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昆明信息港 下载客户端 关于彩龙 论坛须知

我曾与红嘴鸥一样 也是每年冬天返昆的“候鸟”

与云南以北的地方相比,昆明的冬天显得没那么有特色,但又很有特色。外地人都在说,昆明的天很蓝,令人心旷神怡,但对于昆明人来说,这份“蓝”显得有点单调——大家都在期待,昆明的冬天,有白色的雪花能点缀这片蓝天,却久久未能等到。失去了这一冬天独有的特色元素,昆明人如果不算日子,甚至不知自己经历过冬天。不过,还是有一个外来信号提醒“春城”,我们带着冬天来了。

每年10月中旬刚过,当你漫步于滇池湖畔、盘龙江边、翠湖公园内......你总能看到一双双白翼略过天空,他们在空中呢喃细语着,不时还落在水中安逸的“打坐”。“红嘴鸥”是我们对他们的称呼,春城的大小湖畔是他们释放入冬信号的场所。自1985年至今,每年的冬天,他们都会不远万里的从西伯利亚赶来这里,用他们洁白的肤色向春城宣告:不要相信温度,冬天已经到了。就这样年复一年,他们成了昆明独有的“雪”。

昆明冬天的温暖,本地人的热情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为了欢迎远道而来的朋友,全城人都会参与到喂鸥行列中,小时候的我,也其乐融融的参与其中。还没到翠湖边,就能看到几位活力充沛的“朋友”在空中盘旋,顺着他们的指引,家里人带着我来到了翠湖边。人们手拿面包,以抬手为信号,他们便会在空中调整飞行姿态,或是俯冲,或是略过,总能用他们巧妙的飞行技巧收下我们的款待。我也拿着一块面包举起,但他们却迟迟不肯收下我的盛情。妈妈告诉我,我手中面包的尺寸大得让他们退却,原来是我过于热情了。随后,我精心调整了一番,再次举起,看着他缓缓飞来,小心的将我指间的面包叼走,我欣喜不已。在幼儿园到初中的那段时间,几乎每个冬天,我都会去款待他们,每次去都希望能再次看到第一次与我接触的那位朋友,最后发现,原来他们都已经成为了我的朋友。随后几年中,随着生活学习的日程日益紧密,我与他们也逐渐失去了联系,但我知道,每年都有冬天,每个冬天他们都会来。

高考后,我去了祖国最南端的大学,第一次走出春城的我,体验到了热带的酷热和大海的壮阔。小时候,我一直把滇池当作是海,形成了我对海的初印象。当我站在沙滩,直面真正的大海时,我感叹了海的气势壮阔,也在回味滇池的静谧柔和。大一的第一个寒假,我抱着欣喜和回味回到昆明,家乡的一丝寒意让我找回了春城独有的味道,我依旧是一副“热带行头”,没有抓紧添衣加裤,为的就是能更彻底的感受这份家乡的寒意。回到家乡已是1月份,看到荧幕中白雪皑皑、银装素裹的北方,我知道那是“别人的家乡”。过了几天,家里人提出去翠湖喂红嘴鸥,我脑子电光一闪,浮现了我童年时期喂鸥的场景,回过神再一想,原来我已经快4年没有去款待我的朋友了。我抱着怀念和些许憧憬的心情重新来到翠湖边,这里发生了许多变化——有了专门卖面包的地方,而且包装袋上面印着“鸥粮”的字样;有人摆摊吆喝着,人鸥合照,专业摄影,精美修图;治安岗亭和执法人员随处可见。我在内心不由得感叹这里的变化,唯一没变的是,他们还是天上飞着,我们还是在地上喂着,人和鸥还是这样和睦共处着。家里人开始了投喂,我却仔细打量起了红嘴鸥,心里也默默念着:你们和我同样是每年冬天回昆的“候鸟”,只不过我从南奔向北,你们从北奔向南;你们从寒冷的西伯利亚来,却没有带来寒意和冰冷,反而让春城更加温暖热闹;我从常年炎热的三亚来,却没有带来热情和奔放。对于你们,我童年的朋友,我有的只是儿时的回忆了。家里人催促我拿起鸥粮加入他们,我却只是静静的看着,心中由生出人与自然的美好,或许我应该为了久别重逢而款待你们,但我还是过于贪婪的在享受这份美好。

现在回到家乡工作,每到冬天我都能看到关于你们的报道,不少外地朋友慕名而来加入昆明人的喂鸥大军。我知道你们主要以鱼、虾、水生昆虫为食,但来到昆明,对陌生的面包和鸥粮也能大快朵颐。或许,这就是春城的魅力,你们喜欢这里的温度,也喜欢属于这里的“特色食品”。昆明也有我喜欢的“特色食品”,每当我时隔半载回到这里,我便第一时间去到街头,找一家昆明特色小店,点上一份小锅米线,耳畔周围回绕着熟悉的昆明方言,闻着秘制杂酱的香味,我内心向昆明诉说着,我回来了。我的老朋友们,我还是会走上街头,顺着你们的指引来到我们熟悉的地方,当我再次举起我的盛情时,希望你们还能如当初那样,来到我的身旁。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