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武侠《桃花节》/(三部)共二百八十六章回;第一章回

第一回:寒城之战  雀镇花开

历史上总有许多千奇百怪的事情,后人看来一半是说书人臆想擅断,一半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传奇。
我要说的这个故事,就是一段传奇。
战国后期,燕国国力日渐衰退,外敌连番入侵边界。庚年寅日卯时,渐入寒冬腊月,燕国南境,寒城雀镇正与齐国交战。战况十分紧急,两国几乎倾巢相拼,相持多日,燕国的百姓吓得纷纷逃亡都城。燕王下令让虎骑将军田神骥率领三万禁军前去支援。国难危机,田神骥成了燕国百姓的希望。殊不知田将军刚刚大婚,这便要点兵离开将军府。王命不可违,身负重责,田神骥连夜带兵出城。那晚风刮的很大,马道边的枯草,瘫倒在薄霜上,不时传来战马嘶鸣,叫人心惊。田神骥的新婚妻子上官菲儿万分不舍,驰马随他到了都城最后一道城楼,两人相视许久,想起以往种种。上官菲儿跃身下马,目送田神骥离开,远远的听见,田神骥说了一句,“桃花盛开之时便是将军回来之日。”
此时,我们再说田神骥将军和她夫人的故事,那事情就要追溯到十几年前。田将军的父亲威远侯田卓,在离寒城不远的扼马镇,一次与流寇交战,那场恶战最终击退寇军,救得一幼女,闻其名,便知上官菲儿。此幼女上官菲儿,也是大有来头,她的父亲是医药世家上官蔚然。威远侯将其带回军营,正巧营中的田神骥也刚刚满六岁,他正在营帐内摆弄父亲的弓箭,小小年纪,双臂却充满力量,一支长羽竹箭,不偏不移地射在灯台上,田卓身后两个副官也惊了一跳,上官菲儿赶紧扯着威远侯的衣服躲在其后。田神骥见父亲来了,放下手中大弓,忙跑过去。这时,他发现父亲身后藏着一陌生女子,这女孩看起来温婉可爱,两人相视一会,目光交织的刹那,随后各自微微一笑,“我叫田神骥,以后我保护你,不要怕。”小小的田神骥豪气地说到。“我叫上官,菲儿···。”菲儿腼腆地应道。帐内的人看着他们,大笑起来。
威远侯田卓见上官菲儿与田神骥,甚是投缘,便让神骥和上官菲儿一起作伴赶回燕国都城。这天,起初天气晴朗,战火的味道也在慢慢消失,远方甚至可以望见乡村的炊烟。正当威远侯的大军路过寒城雀镇之时,天气骤然变化,狂风卷着沙石漫天飞舞,马匹嘶鸣震耳,想必是有大事发生。威远侯急忙下令让右卫军都统惑林带一千先锋军,保护年幼的田神骥和上官菲儿向左撤退,暂避城池,安营布防,也将精锐军撤退一部分。这狂风大作,来的真不是时候,眼前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敌军,正朝着他们杀过来,威远侯亲率左都统公孙华及众将士与伏兵交战。这场恶战持续两天一夜,总算是击退伏兵,原来寒城早已被敌军攻破,还佯装燕军固守的状态,实在在城前埋伏,威远侯先前也收到情报,只是没想到寒城败得真是一塌糊涂,险些将自己的部队全军覆没。眼前这些战士疲惫不堪,伤残严重,威远侯决定率领幸存的五百士兵撤回进城与右都统惑林会合,也好重新布防守城。
此时惑林率领的军队,一路厮杀,歼灭了敌军在城内的埋伏,辗转已经到了寒城雀镇。田神骥和上官菲儿挤在马车里,士兵护送不敢怠懈,一路上紧紧拉着上官菲儿的手,给她讲在燕国都城的趣事,好几次遇到敌军暗箭偷袭,田神骥丝毫不怕,经历这些艰难险阻,田神骥心理还挂念父亲的安危。
这会惑林率领的先锋军,所剩无几,来到一家泣鹃酒楼前,停下马车,几个先前护卫进了酒楼视察情况,田神骥和菲儿赶忙跳下马车,冲进酒楼,跑在惑林前面,蹲在暖炉旁取暖,上官菲儿见四处安详,这会终于悬心落下。
只听到几声咳嗽,大家惊恐起来,以为还有伏兵。惑林播出长剑,赶紧站在田神骥和上官菲儿前面,“你们两个提高警惕,随时准备好躲进马车。”田神骥点点头,看了看上官菲儿憔悴的小面孔。
这时,突然起了大风,吹开酒楼帘布,隐约可见帘外有一个长者,蓬头散发,又咳了两声,他手中握着一根深黑檀木拐杖,拄杖上挂着一个鬼谷门的铜铃,衣裳虽为破旧,倒也干净,目光深邃,表情凝重。这时,他的面前有一束光,穿透狂风,从屋顶破瓦间直射下来,倒影是一个类似阵法的图案,身旁还有一册竹简,也是旧的有些泛黄发黑。
那长者见此图案,突然起身,丢下手中拐杖,大声喊着:“天亡寒城,雀镇无光;满地残月,神人何往?”众人不解,都在打量着这位老先生,他却不顾惑林等人,情绪更加激动,反复说着那几句。
右都统惑林喘着粗气,终于忍不住了,便上前鞠躬行礼,问道:“敢问老人家,为何这偌大的酒楼只有您在此寄居?镇里的百姓和驻军都去了哪里?”长者眼神一斜,有些傲慢的说到:“这位军爷,怎么如此无礼,未请教我的姓氏名号,就这样直呼些问题,教老夫如何回答?”
惑林顿时反应道,“在下威远侯帐下右都统惑林,从城外和将士一路拼杀到这,主城已经被我等夺回,只是这雀镇反倒蹊跷,未见百姓和驻军,就连敌军也未曾遇见,刚刚见老先生说的那些箴言,想必老先生也非等闲之辈,这才冒昧请问老先生是何方圣人到此,适才莽撞,望老先生见谅。”听惑林这么一说,他左手掏出一块玉竹,玉竹上刻“鬼仙”二字,轻咳了一声:“我乃鬼谷门第二代传人鬼仙桃木溪”。
话语刚罢,众人惊讶,互相嘀咕着什么。原来这位桃木溪就是天下广为传颂的“鬼仙”,江湖上流传:青箫石、桃木溪、左符令、水龙玲。这是四个人物,是当今天下闻名的侠客圣人谋士奇女。其中鬼仙有通天彻地的本领,有预知未来的智慧。
惑林恍然大悟,惊喜道:“原来是桃木溪先生,失敬,失敬,这下我们有救了”。就在这时,鬼仙桃木溪看见田神骥走向一个大酒缸前,这巨大酒缸是用坚石头雕刻,巨石酒缸之上刻有四行篆写的字迹。仔细看来,像是造缸者故意颠倒了字的顺序,千百年来没有人正确拼出,因为每拼错一次巨石酒缸就要裂一道缝隙。传言当它裂有四十九道缝之时,寒城就有大灾难,所以之后便没有人前来尝试。
这时,田神骥径直走去,觉得好玩,略有思忖,摆弄起来,不一会便现象:“寒城之战,雀镇花开,飞沙走石,神骥自来。”顿时,石缸的裂缝逐渐合拢,底部打开一个豁口,掉下一柄长剑,剑上刻有“鸣骥”。
鬼仙见此,大声喊道:“原来是你,是你啊,我终于等到你了”。惑林赶忙抱起神骥和菲儿,生怕他做出什么反常之事。
鬼仙欣喜若狂,捏了捏胡须,继续说起:“你们知道吗?若干年后,寒城有救了,燕国有救了,你们肯定不知道,这孩子将来负有神命,将要拯救众生,将要····”鬼仙见众人惊愕,撇了撇嘴角,没有继续说下去。
他立即俯身,拾起竹简,递给田神骥,并将拄杖上的铜铃送给了上官菲儿。地上的图案随之消失,酒楼突然晃动,大石酒缸砰地一声,沉到地下,吓坏了众人。鬼仙消失在灰尘中,扬长而去,临走时,空气重传来声音,嘱咐惑林,待田神骥长大,将竹简上的兵法传授于他,并配上鸣骥剑谱,他定能在乱世谋得一位置,但是竹简上的内容一旦被齐国中州王府家的人发现,便会大祸临头。
惑林听到风中声音,心理有些恐慌,迟钝了一会便向着窗外追问,竹林里有传来声音,“这鸣骥剑谱在哪里?” 鬼仙笑了笑“鸣骥出鞘,鸿雁呕血;公子情怀,生死相许。”
这酒楼之外,一面临街,一面是茂密的竹林。此时,从竹林中由传来马蹄声,是威远侯带领左都统公孙华赶到,惑林赶忙跑出酒楼,向威远侯田卓讲述了刚才的情况,话音刚落,田卓还在思索着,雀镇响起了雷鸣。
田卓赶紧下马,抱起田神骥和上官菲儿,率领士兵赶往雀镇的桃花神坛,因为田卓也听说过,寒城若遇灾祸,桃花神坛都会有异象发生。江湖传闻这雀镇的桃花神坛是上古时期,一对白鹤在此修炼的地方。此处每逢三月桃花盛开,蝶舞翩跹,河水清澈,万物呈祥。当地的百姓将采摘的桃花酿造一种美酒,叫做:甘凤露。曾经将酿造的美酒进奉给先代燕王太祖,太祖大恩便吩咐督造使官,修建桃花神坛。
到了这充满神幻的地方,威远侯田卓飞身下马,田神骥和上官菲儿下了马车,细细观赏这美妙风景。这时,只见神坛背后浓烟滚滚,一只巨型五角兽顶开柱石,冲向田神骥,左右都统前去抵挡,与五角兽交战,却被怪兽所伤。威远侯搭箭射去,三支箭都没有射退怪兽。众人惶恐,眼看怪兽冲向神骥和菲儿的马车,吓坏了威远侯,就在这时,只见神骥飞上车顶,朝向上官菲儿吼叫,田神骥立即将手中的鸣骥剑射向怪兽的头颅,正中五角之间命穴。顿时怪兽一声嘶鸣,倒地死去,威远砍下五角,抱起神骥,众将士喊道:“小将军神勇,小将军神勇。”
终于到了燕国都城蓟城,回到威远侯府,田神骥和上官菲儿便安顿在神骥母亲的西苑厢房。想必是一路劳顿,孩子多少受了点惊吓,上官菲儿又身染寒疾,忽冷忽热,神骥的母亲皓颜夫人叫来府中的医官前来医治,站在一旁的田神骥甚是着急,痴痴地盯着菲儿。
这时,府中传来消息,燕王命廷尉使召见威远侯,侯爷急忙带领左右都统前去复命。临走时,威远侯府内的一颗大树,被闷雷劈断,田卓面目惊愕,心中忐忑不安,“惑林,公孙华,今晚我有不祥之感,你们多加小心。”惑林见此大树劈断,也是觉得奇诡,百年老树,根植于此,无惧风雨,为何偏偏要在这个时候,被闷雷劈中,但是他赶忙安慰威远侯说到,“侯爷多虑了吧,这次我们击退齐军,又在解了寒城危机,燕王肯定会大大赏赐。”
“但愿如此。”田卓说罢,披上战袍,进了王宫。
燕王大悦,亲自走下殿前,左手扶着威远侯上殿,大声说到,“深夜召见威远侯,实属慕容宰相的美意,本王听到前线捷报,心中甚是欢喜,得知威远侯回到都城,是迫不及待想见我燕国英雄啊。”
威远侯一听燕王这么说,心中倒是踏实些,回应道:“燕王过奖了,慕容宰相命人押运粮草及时,我燕国全军士气一致,军民团结和大王的福气,这才击退敌军,保我主江山。”
“说,要什么赏赐?”燕王欣喜道。
“臣不敢,臣希望大王厚葬战死的中都统乾元。”威远侯突然心里有些发憷,因为宰相慕容伯的眼神传来杀意,他又向惑林和公孙华示意。
燕王大声道:“好,本王现在封威远侯田卓一品候,加爵护国候,左都统公孙华为左廷尉将军,右都统惑林右廷尉将军。”
燕王刚说完,宰相慕容伯,大声喊道,话语中有愤懑和伤心之意,“燕王,不可。”
随朝的几位大臣,也惊呆了,田卓顿时觉得灾难降临般压抑,慕容伯的眼神像是对威远侯恨之入骨,狠狠地看自己的眼睛。
“启禀大王,燕军此次出战死伤严重,前方探子回报,左都统公孙华在交战时,多次按兵不动,见死不救,致使前线阵营地方军统领慕容贺,及手下三万将士阵亡,请大王治威远侯治军不当,公孙华延误军情贪赃枉法之罪。”慕容伯说完,便跪在大殿上,公孙华和惑林慌乱了,赶紧解释,一时间朝堂上吵闹起来,夜晚的寂静,终于被慕容伯一语击破。
燕王骤然大怒这怒火也像是憋屈了好久。
“真有此事,你,你可有证据?”燕王怒道。
“回禀大王,探子就在殿外侯旨,臣手中还有物证,请大王过目。”慕容伯像是早有准备。
侍卫将一块锦帛呈给燕王,燕王还未看完,便狠狠地摔在地上,威远侯捡起,有些惊恐,睁大眼睛念道,“公孙将军,此次寒城之战,且让地方守卫军慕容贺先遣作战,待战时过半,大人再出兵虚晃;一来保存将军实力,二来小弟要奉上十颗渤海夜明珠,黄金百两,望公孙将军笑纳,齐国中州王府王坚”。
“大王,这,冤枉啊,这是有小人栽赃嫁祸,恳请大王明察。”公孙华喊冤道。
燕王呵斥,:“传人证···”
这时,上殿的竟然是慕容贺的管家何九,“草民何九扣见大王,草民是寒城守卫慕容贺的管家,愿意用姓名担保,就是因为左都统公孙华故意延误军情,且战且退,并与齐国中州王府王坚勾结,致使我家慕容贺率领的地方军全军覆没,请大王为死去的燕国将士做主。”
此时,殿上的大臣开始争论起来,有大臣声称严惩威远侯;有的大臣则认为这里面,有小人诬陷。
燕王见群臣纷争,为了稳定朝局,维护自己的威严,突然将手中的玉杯摔碎,下令将威远侯田卓和右都统惑林収监候审,将公孙华拖出去腰斩。
公孙华无奈喊道,“大王为何要斩微臣,微臣何罪之有?大王、大王···”。
朝堂之上大臣争执不休,燕王一意孤行,最终公孙华在殿前问斩,威远侯和惑林剥职入狱。这个夜晚,带着血腥终于又沉寂下来,天上的星月黯淡无光,吹起了阵阵寒风,燕王宫里,不知从哪里飞来的乌鸦,叫了几声,夜色更加昏沉。
第二天早上,都城各种消息传开,人心惶惶。
宰相慕容伯府中办起了丧事,祭奠的是寒城守卫将军慕容贺。慕容伯一共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慕容濂曾是御前侍卫统领,如今是燕国闻名的常胜将军。小女慕容思雨,乃是燕国都城蓟城有名的才女。这慕容思雨六岁便熟读经纶,对当时流行的辞令更具天赋,朝中多数文臣对慕容思雨颇为赞赏。
然而,一夜之间,田卓锒铛入狱。他的故交剑仙青箫石,乃道家名人青峰之子,天下闻名的侠士。正在齐国泰山脚下的一座祭祀石庙里修炼邪灵剑法,突然一滴汗雨落在剑锋,青箫石脸色变冷,心中有些不安。此剑法乃是水灵宫创始宫主邪灵氏的气功剑法,讲求以气运剑,人剑合一,至高境界。
水灵宫老宫主病危之时,将此剑法要诀分成两半;一份给予大弟子青箫石,另一份传予下一任宫主水龙玲。水龙玲是水灵宫四大长老之一崖阶的爱女,自幼天资聪慧,深得邪灵氏的宠爱。邪灵氏嘱托二人要皆为夫妻,发誓刺杀燕王,便可重合邪灵剑法,共同练就天下无双的武功。
放眼天下,当时能与邪灵剑法抗衡的只有鸣骥剑谱。就在邪灵氏死后不久,水龙玲继承宫主之位,与青箫石成亲。好景不长,水灵宫发生前所未有的动荡,青箫石的四师弟沐似水爱上水龙玲。有一天发了疯似的,要火烧大殿,逼青箫石与自己比武,后由水龙玲以死相逼,出面调解,沐似水方肯罢休,他一怒之下,离开水灵宫,下落不明,江湖上也没了沐似水的传闻。
这事没过多久,水龙玲怀有身孕,此时水灵宫的四大长老要求青箫石兑现誓言,刺杀燕王,剑仙青箫石一时间不知所措,终日饮酒度日。
那邪灵氏为何非得要杀燕王?这个事情要追溯到十年前燕王为了筹措军饷,派兵征收蓟城几处赌场,其中一处赌场的老板就是邪灵氏,他的原名叫龙陵,赌场江湖,人称龙三爷。那一日他的龙门赌坊,遭到浩劫,眼看毕生心血,将被官兵抢夺,他的妻子忍不住与官兵争执,不曾想被误杀了,邪灵氏也受伤趁乱逃走。
    邪灵氏一路逃命,跌入一深谷,昏睡两日两夜,醒来悲痛万分,便决心跳崖殉情,就在此时他偶然发现石壁上刻有剑谱。几行小字,“上古神剑,当作鸣骥;邪灵在世,天下至极。”邪灵氏偷练了石壁上的剑法,越练越觉得此剑法非同一般,便觉得复仇有望,更加勤恳练习。当他快要练成之时,石洞里突然跑出了一个疯疯癫癫的老汉,浑身沾满树叶,手中撕着一只刚刚捏死的野兔,见到邪灵氏,疯言疯语的叫着,“儿子,我的乖儿子···。”眼看就要扑到邪灵氏身上,邪灵氏使出一掌,自己却被疯老汉的内力震飞出去,跌入谷底水潭。顺水而下,邪灵氏被一浣衣少女救起,之后辗转来到齐国都城,在临城创立了水灵宫。
再说到燕国都城蓟城的威远侯府,已经被禁军重重包围,皓颜夫人带着田神骥和上官菲儿,在府兵掩护下,准备逃往右都统惑林的故乡齐国。一路上遇到各种截杀,想必是官兵追杀和慕容家派出的刺客。不过这些截杀并没有阻碍他们求救的行程,遇到危险总能逢凶化吉,似乎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保护她们。这一路上,田神骥嚷着要去救父亲,好几次都不肯上马车,声称要回都城,然而皓颜夫人只能劝说,告诉他在齐国有一个人能出手相救,田神骥才肯前行逃命。
于此同时,远在齐国的青箫石又回忆起当初的心事,那些心事压在他心头,真是好久,好重。邪灵氏死后,水灵宫的宫主水龙玲不得不遵从遗嘱,再加上三大长老和父亲的催促,便和青箫石商议刺杀燕王事宜。然而青箫石并不愿刺杀燕王,当初答应也并非自己心甘情愿,在他心目中燕王虽不是英明神武的大王,但是也不是昏庸无能之辈,况且他想如果燕王一死,燕国必将动乱,各国又将陷入混战。另一方面他想通过燕王推行自己侠道平天下的理想,青箫石的父亲乃道家名人青峰,青峰曾拜在庄周门下,可惜青峰在返回齐国的路上被饿虎所食。年幼的青箫石被邪灵氏救得,自小身上持有道家逍遥的气概,又有道家敢为天下先的英勇。青箫石百感交集,心想水灵宫并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加上多年来水灵宫内斗,青箫石万般无奈下定决心,便修书一封,离开了水灵宫;躲在在泰山脚下独自修炼邪灵剑法。
另一方面,皓颜夫人带着神骥和菲儿逃到一座古庙,这座古庙供奉的是伏羲神像,神像一旁有一个破旧的长桌,桌上零碎摆放着祭祀用品。
突然,吹来一阵冷风,家丁们打了一个冷颤,一支飞镖从窗户射进,直插在伏羲神坛前的八卦镜上。
皓颜夫人忙将两个孩子拉近怀里,这时八卦镜又现象出一图案,图上模模糊糊,大概是天下分布图,神骥立即说到,“母亲,这个图案孩儿见过,在一个老爷爷身边。”
上官菲儿也觉得熟悉,“是的,那个老爷爷还给了我这个···”她从衣襟里掏出一个铜铃。
此时,从庙外的栅栏丛中,飞进一个身影,还没看清模样,那人已站在伏羲神像的焚香案前,只见他手持有一个棋盘,腰间有一铜铃,样子很神气。
   “在下韩拓,见过皓颜夫人,昨夜在竹林中正是在下出手,击退慕容府的追兵才。”韩拓说完,便轻轻一笑,对着上官菲儿手中的铜铃愣了一下,又注意到田神骥手中的鸣骥宝剑,痴痴地看了好久。
皓颜夫人这下想起了,昨夜在竹林,正是这个刻着一个“左”字的七星飞镖,重伤追兵。“原来是天下闻名的左符令韩拓,幸好有你相救我们才能脱险,此番恩情,日后必将相报。”
“夫人言重,燕国都城发生的变故,我略有耳闻,威远侯乃正人君子,侯爷蒙难,有志之士都应打抱不平,在下出手相助也是应该的,否则见死不救岂不让天下人笑话。”韩拓走到田神骥面前,盯着神骥的眼睛,脸色有些诧异。身边的上官菲儿也一脸茫然地看着神骥,她也不知道韩拓在看什么。
皓颜夫人赶紧说到,“这是,小儿田神骥。”
“幸好威远侯的骨肉,安然无恙,真是老天有眼。”韩拓脸色变得好看了些,只是心中还有些疑惑。
皓颜夫人愤懑说到,“我家侯爷遭此劫难,想必有小人作梗,我们正准备去齐国,前往右都统惑林故乡,寻找侯爷故交剑仙青箫石。”
韩拓微笑道,“夫人先不要着急,侯爷得救是迟早的事,只是我见夫人身边这个小姑娘手中的铜铃,不知从何处得来?”
皓颜夫人想了想,“这个小女孩子是医药世家上官蔚然的遗孤,上官菲儿,铜铃是鬼仙所赠。”
韩拓大笑,“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此铜铃并不简单,看来鬼仙又预知了什么。她手中的铜铃是鬼谷门禁地的四把钥匙,鬼谷禁地相传有上等的武功秘籍,千百年来多少人都在寻找铜铃。四个铜铃分别刻有阴、阳、天、地;我手中的鬼门阴令,可以调动鬼谷门阴字派弟子,这个小姑娘手中的是鬼门天令,可以调动天字派众弟子;鬼门阴令的弟子主追踪,鬼门阳令的弟子主谋划,鬼门天令的弟子主搏斗,鬼门地令的弟子主刺杀。”
田神骥听完,想起父亲曾经说过,“原来是这样,父亲常说,天下原有两大门派,一为鬼谷派,二为水灵宫;鬼谷四铜铃;水灵有圣女。”
“你说的对,看来威远侯知道江湖的事情还很多。”韩拓说完,收起自己的铜铃。
“我还听父亲说过,禁地之乱,鬼谷派发生动荡,众弟子分散,然后赵国黑刀门迅速崛起,有一个叫什么,黑刀独孤?欧阳离恨?”田神骥又回忆起父亲说的,韩拓听到这里反而有些不高兴。
此时,一只飞鸽落在庙外的树枝上,鸽子的脚上系有一根黑绳;韩拓一个跃身,抓起鸽子,打开一粗麻布条,神色慌张,皱了皱眉头;便向皓颜夫人拜别,临行前告知皓颜夫人,过了石斛闸,泸水涧,便离齐国边界不远。
就这样稍作休息,刚刚过了拂晓,皓颜夫人带着神骥和菲儿及其随从向南赶路;而此时的燕国都城蓟城,发生了惊天巨变;威远侯在众多群臣辩护下,燕王不得不下令,将威远侯免去死罪,剥夺侯位,贬为庶民,右都统发配幽州,不得再回蓟城。慕容伯也算是暂时放下与威远侯田卓的斗争,开始秘密进行一番不为人知的事情。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子弹之吻 3 0

好看,加油更

05月18日 09:14

05月17日 23:53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