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山林守护者

        题记:茫茫人海,到哪里寻找你的身影;巍巍青山,去哪里追寻你的足迹……

        昨天晚上,小聚后的回家路上,如兄如长的朋友发来微信,说前几天进哀牢山开展森林资源调查的那四个地质调查局的工作人员找到了,我一直紧张的心情轻松了些,总算是找到了,这个周末也算是圆满!我们的聊天在我感叹的“真好”中告一段落,期待着进一步的消息。今天,小雪节气。小雪至,北风紧,寒冷如期而至,就算是如春的昆明也迎来了跳崖式降温。清早出门,下着毛毛雨,风里雨里我紧了紧羽绒服,这样的天气,不知道昨晚的营救会是怎样的进展。一个上午,所有的消息都依然是还在尽力寻找,地毯似的搜救,难道是朋友的消息有误?正想着,官方有报道:哀牢山四名失联人员已找到,均已遇难。

        朋友圈里铺天盖地的都是遇难者的相关报道,大家在惋惜这些年轻生命逝去的同时,也有很多人沉默着。森林资源调查是林草系统的日常工作,跋山涉水穿山越岭寻找样地,然后对样地进行调查、测算统计,这是我身边许多人几十年来一直都在干的活。突然地,就听说工作有交集的单位出了这样的事,无形中,都是打击。网络上,有人问,不是有RTK这样的定位仪和通讯设备吗?不是有防寒保暖的冲锋衣羽绒服吗?不是有汽油吗?森林里的突发情况,其实并不是我们所能了解的。

        哀牢山地区是我国亚热带地区面积最大的山地常绿阔叶林,我曾经于年初在哀牢山外围与驴友相约一起走过。虽然只是外围地带,我亲历体验的哀牢山却如《侏罗纪公园》里的原始森林,昼夜温差大,树林茂密遮天,走到山林深处,即使中午时分也如暮色沉沉。海拔上升一百米,植被分布变化就完全不同,有的地方树藤纠缠、树干上裹着绿苔,湿漉漉的挂着水珠,在迷蒙的雾气中营造出如梦似幻的景象,行走在这样的环境里,人仿佛也包裹在了水气中,从里到外都是潮湿的感觉;上个坡转个弯却可能是齐腰灌木,干瘪的枝叶掩盖了行走的痕迹,云雾缭绕,寒风逼人,深一脚浅一脚的,可以体会着步步为营的路途艰辛;转到背阴处,风小了,可以稍作休息调整一下心态,却是一眼望去山连着山,密密匝匝的树挨着挤着,看不见有路。年初的我,只是在哀牢山外围走了个边坡的小环线,由当地向导带路也曾经短暂的迷失过方向,原地打过转转,现如今看这些调查队员在核心区的行进路途,自然知道期间的险恶艰难。

        虽然不是一个野外工作者,但是我周围的同事们却是与这四位地质调查局的工作人员一样,从事着森林资源调查工作。行走在山林间,那种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多带一张纸都觉得不堪重负的感受,并不是徒步的驴友或其他行业的人所可以体会的。一年四季,他们在我的身边,步履匆匆的出差,风尘仆仆的回来,很少有谁说起那些工作途中的突发事件和惊险经历。前些年,我并不是很理解他们的沉默与寡言,随着网络的日渐发达,微信互动的频繁,渐渐地,我开始体会到他们的内心,许多的经历不是不想说,而是不能说,怕家人更加担心,怕制造的紧张空气。

        林草人做着的工作就是爬山涉水、区划小班、测设样地,调查林木因子,计算森林蓄积,盘清森林资源家底,为森林资源一张图提供精确的数据支撑,为生态文明建设默默地用脚丈量着每一座高山。今天,在扑面而来的各种报道、推测和网络评论中,我的同事们却大多很沉默。缅怀中的沉默,或许浮现在他们脑海中的也是山林间遇到的那些险情,或许也是在思考着这些生命逝去过程中是否有疏漏。有人又要出发,听见说:“注意安全啊!”只是这一句,今天却让我湿了双眼。那里面的淡定坦然,是经历了骄阳下闷热摔打过的汗流浃背,体会了丛林中荆棘与有毒植物、蚊虫蛇蚁的如影随形,完成了站不住脚的斜坡上的定位测量和数据的形成、样地的复位后所特有姿态。在山林里待得久了,他们仿佛也洗净了浮华,这群人,默默地行走在大山里,再高的山都用脚丈量,再难找的点都披荆斩棘地去找到,再难复位的样地都系着安全绳做好。碰上恶劣的天气突变,忍饥挨饿,受尽折磨,挑战身体可以承受的极限也会发生。他们,看尽了大自然最美的风景,也受尽了翻山越岭的艰难。

        一位从事林业一线工作几十年的老哥说:林草人,就是一棵树,活着,要充满生机,绿意盎然,装点祖国山川,死了,也要化作干柴,照亮人们前行的路!

        有些悲壮,却在小雪节气的寒冷中让人热血沸腾!

         哀悼缅怀,哀牢山上为森林资源调查而丧失了鲜活生命的年轻人!致敬,艰难险阻中负重前行的所有林草人!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12月15日 13:00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