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给螳螂川的赞歌


          唱给螳螂川的赞歌

       读李建华《螳螂川之歌》

                   文/雅兰

 

    一个人对家乡故土的热爱是藏不住的,捂住眼睛,也会从嘴巴里蹦出来,从文字里倾泻出来,挡都挡不住的灼热和滚烫,要把读的人眼睛都灼伤似的。李建华的这本《螳螂川之歌》开篇就是恢弘大气的《从来社稷图永定》,这永定二字,实在是好,自古安邦定国之后,历朝历代的君王,谁不想图个永定呢?这富民县的螳螂川畔就有个永定镇,横跨螳螂川上,有座永定桥,当旭日东升,霞光满天过后,安静了一夜的小城,开始苏醒,这两岸桥头的百姓们走出屋子,提着鸟笼的老人,担着蔬菜的壮汉,背着书包的孩童,从这永定桥头走过,各自奔向自己的下一站,不知道有多少双脚步曾经从这座永定桥匆匆而过?



    “富民历来是川滇古道重镇,从昆明出发。经富民县城,从罗免镇小甸一带进入禄劝、武定,再经过元谋过金沙江到达四川,然后直通京城,是元、明、清时昆明连接中原的一条重要通道,走向跟现在的国道基本一致,地位相比应该更重要,因为当时没有航线和铁路。



    明崇祯十一年十一月初十,就在永定桥建好二十年之际,天尚未明,永定桥就迎来了一位扬名后世的过客徐霞客。那天早晨,霞客先生和仆人、挑夫就由富民县城东的大哨(今富民县大营)出门。一路往西,来到了城外永定桥。霞客先生此行由昆明出发,准备经富民、武定到元谋,然后转道往鸡足山。“大溪汤汤,大水奔流,即螳螂川也。有巨石梁跨川上,其下分五巩,上有亭。其东西两崖,各有聚落成衢,是为桥头。过桥,西北一里,即富民县治。”这就是建桥二十年后徐霞客先生眼中的永定桥”。永定桥就这样留在了徐霞客的文字里,也留在了李建华的文字里。经过了徐霞客先生的加持,经过了李建华不厌其烦的描摹和絮絮叨叨的碎碎念,这座永定桥也留在了我的记忆中,下次,再去富民的时候,一定要去看看永定桥。


所有文化名城,都是因为文化和名人而闻名,一座城和一个名人以及特有的文化符号,既共生共荣、相辅相成又交相辉映。富民这座离昆明四十多公里的小城,曾经涌现出来多位先贤名士和铮铮铁骨的英雄。记得许多年前的一天,到离富民县城不远处的一个墓地,为在台儿庄战役中为国捐躯的英雄严家训扫墓,那天,我们一群人给这位烈士尊敬地献上鲜花,三鞠躬之后,还在烈士墓前朗诵了诗歌。当时不并不完全了解严家训的事迹,只知道严家训是在台儿庄战役里以身殉国的。这次,从李建华的这本书里,得知了事件的整个脉络,在血战台儿庄战役里,共有一万多名将士阵亡,而严家训英烈是唯一一个魂归故里得以安葬家乡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