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秀阿妮
华剑
发布于 04-27 · 1030浏览 1回复 8赞
野猪塘留传着这样一件事:很久以前封家有一个美丽得惊为天人的女儿,因为求亲的人太多,不得已只好把她打死,在一片竹林中。

游荡在竹林中的孤魂
失去了她十四岁少女的美丽
当那些以恶言毒语送她
对她棍棒相向的人已成白骨又腐朽成泥
她在野猪塘的时间中永恒
在野猪塘的每一片竹林中无处不在
恐怖的夜晚从寨子头的林间落下
没有一个行人听到美丽的哀怨
只被风中幽幽的气息吓破了胆

神木林的众神允诺了她的出生
这个美丽的胚子
无知无觉地生长在蛮荒之地
她接受阳光雨露
接受荞麦玉米饭
接受黑麻粗布衣裳
接受星月生辉的银饰
接受诧异的目光

这是众神充满恶意的一个试探
她无时无刻不接受异样的目光
却浑然不觉自身的美丽
她看谁一眼,那个人就要心存感激
她笑起来的时候
人们就身处在花儿都开满了的春天里
当她像别的小姑娘一样缓缓走过门前
有人惊叹 有人羡慕 有人议论
别的小姑娘就嫉妒了

她如七里香散发芬芳
如木荷花纤尘不染
如滇丁香独自绽放在山林里
当她的芳名传到方围重山以外
积聚在河谷的云雾感到温暖涌向山头
好奇的人们,求亲的人们纷至沓来
冲破了门框
踏破了她家的门槛
一场对美丽的争夺不可避免地开始
(诗人称为“争美的杀机”)
野猪塘沸反盈天
热闹劲儿超过了祭龙长街宴的日子

红河北岸大鬼主封赏一城的领主
用不容置疑的声音说:把封秀阿妮嫁给我
全场顿时无声
外来的人们再不攒一词,纷纷退去
只有几个不服的声音在土墙茅草顶下嘀咕
封爹爹不敢违逆领主的威严
答应了要求,定了吉日,说了聘礼
把人恭送了去

封秀阿妮从此闭门不出
独自待在厢房绣着她的出嫁衣裳
密谋已久的声音来到封家的门前
一个奸诈的声音说
胆敢外嫁女儿,野猪塘再无封家立足之地
可怜胆小怕事的封爹爹
没了主见不知所措
聚了族人商议

满屋子嗡嗡如聚了苍蝇会议
七嘴八舌却没有一个意见可以采纳
封秀阿妮独自在厢房绣着她的出嫁衣裳
全没听到关于她的未来应该如何处置的议论
一个嫉妒的声音,突然说:打死她
满座皆惊,又全部默然低头
一个惊惧的声音附和说:打死她吧
有人抬眼一瞥,又默然低头
一个懦弱的声音,是封爹爹,说:打死吧
有人低声啜泣,有人叹息
野猪塘的黄昏沉重地落下
天上云朵的霞彩如火熄灭
众人都散去
封秀阿妮独自在厢房绣着她的出嫁衣裳
听到了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号

当夜无月,山风泠泠如水
封爹爹要和女儿往竹林里堵路
守一个干爹祈求婚事顺利
封秀阿妮顺从父亲
感到夜气生寒,叮嘱父亲加衣
父女俩打着火把往竹林去了

传说野猪塘是一个贼匪盘踞之地,因此为众神剔了龙脉,寨落方得安息,从此稻长五穗,牲畜一胞三胎,并且再没出现过一个悍匪。只是,野猪塘也从此没有出过有什么影响力的人物。


华剑
此生饮罢无归处,独立苍茫自写诗
浏览 1030
8 收藏 1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1
赞过的人 8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