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的翠湖》

《我知道的翠湖》
很久以前,我出生在丽江古城一座还算有名的老宅里。随着父亲在部队的辗转,三岁来到昆明就住在北门街,下一个大坡就到翠湖了,所以儿童少年时代我一直是在翠湖及其周边玩过来的。
光阴似箭,几十年过后随着工作的变迁单位的更换,没想到90年代中期单位分房又有幸分到翠湖大坡上的福利住房,这一住又是20多年。就是说我的大半辈子基本上都是伴随着翠湖成长渡过的,所以有朋友戏说这是我家的后花园,一点不夸张吧?至少在我心里是这样的,当然也是全昆明人的中心花园喽。
每每早晨或者傍晚走到翠湖,心里就豁然开朗,宁静,舒适,幸福感满满。前天我正在翠湖拍一种粉红色名叫香妃的粉红色茶花,因为每年这种茶花总是抢先于其他品种露芽,打苞,盛开。粉雅粉雅的,极像是影视剧里清朝时期格格头上戴的那种娟花,优雅别致。
我端着相机正在细细的品味,每一丛每一枝上或含或开的花朵,她们是那么的耐看那么的诱人。心里不断地掂量着,是哪一朵最能收入我的镜头,成为我的最爱。正痴迷的时间,偶听旁边有人叽叽喳喳说话,回头一看了一眼,还以为是一拨昆明老头老太太遇到了熟人,在互相哆着埋怨着没有及时要约共赏美景呢。但过了一会儿我才发觉,是几位大妈大爷正在怒斥一位外地来的年轻女人。原来这位游客边走边赏花时自我意识萌发了,情不自禁随手就把一枝开得非常漂亮的香妃茶花摘下来拿在手上自美了。这一幕正好被要约同乐的大爷大妈看到了,“这算怎么回事儿?”大爷大妈此时纷纷温怒了,上前劝说这位女游客不应该这样做。分析做得不对的道理,同时灌输与文明的概念和思想,但这位女游客可能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事,自知理亏但面子下不去了,不但不听大家劝告,反而呛白这些老太太,老大爷们,这下可惹怒了这一群大爷大妈们了。“我们昆明不欢迎你这样的外地游客,你从哪儿来的回哪去吧,不要玷污了我们昆明的文明……,”这时几位大爷去把北门的守卫同志叫来了,我在旁边悄悄地站着,注视着这一过程的发生,没能插上话……
一切又平静下来了,我看着他们纷纷诉说着心里不平和冉冉离去,脑子里边儿还有点一愣一愣的,我没想到这么一场大的纷争,这一群人没有一个人说昆明人的脏话和恶言恶语,一切都好像是那么应该那么从容。这时,我眼眶里好像有点眼泪一转一转的,沒掉出来,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感动吧。是什么让我动容呢?我想就是文明,是养我的这方水土的人的素质,是当今的昆明。
作为一个昆明人是多么自豪多么的幸福啊,有那么多热爱自己家乡,自己故土旁边一草一木的热心的市民,怎么可能不产生感动?文明确实要从我们每一个人做起,不但要会欣赏美更要会维护美的存在,提高素质要从我们广而告之做起,从我们每一个人做起。这样,翠湖的花才会长开,翠湖的水才会依然祁涟,红嘴鸥才会永远的伴随昆明的温暖阳光,给大家带来永远的快乐和感动。

网友评论

1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大卫 7 0

美文佳影,相得益彰

01月18日 13:24

12月13日 22:06

12月09日 10:01

12月07日 23:54

12月06日 13:05

12月05日 17:30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