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山
华剑
发布于 04-27 · 1147浏览 2回复 7赞
(天神的良心在南方)


惊魂未定的族人泱泱如山洪冲溃的蚁群
聚在河岸上 呼号、哭喊、失神
所有的耳目战栗着指向诺玛河的对岸
祖居百年的诺玛阿美啊
失落了 失落了
伴随着最后的一堆战火熄灭
冲天的黑烟消散进天地的茫无际涯里

咪谷聚议众贝玛,民族将往何处生?
或谓太阳升起的天边有沃野千里
或谓太阳落下的地角金银富庶
于是兵分三路
各领等数的壮士、妇孺、粮种
大小贝玛顺着诺玛河下游寻往太阳升起的天边
大小贝玛逆着诺玛河上溯太阳落下的地角
咪谷一众插入云天高耸的丛岭间

前路未卜吉凶 
命途难测
三箭已离弦
哈尼的血脉从此赋予山海


山脉连着山脉绵延
河流并着河流蜿蜒
高枝干云 鹰隼盘旋
浅草没膝 虫蛇走地
前探的青年时时来报
断后的壮年一刻不能放松

歇一歇吧 年迈的阿匹尾襟拖了地
停一停吧 阿尼的魂儿落在七里后的山塘
补一补吧 谁的脚下还踩着没断的木屐

脱下黑褂在那泉水潺湲的箐谷沐洗
垒起石灶在这挡风挡雨的箐峒造饭
咪谷虔诚置神龛
贝玛杀鸡献泉神
尼帕洒酒辟邪祟
篾匠削竹补篓筐
壮士磨刀
马伕伺马
然雄剧高望哨
忽然听到了然民柔情似水的歌声
“在那亲亲的诺玛阿美呀…”
歌声越过竹林,竹叶起了悲声
歌声下达河口,河水为之噤音
歌声所到 风雨如晦
鸟雀失鸣 草木同喑
山野万类一道呜咽
呜咽到黄昏


入夜惊风至
竹影挟刀光
牛角号声起
马嘶狗急
人影散乱
踏衣倒镬
老小一惊一哭
女儿一扶一持
流徙数年,负重的人们早习以为常
惊定之后
撤走的人群从一如流

壮士山脊严阵
青年回马迎敌
夜黑风高
仰攻冒险
追兵不能进
守者固守不出
直到大队人马撤退已远
拒敌的青壮年快马收兵
追会了先遣的族人
星野途遥
踏上了山长水远的又一程游迁之路


大山如潮,一浪赶着一浪争相辽远
极目处山影绰绰接天揽日
望不到哈尼人喜居的诺玛阿美
近在刀峰削天断云
壁下水急如群兽撕咬着骨碌碌滚来
而虎狼啸于深谷
四围艰险,前路无着
哈尼人的心就要涣散
问一问阿皮梅烟许下的大寨在多远
高岭风乱听不见回答
人们的脚步轻忽
深一脚浅一脚不知踩向何方

有马蹄声近
前探来报
在比最远的远方还远出两座山的远方
走去一位神女
她身形曼妙
轻纱翻飞成云
裙摆拖曳成雾
咪谷喜而高呼
那一定是哈尼人该去的地方了


岭上的夜晚是星儿的春天
停云的山头是哈尼人的阿美

此际正传出新生婴儿的啼哭
一声、两声、三声
声音传荡到了天空、大地、群山间
新生儿的父亲跪拜向远
敬礼三过
新的生命就要仰赖天生地养
哈尼人的生命就在群山之中
向远方
向远方
再高再远的山脉啊不要去仰视它
我们要去追赶
一步跨不过跨一天
一天跨不过跨一年
一生也跨不过还有生生不息的子嗣去追赶
哈尼人的子嗣生生不息
哈尼人的生命在群山之中


华剑
此生饮罢无归处,独立苍茫自写诗
浏览 1147
7 收藏 1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2
赞过的人 7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