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山村父子

 

 

杨思刚走出课堂,一个男生跟了上来,在她身后说:“杨老师,我很听喜欢你的课,可我要走了,离开课堂了。”

 

杨思回过头,她记得这个学生叫常亮,学习很努力,成绩不错。杨思微笑着说:“离开课堂,你要去哪里?”

 

常亮说:“我爸病了,家里没钱给他治病,我想去打工,赚钱给我爸治病。”接着,常亮又说:“我还有个弟弟,叫常明,在读初一。弟弟还小,我想让他继续读书,我打工供他。”

 

杨思说:“那你妈妈呢?”

 

常亮低着头,不说话了。隔了一会,他眼里带着忧伤,幽幽说:“妈妈在三年前乳泉癌去世了,家里只有我们哥俩和我爸。”

 

杨思静静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男生,一下不知该说什么。说实话,杨思在阳城一中教了二十多年的书,没发现哪个孩子说家里因贫穷读不起书的。看来,这就是生源的差别,就读阳城一中的孩子,大多是家庭条件好的,且多数都是阳城城里的孩子;而就读阳城二中的,大多是乡下农村的孩子。他们的吃穿用度,父母重视教育程度,都有很大差别。虽说国家在教育上投资很大,但还是有个别孩子,到高中家里就供不起,被迫辍学了。

 

隔了一会,杨思说:“你爸得的什么病?”

 

常亮低着头说:“去年他上山捡菌,想多卖点钱供家里开销,摔伤了腿,重活做不了,日子过不下去了。”接着又说:“我大了,现在可以出去打工挣钱,帮补家里了。”

 

杨思问:“就没有其他办法吗?”

 

常亮仍然低着头,没有回答杨思。

 

杨思说:“常亮,你还是暂时不要走,好好读书,我们一起来想想办法,看有如何来帮助你们家。”

 

常亮听了,用袖子抹了一把滚出眼泪,低低地说:“谢谢老师!”

 

随即跑开了。

 

杨思思忖,是否要把这个问题跟校长李山说说?估计这样的困难学生,阳城二中还有。当然,在没有想好之前,还是暂不跟校长说。

 

晚上回家,杨思和马犇闲聊,说去白天遇到常亮的事。

 

马犇说:“可怜的孩子!”接着又说:“你问过他父亲的的伤势如何?能否可以做一点轻的活计,比如守仓库什么的。”

 

杨思说:“这个我倒是没问,具体情况也不清楚。”

 

马犇说:“你去落实一下他家的实际情况,回来告诉我。”接着又说:“如果可能的话,我们帮他家一把。”

 

杨思没想到,马犇这么爽快,答应帮她的学生。

 

次日,课余时间,杨思把常亮叫到名师工作室,详细问了他的家庭情况,杨思说:“等周末时,我们一齐去你家看看,看如何给予你家帮助,但你要答应我,高中一定要读完。”

 

常亮含着眼泪,点点头,说:“谢谢杨老师!”

 

周六,马犇让司机小方开着车,拉着他们一家三口和常亮,去常亮的家里。车子越走越远,绕过了一个个山岗,走了大概两个钟头,在弯弯曲曲的水泥路尽头,看到了一个小村庄。常亮说:“这就是我们村。”

 

常亮说,村子里有8户人家,年轻的都出去打工了,村里就剩下几个老弱残废的人,他们靠盘盘周围的山地过日子。看得出,眼前的几户人家,新一点的房子,都是扶贫攻坚,政府给予建盖的。

 

进村,有一块相对开阔一点的晒场,常亮说:“杨老师,我们把车停在这里吧,进去调不过头了。”

 

车子停好,常亮下来,他指指前边老核桃树旁的房子,有些很不好意思地说:“那就是我们家!”

 

司机小方将车上杨思准备的两大袋水果糕点拿下来,提着往前走。

 

马也下车,跟着往前走,她问常亮:“你们村叫什么名字?”

 

常亮说:“冷水凹。”

 

马也说:“水在哪里?”

 

常亮说:“我们村山高水寒,村后山涧有一股水,淌到村里,在前边汇集成塘,所以叫冷水凹。”

 

说着,他们已经到了那一塘水边,马也伸手试试,她说:“哎哎,这里的水真的很扎唉!”

 

杨思说:“小心别着凉,冻感冒了!”

 

过了水塘,常亮说:“杨老师,这就是我家。”

 

常亮冲屋里喊:“爸,爸,你在干嘛?杨老师来我家了!”

 

一个声音从屋后传来,说:“来啦来啦,快请老师进家里坐坐!”

 

杨思打量了一眼常亮的家,没有院墙,一块不太平整的土场院干干净净,边上整齐的堆放着柴草,有几只鸡在场边觅食。

 

房子是政府扶贫统一建盖的,家里简简单单几样家具,收拾得也干净整洁。客厅正墙上,一路的贴满常亮和常明哥俩的学习奖状。看得出,两个孩子读书很努力。

 

常亮把老师一家请进屋,坐在别人送的旧沙发上,忙着倒水沏茶。

 

常明听到哥哥回来,从屋后跑出来,手里拿着一根手腕粗细的葛根,看到有这么多客人,不好意思,嘿嘿地笑。

 

常亮爸爸提着两大根葛根,一瘸一拐出来,满手泥土,憨厚地笑笑,说:“老师你们来了?我听常亮说,你们要来家访,家里没有什么好东西,我去挖点葛根来给你们吃。”

 

常亮说:“爸,这是杨老师,教我们语文;这是我杨老师的爱人,马大爹;这是他们家女儿;这是小方叔叔!”

 

马也大大方方地说:“常叔叔,我叫马也,在师附中上高一。”

 

常亮父亲看看自己的泥手,不好意思,呵呵笑道:“你们先坐,我洗一下手。”

 

杨思说:“好呢好呢,你去洗吧。”

 

杨思静静观察着这一家人,虽然贫困,一个残疾男人带着两个孩子,但他们家里家外,收拾打理的整整齐齐;他们身上的衣服陈旧,却洗得干干净净。杨思暗忖,这个家,生活真是不容易啊!

 

常亮父亲洗手出来,端出一碗切好的葛根,一碗干柿饼,要客人吃。接着又说:“我去做饭,你们不要嫌弃,吃一顿我做的苞谷饭吧。”

 

常亮说:“爸,你和我们老师聊聊,我和弟弟去做饭!”

 

网友评论

4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4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5月18日 08:45

05月17日 22:41

05月17日 16:04

05月17日 12:43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