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玉溪1——从弥勒到华宁(原创图文)
冬林
发布于 云南 2021-12-02 · 1.1w浏览 3回复 22赞

   “哇”,“哇家”,玉溪坝子土话,等同于汉语里“我家”之意,哇玉溪,乃我家玉溪。有网友喷:“你发那么多图文游记,怎么不发点哇家玉溪?况你还是玉溪人呐!”其实,虽然我祖籍系江川,迁来玉溪近35年,也算玉溪人。并非不发本地图文,而是那句老话:熟悉的地方无风景,着实找不到灵光乍现之处。

常在外面飘的人,总要回家的。回家的路哪怕三五十年更迭易换,从记事起的土石路,三级柏油路,二级路,到后来的准高速、泛亚高铁等,都得走刺桐关山谷;自抚仙湖环湖景观路修起来,过江川坝子回玉溪,也算是一条捷径。

一行人告别朋友,冒着大雨离开弥勒,北上朝昆明方向一路碾压。

“今天我们去玉溪华宁看陶怎么样?”刘小毅导演说。

“早说么,弥勒南面不远从新竹岔白龙洞横过去就是华宁盘溪,往前就到华宁县城,何必舍近求远绕那么大一圈。”正开车的黑立兄接着道:“不过,那条路早几年我走过,路窄,大车多,不好走,也不知现在有所改善没有?”

“听说宜良到澄江高速已经通车,我们不妨走走看。”刘导说。

“可以啊,正好都没走过。”黑立兄道。

这个主意正合我意。所走之路是一条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新路线,因了陌生,陡然袭来的乐趣与向往,大大提起了车上人的兴致。

此时,车子已进入宜良境内,刘导快速从手机上调整好导航,一条全新的高速正在导引着我们前行。

 

雨雾蒙蒙,车窗外一片混沌,任凭我睁大眼睛,手举随时可以拍摄的相机,也无法看清外面的路牌,更别提道路两边地貌、田畴、村落长什么样。后来从百度上得知,2018年底开通的宜澄高速从宜良立交拐下,到狗街镇进入澄江过九村,在澄江东下向西,新路线扯直横过县城北面,急转直下钻进一连串位于呈贡与澄江之间,自北而南,绵亘一百多里的梁王山脉,沿着澄江海(抚仙湖)西岸,山连山,洞串洞地瞅着左边时隐时现的抚仙湖一路南行。

抚仙湖西岸尖山过后,雨明显停歇,清楚看到2475米长“碧云山隧道”路牌,不由让人想到山体左侧外那座灵秀奇巧的碧云寺。碧云寺,位于玉溪市江川区城北30公里翠峰乡明星村碧云山,始建于明朝,相传系明朝中期湖北均县武当山一弟子来此建盖,所以又名武当别院,是以道教为主,集佛教和当地其他宗教信仰共存的道场。

此时路牌显示:螺狮铺9公里,江川城区17公里,建水111公里。

2020年9月中旬,紧邻星云湖北岸的星云服务停车场还没有正常开放,被当地人呼之为“上海”的星云湖空阔的水域笼罩着弥漫的雾霭,大雾深处便是浪广坝。车子以均匀的速度驶入海门玉带河西侧1408米的野牛山隧道。三十多年前,父亲曾经参与当地旅游部门攀爬此山探险。山顶上有个洞,据说一直延伸到山心底,因探洞无果,不知伸到北面抚仙湖,还是南面星云湖?野牛山便是阻隔高原两大湖泊的山体。大约320万年前,一次地壁式断陷形成了古抚仙湖,湖面比现在高出100-140米,北抵梁王山,南达路居镇以南,西沿牛摩村古通道与星云湖连成一体,面积超过350平方公里。或许公元前12000年后,湖周山体持续抬升,湖盆深陷,湖水不断加深,形成现在的深水湖泊,星云湖随之分离,成为上游湖泊,被当地人呼为“上海”,抚仙湖则被视为“下海”。出水处海口河流改道向东流入南盘江,最终归于珠江水系。抚仙湖是云南省内除滇池、洱海外的第三大湖泊,也是全国除长白山天池外的第二深水湖,湖深158.9米。

星云湖属于锅底型湖,最深处不过十米,由于两湖水质不同,野牛山与棋盘山山谷间有条约一公里长的狭窄河道——隔河(又称海门河、玉带河)连接两湖,湖水相通鱼不往来的“界鱼石”,是星云湖大头鱼与抚仙湖抗浪鱼分界线。

可惜,星云湖严重污染,为保住下游抚仙湖水质,人们把玉带河封死,抽调抚仙湖水倒流,进入星云湖进行水体置换,这是一个巨大的水利工程,前几年已经完工,倒灌的水经九溪处理再进入红塔区,从玉溪大河外流。

 

转瞬间,车子跨过野牛山桥梁,钻进对面1255米长的棋盘山肚子,出隧道不远便是螺狮铺,浓厚的云层仍然笼罩星云湖湖畔。过了石岩哨,山那面就进入雄关乡,那是四十多年前我青春无悔的地方。

那时候,年轻的我,独自背个军用挎包,在寒冷天气,甚至冒着些许雨滴,翻越崎岖山路回家,让父母惊愕。心想山脚小营有当兵固守,我怕谁呢!

   前面经过仙人洞隧道,猛然记起五十多年前,父亲刚从四川遂宁部队举家回转,七零年初大地震后在仙人洞农机厂开始他的人生第二个职业,当了一名翻砂工人,从头干起。我和弟妹周末步行五公里到农机厂看父亲,父亲用他唯一一只脸盆,用肥皂好好擦洗干净去食堂为我们打来饭菜,饭毕再一家人回家。

   最高峰老尖山,倾注着父亲很多心血。九十年代上半叶父亲退休后,继续老有所为,承担了修建玉溪市滇中微波网江川微波站任务。某个春节,随父亲在老尖山过春节值守,大年初一,睁眼一看迎来银装素裹,实在是难得一见的奇观景致,还真是无限风光在险峰。

 

立体交叉车道进入雄关收费站,车子已从S214转入去华宁的S212道上,这可是我最为熟悉的道路。当年在雄关坝子战天斗地,趟泥田练就一颗红心,抛洒过很多的汗水,每次路过都能勾起往事,浮想联翩。麦冲一过,路边醒目的“橘乡、陶乡华宁欢迎您”,宁州(华宁旧称)我们来啦。

城边刚加了油,一场暴雨突降,还好只是急促过路雨。车子停到县政府附近停车场,就近找家小馆子午餐,华宁最为出名的小吃便是凉卷粉。

   “喂,我到华宁看陶,你有什么好的建议?”下一步行动前,我给闺蜜盘溪人Mary电话。

“一进华宁城有一个‘碗窑街’必须去,你们一定要好好的逛逛窑子哦,哈哈哈哈!”对方充满磁性的笑声,隔着时空传递过来,我相信她对陶瓷的鉴赏力,可惜她昨天离开华宁回玉溪了。

“好滴,我们一定好好逛,谢谢你的建议。”我也笑了。不过,在逛碗窑街之前,得先去找到我认识的邓大姐,一位大师级的文艺陶大家,专门做“锦窑”的。对于她,我敬重有加,也是此行想见她一面的目的之一。

      从弥勒到华宁,全程新高速,行驶138公里,过路费128元。虽说一路过来大多穿行于山肚子,尤其梁王山脉葫芦串般的洞子相连,过碧云隧道,江城小马沟,海门桥、螺狮铺、雄关麦冲,再到华宁县城,这是一条神奇的新路线,既陌生又熟悉,所经过的每一地,都有满满的记忆碎片,在脑海中拼图、闪回,缅怀,念想,温馨之余倍感亲切。    (待发)

 

冬林
云游
浏览 1.1w
22 收藏 2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3
赞过的人 22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