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证.边城--15重逢

15重逢

虽早是意料之中,但她还是没有把握。接到卢山的邀约,她粗略地捯饬了下,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既有几份明媚,又随意、脱俗。

没开车没打车,她选择了步行。在思绪不甚清晰的时候,步行是一种非常好的思考方式。自从上次见面后,她和卢山通过几次电话,卢山也来店里坐过一两次。她人生地不熟的,乍然来到边城,只因为热爱喝茶而开了这个茶庄。可茶庄开张了,她对经营却一筹莫展了。开张半月有余,除了卢山给她照顾了一单生意外,居然再没有接过大单。

心隅茗所处的地理位置不错,古街游人如织。每天能接待不少喝茶的客人。但像这种大茶庄,如果每天只限于接待茶客喝茶而卖不出茶叶,铁定赔钱。开张不到一个月就遇到了经营的壁垒,倪虹只得向卢山求助。于是在卢山第二趟来喝茶时,她道出了困境。

“我发现了两个问题,第一,我拿不到好茶叶;第二,我卖不出茶叶。说来不怕你笑话,开张快一个月了,做成的唯一一单像样的买卖,居然还是你照顾的。边城是一个产茶的地方,按理说茶叶生意很好做的。你帮我分析分析,我的问题出在哪里?”

“你怎么好端端想起做茶叶生意呢?”

“我这人有个臭毛病,喜欢喝茶。再说我辞职了,其它也不会,总得挑一件看上去优雅的事情来做吧。茶是雅博士,做茶叶生意肯定也俗不到哪儿去。所以就开了这个茶庄。只是没想到边城的茶行水这么深。幸好碰到你,你肯定能帮我想到拓展办法的。”倪虹一副赖定他的样子,惹得卢山心猿意马。

“这样吧。我给你介绍个人,有了他,包准你的生意如日中天。”关于倪虹,他已经不再猜疑。他问过季风了,季风的话正好证实了师弟的传言。同学一场,不论她作风怎样,该帮的忙还是得帮的。

卢山一说完,倪虹眼里就闪耀着希望,热切地像个孩子,一个劲地问:“真的吗?真的吗?”

看得卢山非常受用。她年轻的时候就是这样既天真又单纯,像个孩子。

这才过去两天,没想到卢山这么快就安排了见面。早在决定开茶庄之前,她就已经了解到,想在边城做茶叶生意,必须得到洪宇的支持,否则不出一月就得关门走人。开茶庄正是名正言顺接近洪宇的一条捷径。

想到要和他正面交锋,心里无法平静。这毕竟是十八年来,第一次再见面,不知会有怎样的境遇。一路踽行,想过千万遍,竟想像不出重逢时他会怎样。不论,他会怎样,她告诫自己一定得绷住,守住这个了然于心的秘密,把重逢演成他自己一个人的惊愕。

推开门的一瞬,她恍了神。偌大的包厢,超大的圆桌,只有他们俩人。他二人坐在上席,正对着门。她推门进来,卢山起身来迎,洪宇惊在座上。

倪虹怔在原地好一会儿,才给自己打了圆场:“我还以为走错了呢,这么大包厢,就你们俩啊。”

卢山一边来迎一边招呼:“没别人,就我们仨。”

倪虹走近前去,卢山把她让在了他二人之间的主位上,“我来介绍。洪总,这位就是我跟你说起过的我警校同学,全班男生心中当之无愧的女神倪虹女士。原来是我同行,最近才辞职。她的故事说来话长,你有兴趣的话,可以听听,堪称一部传奇。倪虹,这位就是边城赫赫有名的洪总。在边城可以不知道市委书记,但不能不知道洪宇。他的生意可关乎边城的国计民生。边城的两大支柱产业:贸易和旅游可都在他的名下。”

倪虹很大方都伸出手来,洪宇却迟疑了一会儿,才跚跚与倪虹握手。

卢山不解其意,以为冒昧,马上打圆场:“洪总,我这位同学可不一般,是有名的才女,颇有几分巾帼不让须眉的英气,以后有机会你们可以多接触。我今天之所以介绍你们认识,是因为她像一个人。更确切地说,是有一个人很像她。”

洪宇仍然没有说话。

“上次咱们在茶都见到的那个茶妹子,真真是像极了二十年前的她。”

洪宇只盯着她看,还是没有说话。倪虹并不恼。虽然他看上去淡淡的,但他的内心此刻定已经翻江倒海了。他的眼睛从她进门起,就没离开过她。他脸上掩饰极好的淡漠,依然藏着惊愕。

“洪总这么重要的人物,什么女人没有见过。卢局长你就别黄婆卖瓜了。洪总,我现在边城开一家小小的茶庄,以后还要仰仗您的威名,多照顾小店的生意。”

“什么名字?”

“心隅。”

“什么位置?”

“古街。”

“一定会去。”

“万分荣幸。只要洪总肯去,小店的生意就有救了。”她挑衅地盯着他看。

若不对上他的眼睛,真看不出一点熟悉。他以前是国字脸,现在是刀削脸。就连高眉深眶也变成了平眉浅眼,没有以前的半分影子。可是当她对上他的眼睛,她的眉头轻轻拧了起来。与其说是这双眼睛熟悉,不如说,是他眼里的她,让她熟悉,是他看她的眼神,让她熟悉。

“洪总有一股鹰气,身上没有普通商人的财富味,倒是像我们的同行。”她转过头来,看向卢山。

“说起洪总的奋斗史,那更是传奇。你们俩个传奇倒是可以多交流交流。”

“卢局打趣了。我算是什么传奇,一个失败的女人,一个做了逃兵的警察。离婚、离职,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还有比这更悲催的么?”

这边卢山刚要开劝,这边洪宇却抢先问了:“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离婚、离职。”

“一个年近四十的女人不该有的任性作祟。”倪虹脸色伤了下来。

“你别胡想了,这样不也挺好的嘛,自己给自己做老板,更自由。说真的,在学校的时候,我就觉得你身上有一股常人所不具备的自由潇洒气质,当警察浪费了。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没有变,依然敢于我行我素。”

“我有这么标新立异吗?”倪虹打着哈哈。

“不是标新立异,而是不走寻常路。对了,你现在还写东西吗?你以前是校报的主笔。”

“为党服务多年,只会写八股。”倪虹暗然神伤。

“那太可惜了。我觉得你应该继续写,才符合我对你的想像。”

“前几年博客盛行时,写过一阵子,现在都懒了。”倪虹兴意阑珊。

“你应该继续写。”

“现在没有年轻时的小女儿心态了,写不出什么。”倪虹落寞颓然。

“你可以写我们的警校生活嘛。”

“这倒是个好主意。来来,倒酒,我得敬你一杯。”倪虹顿时小孩性上身,兴致高涨起来。

敬了酒,倪虹趁着话题继续聊警校,卢山附和着,二人谈兴愈浓。此时,倪虹脸上尽是警校生活的幸福回忆,洋溢着掩饰不住的兴奋笑意,像夏晨含露绽放带刺的蔷薇。

洪宇只静静地吃菜,偶尔穿插着敬一下酒,基本成了陪衬。

“哎,老卢,你既然提议我写警校往事,你可得把你在校时的素材提供给我。老实交待,你当时在学校时的暗恋对象是谁?”

卢山笑而不语,只拿眼睛看着她。

“不许说是我。”

“真是你。”

“不可能。我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

“你那时眼里哪还有我们。”卢山酸酸地说。

气氛立马僵下来。

“你从来都没有说过,我怎么会知道。”倪虹无力地为自己辩解。

“你后来有过他的消息吗?”

“谁?”

“他呀。”

“哪个他?”

“别装了,我们都心知肚明。”

“我真不知道你指的是谁!”倪虹还是尽量保持着无辜的表情,心里却早已绷不住了。

“算了,别说他了。来,咱们喝酒。”

倪虹却不依了,“干吗不说,继续说嘛,你说的到底是谁嘛?”

“你这样就没意思了。”

“关键是我不能确定,我想的是不是你所指的。”

“诡辩。你在校时谈过的唯一一场恋爱,这场轰动一时的恋爱的男主角李炽”

卢山说出李炽时,倪虹看到洪宇被这个名字怔得连脸上的肌肉都跳动了。

“音讯全无!不说他,说他真很没有意思。”倪虹眼睛一红,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你还是放不下他?都这么多年了。”

“不是放不放的问题,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一个人就凭空消失了。”

她又要给自己倒酒,被洪宇抢过了。

“你少喝点。”他用命令的口气说,继尔转向卢山,调侃着说:“卢局长碰到老同学就顾不上老朋友了。我都坐冷了。”

说罢倒了酒,敬向卢山:“恭喜你们老同学多年重逢,卢局咱们干了。”

“你既然是敬我们同学俩,那倪虹也得喝呀。”

“她可以随意,逼女人喝酒不大气。”

“好,就冲着洪总这份怜香惜玉,倪虹的酒我喝了。”

卢山喝光了自己的酒,抢过倪虹的杯子一口干了。

她的脸一撞进门框,他的心就爆了。他听到心底一声巨响,把他炸傻了。她今天穿了一件长袖的白色V领长裙。裙子很合身,衬得她瘦而不僵。她的身材其实是很好的,不过是她不愿意穿妖娆的裙装。她总嫌穿裙子太过拘束,爱穿休闲宽松的衣服。尤其是这样卡腰身的裙子,总能把她曼妙的曲线毫不掩饰地勾勒出来。长裙曳地,行动生姿,一步一步就如踩在他心尖上。那天凌晨街头惊鸿一瞥,最怕的是她,果然是她!

卢山跟他说,要带他见一个警校的女同学。他的女同学就是他的女同学,他们班的女同学就那么几个。他即刻就想到她了,想得一阵阵心潮澎湃。但他不相信自己有那个福分,能够在有生之年再遇到她。所以,他不断地给自己浇冷水。当她真正出现的时候,他被自己的心吓住了,它反应太剧烈,管不住它了。

她看见他愣了一霎,他的眼睛便涩起来。他忘记自己已经变了脸,她已经认不出他了。他以为她眼里会有红光,有埋怨,有委屈,有如刀如火的旧情……可是,她只是淡淡地扫了他一眼,然后就看向了卢山。

她看向卢山的眼神,那么丰富而生动,刺得他每一根神经都在痛。然后她在卢山的介绍下,大方而礼貌地招呼他,与他握手,他心底的岩浆渐渐奔流不动了。他成了她的陌生人,他的心冷成了冰。这张躲过了千万人的脸,也顺利地躲过了她。他是多么希望她有一双火眼金睛,能一眼洞穿他面具下,那颗赤裸而伤痛的真心。

他俩相谈甚欢,而他落落寡欢。他们谈着学校的趣事,把他扔在一边。那些事,他也都知道,他也想加入他们的谈话,却只能愤愤地盯着她看。她是静时若处子,讷言而文静。一说起话来便容光焕发,眉飞色舞,大放异彩。

她的明媚和灵动,曾经全部属于他。而今,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在别的男人面前绽放魅力。突然,她转过身来敬他,那完全是一个女人明知自己的魅力,被一个不怀好意的男人贪婪享用时的戒备和警告。

她用苍白的敬重来掩饰鄙夷,礼貌而疏离地敬了他一小杯酒后,就又向着卢山欢谈往事了。

此刻,他恨透了洪宇。他想做回那个有资格和他们一起畅谈往事的人。

果然,他们的往事绕不开他。他们谈起了那个叫李炽的男人,凭空消失、生死不明、音讯全无。她眼里的光芒霎时熄灭了,红色的泪光爬上了她的眼眶。

他的心被蛰了一下,痛痛的,但甜丝丝的。他瞬间活过来,拦下了她的酒,开启了他的主场模式。他不能做回李炽,但至少还能像李炽当年一样去喝酒。

往事扑面不可挡,爱人咫尺不可抱。此愁唯酒能解。喝到最后,是大把大把的泪。酒量很好的他,第一次在卢山面前喝醉。第一次当着他人的面,醉在自己的伤痛里,泪湿了双袖。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5月16日 23:23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