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怀念战友
星亚
发布于 04-05 · 5127浏览 8回复 36赞

      十多年前,早上去开店,常常会从云大校园绕道。那天,走过怀周院时,至公堂方向传来歌声,抬眼望去,礼堂门口人头攒动,凑过去看热闹,原来是在举办歌手选拔赛。
  站门外,舞台上,歌手声情并茂地演唱着“天山脚下是我可爱的故乡,当我离开它的时候,就象那哈密瓜断了瓜秧……”听着听着,不经意间,心灵被触动了一下,特别是那一声“啊……亲爱的战友”,让我想起了一个斗士——闻一多。
  当年李公朴先生遇害后,就是在这里开的追悼会,会场遭到扰乱时,闻一多先生拍案而起,怒斥特务“为什么要打要杀,而且又不敢光明正大来打来杀,而偷偷摸摸的来暗杀!……是好汉的站出来!你出来讲!凭什么要杀死李先生?……我们不怕死,我们有牺牲的精神,我们随时像李先生一样,前脚跨出大门,后脚就不准备再跨进大门!”就是在这里,完成了他义正词严的《最后一次讲演》。
  离开至公堂,走在林荫小道上,闻先生慷慨激昂的演讲在我心中沸腾,而这首歌的旋律一直在脑海里萦绕。《怀念战友》是电影《冰山上的来客》中的一首插曲,少年时看过,记得有个画面,冰山上,暴风雪来临,待救援赶到时,坚守岗位的哨兵已被冻成冰雕,牺牲时手里仍然紧握钢枪,伴随着影片中的歌声,观众里有人在抽泣,娃娃不再打闹,英雄的形象,从此烙在我的心里。
  这首歌真正感染到我,是在多年前的一次聚会上。左笔走先生现场弹电子琴伴奏,大伙点歌,或独唱,或小合唱,愉快地唱过《喀秋莎》《三套马车》《驼铃》等经典老歌后,《怀念战友》这首歌也被点了出来,随着舒缓悠扬的旋律飘起,我也附合着大家唱起,唱到“当我永别了战友的时候,好象那雪崩飞滚万丈”时,内心忽然间破防, “永别”二字戳中了我的痛点, 无法继续,毕竟那时父亲刚去逝不久,生死离别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病危通知书,如十二道催命金牌令,频频催得人六神无主,最后的一丝幻想,各科室主任的会诊后,彻底粉碎,我无奈地签下字,放弃抢救。
  一根根管子从父亲身上拨去,由于长时间插呼吸机,拨管后父亲的嘴已经不能自然闭合,我轻轻地搓揉着他嘴边的肌肉,心里不禁产生种负罪感,我不断地拷问自己,这个字是不是签得太草率。
  父亲闭着眼,没有呻吟,也没有动弹,我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不知所措地抚摸着他的手,不知弥留了多久,或许真有回光返照一说,父亲睁开了眼,看着我,眼皮都没舍得眨一下,突然间,他似乎用尽全身之力,举起我握着他的手,我本能地把父亲的手捂在胸口,呆呆地看着他,父亲浑浊的眼里没有泪,他不是怕死的人。轻轻放下父亲的手,我抱着父亲,把脸贴在他的脸上,哽咽地对父亲说“爸,对不起。我尽力了,我真的没有办法……”
  父亲走了,那一刻,我明白了,人世间,那个最爱我的人,没了。或许只有体会过永别的人,才不敢与永别二字相撞,轻轻一碰,心就会碎了一地。其实,歌亦如此,旋律是情绪,歌词是心弦。
  那天,箫寒老友来坐,我讲起在至公堂听歌的感受,他表扬我说“写字的人就是要会联想,引发时空转变,才能写出好文章。”聊到这首歌,他说歌曲刚柔相济,极富感染力,每次唱,都会抑制不住情感,想起离世的父母,想起那段特殊时期,父亲在政治运动中蒙受冤狱后,母亲拒绝与父亲划清界线,被贬到滇东北高寒山区。说着那些母子三人相依为命的日子,箫老落泪了。
  箫老父母长寿,90多岁才走,我们平时都说他有长寿基因。然而人生无常,世事难料,三年前,箫老突发疾病,几小时后,就浓缩成一行字:作家箫寒,本名韩晓笛,享年64岁。他是带着遗憾走的,书香墨韵伴一生,书未出版身先死。
  风萧萧兮易水寒,老友一去兮不复还。熬过漫长的守夜,次日去店里,关门歇业,坐相馆里发呆,想着为箫老做点事,却无法参与,直到看见墙上的相框,才反应过来,我该为老友做张遗像,随即打开电脑,翻出移动硬盘里的图库,浏览着多年来有他的照片,往事如烟泪千行。终于找到一张他身着正装,精神面貌也不错的照片,我记得,这张照片是多年前的一天,他从翠湖绕过来,说是刚参加完个会议,顺路过来坐坐,看他穿得板板扎扎的,就建议他拍下了这张照片,只是没想到,会成为他的遗像。
  调出照片,修老友遗像,难受至极,数次甩开鼠标,抽着烟,望着屏幕上的脸,他慈眉善目,忽然间,我想放首音乐,舒缓下情绪,看到曲库里的《怀念战友》,就不由自主地点了播放键,重拾鼠标,边听边修,当歌曲唱到“啊……亲爱的战友,我再不能看到你,雄伟的身影和和蔼的脸庞”时,一股悲伤涌上心头,情绪彻底崩溃,仰在靠椅上,任由泪水肆意流。
  无限循环的播放,最终麻痹了我的听觉,眼里只有图片,手上只有惯性操作,麻木不仁地完成了修图,第二天把照片装好框,送到箫老姐姐手上,心里才如释重负。
  在参加箫老的追悼会上,现场泣声不断,我故作坚强,不哀,不悲,不流泪,哀乐声中,人们缓缓前行,到箫老棺前默哀告别,轮到我时,看到躺在棺中箫老的脸,心里又响起《怀念战友》的曲子,我无法控抑制思绪,走到棺前,跪下,三叩首,仰头悲呼“箫老,星亚来送你了!箫老,你一路走好!”

星亚
无聊时用相机记录社会世相,没事时动笔写写人间百态。
浏览 5127
36 收藏 2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8
赞过的人 36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