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山行

                                                         茶  山 行

       

        我们在白云深处走着……

       昨晚投宿茅山茶厂,茶厂的女厂长特为从省城远道而来的我们举行了一个别开生面的品茶招待会,来客不多,就我和省经贸中心的浦小姐二人,主人不少,主人多是厂里各部门的头面人物,又都是本地人,十分好客,好在我们都是老相识,对于主人的盛情款待也就多见不怪了。

        茶几上的茶杯冒着热气,细观整个玻璃杯中,那汤色碧绿清澈、透亮、明净无尘,清香扑鼻而来,轻轻抿上一口,清新爽人。茶水入肚,顿觉浓郁芬芳,甘美鲜醇,整个六腑五脏都浸在一种带有奇特山野茶花的幽香里。我问坐在身边的女厂长,这茶为啥与众不同,特别香醇、回味无穷,她笑而不答,叫我上茶山走一趟就明白了。

     天才刚亮,我便迫不及待地邀约上浦小姐上茶山。茶山地处热带雨林山区,重峦叠嶂,茂林苍藤,飞瀑流溪,那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象一根让人随意抛落的麻绳一样,云里飘荡,雾里缠绕,蜿蜒于群山之中、雨林之间,我们走了一程,爬了很长的一段坡,翻过山垭,早就累得气喘吁吁的了。

       坡头的一个山泉边的一条石上坐着一位斑斑白发的傣族老太婆,虽身子显得有些干瘦,,却很有精神,眼窝深凹,却很敏锐,她正聚精会神端详手中长满萌芽的茶枝,见我们大汗淋漓的样子,忙从身边的箩筐中拿出一条毛巾递到我手中,问道:“二位是上茶山的吗?”

       浦小姐笑着“是呢”,“大妈,您呢?”

       她眯缝着细眼答道:“歇口气,就下山,送茶到茶厂。”

        我朝她身边的箩筐看了一看,里面装有大半箩筐新采的鲜嫩的茶叶,至少也有三、四十斤,转身再看看陡峭如悬的山坡,一种崇敬之情油然而生,不禁感慨地说:“大妈,您……”

        她淡淡一笑:“没啥哩,爬惯了,爬惯了的山坡也不觉得陡了!”

        我感动地问:“您老是茶厂工人?”

        她笑着摇摇头:“女儿在茶厂做事,再说我也闲不惯,新茶上市,为厂里尽点力……”

       我把去茶山的意图告诉了她,她抬起头眯缝着细眼用疑惑的目光从头到脚对我俩审视了一遍说:“两位同志,你们想知道这茶山的茶为啥特别香,详细情况我不晓得,但我知道五十多年前,剿匪的解放大军为了保护茅山茶园不被反动土司破坏,与土司武装民团激战,一位解放军战士身受重伤,流血过多,牺牲时拉着一个采茶傣族小卜哨的手,一定要保护好大茶山,小卜哨含着眼泪叫来阿爹一起掩埋了解放军战士的遗体,在坟墓前栽了一棵山茶花做纪念……”

        这时从云雾的山林中传来一阵清脆、悠扬、甜润的傣族山歌,也许是山歌太优美了吧,一直挡住我们面前那一团乳白的浓雾不知什么时候悄悄飘走了。前面的山腰上,银泉飞溅,山花烂漫,那一丛丛绿油油的茶树,层层叠叠,盘旋到山顶,云雾之中。一群傣家姑娘身着鲜艳夺目的傣家服铈,头顶小笠,肩上挎着精美的小箩筐,踏着白云,从山泉边、从花丛中、从茶林里,姗姗飘行,那神态、那情韵,犹如仙境妙地,仙女下凡……仿佛一幅美丽动人的风情写意水墨画,直看得我俩眼花缭乱,目瞪口呆……

       我们朝姑娘们跑去。沿路上,密密丛丛的茶树,发出鲜嫩的绿芽,已经绿了好几个山头,一个个袅袅婷婷,花枝招展的傣家姑娘们那一双双纤柔灵巧的手,在高低不一的茶枝上欢快地跳跃着,有如小鸡啄米,娴熟地把那细细的、鲜嫩的、茸茸细茶采摘下来,放在小箩筐里。我们走到一位领头的姑娘面前,掬出随身的证件说:“小同志,我们上茶山来想了解一下那种茶……”话还没说完,她嫣然一笑:“证件嘛就来必要了,你们二位是我们厂长的贵客,无事不登三宝殿,保准是来了解那种特别特别香的茶吧,”说着向其他姑娘们招招手,像轻雾般地朝山顶飘走了。我和浦小姐显得有些茫然失措,旁边一位傣族大嫂,卟哧一笑:“你们两位同志,烧香摸错了庙门了,你们想了解那种特别香的茶,叫‘茅山春’是我们老场长亲手培育出来的。我们茶厂厂长和刚才你们见到的那位姑娘,就是老场长的一对掌上明珠哩,你们问她奶奶的事,她能说吗?”

        从傣族大嫂的叙述中,我们才知道,老场长就是当年那位傣族小卜哨,她参加过剿匪,参加过土改,当过区长,带头在茅山办茶场,历经四十多年的风风雨雨,刻苦钻研,成了一位远近闻名的茶叶培育专家,七十年代末,她把女儿安排到茶场种植茶叶,母女俩风里去,雨里来,起早贪黑,手把手的教女儿种植茶树,经过多年的努力,成功地将茶树的嫩枝嫁接到野生山茶树上培育出香茶的新品种‘茅山春’。聪明能干的女儿,没有辜负母亲的培养,经过刻苦学习、钻研,也成了培育茶树的能手,后来办起了茅山地区第一家茶厂,当上了茶厂厂长。女儿前年从省农大毕业,立足边疆继承祖业,到茅山茶场种茶。一家三代人都与茶结下了不解之缘,真不容易呀!

        这时山顶上有人喊:“老场长,你老人家跑得真快呀!”

        我和浦小姐不约而同抬头一看,茅山峰顶,笼罩的浓厚雾已经飘散,,一轮红日跃出山脊,把半边天燃烧得橙红、金黄色、浅绿色和的山茶花树。这棵山茶花树一半是花,另一半是茶,那茶花,每片嫣红的花瓣的外缘镶有一银白的花环,远远看去,很显得鹤立鸡群,傲骨峥嵘;那茶哩,凝绿含翠,那位送茶叶的老太婆——不,应该是老场长吧,正站在那棵高大的山茶花树下,正给姑娘们指指点点着……此刻,我的心里热烘烘的,陡然明白了许多‘茅山春’为什么香的缘故,情不自禁牵起身边浦小姐的手,迈开大步,朝茅山峰顶奔跑……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5月20日 15:06

05月19日 23:58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