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有星光隐匿-上

倪巧的所有记忆都是从大杂院开始的,她在这里出生,在这里成长,大杂院的一砖一瓦都融进了她的血肉,她是大杂院的孩子。

五岁时的倪巧有着这个年纪的天真和可爱,脸上还带着一点婴儿肥,和大杂院的小伙伴一起做游戏是她每天最开心的事。那天吃过晚饭,小倪巧像往常一样出门玩,但是大家突然不愿意带她一起跳橡皮绳了。

“你是个坏孩子,我们才不要和坏孩子一起玩。”曾经的小伙伴们异口同声地说。

“我不是坏孩子,我没有做过坏事。”倪巧反驳。

“那你为什么没有爸爸?一定是因为你是坏孩子,所以你爸爸才不要你的!”

“对!我也听妈妈说了,只有坏小孩才没有爸爸!你就是坏小孩!”

倪巧朝他们大喊:“我有爸爸的!我不是坏孩子!”

“你撒谎!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你爸爸!”

小倪巧低下头攥紧了手指,她也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爸爸,因此想不出反驳小伙伴们的话。其他小孩看到倪巧一言不发,更是坚定了自己的“推理”,拿着橡皮绳一起跑去了别的地方玩,把倪巧独自留在原地。

那天晚上,倪巧带着通红的双眼回到了家,在母亲的追问下说出了一切。她原本希望母亲可以告诉她有关父亲的消息,结果母亲带着她敲开了那群小孩家的门,和他们的父母在院子里吵了很久。

五岁的倪巧并不能理解大人们争吵谩骂的内容,但母亲的怒吼和邻居阿姨们轻蔑的语气却留在了她的记忆里。吵得最凶的时候,倪巧看到母亲和刘阿姨扭打在一起,刘阿姨的指甲划破了母亲好看的脸。

倪巧上前想要保护母亲,但不知道被谁推了一下跌在了地上,粗粝的沙石蹭破了她的手臂,她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

从此以后,倪巧再也没有和大杂院的小伙伴一起玩过,邻居们见到她也不会再笑着给她吃糖。为了生计,倪巧的母亲在酒吧里做着日夜颠倒的工作,每天清晨带着满身酒气在邻居阿姨们的指指点点中回来。偶尔几次放学回家时,倪巧还能听到刘阿姨和其他阿姨聊到母亲的事,笑话母亲是被人抛弃的“破鞋”,只能在酒吧里出卖色相,讨男人欢心……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倪巧十五岁,而大杂院已经彻底成为了倪巧的负担,她再也无法喜欢上这个地方,和里面的人。

但凡事都有例外,在倪巧的故事里,这个例外叫做顾明琛。

顾明琛家也是大杂院的众多租户之一,在东街口开着一家不大的小吃店,属于大杂院中的“资产阶级”。

顾家算是大杂院里为数不多愿意与倪巧正常相处的,每天早上倪巧上学从东街口走时,顾叔叔会带着招牌式的憨厚笑容朝她招手,塞给她一个刚出炉的烧饼。在十多岁的少女心中,这个热乎乎的烧饼就是她对“父亲”这个角色的全部幻想。

“叮铃——”

自行车清脆的铃声划破清晨的寂静,倪巧握着烧饼的手一紧,不由得往墙边靠得更近一点。顾明琛很快就追了上来,快要路过倪巧时捏紧刹车停下,双脚踩着地板向后划去,不疾不徐地跟在吃烧饼的少女身边。

“巧巧,我载你去学校吧。”

对于顾明琛的邀约,倪巧的回答则是把原本就低着的脑袋再往下压了压,瑟缩着肩膀没有出声。顾明琛就读的市一中和倪巧那个排不上名次的破败初中方向正好相反,已经厚着脸皮吃了顾家一个烧饼,她没办法再麻烦顾明琛送她去学校。

见倪巧不答话,顾明琛也没有生气,反而做出一副有事相求的模样,可怜兮兮地说:“我听同学说了,最新一期的《漫画奇趣夜》只有溪苑中学附近的书店才有货了,你带我去找找吧,我真的很想看。”

溪苑中学就是倪巧就读的那所破败初中,作为一所三流学校,溪苑在教学资源、师资力量、硬件设施等方面与市重点的学校差的不是一星半点,所幸费用低廉。

最终,倪巧小心翼翼地坐上了顾明琛的自行车后座,攥着手里的烧饼小口小口地吃着。四月清晨的微风轻轻扬起她的校服裙摆,也带来了顾明琛身上清冽的香皂气味。

认识顾明琛以前,大杂院里的孩子们总会在她上学路上围住她,对着她念那首嘲讽她与母亲的儿歌。为了避开他们,倪巧只能选择更早起床,天不亮就要出门。但那天母亲喝了太多酒,刚进门就径直去了卫生间。她为了照顾不停呕吐的母亲耽误了出门时间,在东街口被围住了。

当那首儿歌再次响起,她只能紧紧捂住耳朵,等待他们像例行公事一般念足三遍后自行散去。大杂院里出了名的坏孩子们围成一个圈,笑嘻嘻地拍着手念着不堪入耳的儿歌,一字一句把少女的自尊踩进污泥。

顾明琛骑着自行车从东街口出来时,看见的就是这幅场景。

“刘强,你妈刚在院儿门口叫你呢!”顾明琛开口。

刘强是大杂院的孩子王,所有坏事几乎都是他带头做的,唯一的弱点就是他妈刘晓芳,那个大杂院里出了名的泼妇。听到自己被老妈点名,刘强大叫一声“不好”,提起放在脚边的烧饼和豆汁就往家跑,其他孩子也跟着作鸟兽散。

倪巧仍然保持着双手捂紧耳朵的姿势,弯着腰缓缓地蹲了下去。眼泪无助地从眼眶跌落,她将脸庞埋进身体里,静静地哭着。

她身后那个十七岁的少年坐在自行车上,默默地等着她哭完,并且在心里许下了一个承诺。从那天起,顾明琛每天早上都会用各种各样的借口载她去学校,而刘强再也没有带着“小弟”们来围过她。

当生活已经跌到谷底,往后登场的皆是朝阳。不知从哪里看来的这句话,现在突兀地进入了倪巧的脑海。

顾明琛就是她的朝阳吧,她想。

虽然教学条件不是很好,但溪苑中学历来重视对校风、学风的培养,因此在校时的倪巧可以暂时忘记大杂院的生活,全身心投入功课。和学校里大多数的同学不一样,倪巧是真心地热爱着学习,只要肯努力成绩就会提升,这对目前的她来说是唯一的公平。

“铃铃铃——”古板的下课铃声打断了物理老师滔滔不绝的讲解,喊过“老师再见”后,教室里一扫沉闷的气氛,变得热闹起来。倪巧的同桌是一名开朗外向的女生,在班上有很多朋友,趁着课间休息聚在一起聊着最近热播的偶像剧,间或有几声对父母的抱怨。

倪巧一边刷题一边听着她们聊天,微微有些愣神。她不禁心想,如果不是出生在大杂院,或许她也会像她们一样,有几个同班好友,课间可以一起聊天欢笑,过着普通的生活……

“啪。”铅笔芯断掉的声音突然拉回了倪巧的心绪,她用拇指在自动铅笔的笔帽上按了几下,看着新的笔芯一点点钻出笔头后,重新在草稿纸上认真计算着物理小球的加速度,不再去听女生们的聊天内容。

距离中考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她必须争分夺秒提高自己的成绩,确保能考上市一中。

市一中的高中部设置了奖学金,只要三年间一直保持成绩排名在年级前十,倪巧就可以获得奖学金。更重要的是,市一中可以申请住校。

晚上九点,倪巧对完了最后一套中考真题的答案,把复习资料整齐地收进书包后才离开教室。临近中考,虽然大部分学生都选择了回家复习,但溪苑中学还是开放了初三年级每间教室在晚上的使用时间,供考生们自愿自习。于是这个看似无用的自习室,成了倪巧最好的复习地点。

作为最后一名离校的学生,倪巧认真和保安大爷打过招呼,然后朝着家的方向慢慢走去。初夏时节稀稀落落的蝉鸣,低沉的夜空里那几颗忽闪的星,不时吹来的几缕凉风,以及被路灯拉长的影子是倪巧回家路上的全部同伴。

拐进东街口后再走两百米左右就能到大杂院门口,这个时间已经没有人在外面活动了。就着邻居们窗口透出来的灯光,倪巧熟门熟路的来到了自家门口,看到家里亮着灯时她愣了愣,一边把手里的钥匙放回书包,一边推开了门。

二十多平的房间里弥漫着浓重的酒气,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正歪坐在家里唯一的一张沙发上,贴在脸上的长发让人看不清她的面容。这是倪巧的母亲,陈丽娟。

倪巧疑惑地看着她,在酒吧工作的陈丽娟总是日夜颠倒,常常清晨才归家,按说这个时间她应该早已出门了。最终倪巧什么也没说,越过母亲走到了床边坐下,拿出复习资料认真看了起来。

变故就是这个时候发生的,原本以为已经睡着了的陈丽娟突然从沙发上站起,三两步就来到了倪巧身前。直到手里的复习资料被抢走,倪巧才发现了她的异常,然而思绪还停留在诗歌赏析手法上的少女,并没能在第一时间阻止母亲撕掉自己的资料。

“你干什么!”

倪巧尖啸着扑过去,从陈丽娟手里抢回了一堆碎屑,试图将它们拼起来。

陈丽娟原本就站不稳,被倪巧一扑跌在了地上,又哭又笑。酒精让她有些口齿不清,但倪巧还是听出来了,陈丽娟含混地说:“巧巧,你就算考上了市一中也没用,什么都不会改变,我们的一辈子就是这样了……”

倪巧停下了拼凑纸片的动作,怔怔地盯着陈丽娟的脸,她的额头一片青紫,左边脸颊上还有清晰的五指印,原本就不算精致的妆容现在更是像打翻了的调色盘。

“你的脸怎么了?”倪巧颤抖着声音问她。

听见倪巧的声音,陈丽娟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在酒吧被喝醉的客人纠缠的记忆一点点复苏,她扬手打在了女孩儿脸上。

“都是因为你!你为什么要出生!如果没有你,我会有更好的生活,而不是在酒吧任人欺凌!当初要不是怀了你,倪秋白娶的人就该是我!”

这是倪巧第一次从母亲口中得知父亲的信息,原来那个人叫倪秋白……

陈丽娟还在歇斯底里地咒骂着什么,但倪巧已经不想再去听,眼泪再也止不住地涌了出来,她扔下手里的碎纸片头也不回地夺门而出。

市一中作为市重点高中,对学生晚自习的要求十分严格,哪怕顾明琛是走读生也要十点以后才能回家。当他骑着自行车快要到东街口时,听到巷口里传来了少女的哭声,伴随着一两声抽噎,他的心下意识地揪了起来。

走近后发现,倪巧正蹲坐在他家小吃店的门口,脸埋在身体里,肩膀微微颤抖着。顾明琛想,他好像总能遇到倪巧哭泣的样子,为什么女孩子的身体里会有这么多眼泪呢?倪巧是这样,顾明筱也是这样。

随意停好自行车,顾明琛在倪巧身边蹲下,抬手揉了揉她的头。突如其来的触碰吓得倪巧抬起了脑袋,于是顾明琛看到了她哭得皱巴巴的脸,以及红通通的眼眶。

“刘强他们又欺负你了?”他问。

倪巧一边用衣袖擦着眼泪,一边摇头。被顾明琛看到在他家店门口哭泣的羞耻感让倪巧想逃开,但一时之间又不知道还能去哪里,于是愣在了原地。

“我来当你的哥哥吧。”顾明琛突然说。

其实顾明琛原本是有一个亲妹妹的,名叫顾明筱,有一阵子代替她们母女成为了大杂院里新的谈资。

据说顾明筱有先心,才十岁就已经做过两次心脏搭桥手术,但最终还是没成功。这件事对顾家的打击很大,倪巧记得那阵子顾叔叔很久都没有开店,刘强还因此被迫跑远路去西街口买早餐,让她度过了很多个平静的早晨。

在顾明筱病得还没有那么重的时候,倪巧经常看到顾明琛牵着她在院子里玩。顾明筱很爱哭,但每次她哭的时候顾明琛都会耐心地哄,做鬼脸逗她开心。小时候的倪巧非常羡慕顾明筱,她常常幻想如果自己也有哥哥,应该就是像顾明琛那样的吧。

现在顾明琛主动开口要给她当哥哥,倪巧呆呆地问:“为什么?”

“我答应过筱筱会保护好她,但是我食言了。你和筱筱一样爱哭,所以就当是帮我完成一个心愿吧,让我来照顾你,好吗?”

倪巧刚刚擦干的眼眶又有些湿润,与母亲歇斯底里的怒吼不同,顾明琛用轻柔但坚定的语气告诉她,她可以完成他的心愿,她是被需要的。这让倪巧千疮百孔的心又活了过来,她看着顾明琛的眼睛,轻轻地点了点头。

那天之后,顾明琛不仅每天早上载倪巧去学校,晚上回家还会抽时间为倪巧讲解难题。得知她的中考目标是市一中后,顾明琛还特意找初三的学妹们复印了复习资料,帮助倪巧查缺补漏。

至于之前被陈丽娟撕坏的那本资料,倪巧第二天放学回家时发现它已经被拼回原样,并且用透明胶粘了起来,静静地放在客厅的小桌子上。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合集

青梅琐记

合集

共3篇

总阅读

3134

总评论

2

总获赞

25

总分享

0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