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小弦(3)初心三问

半夜,我突然想起来我洗的菠菜还没收进冰箱。

我问小弦:“我的菠菜收了没,有没有放进冰箱呀?”她说:“怎么大半夜不睡觉,又关心起菠菜来了?”

“那我不是能明天下班继续给你做饭吃吗。放坏了就没法子吃了。”

“放心吧,菠菜在外面放一天,坏不了的。”

小弦则有她的问题,我称之为初心三问。

每当我睡意正浓之时,她就会问我三个问题。有时候是清醒的作答,有时候是潜意识的梦语。

第一问:柴哥哥,我是你的谁呀?

我回答,你是我的小可爱呀。

第二问:柴哥哥,你爱你的小可爱吗?

我回答,当然爱着了。

第三问:柴哥哥,你会一直爱着她吗?

我回答,我会一直爱着的。

当然初心三问时常会出现变体,比如有次就成了询问银行密码和支付宝密码,我坦白了我所有的密码,当然我清醒的时候也都说过了。

有次就成了如果小弦变丑了、变胖了、变老了,那还会不会再爱了,我的回答是绝对不会不爱的。

我去她家那天,大伯叔叔舅舅好多人,我一人敬一下喝一小口就喝多了,完全断片了。当我人事不知的时候,她就问我:“柴哥哥,你知道我们在哪里吗?”她说我回答的是——在她家里。她还问了以上诸问题,我的回答还是一模一样。

等问完问题,她就安心睡觉了,等到第二日早上,她才告诉我她问了我那么多问题。

不过她是个胆小的人,要么不做梦,要么就是噩梦。

基本上在她的梦境里,我都不是啥正面人物,集万千丑恶于一身,她经常就带着泪痕从睡梦里惊醒了。还好我现实表现优秀,不然实在无法弥补我恶贯满盈的坏形象。

由于我持续良好的变现以及无微不至的爱,现在她的噩梦总算少了很多,大部分时候一觉是可以睡到大天亮的,偶尔还能听到微微的齁声。

 

早上起床,我去洗澡。

洗完澡出来,小弦说:“你怎么又夸夸夸地吐痰了。”她的脑海里吐痰的拟声词就是夸夸夸,我的脑海里吐痰其实就是咳咳咳或是啊呸。

我这个啊呸倒是好久了,大概是北方冬天又冷,空气又差,所以鼻子总不透气,鼻涕倒流进咽喉,最后就止不住犯恶心想吐痰。

从初中开始我就会吐痰,从早吐到晚,想来初中的同桌们就经常因为这个瞪我几眼。所以白面小生的我,也是个大脏包,着实没有人爱。等我读了高中,室友还教我怎么把一口痰精准吐到确切的地方,而不是一不小心滴流到下巴上面。

还好,读研以后来了昆明,空气很好,绝不会有雾霾,只是稍微有点干,所以只有清晨会稍微犯一点恶心,恶习到底改了不少。所以这也是我喜欢云南的一个重要原因。

我把这个悲惨的故事讲给了小弦听,从此她就不嫌弃我了,她说:“柴哥哥,你可以轻点咳呀,你别对自己这么狠嘛。别把喉咙咳破了。”我说,“那我就咳不出来了,堵在嗓子眼真的是太不舒服了。”

我想起去她家的时候,老丈人大概是吸烟多了,早上醒来必定要嘶吼几下,然后吐出一口痰。小弦说:“哼,你看你们男人怎么都这样。”然后我起床以后,也会一阵咳咳咳,我告诉小弦:“这叫双凤齐鸣。”

她把这个“双凤齐鸣”的说法讲给了爸爸听,并且问:“爸,你为什么早上起来要吐痰呀?”面对姑娘的“责难”,老父亲只是呵呵地笑,啥也不说。

小弦和丈母娘讨论男人,丈母娘说:“男人都是会变的,刚结婚的时候,你爸又爱干净,打扮的又时尚,现在都不讲卫生了。还好他心没变,还是一直顾家。”

小弦就讲给我:“哼,你们这些男人!柴哥哥,你会不会变呀。”我身上一阵汗,正色道:“你看我在你的培养下,越来越干净了,我越变越好了呢。再说,你看你爸爸的心没有变,关键是我的心也不会变呀。”

于是,小弦就不再惆怅了。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5月16日 23:44

05月16日 12:46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