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龙山古柏翠
昆明工人新村
发布于 02-15 · 2804浏览 5回复 16赞

嵩明黄龙山古柏图一

嵩明黄龙山古柏图二

嵩明黄龙山古柏图三

嵩明黄龙山古柏图四

 

 

黄龙古柏翠

  如若有人问我:什么是嵩明的镇县之宝?我会毫不迟疑地回答:“黄龙古柏!”听到我的这个答复的人,一百人中有九十五人以上都会首肯。柏树,是国家三类保护树种,黄龙山顶的这两株柏树,树龄在1500年以上,《嵩明林业志》说它们“传为晋代所植。”《昆明市志》也沿用了这个说法,可见此言不虚。从外形来看,昆明黑龙潭的宋柏,高20多米,而黄龙山的这两株古柏,高达30多米,覆盖面积达到400平方米,郁郁葱葱形成一个硕大的华盖,为嵩明送来清凉。晋代较宋代早了约700年。700年,晋代的柏树比宋代的柏树高出10余米,合乎情理。它们也是目前昆明市年龄最古老的柏树,除了它们,谁能担当得起嵩明的镇县之宝?

  年龄这么大的古柏,见证了人世间的多少沧海桑田?远的不说,就说嵩明县,西汉时是益州郡的牧靡县;两晋时,这里称牧麻县,西晋末期,因“山出好升麻,”又把牧麻县改称升麻县;唐朝南诏国时期,牧靡县称崧盟部;宋代大理国段氏时期,这里叫长城郡,有的史书记载成“长州”;元代,名称变化太多,一忽儿是崧盟万户府、一忽儿又恢复长州的称谓,一忽儿又将崧盟州改为崧盟府,一忽儿,又降格为崧盟州;到了明朝,改为嵩盟州,紧接着又改嵩盟为嵩明;清代沿袭明制,仍置嵩明州,属于云南府。1914年,民国初期,嵩明改州为县。建国后,嵩明仍为县,1958年,嵩明、寻甸两县合并,称嵩明县,第二年,1959年,改称寻甸县;1961年,嵩明恢复县级建制,此前,嵩明县一直属于曲靖专区管辖,1983年,嵩明划归昆明市管辖。

  嵩明的得名,和会盟有关。会盟,古代读音是会明,因汉人和少数民族遥对秀嵩山,于城南筑台盟誓,而得名嵩盟。元代土司高泰明在此修金城居之,遂改名为嵩明。至于何人盟誓,至今还是个谜。通行的是两个说法:一是《元史  地理志》所载:战国时期,汉人与乌蛮“盟誓于此”;一是嵩明的《武侯祠碑记》载:诸葛亮七擒孟获于此,孟获降服,遂与诸葛亮盟誓,表示:“南人不复反矣。”历史的真相如何,古柏有知,可能更清楚,毕竟,古柏植于黄龙山,离上面两说的年代都不远。但古柏见证过:明万历年间,州守孙汝正石刻“古盟台”三字立于其上,至今和古柏尚存。

  如果说,这些历史变迁,黄龙山的古柏都见证过,还没有涉及它们的自身。到了民国时期,也就是1921年前后,这两株古柏差点儿就遭砍伐,古柏自身安全受到极大的威胁。这是咋回事呢?那时,巨匪张星洪盘踞嵩明,黄龙山所有寺庙被破坏殆尽。这两株古柏也险遭斧锯。原来,张星洪新近迎娶了一位压寨夫人,要做寿材,孝敬他的新岳父。砍树的脚手架都搭好了,雇来砍树的工人也在磨刀霍霍。这时,嵩明的父老冒着被土匪杀头的危险,找到张星洪,请求他刀下留树,爱惜古名木。并许诺筹款到昆明的大索行买寿材给他的新岳父。也算是盗亦有道吧,张星洪答应了下来。这两株古柏才幸免于斧锯。

  过去,这两株古柏中左边的那一株根部,曾经有蜂巢,有的说这个蜂巢已存在了上百年,还有专门的人常常割取这个蜂巢的蜜蜡,过去,妇女做针线活,尤其是纳鞋底,需要在棉线上拖拖蜡,增加棉线的强度,同时减少棉线的阻力,古柏树根的蜂巢制出的蜜蜡,足够嵩明妇女针线活一年的使用。

  悍匪张星洪没有砍伐古柏是万幸,但他把黄龙山的寺庙悉数毁去,使得正月初,嵩明老百姓在黄龙山赶庙会的风俗也被毁弃了。过去,每逢春节之后,嵩明的城乡士庶,无不上山来赶庙会,为期三天。第一天,将玉皇大帝的神像请出黄龙山,游行于嵩明城内外,而男女老幼,手持三炷香跟在神像后面,浩浩荡荡,相与随行,游行完毕,将玉皇大帝神像安置于县署大堂之上,早已等候在这里的洞经乐队,齐奏《大洞仙经乐》,直至深夜。然后,玉帝神像又继续游行,三天后,玉帝神像回到黄龙山,黄龙山又是一番热闹。

  我们不是植物学家,对柏树的种类不甚了然。只是常常听嵩明老人说,黄龙山的这两株古柏,是软枝扁柏。有软枝扁柏就有硬枝扁柏。但硬枝扁柏很少,一般多是软枝扁柏。老人们还说,软枝扁柏也有不同。昆明黑龙潭的宋柏也属于软枝扁柏。但两者就是不同,黄龙山软枝扁柏比其它地区的软枝扁柏的叶片更加扁细,枝条柔软得如同柳条,柏叶的颜色像刚刚栽下田的秧苗,呈现翠绿。这和黄龙山的土质、涵养的水分、接受日照的长短都有关系。

  在嵩明,我们还可以看到另外两株古柏,那就是在地藏寺的宋柏。年龄和昆明黑龙潭的宋柏相仿佛,甚至身高也差不了多少:都是20余米高。知道的人不多,就不作介绍了。

  现在,人们明白:“没有大树的城市是没有文化的城市,而没有古树的城市是没有历史的城市”这个道理。多数人都在追求“诗意地栖居”,也知道这是德国人荷尔德林说的。后面还有一句话,也是德国人、哲学家海德格尔说的:“古树,是诗意的栖居”。嵩明,一座有两千年历史的城市,没有黄龙古柏,没有它们这样的活化石作见证,“诗意地栖居”只是一句空话,用一句时髦话来说:“情何以堪?”

 

嵩明黄龙山古柏图五

昆明工人新村
浏览 2804
16 收藏 3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5
赞过的人 16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