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星垣烈士女儿的《一封家书》


       我们根据李兴源(李星垣)烈士女儿李秀珍生前对父亲的回忆手稿,以及其外孙孙海胜同意并提供的部分历史资料,一起整理出一位已故烈士女儿描述她父亲生前感人肺腑的一段尘封往事。为保持史料原貌,表示对烈士后人的尊重,以下内容我们稍做修改后,以烈士女儿原稿来转述。

     《我的父亲》是一位为建立新中国而英勇牺牲的云南早期共产党员的女儿写给她父亲的一封亲笔信,是一封革命家书,也是首次披露。信的原文内容如下:

       几十年过去了,每当我看到父亲那发黄的照片时,脑海里便浮出祖父、祖母、伯父、伯母给我讲述父亲李兴源(李星垣)早年参加革命活动的故事。他好像一面镜子,一直珍藏在我心里,成为我这一生的榜样,成为我这一生的坚强,成为我这一生的力量!

       我的父亲平时为人诚恳,生活十分简朴,当时祖父在世,家里算是小康人家,但他穿着十分朴素,对同志和朋友无微不至的关心。当时,常来家中的有田定邦,还有后来成为可耻叛徒的罗靖。因他们家中贫寒,父亲时常接济他们,留家食宿,见他们没有过冬的衣服,就把自己结婚时好点的衣服给他们穿。他从小懂事、聪明,待人和蔼可亲,街坊邻居都夸他知书达理,有出息。

       我的父亲在昆明读中学时就参加了革命活动,经常上街游行。1929年,昆明(发生)的“七一一”火药(库)爆炸惨案,人民伤亡惨重,无家可归。我的父亲和一些同志在昆明街头演讲,揭露地方军阀争权夺利造成巨大灾害的罪恶,还为灾民进行募捐活动,参加青年服务团向灾民发放救济物品,受到灾民的欢迎和拥护。


        我的父亲,以烧石灰做掩护,供应铁路沿线,经常来往于昆明水塘、芷村,在开远火车站发动和组织过工人革命运动,每次离家数十天,回来时精疲力尽,晚上还点油灯写作至深夜。我的祖父经常指责他,怕他做错什么事。他告诉祖父和祖母说:他们是为劳苦大众,为振兴中华的大事工作,不会做见不得人的事,请老人放心。后来又在东陆大学对面附近有个双眼井的院子里租房子,组织手工织袜,实际是刊印地下刊物的地下机关,家里人还见过他们刊印的传单。

       父亲牺牲的前几天,有一个穿马裤操“两广”口音的同志来找过他,告之情况紧急要他离家,并告诉家人一定要催他出走。祖父、祖母劝他出去躲躲,但父亲十分冷静,他告诉老人放心,他会安排的。就在此后几天,他都连夜点着油灯清理书籍,撤掉东西。那天凌晨,天还不亮就听到房顶有响声,反动军警已包围了院子,房顶上还架着机枪。约五点就是紧张的敲门声和砸门声,而后是军警特务便衣闯入院内,闯入全家老小的住室。这时父亲从容地打开了房门,制止他们恐吓亲人,从而被捕入狱,母亲同时也被抓走。同时,有两个便衣特务在家住了一个多月,每天翻箱倒柜,审查来人,抢走了父亲的衣物、箱子、书籍。

       逮捕后的第二天,我的父亲和8位烈士在昆明的南教场被杀害。听邻居说,行刑前,走在第一个的是我的父亲,他们昂首挺胸,高呼:“共产党万岁!”“二十年后再见了!”等口号英勇就义,街道两旁的市民无不含哀以送。

       父亲牺牲后,我的祖母思念儿子,天天泪流满面,茶饭不进,卧床不起半年多。看着我这一岁多的孩子,天天哭着闹着找爸爸妈妈,她更是倍感伤心。祖父忍痛劝祖母说:“儿子兴源是为劳苦大众,振兴中华而牺牲的,没有做对不起人民和家人的事。你看他临别时是那么从容和坚强,我们做父母的应该感到自豪,把他唯一的女儿养大成人,才对得起他,让他在九泉之下得到安慰。” 于是,我的祖母就振作起来哺育我。当我稍微长大懂事时,祖父就教我读书、写字,经常给我讲父亲生前的革命故事,让我永远记住他,学习他,坚强地生活下去。虽然父亲离我而去时,我刚一岁多没有什么记忆,但祖父、祖母的话一直珍藏在我的记忆里,使我终生不忘,终身受益。


       1946年通过亲戚介绍,我嫁给了在昆明工作的孙聚文,他是老黄埔,经常掩护地下党的革命活动。1949年12月9日,他追随卢汉将军参加了云南和平起义,后到西南军政大学云南分校做教员。他善良正直,艰苦朴素,有智慧,关心人,能吃苦耐劳,是我一生的依靠。
     
       1952年我带着两个孩子随丈夫孙聚文从解放军西南军政学校教员复员回到河南许昌。我从一个四季如春的城市回到了位于北方的许昌,冬天哈口气都结霜,夏天气温高达36度,加之生活习惯的差异,气候的不适应、语言的不通等意想不到的困难,我实在经受不住,经常整夜啼哭。我总在想,我的命运怎么这么苦?甚至没有勇气活下去。这时,我就把珍藏在我身边的父亲的照片拿出来仔细地看,边看边哭,仿佛父亲在微笑着安慰我说:“孩子,一定要坚强生活下去!” 每到这时,我就振作起来,坚定了生活的信念,得到了无穷的力量。刚回许昌时,当地政府分配我从事教师工作,由于语言不通,我放弃了。我在豆腐坊挑过水,磨过豆腐,拉过架子车,卖过冰棍,纺过纱,织过毛衣,干过许多我从前从未干过的又苦又累又脏的活,但父亲的音容笑貌常常浮现在我眼前,激励着我和丈夫在这风风雨雨的几十年中,克服了重重困难,把几个孩子抚养大。他们虽然没有见过外公,但从我们夫妻的身上,他们也学到了外公的精神。他们善良、坚强,乐于助人、积极向上、努力工作,我们全家幸福和睦。

        这几十年中,我和丈夫最放心不下的是父亲烈士身份确认的事。我们向政府写过申请,托人帮忙,但都没有得到解决。由于生活的艰辛,我们30多年来一直都没有回故乡看看。直到(19)86年家境好转,孩子们都大了,我决定回昆明办理父亲烈士之事,在我有生之年必须尽到做女儿的责任,让在天之灵的父亲得到安慰。堂弟陪同我到云南省政府和昆明市政府的有关部门查询父亲的事,仍没得到解决。(19)96年我和家里9口人又回到昆明,正赶上春节放假,又没能办理。随着我的年龄越来越大,身体状况也不是很好,我心头的包袱越来越沉重。于是,在2007年4月,由许昌民政局帮忙,女儿陪我一同回到昆明,在昆明市委党史办、市民政局和官渡区民政局的领导和同志热心帮助下,仅用了七天的时间,就把父亲遗留了几十年的革命烈士问题得到了圆满的解决。

        在此,我特别感谢昆明市委党史研究办公室的领导和全体同志;感谢熊处长和主任;感谢昆明市民政局优抚科的陈老师。谢谢政府对革命先烈的重视和关心,父亲在天之灵安息吧!”

李兴源(李星垣)烈士之女: 李秀珍 (于)2008年6月2 日于许昌


        以上就是云南早期革命烈士李兴源(李星垣)唯一的女儿李秀珍对父亲的深情怀念,这封家书感人肺腑。这是一位革命烈士后代坚强的身影,她鼓舞着我们继承红色基因,发扬革命精神,努力建设好我们伟大的祖国。

        李秀珍已于2012年农历十月二十九去世,她带着对父亲的无限怀念去天堂和父亲相聚。

       李兴源(李星垣)烈士的革命精神,鼓舞了多少仁人志士前赴后继加入革命斗争。其侄儿李玉泽(原名李景文)同志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投身于中国革命,今年92岁高龄,仍精神矍铄,开朗乐观。笔者采访老人家时,他跟我们说:叔叔李兴源(李星垣)生前就读于昆明县立清波中学,后来加入了云南共产主义先驱李国柱秘密组建的“云南青年努力会”,并加入中共云南地下党组织,投身到反封建、反军阀的革命运动中。

       李玉泽说,是叔叔李兴源烈士的革命精神激励和鼓舞他继承革命先驱遗志,义无反顾地投身到解放云南、解放全中国的革命事业当中。他在昆明求实中学读高中时就受到进步思想的熏陶,1948年4月,加入了中共地下党的外围进步组织“民青”;1949年6月,辗转加入了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武装滇桂黔边区纵队,任六支队32团二营一连连长。

       后记:今年清明节之际,在位于龙凤公墓的李兴源烈士墓前,昆明市官渡区六甲街道办事处星海社区党委(当年的洪家大村)20多名党员志愿者们重温入党誓词、敬献鲜花,缅怀这位九十多年前怀着建立新中国梦想、将热血青春抛洒在这片土地上的革命先烈。

(全文由中共党员杨亮、民进昆明市委会会员周佳共同搜集整理,文末图片为烈士的侄儿、“边纵”老战士、革命老人李玉泽与笔者之一杨亮的合影。该文于2021年4月30日以《我的父亲》为题全文刊发于《云南政协报》。)

网友评论

3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3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11月27日 12:18

星大派 5

评论已折叠

  • 雪中白杨  : 马上修改,谢谢指教!

    2021-11-26 16:23 0

11月26日 15:17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