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节,乃知识份子的硬核

      气节,乃知识份子的硬核

      ——解读高奣映自铸铜像之谜

   文/南天

   高奣映(1647—1707年),字元廓,一字雪君,别号问米居士。清代云南姚安人。中国著名儒学家、文学家、佛学家, 一生著书八十余种。

   康熙十二年(1673)年,高奣映承袭姚安土司同知世职,因参予平定四川米易、会理暴乱,擢升提刑,分巡川东。

   1677年吴三桂之乱平定后,高奣映回到姚安,为维护民族团结和边疆的稳定,作了大量有益的工作,得授布政司参政道一职。37岁时他仿效外祖父丽江土知府木增,将其职位交予长子高映厚,归隐结嶙山,著书讲学,自号“结嶙山叟”。

   康熙年间(具体时间不详),高奣映自铸铜像于佛陀山至德寺。怡然自得地枕着一个硕大的葫芦上,神态安祥,形象逼真,与真人同体,长170厘米,重200公斤,用黄铜浇铸,着明装,袒胸露腹,造形生动。所枕葫芦上,有陈华山再来人题词云:“有酒不醉,醉其太和,有饭不饱,饱德潜阿。眉上不挂一丝丝愁恼,胸中无半点点烦嚣,只是一味黑甜,睡到天荒地老”。

   这尊精美的铜像,肯定是按照高奣映自己的要求,由工匠制成模型,反复修改后,才用黄铜铸造的。因为铸造铜像绝不可能一次成功。而他本人又并未留下片言只语,说明铸造铜像的目的和用意,于是,后人便发挥各自的想象,将其视为能福佑一方的“睡佛”。并于每年“二月八”龙华会上,都要把这尊铜像“请”出来,让乡人及游客顶礼膜拜。而且还根据铜像的造型,演绎出三层意思:一是“平安是福”,二是“高枕无忧”,三是“高冠厚禄”——高奣映的造型像个安字,他头上的发髻代表高枕,他头枕着的葫芦,所以代表“高官厚禄”……等等。

   果然如此吗?

   作为著名的儒学家、文学家、佛学家,会自诩为“佛”吗?

   会追逐于“平安是福”、“高枕无忧”、“高冠厚禄”吗?

   在未正式解读高奣映自铸铜像的谜底之前,我们先来看一件发生于昆明、震惊于朝野、直接拷问知识份子灵魂的大事——即薛尔望全家投潭殉国之事:

   薛大观,字尔望,明末昆明人,其祖先于洪武年间由江苏无锡迁至云南昆明。清顺治十五年,南明永历帝弃城逃往缅甸,薛尔望携妻儿到昆明北郊龙泉观(今黑龙潭公园)投潭而亡。

   据《明史》记载,顺治辛丑(南明永历十五年,公元1661年),吴三桂率领清兵追击南明永历帝,永历帝从昆明败走缅甸。薛尔望看到南明大势已去,叹息曰:“不能背城一战,君臣同死社稷,故欲走蛮邦以苟活,重可羞耶! ”“吾不惜以七尺之躯,为天下明大义。” 便携妻、儿、媳、孙、侍女,全家九口,投潭殉节,后人称之为“大明忠义之士”,为其修墓立碑,供人纪念。墓旁原有一纪念亭,名曰“起云阁”。阁中曾刊刻清康熙年间云南按察使许宏勋撰写的一副楹联:“寒潭千载洁,玉骨一堆香。”

   清末,云南经济特科状元袁嘉谷先生也曾撰联一副,赞扬其品质: “扶一代纲常,秀才真以天下任;奉千秋俎豆,伊人宛在水中央。”姚安文化名流、民国时曾任云南代省长的由云龙先生,也特意撰写一幅楹联: “节烈忆当年,人来观潭水桃花,望古遥集;馨香存片土,我谓似淮南鸡犬,举室皆仙。”

   也就是说: 明末清初,薛尔望全家投潭殉节一事,的确是慷慨悲歌,震惊朝野。如千钧霹雳,直接拷问着知识份子的灵魂深处。而此事对于高奣映来说,还颇有渊源——

   高奣映出生于清顺治四年(公元1647年、南明永历元年),当时,南明永历帝刚刚即位,高奣映之父,世袭姚安土司知府,效忠于明朝,当元谋土司吾必奎起兵反明时,曾率土兵参加平定叛乱;当黔国公沐天波被滇南土司沙定洲赶出昆明逃往滇西时,也曾偕夫人亲率土兵赶往楚雄救援,并追随至永昌(今云南保山)。

   大西军入滇,平定土司叛乱后,高奣映之父返回姚安,戎马奔波之余,木氏夫人生下了高奣映。大西军支持南明抗清,李定国将永历帝从贵州迎到昆明后,由于沐天波的推荐,又赶去朝见勤王,成为云南土司中少有的、公开表示拥护南明小朝廷的人。当时高奣映刚刚8岁,天资聪颖,有神童之称,曾随父亲觐见永历皇帝,皇帝大加赞赏,留下一段“八岁朝天”的历史佳话。后来,清军入滇,南明兵败,永历帝西逃永昌,他再次携妻子弃家追随。行至腾冲,与永历帝失散,因世职故,被族人劝回,他于途中将世袭职务交于年仅12岁的高奣映,在鸡足山大觉寺出家。

   康熙十六年(公元1677年),当吴三桂军反清,与清军在长江两侧对峙,无暇后顾的时候,高奣映趁机托疾挂冠,返回云南姚安。康熙十七年(公元1678年) 三月,吴三桂走投无路,在湖南衡州(衡阳)称帝; 八月,暴病而亡。康熙十八年(公元1679年),吴军主力14万人被歼于长沙、岳阳、衡阳等地;同年十月,清军占领贵阳,吴三桂之孙吴世藩,带领残部逃回云南。康熙二十年(公元1681年) ,清军围攻云南,十一月攻占昆明,吴世藩自杀,三潘之乱平定。

   清军进入云南后,高奣映不再称疾避难,为了保全族人的安危,他参与了粉碎吴周势力的斗争。他先是用计使从四川南下入滇的吴军大将胡国柱与驻守楚雄的伪国公马宝两军不能会合,使其被分头击溃;又单骑前往劝说伪将怀忠海将军,解决了他的部队;再是劝说滇西驻军将领刘汉章、杨开运、李发美、赵永宁投诚归顺。完成了这些战功之后,他又收缴姚安府、姚州、大姚县、白盐井提举、经历司、府学、县学伪印七枚,亲到军前报到。清军统帅很赞赏他的主动配合,除了让他继续世袭姚安府土同知之外,又加授云南布政司参政道的官衔。但高奣映深知仕途的艰险,深知自己无法洗净前一阶段与吴三桂政治牵连的污点。他无意于继续为官,待政局平定之后,他仿效外祖丽江土知府木增,在姚安结璘山建造别业,将世袭职务交于长子高映厚,归隐于结磷山。

   现在,我们再来看这尊铜像——

   铸造于清代康熙年间的铜像,却留着明代汉人的发髻,这便是对清朝政府推行的、“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的一种无言的抗争。他自己原本是明代世袭土司,也曾觐见过永历皇帝,何奈江山更迭,身不由己,为了保全族人性命,也曾做过清朝的官员,但,内心深外,却是十分痛苦的。再想到薛尔望全家投潭殉节一事,还真有点无地自容。故而他唯一补救的方法便是:穿着明代百姓的衣服,留着明代汉人的发髻,以此表明:宁肯做大明的百姓,也不愿做清朝的官员。

   至于铜像上的那段铭文 (无论是他的自撰,还是托名他人题书) ,或玄或奥,或禅或理,其内容只有一个: 欲言还休,很是无奈。而他的整个神态,似佛非佛,似仙非仙,只突现出一个内容:安祥自在。

   这里,我赞同饶云华先生的观点: “如前所说,这个铜睡像是高奣映的自铸像。他承袭世职土司时,才十三岁。父亲传位给他,属迫不得已。当时父亲正值壮年,正是建功立业的大好年纪。遗憾的是,为之追随效劳的南明永历帝,已是日落西山朝不保夕。为子孙计,只好放弃对旧主子的忠诚;为了气节,又不能做大清朝的土司。于是玩了一把“中庸”,上鸡足山当了活尚。结果,他空担了一个“土司”名,而真正过了一把“土司”瘾的,是他的母亲木氏。到他真正做土司时,已经二十六岁了。仗着饱读诗书,凭着阅历丰富,以为满腹经纶聪颖过人,是到大显身手的时候了。却不料,官场凶险无处不在,尔虞我诈防不胜防。尤其是平西王吴三桂降清反清,给他的仕途蒙上了一层阴影。这样的情况下,也是壮年的他,开始象父亲当年那样思索退隐了。”

   至于什么“平安是福”,“高枕无忧”,“高冠厚禄”等等,那都是后人的想象,与高奣映自铸铜像的初衷,并无任何关系。

网友评论

5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5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4月28日 15:07

03月25日 22:12

阿光 9 0

七律·自画像
痴迷格律喜耕耘,酌字成诗醉意醺。
一缕烟霞能诱目,半株草木可行文。
未因寒夜知音少,常为吟情侍月勤。
不避才疏思韵浅,闲来筑梦自欢欣。

03月25日 22:01

阿光 9 0

晚上好,南天老师

  • 南天  : 你好阿光!

    2022-03-26 15:18 0

03月25日 22:01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