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白药牙膏“西药门事件”:你装睡的样子,真丑

1



2009年3月,加多宝公司收到某报社要求登一年广告的“需求”。

 

这次突如其来的合作要求,被加多宝公司当做是一次无理的请求,便置之不理了。同年5月12日,一则“王老吉凉茶含非法中药材——夏枯草”的消息引发了广泛关注。一个名为叶潮征的市民反应,医生为其诊断是因为长期饮用王老吉凉茶(彼时,王老吉凉茶由加多宝运营)导致了胃溃疡。这一切都是因为凉茶中含有非法中药夏枯草。

 

一时间,各媒体纷纷选择性忽略了2005年夏枯草就被为认定了药食同源的规定,还在头版头条刊登了“王老吉含非法中药材”的消息,让王老吉凉茶陷入了下架的危险。

 

导致王老吉夏枯草事件爆发的原因,恰是加多宝在一年前汶川地震后的那一个亿捐款。在汶川地震一年祭的时候节点,加多宝集团却因为一个得了胃溃疡的市民和一个医生的“诊断”,掉进了舆论漩涡。

 

时间来到2018年,加多宝集团大厦将倾,陈鸿道一个人孤单的呆在在香港公寓里的时候,不知是否后悔曾经捐那1个亿的决定。

 

他不曾料到过,他为别人雪中送碳,可别人却想让他“家破人亡”。

 

他的善,换来的不是世人的感恩,却打开了潘多拉魔盒。虽然,夏枯草事件是以凉茶协会出面辟谣宣告结束,但2009年,王老吉的销量异常艰难,年底爆发了第一次大规模裁员事件,全国销售总监不得不引咎辞职。

 

之后,曾经的小伙伴广药集团也适时的出来落井下石,宣布王老吉品牌价值1080亿,意思是加多宝要再租的话,就按“2%-8%”的国际惯例支付至少每年20亿的品牌租金。

 

“当年有多少称赞你为英雄的人,今天就有多少想喝干你血的人”。他们一边沾着人血馒头一边说:活该,让你炒作什么买光王老吉,捐就捐呗,嘚瑟什么,低调点会死嘛。

 

谁让你为素不相识的人捐1个亿,却不愿意投一年百十万的广告费,不愿意为患者支付治好胃溃疡那十几万的费用。

 

鲁讯说,医得好国人的身体,医不好国人的心灵。诚不欺也。


2



2009年,霸王集团凭借着霸王洗发水连续四年排名中草药洗发水之首,成功在香港上市。

 

彼时,中国洗发水市场刚被宝洁、联合利华等品牌血洗。而霸王却凭借中草药防脱这一概念,迅速杀出宝洁、联合利华等设下的价位陷阱,一举抢占了高端护理的市场。让外资品牌只能仰望背影,却拿不出产品来“阻击”霸王的一枝独秀。

 

然而,几乎所有老百姓一面相信中药的奇迹,一面强调“是药三分毒”。既然产品上已无法阻挡霸王前进的步伐,那就只能采用产品之外的策略。

 

2010年,香港陈姓市民向《壹周刊》反馈,来自大陆的霸王洗发水含致癌物二恶烷。可报道中,《壹周刊》“忽略”了该陈姓香港市民是香港中草药洗发水“梨奥美O’Naomi”的老板。其报道成功掀起“港民爱港”的热情,大家纷纷留言说:“还是香港生产的有保证”。

 

在这一次霸王二恶烷致癌事件中,大陆消费者与香港消费者出奇的团结,都把矛头对准了霸王洗发水。民众都认为“自己的眼睛是雪亮的”,没有什么是空穴来风。他们不相信,会有人为了打击同行采用这么下三烂的手段。没有人会反思如果不是为了黑,为何从来不曾在大陆发行过的《壹周刊》,会在当天下午大量地出现在广东。

 

2016年,霸王历时6年的官司,终于在香港获得胜诉。可香港法庭却以言论自由为名只判《壹周刊》支付380万的法律诉讼费。霸王,却在这六年的时间里,跌掉了几十亿的市值。

 

更令人可悲的是,2017年,宝洁也在香港被爆出含“二恶烷”,换来的却是中国消费者的“国产的更可怕”、“相信宝洁”等评价。


 

1912年大清朝虽然灭亡,可不妨碍有些人“一直跪着”。


此后,霸王又因为成龙当年做广告时的“duang”成为群嘲的目标。



对于此事,霸王老板陈启源笑着说大家开心就好。而随着90后年轻人脱发越来越严重,霸王全新萌系列包装再回到消费者视线时,又有一群人站出来说“霸王老板为何头发不多”,面对质疑,六十多岁的陈启源在视频里解释自己天生“富贵头”,所以发际线高,但头发都是真的。说着还使劲扯了扯自己的头发。

 

视频里的陈启源始终笑着说,可我却很怕他笑着笑着会突然哭出来……


3



魔鬼知道自己的可怕,所以它往往是以善良的模样出现在人间。

 

2008年新华都以10亿巨资挖来素有“打工皇帝”之称的唐骏做CEO。一年后,唐骏以22亿为新华都拿下云南白药12.32%的股份,一举成为云南白药第二大股东。当时,这家中草药公司,正凭借一款价格约25元的止血牙膏,刷新着与日俱增的知名度。

 

药企进军快消行业,看中的不是快消行业的利润,而是因为快消行业强大的流量,对药企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广告宣传。无论是日用品也好,还是饮料食品,对于消费者来说这都是最常见最常使用的,这对药企来说就是最大的免费广告。

 

可药企进军快消领域,自然也会被人认为是抢饭碗的举动。你的知名度越高,带来的仇视就越高。更何况,新中国成立后,关于中医中药一直因为无法通过“双盲检测”被认为是“伪科学”、是“迷信”,是一种心理安慰剂。以单口相声大师罗永浩罗太君这样的所谓科技达人、方是民方舟子这样的民间打假大师、以及若干的西医科普达人为主。

 

2013年,云南白药被香港卫生署查出含有剧毒物“乌头碱”。方舟子适时地向消费者普及乌头碱的毒性,以及乌头碱是因为中国古代科技落后,才使用的一种镇痛、麻醉的配方,但其毒性远高于氰化钾,另外,乌头碱还有一个吓死人的名字叫“断肠草”。一时间声讨云南白药的声音四起。

 

尽管云南白药已经有几十年的病理案例,使用患者并没发生任何中毒迹象,但被操控的“民意”是不会放过你的。最后,云南白药被要求在标签上明确告知其成份。

 

2017年,曾经的打工皇帝因为学历造假,被人戏称“我的成功可以复制,我的学历更可以复印”。群嘲中,没人关注这个打工皇帝在微软、盛大、新华都创造的一个个漂亮的业绩。如今,唐骏已经没了声音,可新华都的老板陈发树并没有放弃对云南白药的追求。

 

当年红塔集团“以不想国企资源外流”一票否决了新华都对云南白药的收购。八年后,陈发树这个福建首富还是以242亿巨资完成了对云南白药的收购。为此,陈发树还把新华都10%的股份卖给了阿里巴巴,以求完成新零售的布局。


可云南白药董事长的位置还没捂热乎,一年后,云南白药牙膏就因为《三甲医院医生愤怒发言:这种牙膏年销量30亿,却把老百姓坑惨了》的文章,掉进了 “氨甲环酸”的坑。文章披露,这个成分是血液科医生常用的止血药,还是处方药。

 

当然,在黑中医的路上,王志安和方舟子放下了彼此的仇恨,空前一致的团结。一如当初王志安号召“要抵制伊利”一样,这次王志安是号召大家:“切记一点,任何中药药物牙膏都不要买。无论是云南白药还是三七、两面针”。就服“王局”这种号称自己凡事都要调研才会放言的态度。不知“王局”这一次是怎么调研的呢?



该三甲医生补充说:“经专业人士告知氨甲环酸可以添加在化妆品里”,而牙膏正属于化妆品。对,你没看错,牙膏不是药,在归类中确实是属于化妆品。而凝血酸这种处方药,在化妆品日化行业中是允许添加的,建议添加量在0.5%-3%。医用纯度一般99%以上。最主要的是这种处方药在网上是可以直接够买的。

 

而这个三甲科普医生的男朋友说自己的压力不是来自企业而是来自网友,


 

可我们所谓的王局说“就看下一步会不会跨省了”。



拜托,别人已经说了企业没给过他们压力。你到底是怎么做的调研后发言呢。

 

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所以,想让王志安去认真调研中医,那也是不可能的。他不相信的东西就要凭借自己的号召力去抵制。

 

就如同崔永元因为炮轰范冰冰“大火”后,各种蹭他热度的人也是名利双收。比如某个营销号凭借《蠢货崔永元其人》收获了2000万的阅读、50万的粉丝、数十万的打赏,这是营销号的骄傲,可不是别人真的关心着崔永元。



那些中医“黑”们,又有多少是真心关心民众的,他们不外乎是收割一波韭菜,是“党同伐异”的吸收更多符合自己“三观”的粉丝。

 

2009年,可口可乐公司旗下芬达被查出含有杀虫剂成分,当时媒体号召可乐解释为什么有杀虫剂,是不是可乐配方有问题。而可口可乐也是以配方保密为由拒绝了。中医西医有争执可以,但请别玩“双标”。

 

我相信,每个中药企业,未来都会有更多的非议在等你,你只要进入这个江湖,等着你的是“是药三分毒”,甚至描绘出来的不止是“三分毒”。王老吉的夏枯草不是开始,霸王的洗发水不是终止,云南白药的乌头碱和氨甲环酸也只是另一个“循环”。

 

事实会证明西药也好,中药也罢,良心坏了的才是“毒药”。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outsider 3 0

云南白药“西药门”时间传得沸沸扬扬,转载一篇我觉得写得比较好,态度比较中立的公众号文章。老纳老师博闻强识,举那么多栗子,告诉我们不要人云亦云,你所知的不是全部真相。

10月26日 23:59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19 彩龙社区(http://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