历代文人都爱登楼远眺,或住宿在楼上,因此留传下了许多赞美周边风光的诗文。如明正德九年(1514年)进士、昆明人傅良弼写有七言绝句《宿太华缥缈楼》,该诗描写了太华寺以及滇池 的夜景,写得意境幽缭、幻景迷人:“缥缈波光绕玉绳,独衾不敌海凉增。瞳昽渐觉华山晓,云淡花宫一夜灯。”清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进士、昆明人钱沣写有七言律诗《宿太华寺》,该诗描写了他宿太华寺的所见和感慨:“半壁苍烟拥薜萝,江禽啼处晚船过。树交危磴盘青霭,天纵飞楼纳白波。夜不分明花气冷,春将狼藉雨声多。愁中不暇耽幽兴,佳水佳山奈尔何!”

望海楼为二层楼阁,面对浩瀚的五百里滇池,天空海阔;晨观日出,江花似火;夕看夜景,灯火万家,历来都是览胜佳地。古代的文人韵士,多喜登楼赋诗。如明代著名诗人、保山人张含写有七言律诗《题太华寺一碧万顷楼》:“滇国地形惟此最,青霄楼阁迥招提。山围雉堞笼金马,海撼龙宫浴碧鸡。云里鹤巢松树遍,风前仙梵雨花迷。诸天不在藤萝外,中夜起看星宿低。”明嘉靖八年(1529年)进士、昆明人钱世贤写有七言绝句《游太华一碧万顷》二首。其一云:“松响半空来电雨,水开一镜自朝昏。数声钟罢僧归定,莎径无人月浸门。”其二云:“修竹长松绕四橹,风中泛泛打渔船。一楼景色看难尽,水接青山山接天。”清乾隆年间的云南巡抚李湖写有一副对联悬挂在一碧万顷楼上:“漫云有画有诗,即放胆如何落笔;借问是月是海?且忘机试一凭栏!”清代诗人席樵也写诗赞一碧万顷楼:“万顷从何泻,天然一碧生。水涵双镜朗,山照翠鬟明。几点村缥缈,千峰西送迎。西来称绝胜,到此一身轻。”明清以前,滇池水位较高,楼前茫茫碧波直达天际,望海楼前真似匾额所题“一碧万顷”。

太华寺素以花木繁茂,清静幽雅著称。寺内的天井里,名花荟萃,古木成荫。在诸多名花中,又以山茶、玉兰为盛,,“两墀山茶八本,高三丈,万花霞明,飞丹如茵,列绣如幄”,“疑入石家锦步障”。徐霞客游太华寺时,亲见“殿前夹墀皆山茶、南一株尤巨异”,因此他认为,山茶“省城推重者,城外太华寺。”近些年来,太华寺的古山茶大都枯死了,惟有新植的玉兰开得最灿烂。每年初春,千枝万朵,如冰似雪,整个天井成了玉树琼林,映得残存的几株山茶格外红,古老的殿堂分外亮。

如果游人有机会在寺中留宿,也许可以欣赏到著名的太华三景。何谓太华三景?乃月印澄波、林鸟更候、朝日金佛是也。月印澄波——“日暮澄波如镜,余霞错绮”,“时夕阳晚下,太华山影尽落湖中,波光荡摇,千嶂俱动”。若逢十五满月,湖中银光千层,昆明人民称之为“银宝塔”。清代昆明诗人尹尚廉有《宿太华寺》诗云:“山海千秋壮,飞楼暮霭边。白云生下界,明月挂中天。”林鸟更候——入夜“松涛四起,窗月凌乱,宿鸟惊栖,忽喧忽寂”。夜半“满林大响,如百万楚师夜鸣刁斗,声撼巖壑”。这是山林鸟类鸣叫着互移栖处所形成的声响,前人诗云:“山中无玉漏,自有碧鸡啼”,便写出了林鸟更候的意境。朝日金佛——晨起登一碧万顷楼或缥缈楼台观日出,只见“红轮一线,与白波争激宕,日光皆作浮屠影,下有金莲花捧之似出”,当地人民呼之为“金宝塔”,是西山最为璀璨艳丽的诱人景致了。清代诗人罗士瑜有《大观阁观日》诗云:“峻岭初探胜,登楼意欲仙。一轮飞晓日,万顷破苍烟。直眺沧溟际,如凌泰岱巅。须臾耀金碧,花柳早春天。”

太华寺由于风光旖旎,环境清幽,引无数文人竟折腰,因此历代达官显宦、文人墨客题咏太华寺的诗词楹联可谓汗牛充栋、不可胜数,其间还留下了一些与诗词相关的佳话。明代昆明著名诗人郭文,常游西山,写有七言律诗《太华寺》。其诗云:“晚晴独倚旃檀阁,烟景苍苍一望开。湖势欲浮双塔去,山形如拥五华来。仙游应有飞空鸟,僧去宁无渡水杯。不为平生仙骨在,安能得上妙高台。”许多年以后,被贬谪云南的四川新都状元杨慎也来游览太华寺,他与诗友们在太华寺品茗谈论诗文,很是惬意。席间,文衡(字似山,四川南充人)向杨慎朗诵了郭文的《太华寺》诗。杨慎很喜爱郭诗的“湖势欲浮双塔去,山形如拥五华来”这两句,但他感觉郭诗的其他句子语气较弱,与这两句诗的雄壮气势不太相称。于是杨慎接受文衡的请求,对郭诗进行了修改。他修改后的郭文诗是:“仙人掌上梵王台,雨霁秋晴望眼开。湖势欲浮双塔去,山形如拥五华来。摩天鹳鹤窥明镜,`呷浪鱼龙引渡杯。金碧西南无此景,为君扶病一徘徊。”修改后的郭文诗,既突出了太华寺的险峻地势,又盛赞了远眺到的壮丽景观,全诗气势雄浑,诗意隽永,不愧出自状元手笔,一时传为美谈。

太华寺始建于元大德十年(1306年),开山之祖名玄鉴(1276-1312),世称“云南禅宗第一师”。玄鉴字无照,云南曲靖人,六岁出家。曾参筇竹寺雄辩为师,后自滇黔入荆楚,到吴越,参禅诸师,最后得中峰祖师印可,嗣法为南岳临济二十世孙,因此后人称他是正宗“云南禅宗第一师”。回滇后应梁王达麻刺之请创建佛严寺(今太华寺),年37而圆寂。由于太华寺在昆明佛教界中声誉较高,明初镇守云南的沐英,想借助佛教“迁善去恶”,安定社会,便对太华寺题文拨款,大加扶持。沐氏子孙又增修了“缥缈楼”、“一碧万顷阁”、“思召堂”等建筑。一时间,太华寺殿阁巍峨,规模宏大,蔚为壮观。沐氏子孙还将列祖列宗画像置于寺内,太华寺差不多成了沐氏的家庙。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云贵总督范承勋用拆毁吴三桂王府的材料大修太华寺,并重建大悲阁。咸丰年间太华寺毁于兵燹,光绪九年(1883年)又大修,故太华寺的建筑多为光绪年间的旧物。


张佐简介:

张佐,笔名“思明”,现年73岁,昆明市人,大学中文系本科毕业,退休教师,高级职称。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员,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云南省楹联学会一二两届理事,云南省诗词学会会员,云南省茶马古道研究会理事。在报刊上发表过一千多篇文章。编著、出版过《徐霞客在云南》、《徐霞客与昆明》、《大理旅游指南》、《云南揽胜》、《美丽的西双版纳》、《云南明清民居建筑》(上下册)、《中国古镇游·云南》、《云南摄影旅游指南》、《云南科举史话》(上下册)等文化旅游类书籍。目前发表、出版的文章和书籍其文字已近五百万字。


大雄宝殿东面的"万顷楼"壁有康熙帝御书:"世济其美"。碑铭:"登楼远眺,东浦彩虹,西山苍翠。朝观日出,浪花红艳;夕视归帆,百舟似箭。可在此远眺:千艘蚁聚于云津,万舶蜂屯于城垠"。

万顷楼掩映在绿树翠荫之中

网友评论

16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6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11月23日 18:47

11月19日 22:45

11月15日 21:49

11月15日 21:48

小白鸽 8 0

图文并茂!

  • 大卫  : 感谢白鸽老师的一贯支持和鼓励!

    2021-11-15 22:32 0

11月15日 21:47

岑寂儿 9 0

涨知识了

  • 大卫  : 谢谢您的赞誉和支持鼓励

    2021-11-15 09:35 0

11月15日 09:26

永灵 8 0

图文并茂!

11月14日 17:44

  • 大卫  : 感谢老师的一贯支持和鼓励!

    2021-11-12 21:12 0

11月12日 21:00

风的颜色 8 0

欣赏佳作,图文并茂,学习了

  • 大卫  : 感谢老师的的美评!这对我是最大的支持和鼓励!

    2021-11-12 21:11 0

11月12日 17:50

11月12日 16:58

山泉 1 0

春城第一山,美不胜收![强][OK][玫瑰]山泉

11月12日 16:48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