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长的海埂

长长的大坝

     

 

滇池是云南人的海。

老虎骑着王萍单位上的破电动车,带着王萍,去绕滇池,滇池边有许多有趣的小村子,有古戏台,有水榭,台球桌,小旅馆,超市,寺庙,牌坊和无边无际的蔷薇花。

官渡和呈贡离滇池近,楼房挤,人口多,熙熙攘攘,川流不息,人们操着浓浓的官渡腔,“你阶”“藕(五)块”,互相打着招呼。围绕着河流,螺蛳湾商业中心,南部客运站,许多外省人来这里做生意,许多外乡人来这里打工,大巴,火车,面包车,拉载着一个个向往,也碾碎了一些梦想。官渡腔中夹杂着川音,昭通话,广东话,福建话,老虎的电动车在城中村没电了,找到一个台球室,打着台球消磨时间,同时充电。

烫着红红绿绿头发,穿着紧身崩臀小脚裤、豆豆鞋的官渡青年在旁边用手机大声的放歌,大声的打电话,言语之中邀朋引伴,喝五吆六。一会儿来了一个眼影很重,露着雪白胸脯的女生,隐隐可以看见一个纹身,他们也在旁边打台球。

王萍重重的跺了老虎一脚,他才慌乱的把眼神从那个雪白的纹身上移开。

电动车充够电了,两人放下球杆,买了一瓶可乐,骑着电动车摇摇晃晃出发。

 

呈贡有很多美好的湿地公园。

垂柳,池塘,渔村,芦苇如同白色的火焰,河流直入大海,二人手拉手,沿着滇池边长长的防汛堤一直走,水天一色。

“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喜茫茫空阔无边……髯翁写得真好!”

“以前只是硬读,来到这里,诗词都活起来了。”

两人聊着天,又停在旁边看呈贡老人捕鱼,这种古老的捕鱼方式,用一根长长的竹竿,拉住一个正方形的网,不放任何饵料,不做任何围追堵截,就这么放河道里,滇池边,放一会儿拉起来,有些姜太公钓鱼的境界。

老头缓缓的拉起,什么都没有,又缓缓放下。

不一会儿又拉起,还是什么都没有,又缓缓放下。

看了一会儿,老虎疑心他不是来抓鱼,是来消耗这漫长的人生。老头又缓缓拉起,这次一条金麟红嘴的滇池大鲤鱼在网中间重重的坠着,翻腾,老虎惊呆了。

老头拖起一根绳子,是一个网兜,里面全是他的收获,有白条,鲫鱼,长长的尖嘴鱼,数这条鲤鱼最大,金麟闪闪,鱼鳍红艳,胡须随着大嘴一张一合抖动。
    也有一些人躲在树荫里垂钓,两边的路上开了一墙一墙的蔷薇花,铺天盖地,排山倒海,呈贡以花卉闻名世界,旁边的大棚里种满了玫瑰,满天星等等,一些次一点的玫瑰,扔得遍地都是,王萍一开始还稀奇的捡,后来抱不动了,只得舍弃。

“这在学校里卖几块钱一支呢。”

老虎有时看看她,跑得红扑扑的脸庞,觉得自己是爱这个姑娘的,发自内心的爱,于是抱了抱她,王萍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温柔的接受了。

在翠湖边的长凳上,在学校的小花园里,上完课后,月光铺满的夜晚,老虎也这样抱着她,老虎学哲学的,时常觉得宇宙漫长,人生虚无,世界空空荡荡,抱着王萍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从银河系里掉了下来,有一个温暖的所在,实实在在。

王萍不算多漂亮,但也很优秀,追她的人也多,她的手机里,一定躲着许多别人的甜言蜜语。

她就像这个世界,这个世界是不会变的。

想到此,老虎紧紧的抱住了她。

直到穿着水靴路过的花农重重的咳嗽了两声。

 

 

呈贡小吃以豌豆粉出名,可凉拌,可油炸,金黄软糯。

两人在一家古朴的小吃店落座,点了豌豆粉,甜白酒,藕粑粑,茄子榨,炒卷粉,油炸小白鱼,每样都想尝一点,结果眼大肚小,撑得肚皮圆滚。

走在田园巷陌,大街小巷,千百年来,人们这样生活。文化西迁,衣冠南渡,鹿桥先生的《未央歌》,汪曾祺的散文,沈从文写云南的云,冰心的静庐,他们也曾坐着小火车,抱着书本,摇摇晃晃的来呈贡任教,或是来游玩。

 某条巷子,某块青石,也曾迈过先生的布鞋。

滇池边某棵垂柳,也曾被冰心抚摸。

他们留下云朵的文章,青头菌的文章,滇池的文章,翠湖的文章……

二人的电动车又没有电了。

找到一个地方充电,看呈贡的水果市场,烤鸭店,美甲店,并想象二人在此开一家小店,一起生活的可能,感到十分甜蜜。王萍紧紧的搂住了老虎的胳膊,她们以后可能会吵架,会分手,会出轨,会陷在家庭的琐碎重复中失去了生活的光芒,但是这个黄昏,是无比的甜蜜,天边的滇池,彩色的云霞。

夜里二人不幸发现自己电动车被盗,伤心失落,去报警时,报警的人排了一串,都是一条街上的邻居,电动车全被偷了,发现被偷的不只是自己,大家心里,似乎好过了一些。

二人又去旧货市场买电动车,赔给单位。

 

 

十二月,天气渐渐寒冷,滇池边逐渐飞来海鸥。

1985年,数百只海鸥抵达昆明,沿盘龙江进闹市,人们稀奇震惊,继而善意的接纳了这些白羽红嘴的客人。

史载三年后,这群小精灵再次光临,从此定期每年冬季光临,成了昆明的一张名片。

信任和被信任。

在翠湖边,在大观河,在海埂大坝,铺天盖地,白羽映晴天。

今年来的海鸥,还是不是去年那群?

庆祝老虎和王萍的身影,还牵着手,走在一起,暖暖的冬日高原阳光普照着大家,人们往天空中扔面包,鸥粮,留下了许多欢笑,惊慌,喜悦的照片。

老虎在翠湖边为王萍拍下欢笑的侧影。

在海埂的阳关里追逐。

在大观楼朗诵大观楼长联。

 

他们经历了分离,经历了争吵,经历了亲人的离去,又在冬天来到海埂边,今天飘着淅沥的小雨,西山的峭壁一半戳在云朵里,海鸥也冻得睁着圆圆的小眼睛呆呆的站在栏杆上,喂海鸥的人也少了,一些本领强的都在水里逮泥鳅吃,不时略过水面,叼着一只摇头摆尾的泥鳅飞上高高的天空。

老虎留了长长的头发,骑着一台山地车,王萍也骑了一台跟着,她不怎么喜欢骑车,但是因为喜欢老虎,就跟着一起骑车。

骑了一段,嘴里像抽烟的人一样吐出长长的白汽。即便不是冬天,昆明一下雨就十分寒冷,何况十二月,二人靠着大坝,扶着单车,让路人为自己留下合影,然后沿着滇池东岸,往海口骑去。

路过观音山,靠海吃海,当地的白族渔民做得好酱鱼,以巴掌大小的鲫鱼先过油,煎至两面金黄,再放入老酱煮汁,最后放一些韭菜,姜片,十分下饭,二人吃完鱼,感到身体热乎乎的,沿着长长的滇池沿岸路线,骑行,山间的冬樱花,粉粉的点缀在昆明四时长青的山林中,预示着春天的已经潜伏在丛林中,即将到来。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