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病,你有药吗?







换了个新环境,要熟悉新同事 ,“脸盲症”晚期的我,第一天上班只记住了衣食父母——公司老总。

这次认脸难度愈发加大——同事中医生占了大多数,白大褂一穿,孪生双胞似的,压根分不出谁是谁。

说起我的“脸盲症”,那可是历史悠久了。

最早出现"症状"是小时候,露天电影结束后,父亲一手牵着我,一手提着板凳。我的另一只手被父亲同事牵着,两个大人一路走一路谈得热火朝天难分难舍,月色朦胧中,到岔路口我果断放开父亲的手,跟着叔叔走了一好大截,两个大人才终于发现这可怜的娃居然把爹给认错了。

那次事件过后父母的解释,是年幼的我困了累了所以一时糊涂,但后来每次到人潮汹涌的地方,我都间歇式地想不起来同行的人穿什么衣服,甚至长什么样,您不醉,我也醉了。

和先生认识后,那厮摆出追求架势,大概约会四五回,有次在繁华地段——昆明工人文化宫吃完饭,上了个卫生间,出来后人山人海,我左顾右盼,人头攒动,貌似无一认识。来回巡视几圈,既想不起来他穿啥衣服,也想不起来人长啥样,那个年头没有手机,联系挺不方便,反正肚子也吃饱了,那就打道回府吧。

走出四五步,有人拍着肩头问,去哪。一秒之内记忆回来了。额,这人可不就是长这样嘛,可不就是穿那件衣服嘛。

心说没想去哪,这不是一不小心忘了您的长相,可嘴上没敢说。后来终于坦白从宽,先生连脚趾头都不相信,说长那么帅的哥,你怎么可能不记得。

几次三番记不住人,认不出人,这都不算什么,最尴尬的是把人认错。

某回在菜市场,和先生东游西逛买点小菜,突然发现正前方,有个好久没见的朋友,也在买菜,兴奋之余三步两步窜上去,正要开口打招呼,手里提的两袋豆浆不甘寂寞,挣破袋子,啪叽一声,砸在地上。

我的裤子鞋子,"朋友"的鞋子裤子,瞬间污浊不堪。

"朋友"狠狠跺跺脚,凶神恶煞怒斥道:你要整哪样!我尴尬地抓着个破袋子,笑容凝结在脸上,巴不得有条地缝容我钻进去。难怪人家生气,人家凭什么不生气,眼前这个陌生人,十万火急地冲过来,就为给人家的白鞋子白裤子喂上两袋新新鲜鲜的豆浆……红着脸红着眼狼狈万分道完歉,先生才终于相信,原来我真有"脸盲症"这样的病,看来还病得不轻。

这可愁死我了,上哪求医问药去?我有病,你有药吗?

老妈听说这些个糗事笑得直咳嗽。什么盲不盲,什么病不病?一天到晚瞎折腾。认错个把人有什么,你爸你妈你不会忘吧,你老公你不会忘吧,常来常往熟悉的人,想忘都忘不了。

对啊!看样子“脸盲症”完全可以不药而愈,您只要多和我交流沟通,多请我吃饭喝酒,多到我面前晃悠,晃来晃去,这一辈子,我就深深把您,刻进脑海里了。

原文刊发于2016年9月25日《都市时报》

图片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